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然而,有这个伟岸的背影就够了,他看到了他的君父。?  ?笔??趣阁     w?w?w.biquge.cn

    他屏息凝视,踏着地毯一步步地完全挪动着脚步,等到走到离台阶只剩下几步路的时候,他骤然弯腰,然后沉沉地跪了下来,脑袋也贴在了地毯上。

    “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个在外面带兵打仗,横行千里的大丈夫,到了这里之后,却只能恭恭敬敬地俯帖耳,再也不敢有任何造次,帝王之威,就是如此让人无从抗拒。

    在他叩拜了之后,在台上背对着他的人,慢慢地转过身来,将视线从地图转移到了赵松的身上。

    这是一个年逾三十的中年人,脸型方正透着一股刚毅,虽然因为年纪的缘故眼角和额头上已经出现了一点点皱纹,但是并没有显得老迈,反而让他更加增添了几分沉稳。,尽管身上只穿着一件黑色棉布的军服,没有穿戴或者佩戴任何装饰性的物品,但是那种令人窒息的压迫感,然后巨细无遗地传递到了大堂的每一个角落。

    “起来,不用那么拘礼。”他的声音很低,但是在跪着的赵松听来,却犹如雷鸣。

    “谢陛下!”赵松慢慢地站了起来,然后仍旧低着自己的头,不敢昂挺胸。

    皇上没有再说话,一步步走下了平台,然后走到了赵松的旁边,打量了一下他。

    “一两年没见了,倒是又结实了不少啊。”好一会儿之后,他轻声说。“不错,不错,越来越有重臣的样子了。”

    “臣最近一直都在辽东作战,时时刻刻都要随着部队行军打仗,所以身形倒是结实了不少,”听到皇上这么夸自己,赵松的心里十分欢喜,“托皇上的洪福,臣等的战事一切顺利,也没有受过什么伤……”

    “你们百战百胜,是你们做得好,跟我有什么关系?战事瞬息万变,你们在千里之外,我从不给你们掣肘,那又能给你们带来什么?”皇上看似有些不悦呵斥了一句,“看你这浓眉大眼的,怎么学会别人来奉承我了?”

    “臣是出于真心,陛下明鉴!”赵松脸色一僵,连忙躬身告罪。? ?笔趣阁     w?w w?. b?iquge.cn

    虽然赵松心里知道皇上并没有真的生气,但是当皇上板着脸呵斥的时候,赵松心里还是禁不住惊慌了起来,连连跟他道罪。

    皇上不喜欢故作威严,也不爱和过去的皇帝那样自称朕来摆谱,但是他那种似乎天生而成的威势并没有为此减色半分,反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越积越重,就连赵松这种能征惯战的宿将也感觉承受不起。

    “好了,别弓着身子道罪了,一个大将怎么能没点威风。”眼见他这连连告罪的样子有些好笑,皇上禁不住微微笑了出来,然后也挥了挥手。“你平日里就是这样跟手下的儿郎说话的吗?”

    “臣跟手下的儿郎当然不是这样说话的,他们都是臣的部下,臣带着他们出生入死,恨不得天天拿马鞭抽着他们走,哪里会和颜悦色!”赵松连忙为自己辩解,“只是……臣一走到陛下面前,就能感受到陛下的天威,哪里还敢强项!陛下之威,震动天地,臣实在难以承受。”

    虽然这看上去是谄媚之词,但是赵松却是自内心说的,他确实就是这么看待自己的君上的。

    “你倒是越来越会说话了。”皇上摇了摇头,不置可否,“没错,像个重臣了。”

    “赵松只知道为皇上尽心办事,重臣不重臣倒是没有放在心里。”赵松挺直了腰,“只要能为皇上鞍前马后效劳,赵松就算执马牵鞍也是乐意之极!”

    “你想为我当马夫就能当吗?你好歹也是军中元老宿将,要是给我当了马夫,外面的人怎么看我?谁还给我打天下?”皇上仍旧板着脸呵斥着他,然后突然话锋一转,“赵松,你这两年在辽东剿灭女真残贼非常得力,该赏你的,我不会少一分……旨意明天就会出去了,你从明天起就是我大汉的荥阳伯。??  笔趣? ??阁  w?w w . b?iquge.cn”

    一股狂喜,瞬间就涌上了赵松的心头。这一次……终于成为朝廷的封君了……爹,儿子出人头地了,你九泉之下也能开心了吧!

    在无比的感激和欣喜的催动下,他不假思索地再次跪了下去。

    “臣谢皇上!”

    在数年之前,皇上鼎定天下,然后自然就要赏封功臣,大汉的爵禄制度沿用了前明的一些制度,但是也有了自己的较大创新。爵位分作公侯伯子男五等,把大明废掉的子爵和男爵也重新拿了出来。

    这些爵位的定名是遵循一套体例的:公都是用春秋古国名来命名,比如赵松的上级,统领辽东以及更北地方大军的陈昇,就被封为了纪国公;侯爵则是用秦汉的古郡名来命名,比如在南方作战的黎大津黎将军,就被朝廷封为了颍川侯;而伯爵则是用古城的名字来命名。

    而子爵和男爵,则没有特别的命名规则,而是用“勇毅”“恪勤”“忠顺”之类的名号来封了。于是,公侯伯这种高级的爵位,在下面人的口口相传当中,被称作了“封君”——当然,大汉并没有对功臣封疆姴土,所以叫做封君也只是戏言而已。

    作为追随皇上打天下许久的赵松,原本就被皇上封为勇勤子爵,这次,今天,在皇上的金口玉言下,因为多年积功被皇上封为“荥阳伯”,就代表着皇上提拔了他,让他成为大汉最顶尖的一群人之一了。皇上从徐州起家时,对部下就赏罚分明,如今也还是没有改掉本色,这种豪迈气度,如何不是人主!

    这种荣耀,他又如何能够不感恩戴德?

    “皇上对臣的大恩,臣粉身碎骨都难以回报,臣一定会将恩泽铭记在心,时时刻刻为皇上效死力,皇上但有吩咐,就算是……就算是赴汤蹈火,臣也万死不辞!”

    “说得这么厉害干什么?”皇上又摇了摇头,“你是我的堂弟,看到你这么奋不顾身,忠勇勤勉,为我们赵家争了光,我心里也是很高兴啊,你做得好,我就该封赏你,拿个伯爵又怎么样?好了,别跪了,起来吧。”

    说实话,皇上并不喜欢部下们对自己跪拜,反而喜欢他们对自己行军礼,但是随着他的势力越来越大,部下们就越来越难以保持对他行军礼,等到他鼎定天下之后,不管是功勋如何卓著的重臣大将,见到皇上的时候也都是恭恭敬敬,跪拜见礼。他为了礼数的问题还曾和重臣们说过几次,但是在重臣的坚持之下,他也只好听任这些文武大臣跪拜行礼。

    赵松也是这群重臣的一员,也和重臣们拥有同样的想法。

    皇上说得很亲热很亲切,而且还一直很关照他,记得两个人之间的亲戚关系,但是他完全不敢把这种亲热当真。他无数次告诫了自己,君父就是君父,这种恩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容不得他有半点僭越,他不敢以皇亲自居,也知道自己必须用百倍的忠诚和努力来回报这些恩惠。正因为懂得这些道理,所以他活得很好,以后还可以活得更好。

    “谢皇上。”赵松再叩,然后重新站了起来。

    他知道皇上今天特意召见他,肯定不会只是为了告诉他要封他为伯爵而已,所以继续站在皇上的身边,等待着皇上将心中所想说给他听。

    “我说过,你给我赵家争了光,是个能打仗的将才……”沉默了片刻之后,皇上终于慢慢地开了口,“不过,我想问问你,你想不想再让封赏升一层?”

    封赏再升一层?那岂不是说……封侯?赵松心里一惊。

    因为资历和身份的关系,封国公他是绝对不敢想象的,但是男子汉大丈夫心里自有意气在,所以在南征北战的时候,眼见同僚们一个个得到了朝廷的封赏,他自然也有心气。

    追随陛下打天下,最后封侯功业圆满,就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如果真的能够实现的话……

    “陛下但有所命,臣万死不辞!”赵松大声回答,将自己内心当中的渴望恰如其分地表达了出来。

    “很好。”看到对方如此积极,皇上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我没看错你。”

    虽然贵为皇帝,但是赵进知道,自己终究不是万能的,也不可能只靠自己一个人来打下、来统治这个越来越庞大的帝国。他需要一群人来辅佐自己,为自己治理国家、开疆拓土。

    没有人会平白无故地来为他效忠,为了得到这些人的忠心辅佐,他必须拿出足以驱动这些人的恩赏来,只有这样,他的体系才会充满向上的渴望、才会奋不顾身地去为他出生入死,实现他的每一个计划。

    既然已经富有天下四海了,那么他就没有必要吝啬分一点东西,来将天下英雄都网罗到自己的手中。

    他转身,然后重新走到了平台之上,走到了那面挂着地图的墙壁之前。

    “上来!”

    “这……”赵松心里有些犹豫,他不敢作出这种有些僭越的行为。

    “叫你上来就上来,磨蹭什么!”皇上稍微提高了一下声调,显得不容置疑。

    “是!”赵松下意识地应了一下,然后迟疑踌躇地走了上去,躬身站到了皇上的旁边。

    皇上还是在凝视着墙壁上的地图,不置一言。

    *********

    感谢“段逸尘、用户飞鸽、乔梵、风中龙王、哈欠飞飞”五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月票和打赏,谢谢大家的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