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家军暂编第一师与建州女真阿敏部,在复州和盖州卫城之间的原野上展开大战,决战开始,建州女真纠集的大队骑兵就在赵家军百余门火炮的轰击下死伤惨重。笔趣阁  w?w?w?.?b i?q u?ge.cn

    赵家军的火力水平已经出了建州女真兵马的概念和认识,几次妄图在炮击中动反攻,却遭受到了更大的杀伤,直至支撑不住的溃退。

    在这样没有迂回腾挪空间的战场上,大队骑兵的溃退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直接将后面的数万步卒一并冲垮,而赵家军适时的投入自家骑兵,加剧了这个溃乱。

    身为建州女真大军副将的岳托率领本部人马逃跑,阿敏和济尔哈朗在亲卫的扈从下也开始逃命,建州女真大军马上就要全盘崩溃。

    在这个时候,天降大雪,雨雪是赵家军火器的天敌,这大雪也让建州女真上下觉得还有机会,开始就地收拢兵马准备再战。

    观战的陈继盛等人都在慨叹,如果没有这场大雪,那么赵家军就会全歼阿敏所率兵马,但天不遂人愿,大雪拦阻了这一切,但他们判断错了。

    在大雪飘落之后,陈昇向全军下了命令,步兵团向前追击杀敌,火铳士兵自由射击,只需要保证火铳能够开火,而火炮则是支起了预备好的遮雪竹棚。

    当赵家军的步兵团投入战场后,建州女真兵马最后一丝侥幸也被粉碎,将建州兵马彻底击溃。

    当天黑时战斗结束,只有三千余骑建州女真逃出,济尔哈朗战死,阿敏带伤逃出,赵家军杀敌过三万,俘虏数千,其余溃散逃窜,阿敏这支大军存在永宁监城的军资粮草都被陈昇的暂编第一师缴获。? ? 笔趣阁   w w?w.biquge.cn

    战斗结束后,陈昇只让赵家军进行了一夜半天的休整,在第二天下午就开始起对建州女真的追击。

    俘虏和缴获的车马用作运输,建州女真囤积的物资用作消耗,赵家军自己准备过冬的物资也毫无保留的使用,一贯精打细算的第一师开始巨量的消耗,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目的,追击杀敌。

    但步卒为主的赵家军想要追上溃逃的女真骑兵很难,彼此间的距离越拉越大,等追击到盖州卫城的时候,阿敏收拢败兵步骑近万,而努尔哈赤、代善、莽古尔泰和皇太极尽起建州女真大军,也已经到了海州卫。

    从一开始,建州女真金国就打算倾国之力歼灭陈昇所部,只不过全部动员起来需要很长时间,他们又无法坐视陈昇在辽南从容展,所以先派遣阿敏和济尔哈朗率领大军来战,准备在大战进行中加注,将后续兵马全部投入,以雄狮搏兔的姿态获得全胜,再伺机入关行大事。

    但他们错估了赵家军的实力,根本没想到战斗结束的这么快,他们一直以对明军的准备来应对赵家军,只不过他们所用的标准是精锐明军,却没想到赵家军早就出了这个层次。

    虽然陈昇所率兵马士气如虹,可毕竟追击疲惫,在战斗中的弹药消耗也非常大,更关键的是,天始终没有放晴,雪时不时的飘下,对火器的施放有很大影响。

    只是螳螂扑蝉黄雀在后,建州女真金军的主力才和赵家军陈昇部对峙两天,赵进率领的赵家军主力自辽西走廊赶到了战场,跟着他们到来的,还有关宁数千骑兵。笔?趣阁  w?w?w?.?biquge.cn

    赵进在天津设立大营后,并没有针对京师做什么,反而率领大军一路向北,从蓟镇和永平府过山海关,入辽镇,一路向西赶来。

    辽镇将门早就存了观望下注的心思,他们一方面要挟朝廷要银要粮,一方面却按兵不动,和建州女真眉来眼去。

    实际上,当赵进率领主力进入辽西的时候,辽西的辽镇将门力量并不打算臣服,反而想要做出抵抗,但他们和赵家军打交道太少,还不知道赵家军强大到什么地步,吃到了教训之后,立刻明白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反而争先恐后的要为新朝立功。

    也有人说赵家军这么孤注一掷,不顾后方,如果大明想要断了他们的后路,那赵进的基业就会一朝倾覆,荡然无存。

    事实上,在赵进率军离开天津继续北上之后,崇祯皇帝和一干大臣就要尽起兵马,断赵进的后路,但这个举动却被掌握军权的大臣们拦阻,甚至连清流领也反对这个举动。

    只要对赵家军实力稍有了解的人,就不会支持崇祯皇帝绝望疯狂的计划,即便是断了后路,不管是赵家军本部还是山东徐州的二线兵马,都可以随时打穿朝廷的封锁线,更让人难堪的是,赵家军在永平府和辽镇根本不会缺粮,这些年辽镇和蓟镇索求无度,积储了大量的粮草,他们肯定拦不住赵家军,这些粮草自然也会成为赵进的战利品......

    现在赵进对朝廷还有个宽和的安置,如果到了那个地步,恐怕就没什么情面可讲,到时会有何等惨烈的局面,大家都能想到,自然不愿意去冒险。

    当赵进率领兵马出现在广宁一带的时候,大局已经确定了,现在不是努尔哈赤守株待兔,而是赵家军两路合击。

    赵家军的战斗力,赵家军的行军度,赵家军装备,这一切一切,都是乎建州女真金国的认识之外。

    最开始的战斗是骑兵的接触,赵家军的骑兵团队加上辽镇的附从骑兵,也是有近万的规模,而且战力士气都高昂无比,在第一战就击溃了女真和蒙古的骑兵联军,到这个时候,任谁都已经认识到大局崩盘,在这一战之后,还没有被建州女真完全消化的叶赫部开始向赵家军投降,蒙古各部则是离散逃亡。

    而在这个时候的建州女真还没有日后的自信和韧性,辽镇所得的这一切不过是抢掠占来,拿在手中是福分,丢掉了也不怎么可惜,眼下的局面,最要紧的是逃,逃得性命,回到白山黑水之间以图再起。

    在第一战失利后,努尔哈赤派遣兵马,安排阿敏带伤领兵,趁着阿敏出战的时机,主力本部兵马则是后撤先逃,他们现在对赵家军的相关传闻可不敢不信了,而且建州女真不善于守城,所以没有去辽阳和沈阳死守,反而放火焚城,劫掠财物后向东北逃去。

    后撤、逃亡、崩溃,在这些过程中赵家军始终在追击,在这些过程中本已经臣服的辽镇汉民们开始反抗,那些已经为建州女真效力的汉军们开始背叛,建州女真金国的力量开始土崩瓦解。

    从海州卫城后撤的时候,努尔哈赤和儿子们或许还在想东山再起,等从沈阳城逃出的时候,他们所想的仅仅是回到建州去享用劫掠来的财富。

    当他们遇到拦阻的兵马的时候,建州女真上下只想着活命,但这已经很难了。

    赵松率领的定辽独立团穿过了辽东南的山地,出现在辽沈的平原上,在建州兵马后撤回建州的必经之路上设置了拦阻的阵地,赵松知道自己拦不住努尔哈赤和女真贵人们的逃亡,但却能拦住建州女真的残存军力,将这些力量聚而歼之,建州女真和覆亡就没什么区别了。

    和大军的步步得胜不同,定辽独立团这一战打的很艰苦,建州女真兵马也知道不打通这条路就是彻底的败亡,所以死命冲击。

    和从前的那些战斗一样,有火器在手的赵家军,守比攻更难缠,更关键的是,辽沈汉民群起景从,或者跟随大军一起作战,或者送粮帮忙,尽一切可能协助。

    这次堵截成功了,在赵家军主力赶过来的时候,逃掉的女真兵马只有两千多的骑兵,其他兵马或者被围在这里,或者已经溃散。

    阿敏战死、代善战死、莽古尔泰战死,努尔哈赤在逃回赫图阿拉十天之后就只能继续逃亡,因为追击的赵家军兵马丝毫不以大明的边界为边界,直接打了过来,而简陋的赫图阿拉城防根本没办法抵御火炮,努尔哈赤毕竟年纪大了,这一连串的失败对他是致命的打击,内外交攻之下,病倒在逃亡的路上,也没什么良好的照顾,无声无息的病死在山林雪地中,皇太极带着最忠心于他的建州女真残余力量向更北逃去。

    到现在,已经不需要用主力兵马对建州女真残余进行追击,有骑兵跟上,同时开出了高额的悬赏,白山黑水之间的女真和蒙古各部,包括那些未开化的野人部落,都会奋勇争先的猎取建州女真残余的头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