下一章          上一章

 

    接着,皇上又将视线放到了元帅蔡国公石满强身上,然后看着他结实但又黝黑、显露出一些风霜的脸,颇为感慨地叹了口气。笔趣阁  w?w?w?.?b iquge.cn

    “满强,这么久不见,你比过去又黑了不少啊……你在四川真是辛苦了。”

    “为皇上效劳,哪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石满强挺直了腰,硬声回答,“只恨没有为皇上克尽全功,荡平所有前明余孽,臣惭愧!”

    “惭愧什么?你已经打得够好了,前阵子我听到奏报,你都已经把前明的余孽全赶出四川了,就连当地土司的乱事也平定了不少。短短几年就做出了这样的功劳,我高兴还来不及,还要你惭愧什么?”皇上又是一笑,“前明余孽现在就那么点了,他们不过是躲在山野之间苟延残喘而已,随时都能打垮,我都不急,你也不用急!”

    “现在那些前明余孽在朝廷大军面前不堪一击,只能狼奔鼠藏,万不能敌我军之兵锋。经过臣多次大力清剿,如今他们大多躲避到了云南,以世代镇守云南的前明黔国公沐家为,拥立伪明桂王朱由榔为伪帝,妄图负隅顽抗。”石满强的声音,恭敬里又透着一股统兵大将特有的肃然,“臣请求皇上再调拨一些粮秣,让臣再准备一年,明年即可进兵云南,将前明余孽一鼓荡平!”

    元帅的豪言壮语,顿时将屋里的其他声音都压了下去,一时间其他两位重臣都不再做声,而是看着皇上,想要借此得知皇上现在的想法。

    “一鼓荡平那是肯定的,不过……倒是不用那么急。”皇上笑了笑,“那些前明余孽反正不成气候,先放在那里也没关系。”

    “放着?”石满强有些惊异。“皇上的意思是先按兵不动吗?”

    “对,先按兵不动,让那些前明余孽先过几天安生日子。”皇上点了点头,“云贵高山连绵,四川的地形也颇为复杂,运输条件极为不便,再动大攻势攻入的话,物资损耗实在太大了,最近军内要对蒙古再动一次大攻势,所以你这边只能暂缓一下了。?  ?? ?笔   ?趣阁  w?w?w?.?b?iquge.cn”

    “要去打蒙古了吗?”石满强总算有些明白了。

    皇上说得也没错,比起前明余孽来,蒙古人确实是更大的祸患,能够造成的麻烦也更多,确实应该优先去对付蒙古人。而且,云贵川山地众多,地形崎岖复杂他自己也有切肤之痛。

    不过……又有哪个统帅,希望自己所负责的战区风平浪静呢?如果风平浪静,那就代表他在军内的言权越来越少,也代表他手下的儿郎建功立业和升迁封爵的机会越来越少,这个说不得也要争一下的。

    “皇上确实明鉴万里,臣等不及。”石满强先是奉承了皇上一句,然后委婉地再度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不过……前明余孽虽然战力不强,但是还是需要多提防提防,他们手里握有朱家正统,颇能蛊惑人心,如果放任的话,恐怕难免招致祸端……”

    “你啊……这也学会绕弯子说话了?”皇上半是生气半是好笑地笑了出来,“什么正统?他们朱家有什么正统了?正统现在在这儿!在万民心里面!”

    他虚指了一下周围,“我让天下万民少受了官府盘剥,少服了徭役,少交了赋税,让天下万民可以去期盼一个太平日子,所以正统就在这儿,一直都在这儿!朱由榔一个少年人,无德无能,对天下也无恩,他有什么正统?他就靠着自己姓朱,是万历的孙子?天下人谁还会想着回到那样的日子?我看你深怕麾下儿郎闲不下来,想要给他们多找点事情做吧?”

    “请皇上恕罪……”眼见皇上呵斥,石满强连忙告罪。

    “恕罪什么?你和手下儿郎想要打仗是好事,要是你们见到战阵畏畏缩缩,那才是有罪。笔趣阁  w?w?w?.?b?i?q?uge.cn”皇上还是微微笑着,“想要早点荡平那些前明余孽的话,不如这阵子你就让那里的兵帮忙修修路吧,修得越多,进兵的日子就越快,儿郎们建功立业的机会就越大,明白了吗?”

    也就是说,迟早就会打这一仗,而且只要尽快做好准备,就会尽早打?石满强心中暗喜。

    “臣明白了,谢皇上教训。”他老实地朝皇上躬了躬身。

    “好事总是会有的,不用心急。另外……就算就算不是云南,你的手下儿郎也不会没有地方立功啊。”皇上又补上了一句,“天下大得很。”

    天下大得很?

    石满强再度愣住了,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现在隐约有一种预感,这应该就是皇上将他和丞相财相两位文臣一起召见的原因。

    于是,石满强也不再多言,只是微微侧过头去,看了看一直默不作声的王兆靖。

    王兆靖心领神会。

    “皇上今天召我等来议事,想必是有要事宣告吧?请皇上明示吧,也好让我等早做准备。”

    因为他在皇上起家的过程中出力极大,所以在新朝建立后威望也最高,他对皇上说话有时候就不是特别注意,反倒直接了很多。比起其他人的唯唯诺诺来,皇上反而比较喜欢他的态度。

    “确实有要事,不过等会儿再提。”皇上的手虚晃了一下,让丞相先别问,然后转头看向了财相平原侯陈宏,“陈宏,大汉银行的筹备工作怎么样了?有什么难处?”

    当听到皇上垂询的时候,原本就十分严肃的平原侯陈宏,现在就变得更加严肃了。

    “回皇上,筹备的工作目前来看尚且顺利,新的钱币的铸造也已经定样了,我正准备让皇上过目。”

    “带过来了吗?如果带过来了的话,就拿出来让大家瞧瞧吧。”皇上点了点头,“都是朝中重臣,早点看到也好。”

    “是,陛下。”陈宏应了下来,然后从旁边的的座位上拿起了他带过来的一个小匣子,然后打开了匣子。

    皇上很快看到了里面静静地躺在锦缎上面的一枚枚金银币。

    还没有等他示意,离他更近的丞相就已经将小匣子移到了他的面前。

    皇上微微俯下身来,端详着这些钱币,然后伸手轻轻地拿起了几枚放到手上把玩。

    这个经过精心加工的金银币,依照币值的不同,直径大小都略微有些不同,不过相同的是它们色泽都十分鲜亮,正面印着币值,图样为不同的花纹,同时印刻有“大汉五年制”的字样,而钱币的背后还都印刻有统一的龙纹,摸起来有鲜明的突透感。

    银币的面值较小,种类较多,依照钱币和成色的大小有“壹圆”“2圆”“伍圆”“拾圆”几种面值,背后的花纹分别是杜鹃、石榴‘丁香和桂兰等几种花卉,这些币值的银圆将会是未来市场上流通的主要货币,百姓们日常生活接触最多。

    而金币的种类很少,只有“五十圆”和“壹佰圆”面值两种,这两种金币的制作工艺水准尤其高,背面的月季和牡丹花纹鲜亮明丽,在他的手上出那种金灿灿的辉光,

    “不错,挺好看的,你们也玩玩吧。”把玩了一会儿之后,皇上将这些金币重新放回到了小匣子里面,然后在桌子上轻轻一推,将匣子推到了丞相王兆靖的面前,然后自己又看向陈宏,“搞得这么漂亮,量产没有问题吗?”

    “模子确实花了一些力气,不过好在精熟的工匠很多,总算是搞成了,现在模子已经做好了,以后铸币也方便,就算没有样币这么漂亮,但是也不会差到哪里去。”陈宏如释重负地笑了笑,“臣以为把钱币做漂亮一点是好事,这样有人就算想要仿造,也没那么容易。”

    “确实很好,很不错,你们用心了。”皇上点头赞许,“不过,想要防止有心之人仿造,光是做漂亮点是不行的,还得靠严刑峻法才能威慑住那些人!”

    “严刑峻法是必须的,以臣之间,最好颁行法律明示天下敢有伪造钱币者杀无赦,以警醒世人。”这时候在一边摆弄这些样币的丞相话了,“平原侯,既然样币已经做好了,那就加紧吧,现在各地需要花钱的地方很多,明年我打算就把各地衙门的薪金用这种新币来支付,试探一下各地的反应,如果没问题了,就尽快天下推行。”

    “好的,丞相,我会让他们再加紧的。”陈宏马上应了下来。“如果样币没问题的话,我就让他们加紧铸造,到明年夏天应该可以做出几百万来。”

    这时候蔡国公石满强也已经拿到这些样币了,他细细把玩之后,也颇为满意。

    “这些金银币还真是不错啊,我手下的儿郎们一定会喜欢的。平原侯,加紧做吧,赶紧拿这些给我们当饷钱!”

    “这是自然。”陈宏笑了笑,“不过,蔡国公,最近还请你对手下儿郎们保密……”

    “那我自然理会的!”石满强大笑了起来。

    随着他这一笑,议事厅里面气氛顿时又软化下来了不少,几个人相视一笑。

    ******

    感谢“用户5o1o9****,用户?时光安好,段逸尘、浩川、风中龙王”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月票和打赏,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