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一炮落地,飞溅的土石碎块就如同霰弹,近距离的人马都被打成筛子一般,然后弹起,又是一条血路。笔趣阁  w?w?w?.?b?i?q?u?g?e .cn

    只说四轮炮击太过单调,这四轮炮击是一百一十三门火炮,每门火炮开火四次,炮响近五百次,从炮击开始到现在,雷鸣连续不绝。

    身在其中,耳边响着雷鸣,看着同伴惨叫,马匹狂嘶,却听不清楚,只看到血肉横飞,温热的血肉碎片迸溅在脸上,人和马匹身体被打出窟窿,扭曲断折,这种场面往往只有在最深的噩梦中才能经历,甚至根本想象不到。

    可此时此刻,才知道这就是地狱,萨满和僧人所说的地狱,甚至他们所描述的地狱都未必有这样的惨烈。

    自己到底是不是和人在战斗,这到底是不是幻觉,怎么可能有这样的火器,明军火炮轰击的时候大家都是见过,可眼前这是什么?

    当出常理认知不多的时候,人可以接受,当出太多的时候,人的精神就要崩溃了,身为骑兵都是精锐骨干,经历过生死厮杀,但再这样的炮击轰打中,有人当场崩溃疯,在马上不管不顾的大哭大笑,被自己坐骑掀翻在地,有人则是向前冲去,别人在逃离,他把自己送到血火地狱之中,还有人拿着刀看向身边的同伴。

    崩溃疯癫的人不少,更多的人则是吓破了胆子,在这个时候唯一的选择就是逃,离开这修罗地狱,不要被这该死的炮击追上,逃出去,不管后面等着自己的是军法还是什么,宁可死在督战队的倒下,也不愿意这么死无全尸,死在这么恐惧可怕的地方。

    谁拦在自己面前就是仇敌,谁耽误了自己的逃命就是仇敌,哪怕是兄弟亲戚,哪怕是生死与共,都要挥刀相向。笔趣阁  w?w w.biquge.cn

    骑兵冲锋为求杀伤破坏,为求撼动敌阵,骑兵和骑兵之间的距离很近,尽管这样的跑动也不快,却可以让冲击力和震撼达到最大,在这个相对狭窄的战场上,建州女真大队骑兵的阵型格外密实,这没什么错,合格的将帅都会做出这样的安排,可在这样的炮火倾泻之下,这就是灾难了。

    死伤惨重是必然,接下来则是转向回撤逃散的困难,彼此拥挤,自相残杀,这纠缠带来的停顿,却给了火炮装填的时间。

    炮弹落下,死伤惨重,混乱,纠缠,火炮装填完毕,再次开火!

    地动山摇,雷声轰鸣,战场上到处是死亡和厮杀,但这一切都是在建州女真的骑兵大阵中,赵家军这边很安静,只有火炮阵地上热火朝天。

    负责炮阵的营正到操持每一门火炮的炮兵,每个人都是大汗淋漓,每个人都在吼叫,因为在这炮声轰鸣中,谁也听不清身边人的话语,只能去喊,实际上,为了防止被炮声震聋耳朵,每个人都用棉絮堵住了耳朵,之所有要去吼叫呼喊,是因为兴奋,是因为泄。

    几百步的距离,已经看不清楚细节,千步之外,更是模糊,可每个炮兵都知道,自己打出的每一炮弹,都会夺去敌人的生命,都会对敌人造成杀伤,这一战是靠炮兵赢下来的!

    如果是在其他的战场上,单纯靠火炮轰打,都不会有这样的杀伤和战果,可在眼下这个地形,建州女真为了求胜一次性又堆砌了这么多人马,摆开这么密集的阵型,却正是对炮兵的胃口。

    好比一边把刀磨得雪亮,这边把猪羊洗干净送了上去,说起来匪夷所思,实际上却是双方战法差距,建州女真用强一些的明军来衡量赵家军,或者说拿自己的层级来判断赵家军,他们以为高看,以为已经足够重视敌人,却没想到赵家军的强大远远过他们的想象。? ?  ? 笔趣????阁  w?w?w?.?b i?quge.cn

    天依旧阴着,可雷声却渐渐稀落了下来,即便是徐州铸造的上好火炮,这么快的装填开火也会让炮身热,必须要暂停冷却才能继续开火。

    炮兵们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可他们同样知道,如果按照正常频率开火,敌骑很可能会提前逃离散去,火炮虽然可以抬高射角加大射程,可这个毕竟有极限,而且调高射角会降低开火频率,会让敌人逃走。

    赵家军各处阵地都在骚动,不是因为沉不住气,而是太长时间不动,寒冷影响到活力,不光马匹需要热身,人也如此,各团层层传令,让士兵们原地踏步,或者向前移动,而骑兵则是变换阵型,在这个时候的战场局势,已经可以让赵家军大队向前压了,到现在,火铳阵列已经向前五十余步,后面的必须跟上。

    可即便向前五十余步,在火铳的射程之内,依旧没有敌人!

    目前只有十二磅炮和十六磅炮还在开火,重炮装填比轻炮费时费力,再怎么加也快不起来,加上此时天寒地冻,清理炮膛和装填火炮的时间足够炮身冷却,所以能这么连续不断的开火。

    重炮不过十五门,可这十五门火炮的射程却可以覆盖整个建州女真的阵地,从前方的骑兵大队到后面的预备队,都在重炮的射程之内,但从一开始,重炮就控制着开火,赵家军火炮所追求的不是击退敌人,而是尽可能的多杀伤敌军,至于胜利,赵家军从一开始就没有担心胜利,而是担心赢的够不够。

    但这十五门火炮的开火却让建州女真大队的崩溃不可逆转,这十五门最多同时响起四门,有时候只有一门炮响,但炮弹却始终落在建州女真大队人多的地方,这就让他们根本不敢结阵,始终在退。

    炮兵阵地依旧热火朝天,火炮炮身散出的热量让这里有足够的温度,士兵们用湿布在雪水里浸泡,然后一遍遍的擦拭炮身,热气蒸腾,刚才的快开火炮身烫,温度一时降低不下来。

    “..要是咱们大..的火炮,这么开火肯定要炸膛,他赵家军的怎么就这么结实.。。”

    陈继盛张盘等人一直在观阵,可在这个时候,赵家军战阵中能动的也只有火炮,他们开始看的眉飞色舞,可看到后来就是心惊胆战了,大明那火炮开火频次低,固然是士兵不够熟练,火炮复位很不容易,但装药不当和开火太快都容易导致炸膛也是原因,炮兵也是人生父母养的,这上阵厮杀未必如何,一炸膛可就九死一生了,这谁也受不了,自然快不起来。

    可赵家军炮兵似乎没这个顾忌,就这么不管不顾快装填,快开火,前面三四炮还好,等到了后来,观阵那些人都下意识的躲远了,即便他们所在的位置不会被波及,总归求个放心。

    就这么一直九炮十炮打完,一百余门火炮都安然无恙,他们在松了口气的同时也觉得震撼和不可思议。

    “..你们没看到吗?那些炮兵根本不怕,性命攸关的事情,他们自家都不怕,即便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也不至于这般..”

    “..只要是器物,哪有万无一失的,只怕那陈将军不怕火炮炸膛,看这个雷霆霹雳的架势,即便有几门炮炸了,其余的一样可以打垮了鞑子..”

    你一言我一语,各有不同的看法,却对赵家军炮兵分析的很透彻,自从徐州铁厂有反射炉之后,高质量的熟铁大量出产,火炮重量变轻,强度却变大,而且匠造厅行军法,从矿石筛选入炉出铁到铸造火炮,每一个环节都是严谨异常,严格按照标准执行,没有一丝含糊,等火炮出厂后还要试射检验,有这样的优良材料,有这样严谨的流程,出产的火炮自然不会有大明那种货色的种种问题。

    *******

    建州女真中军帅旗所在,选了一处地势稍高的地方,这也是行军布阵的通例。

    阿敏、济尔哈朗和岳托居中,亲卫将校和传令骑兵环绕,随时对战场做出布置和调整。

    当建州女真的大队骑兵向前涌去,炮声还没有响起的时候,随着接近,前阵的骑兵不断回转通报情况,估摸着彼此距离快到三百步了,阿敏转头对岳托说道:“就依照先前所说,你带着旗下人马,攻击敌军的侧翼!”

    远处还有稀稀落落的炮声响起,先前建州女真诸将面露慎重,这时候却都有些轻松了,大队骑兵以及抵近到地阵前三百步,只要动起来,那就是堤坝崩决,洪水滔滔,挡在前面的都会被冲毁淹没,在这样的局势下攻击侧翼,那就是锦上添花,有功劳无风险的勾当。

    “遵命!”岳托大声答应了一句,转身上马,向本部人马而去。

    眼前局势一片大好,怎么看都是毫无风险,可阿敏还是很慎重,这毕竟是近十万人马的打战,对于建州女真来说,这已经是决战了,无论如何也不能轻忽对待。

    当冲锋的命令下达,大队骑兵倾巢而出的时候,阿敏才松了口气,到现在,胜败不会有什么悬念了,阿敏在白山黑水,在辽阔草原,在广大原野,都曾经作战过,他或者身在千军万马之中,或者面对千军万马,他很清楚的知道,这千骑万骑的冲锋有什么样的威势,在那样的威力之下,任你何等强阵阻拦在前都会被冲垮。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