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幅地图很大,几乎铺满了整个墙壁,它是皇上命令一群传教士帮自己绘制的,据那个传教士说,这是地球上目前最为精确的世界地图之一。???   ?笔趣 阁   w w?w?.?biquge.cn

    地球——这个词也是最近才流行起来的新词,不知道是哪个传教士先说的,反正就流行了开来,这些西洋人认为大地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实心球,而万物包括人类则生活在它的表面上,就像大石头上面的苔藓一样。这种新鲜的学说极大地冲击了赵松原本固有的世界观,不过看上去皇上却不太反感这种说法。

    皇上说大地是平的,那就是平的,皇上说大地是个球,那么它就一定是个球,所以赵松倒也没有为这个问题伤过神。

    皇上的视线此时正放在北方,不过赵松却不觉得北方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

    自从数年前他在皮岛上协助当时的大明东江镇,一起抵抗皇太极的女真大军开始,这些年他一直都在辽东作战,先是皇上直属,然后归于纪国公陈昇的麾下,几年间他带着自己的部队从皮岛、金州,一路向女真人的势力范围内突击而入,将本来已经独立成国、经营了两代人并且号称“满万不可敌”的建州女真人打得望风而逃,整个国家都被打得支离破碎,只剩下了一些残余的势力向北逃窜躲入了风雪连天的深山老林里面,在不停的清剿当中惶惶不可终日。

    现在辽东已经基本上平定了,所以大量的部队已经从辽东抽调,纪国公现在坐镇沈阳,其实也没有了多少活计,现在反而管民政的事情管得比较多,而赵松和他的部队最近也一直驻扎在沈阳郊外,已经多日没有打仗了,俨然有了些马放南山的味道。

    蒙古那边其实也不用太担心,自从也先在土木堡一战击溃了前明大军并且攻到了北京城下、震动天下之后,蒙古已经分裂了两百年了,彼此分了无数个部落互相攻伐残杀,中间虽然出了一些强人,但是谁也没有能够把整个蒙古统一起来。笔趣阁  w?w?w?.?biquge.cn

    前阵子蒙古出了一个林丹汗,他各处攻伐,吞并了不少蒙古部落,实力一直在扩张,俨然有了些蒙古共主的架势,但是在进入了北京,灭掉了大明朝之后,皇上派大军挥师北进,大军深入蒙古腹地,击溃了林丹汗的大军,俘虏杀死了无数蒙古士兵,就连林丹汗也死于战阵之中。自从这一战之后,蒙古各部落都对大汉心中恐惧之极,绝少再有人胆敢对大汉不敬。

    现在曹国公吉香就带领一支大军驻扎在林丹汗当时的都城归化城,随时监视各处蒙古部落的行动,并没有听说现在边境有什么祸乱。

    女真,蒙古,这两支之前让大明头痛了不知道多少年、花费了多少金钱心力的外患,在大汉刚刚建立不久就已经被战无不胜的大汉军队打得丢盔弃甲、溃不成军。两位国公也分别坐镇东西,将这两支异族的残余势力打压摧残,让他们再也难成气候。

    这个结果,比任何证据都更有说服力地证明了,大汉确实是奉天承运的王朝气象,而且皇上确实是天降圣人,注定要带领汉人披荆斩棘,横扫天下。

    既然如此,赵松也不太明白皇上为什么还要对北方的事情心有疑虑,以至于一直都要在地图上注目。

    “赵松,你还记得当年在皮岛上的那一战吗?”良久之后,背对着赵松的皇上低声问。

    “臣一日都不敢忘。”赵松恭敬地回答。

    确实,他没办法忘。那次他带着一支船队来到皮岛,原本只是想要在那里建立一块立脚点,然后和皮岛上的人做些贸易而已,谁能够想到正好就碰上了女真大军前来袭击?

    女真人的将领说只要交出皮岛就放他走,他们不想得罪赵家军,但是他拒绝了,他不忍心看着岛上的生灵毁于残暴至极的女真人手里,所以他选择跟着岛上的守军——不,倒不如说是他带着岛上的守军,硬生生地抵抗了这群女真大军二十几天的围攻,保住了皮岛。笔趣阁 ? w?w?w .?b?i?quge.cn

    他身边的很多兄弟都死在那里,有些是他最为交心的兄弟。甚至,如果再差一两天来援军的话,他自己都有可能葬身在那里,重重艰难,种种困苦,险死还生的那些经历,他这些年又何曾有片刻胆敢忘记?

    “没忘了就好,没忘了危险的人才能打仗。”皇上稍微有些感慨地说,“差不多有十年了吧。”

    “是的,差不多十年了。”赵松低声回答,心里则在揣测皇上提这件事到底有什么用意。

    “十年啊……想来真是快。”皇上微微笑了笑,然后重新抬头看了看墙上的地图,“你既然没有忘记当时的艰难困苦,那自然也还记得怎么靠着船队在海岸边打仗吧?”

    这个问题,让赵松真正的吃了一惊。

    难道皇上是想要将自己派到某个有海的地方打仗吗?

    “臣有个习惯,每次打完仗之后,都是回忆起当时打仗时的种种情景,然后总结经验和教训,并且时刻牢记这些经验教训,以便未来不时之需。那次皮岛之战,是臣有生以来打得最为艰难的一战,所以臣也多次回忆总结过,想来对此有些心得。”赵松先展示了一下豪气之后,又开始表现出一些谨慎来,“不过,臣也知道,战场千变万化,一个地方的经验绝对不能完全套用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只能稍微借鉴经验而已,所以臣也不敢妄称自己对靠海6战了然于胸。”

    “这回答……真是四平八稳滴水不漏,看来赵松你不仅有勇,而且颇为有谋啊。”皇上转过头来,微微朝赵松笑了笑,“也好,也只有这样,真才能安心真的把大事托付给你。”

    “大事?”这下赵松心里越惊诧了,难道皇上想要让自己单独领一支军队出去征伐?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就实在太好了……

    “赵松,对日本了解吗?”还没有等赵松回过神来,皇上的催问又接踵而至。

    “日本!”赵松又是一惊,然后很快镇定了下来。“倒是听说过一些。”

    他在海上和辽东都呆过,当然知道日本的一些事,不过说很了解也不至于,所以只能说得含混点。

    “哦?知道一些?那就说吧,知道哪些。”皇上马上追问了。

    “臣也只是道听途说而已,并非特别了解,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请皇上不要介意……”赵松先小心地给自己铺垫了一下,然后继续说了下去,“日本悬于外海的岛国,过去他们被称作倭国,后来因为不忿这个名字所以才被自己改为了日本。其国生产金银与铜,多年来一直与6上多有来往,现在还在和我国进行贸易。另外,听说他们的君王被称作天皇,不过被掌兵的将军给架空了,日本的将军自己建立了幕府,执掌了全国的治权,天皇被他们逼迫得形同傀儡。而且,臣还听说,日本各地还有不少藩主,在领地里面也有封建之权,所以其国令出多门,多有不同。”

    “还真知道不少,不错。”皇上轻轻点了点头,然后从自己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了一根细细的木棒,指向了墙上的地图,木棒在图上轻轻滑动,一点一点的向右上方移动了过去,经过了京师,经过了辽东、高丽,经过了一片汪洋大海,最后留到了海中的几个岛屿上。

    “没错,就是日本。如果我叫你去领兵征伐日本,你去不去?”

    当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赵松的心中又如同是轰雷作响。皇上原来真的是想要让自己领兵征伐一方!只要领兵打仗,就有可能夺取军功,而军功中最大的,自然莫过于作为主将领兵一方,去征伐敌军了。

    “只要陛下一句话,臣赴汤蹈火,万死不辞!”没有经过什么犹豫,赵松大声地喊了出来。

    “很好,要的就是这股气势。”皇上严峻的表情慢慢缓和了下来,“不过你放心吧,日本算不上什么龙潭虎穴,用不着你万死不辞,我还等着你早点把仗打完回来跟我领赏。”

    领赏……赵松的心里微微一热。

    皇上刚才已经承诺了,打算让自己封侯,也就是说,这次领兵攻打日本,只要能胜,那就一定可以封侯。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

    他不想问皇上为什么要打日本,这不是他应该关心的问题。

    “皇上想要怎么去征伐日本呢?是尽点大军动攻伐吗?”他恳切地问,“要臣做什么准备?”

    “这个你倒来问我了?”皇上淡然一笑,“我是准备让你做主帅的,所以这次要你来分析一下,我们要怎么打日本才好。”

    赵松为难地低下了头,开始思索,而皇上倒是也不着急,冷静地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

    赵松不敢让皇上多等,于是拼命催动了自己的脑筋,开始寻思起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