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建州女真步卒阵列中已经有欢呼声响起,可中军帅旗下听得并不怎么清楚,因为千军万马动,人声嘈杂,蹄声如雷,天地间都充斥着这种噪音。? ?笔趣阁     w?w w?. b?iquge.cn

    没过多久,有不同的轰鸣声掺杂其中,渐渐的,这轰鸣声压倒了一切,赵家军的炮声响起了。

    谁能想到火炮轰鸣会是这个样子,谁能想到赵家军的火炮齐射居然有这样的威力,刚才和自家炮阵对射的那火炮有这般威力。

    十二磅、十六磅的重炮落地,有骑兵被打的横飞起来,即便是硝烟弥漫,中军所在也能看得清楚,当真是人人变色。

    这次要有多少死伤,想到这个,自家奴才会折损进去多少,想到这个,很多人脸色变得惨白。

    在这个当口,反倒是阿敏还能沉得住气,他甚至没有立刻下令,只是沉着的左右扫视一眼,然后才抬高声音说道:“慌什么,汉狗不过这一炮的厉害,让奴才们抓紧冲过去,看他什么还能打响!”

    被阿敏这么一喊,惶然骚动的中军帅旗处顿时镇定了下来,这个道理大家都能想通,立刻有军令下达,传令兵骑马向前。

    “贝勒爷,估摸汉狗也就是这个手段了,到时候抓过来咱们千刀万剐了他们!”

    “这一轮炮轰可比辽东明狗的要好用,咱们也要拿过来要用!”

    都是镇定了不少,甚至有人高声谈笑,以示自家信心满满,济尔哈朗深吸了口气,看向阿敏的眼神满是佩服,自家兄长倒是经历过尸山血海的,如果换成自己恐怕已经慌了,可自家兄长却这挫折中看出了胜机。

    “兄......”

    话刚说出一个字,第二轮炮声又是响了,原来间隔这么短,这一轮炮声响起,阿敏的脸色也变了。

    接下来没有一个人能保持镇定,谁也不可能保持什么从容,在他们听来看来,对面赵家军的火炮几乎像连珠箭一般的开火,几乎感觉不出停顿,或者在他们的认知里,火炮这样频次的开火是不可能的。

    尽管远远的看不太清楚,可谁都知道前面死亡惨重,而且那重炮打的越来越近,一颗炮弹呼啸着飞来,打出一条血路,让还算整齐的队形溃乱开来,而且这一条条血路距离中军帅旗越来越近,距离这建州军阵的核心也越来越近了。

    “贝勒爷,正红旗那帮狗崽子逃了!”有人嘶声大喊,到了这个当口,炮声、惨叫声和种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即便是面对面的喊话也未必能听清楚。

    不过大家都能看得清楚,本来已经离开本队,开始向赵家军侧翼活动的正红旗岳托部,正在转向,就是要后撤逃跑了。?  ?笔??趣阁     w?w?w.biquge.cn

    在这样的轰击下,怎么可能向前冲,谁还敢向前冲,岳托那边更计较的明白,差不多炮响五声之后,任谁都意识到此战不可为了,镶蓝旗和蒙古各部的骑兵正在前面送死,正红旗的还作为预备队,那这时候不逃,什么时候去逃。

    连续不断的炮声已经渐渐稀落,只有重炮还在一声声连续闷响,那边已经到了火炮冷却的时间,只不过建州女真本阵已经顾不得这个了。

    “贝勒爷,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每个人都在阿敏和济尔哈朗身边说这句话,到了这个时候,已经不是火炮轰打的杀伤,尽管每一颗炮弹落下,都会在步卒军阵中打的血肉横飞,造成溃乱,真正的大麻烦是骑兵大队开始转向,开始转头向后。

    连续的炮击,近千炮弹把建州女真的骑兵队形打的足够空荡,他们的勇气和决心都已经荡然无存,他们现在只要逃命。

    战场是个山海之间的狭长地带,大队的骑兵不可能逃向海边冰面,那边万一落海就是个死,也不能逃向山中,那边没有开阔的道理,万一耽误了大队的行动,被赵家军追上还是个死,唯一的活路在身后,只要冲过自家的军阵,那么就有活路。

    不管自家的坐骑能不能撑得住,只要有跑不快的步卒在自己身后,那么赵家军就追不上来了。

    建州骑兵的打算阿敏和诸将当然明白,溃乱的骑兵冲击军阵,自相践踏,自相残杀,大家都知道会有怎样惨烈的结果,很多人见过,很多人甚至亲身经历过。

    看着前方转头的马队,先前还寄予厚望,现在却已经成了灾星。

    谁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谁也没想到近十万人的大战居然会这么快分出胜负,而且是决定结局的胜败。

    “兄长,怎么办?”济尔哈朗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他其实不是毛头小子,指挥大军,生死战场,他已经经历过许多次,可到了现在,济尔哈朗实在不知道如何是好,眼前这局面已经出了他的概念之外。

    阿敏前后左右的看了一圈,又看向前面倒卷而回的溃兵,大吼说道:“镶蓝旗的老少爷们都靠过来,咱们一起走啊!”

    能听到他这话的只有骑兵,能跟着他一起走的也只有骑兵,这是这个时候能做出的最好选择,带着尽可能多的骑兵逃出这个战场,阿敏知道自家的步兵不弱,但他也知道,建州女真的步卒也没有强大到可以顶住这么多的骑兵冲击,何况那一落下的炮弹不断的割开这看似厚实的军阵。

    这次败了,不光是他阿敏败了,甚至是整个建州女真也败了,这赵家军能摧枯拉朽的打垮击溃万骑几万大军,那么建州女真还能拿出几个这样的力量,难道努尔哈赤和其他几个贝勒就能挡住这样的轰击吗?同样不能!

    就在阿敏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倒卷回来的骑兵距离他们还有不足二百步,而密集的火炮声又一次响起,火炮冷却了足够长的时间。笔 趣?阁  w?w?w?.?b i?quge.cn

    炮弹追上了溃逃的骑兵,炮弹落下,惨叫声声,人仰马翻,他们都在背对着赵家军的军阵,自然看不到三磅炮和六磅炮已经被炮兵们推出了炮阵,正在尽可能的向前,然后开炮!

    在这个时候,不光阿敏知道要逃跑,已经快要维持不住的步卒阵列也已经松动崩溃,敌军的火炮威力他们已经看到,骑兵都挡不住,难道步卒就能挡住?而且现在最迫切的不是这个,是溃乱的骑兵就要倒卷回来了,迎战敌骑或许还有几分勇气,被自家骑兵践踏那实在太不值得。

    那正红旗兵马先逃已经动摇了军心,等看到骑兵聚集在帅旗之下,然后看着帅旗倒伏,主将阿敏,贝勒阿敏也要逃了,主将都逃了,大家还在这里死撑着干什么,那炮弹落下就是死人,根本没个活路走,好在那炮弹不那么密集,等骑兵倒卷回来,当真是想逃都无处可逃,肯定要被践踏而死了。

    建州女真的军阵彻底崩溃了,在骑兵倒卷回来之前,步卒各队也已经崩解,参领控制不住佐领,佐领面前能约束下面的兵马,但很快又是跑散,骑兵终究比步卒要跑得快,尽管步卒阵型已经崩散,可骑兵还是觉得在前面挡路,他们毫不留情的挥刀砍杀,步卒也在砍杀面前的同伴。

    乱成一团,自相残杀,骑兵践踏步卒,步卒撕拽骑兵,而在这混乱无比的局面下,炮声还在轰响,每一炮弹落地,依旧能夺去人命。

    “赵家军的骑兵上来了!”有人撕心裂肺的喊道。

    本就混乱无比,很多人根本注意不到溃乱加剧,逃跑的骑兵越来越不管不顾,更没有人注意到炮声越来越稀落,逐渐停下。

    炮声停歇,连重炮的轰击都已经停止,只是战场上的溃逃还在持续,哭喊声,嘈杂声掩盖了一切,让大家什么都不知道。

    建州女真冲锋时候的前队,现在已经成了溃逃的后队,按说他们可以回头张望,因为赵家军的炮阵距离他们并不远,可他们不敢,他们只有加溃逃,唯恐慢了一步。

    因为赵家军的骑兵已经上来了,在重炮射击还在持续的时候,赵家军骑兵团和骑兵连都已经开始去往阵前列队,火铳士兵没有追击射击,而是原地整备。

    赵家军骑兵共十七个连队,每三十骑结成一队,骑兵连正率十骑居中,当横队排列完成之后,号令出,开始向前突进。

    建州女真的马队已经彻底散了,想要维持阵型就没办法全奔驰,到了这个时候逃命要紧,谁还顾得上什么阵型,连挡在自己面前的同伴都要不管不顾的挥刀,骑兵与骑兵之间恨不得越远越好,谁还会靠近。

    这样的一盘散沙,在赵家军骑兵面前不堪一击,你弓马再强,一个人又怎么能对付过三十个,何况赵家军骑兵的大横队不散,那么在这横队的正面上,他前面的建州女真骑兵远远少于自己,大局上建州女真骑兵近十倍于赵家军,可从局部上,却是赵家军骑兵占尽优势。

    冲在最前面的赵家军骑兵平端骑矛,两翼的则是手持长刀,而居中的骑兵则是放肆的张弓搭箭,根本也不讲求什么准头,只是将箭支尽可能的抛射到前面,不管射中的是人还是马,射中敌人就是有好处的。

    赵家军要保持阵列,而建州女真不需要,所以追击的赵家军骑兵被建州女真骑兵逐渐甩开,根本没办法造成太大的杀伤。

    但赵家军骑兵出击的主要目的并不是杀敌,而是将建州女真骑兵彻底打散,让他们没有办法聚齐,没有办法聚合成队,只能溃散,没办法反击,没办法收拢,只能冲击自家的军阵,将局面搞得越来越乱。

    建州女真的阵型彻底乱了,有人向着营盘逃跑,更多的人则是向北,根本不会去进什么营盘,赵家军那样的火炮什么营盘敲不开,何况这样混乱的局面,这样疯狂的追击,大家在进入营门的时候肯定会拥挤不堪,到时候自相残杀不说,接下来就要被赵家军瓮中捉鳖。

    “下雪了......”

    不知何时,阴沉的天空中有雪花飘下,正在战斗的人们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这个,赵家军的骑兵已经将建州女真骑兵赶着追上了建州女真的步卒,这将战场搅的更是稀烂,到这个当口,战斗大局已经定了。

    雪却是越下越大,在赵家军骑兵前锋几百步外的区域,能看到建州女真有大旗竖起,溃逃的兵卒在那里越聚越多。

    而在赵家军本阵那边,陈继盛等人脸上的兴奋也被郑重替代。

    “下雪了,雨雪天气里这火器肯定打不响,要是鞑子那边再纠集队伍反击,胜负还未可知!”有人提出了这个判断。

    在这些东江镇残余这边,也有专门的人解说望楼的旗语,还真让这个人判断对了,每个人的心都在这一刻吊了起来,陈继盛等五人从未见过,更从未想过,战争可以这么打,可以打鞑子打的这么摧枯拉朽,每个人兴奋狂喜,觉得整个人都要炸开,可突然间,战场上却有了这样的变化。

    胜利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在他们想来,赵家军的强大和胜利就和这火器密切相关,这不可思议的火炮轰击,这同样不可思议的火铳集火,才带来了这样的大胜,可现在大雪飘下,火器受潮很难激,而本已经溃败的建州女真大军开始收拢兵马,准备稳住再战,难道战局还要反复。

    “老天......”张盘抬头说了句,话没说完就已经哽住,难道这老天爷也不愿意让汉人兵马得胜,也要让鞑虏翻盘吗?

    就在这个时候,东江镇出身的几人看到有骑兵从陈昇所在奔驰而出,看来这赵家军大将要稳重为先,收拢兵马,反正这次已经给鞑虏重大的杀伤,等雪后放晴再行出战不迟。

    想到这个,大家心里松了口气,可也觉得心里憋闷,这次建州女真吃了大亏,下次肯定涨了教训,未必会这么摆开架势野战,如果死守坚城,或者化整为零,那赵家军能不能有今天这么顺利?而且毕竟是孤军,万一有什么闪失......

    鼓声响起来了,这鼓声让东江镇诸将很诧异,这不是鼓舞士气的战鼓,也不是为了退兵出的信号,如果是退兵,那应该是锣声和号角。

    这是赵家军的步点鼓,有过皮岛上的接触,又在陈昇军中,陈继盛、张盘等人知道,这鼓声是赵家军步卒各营向前的号令,这个时候,赵家军非但没有想着守,居然要攻!

    矗立如山的团方阵动了,细密的步点鼓声,凌厉的唢呐声,军将和士官的呼喊声响成一片。

    在方阵之前的火铳阵列开始解散,各个火铳连队回归各自团队,雪花飘落,湿润引线药池,或许没办法连续开火,但只要小心护住,打响火铳的问题不大,没办法形成连绵不断的火力,但几千支火铳始终能保证开火,这就有杀伤在。

    何况,雪并不是雨,在这样寒冷的天气下,雪融化也需要一个过程,这就保证了火铳不会彻底哑火。

    只看到各个团的战旗摇动,像是要塞一般的团队开始向前运动,嘈杂和喧闹声很快不见,除了步点鼓声依旧细碎,脚步声越来越整齐划一,每个团都好似巨人,每一步迈出,大地都在震动。

    陈继盛、张盘等五人已经忘记了灰心丧气,忘记了埋怨上苍,他们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赵家军此时的行为可以说冒失,炮击和追杀对建州女真的杀伤再大,现在建州女真也有几千骑和几万步卒的力量,只要收拢起来,就还有一战之力,没有了火器的支援,赵家军还能打到什么地步,怎么对抗对方的人多势众。

    心中尽管有这样的判断,可他们却莫名的安心,他们觉得赵家军从不来不会盲动。

    在向前的军阵中有喊声传来,开始时一个人在喊,后来变成了许多人的呐喊,开始时候听不清楚,后来清晰入耳!

    “赵家军,向前!”

    “赵家军,向前!”

    “赵家军,向前!”

    每个人都在喊,天地震动。

    陈继盛等人在不知不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