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尽管赵家军的火炮先去轰打威胁最大的建州炮阵,没有直接轰击本阵,但总不能挨轰了才临时退避,那就会大乱了,可在这寒风天气里,列阵时候,马匹活动不多,浑身冷,如果一开始就急奔驰,很容易造成坐骑抽筋摔倒,在这样严整的阵型中直接会让大队混乱,在这样的大战中出现混乱就是灾难。? 笔趣阁  w?w?w?.?b?i?q?u?g?e?.?c?n

    所以要开始慢跑,拉近距离的同时给马匹热身,加快度,最后冲锋起来,建州的女真和蒙古骑兵老于战阵,这些常识自然从上到下掌握。

    轰隆隆的马蹄声越来越响,东边山上树林中有鸟儿被惊起,这是非自然的噪音,它们很少听到过。

    飞鸟们都尽可能的远离战场,只有高空中盘旋的苍鹰没什么反应,因为它飞得太高了。

    以苍鹰俯瞰大地的视角,好像看到山洪暴导致的泥石流,好像看到堤坝溃决喷涌而出的洪水,建州女真的大队骑兵好似大潮巨浪,滔滔向前,要把面前的一切拍打粉碎。

    相比于如此汹涌磅礴的骑兵大势,赵家军的阵列显得单薄无比,根本谈不上阻挡,甚至会变为粉碎。

    苍鹰尽可能接住气流盘旋上升,尽可能的避开下面,它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从本能中感觉到下面太危险了。

    “师正有令,到最近的位置开炮,一百五十步!”

    “那就放到一百四十步!”

    “一百四十步的时候,肯定有鞑子冲过来了!”

    “冲过来就冲过来,有火铳和长矛顶着他们,咱们不能把什么都吃了!”

    在赵家军的火炮阵地上,炮阵营正和下面的连正大喊交流,炮兵们在快的准备,尽管天寒地冻,可大部分人都把身上的棉袄皮袍脱下,忙得热火朝天,厚衣服穿不住。笔趣阁   w?w?w.biquge.cn

    建州女真骑兵度开始加快了,身在百骑、千骑的大队之中,耳边响着隆隆蹄声,看着前后左右人强马壮,看着刀弓闪亮,开战前的惶恐不安都渐渐消散,只剩下满满的自信,豪情热血从心底涌出,充满全身。

    每个骑兵都觉得自己无坚不摧,这天底下任何兵马都没可能挡住这样的冲击,现实也是如此,骑兵们都参加过很多战斗,许多阵势都在这样的冲击面前土崩瓦解,实际上,在快要靠近的时候,就已经土崩瓦解了。

    之所以女真和蒙古骑兵没有喊出什么长啸呼喊,是因为他们心中还有些不安,距离接近二百步了,可那看着松散的步卒军阵依旧不动,看不到禁不住心中恐惧丢掉兵器溃逃的人,看不到因为骑兵冲来而引的骚乱,不动,就是不动。

    参领佐领们想到了那些传闻,赵家军铁阵如山,巍然不动,这一定有不对的地方,这实在不合常理,或许还没有足够近,等再挨近了,就不信谁能站得住。

    几百步的热身,马匹跑起来了,骑兵们也放松缰绳,马匹习惯彼此追赶的本能开始作,度越来越快,前面没有闪亮的尖刺,没有沟壑和木墙,只有构不成阻碍的松散人墙,马匹越跑越快。

    前排的火铳兵队列没办法紧密,火铳施放所需要的空间不小,每名士兵身上挂着的弹药很容易被相邻同伴引燃,彼此要有距离。

    没有紧挨着的队形,没有互相给予的信心,没有依靠和挟持,火铳兵很难像长矛兵那样站得住,不过他们对自己的轮射,对轮射能做到的火力密度有信心,但看着那堵骑兵墙快靠近的时候,还是禁不住紧张。笔?趣?阁?   w?w?w?.biquge.cn

    所谓驴子般高矮的蒙古马只是夸大,何况建州女真和蒙古盟友所骑乘的马匹不少是相对高壮的辽马,这就更加骇人,何况赵家军的步兵们,没有经历过这样规模的马队冲击。

    铁阵如山,是从前的铁阵如山,当距离拉近到二百步之内,迅到一百几十步的时候,冲在前面的建州骑兵兴奋了,他们注意到面前那松散队列开始有了骚动和混乱,松散的队列要乱起来格外快,胜券在握了吗?

    就在这个时候,人在狂吼大喊,马匹在嘶鸣,蹄声如雷,建州女真的骑兵们听不清身边的任何声音。

    或许有雷声,或许有闷响,的确有雷声,的确有闷响,这轰鸣大家并不陌生,这是赵家军在开炮,这么多火炮同时打响,炮声压过了一切。

    阵地上的炮群早就做好了开炮的准备,从三磅炮到十六磅炮,每门火炮的射角都已经调整到了合适的位置,装药量也经过了调整,每门火炮边上都站着准备点火的士兵,每个人都在紧张的盯着前面。

    测距的炮队连正手持一面红旗,身边士兵手持两杆木尺,死死盯着建州骑兵大队,木尺不断的交叉笔画,这是目测距离。

    建州大队骑兵的轰响已经充斥在战场上,听不到什么喊话命令,只能盯着去看,红旗摇动,开炮的信号出,赵家军的火炮次第打响。

    三磅炮,六磅炮,九磅炮,十二磅炮,十六磅炮,口径越大的火炮越在后排,炮口的仰角就越大,也只有赵家军的火炮才能这么灵活的调整射角,或者说能这么方便的抬高。

    炮弹呼啸着飞出,几斤,十几斤重的金属球体撕裂粉碎面前的一切,然后落地弹起,再撕裂面前的一切。

    赵家军炮兵阵地在军阵的右上角,斜着覆盖了冲过来的建州马队,女真和蒙古骑兵正奔跑间,突然人马身体的一部分消失不见,有的倒地,有的居然还有惯性,向前跌跌撞撞几步,血肉飞溅,这是轻炮造成的杀伤。

    体被炮弹直接打碎打断,而马匹躯体则弯折成奇怪的形状,前面倒地的人马尸体绊倒了后面正冲起来的骑兵同伴,再这样万马奔腾的阵势中,不能跟大队一起运动,就这么倒在地上的下场极为凄惨,会被同伴践踏成肉泥。

    十二磅和十六磅炮挥的威力更是惊人,在重炮炮弹的面前,人体固然不是障碍,结实的马匹躯干也毫无阻挡的可能,即便马匹也被一炮两断,远远看过去,甚至有人马血肉碎块被直接打飞起来,然后重重落地。

    炮弹撕碎人马身体,落地,在铁硬的冻土地面上弹起,然后继续撕碎飞行轨迹上的血肉,最后落地不动,开始的剧烈杀伤,后来则是一根根马腿被削断,马匹惨嘶着翻滚,带着背上的骑兵,将整个阵型彻底搅乱。

    毕竟是一百五十步才开炮,炮兵们尽可能的抬高射角,冲在最前面的建州骑兵反倒是没有被这惊天动地的炮轰伤害到,但他们已经被这样的天崩地裂吓破了胆子,只是拼命的打马向前冲,前面的步兵阵列很松散,冲过去就没事了。

    看着骤然单薄下来的敌军骑兵,本来有些骚动的赵家军火铳队列安静了下来,这样规模的骑兵冲锋,大家又不是没有经历过,明军马队比起建州骑兵来,没有什么逊色不如的,明军真不如建州女真的是步卒。

    “开火!”这个号令只是下意识的喊出,在这样的战场上,已经听不清什么声音。

    火铳士兵们看到旗号挥动,立刻扣动扳机,火绳点燃了引药,火铳激,一支支火铳喷出白烟。

    没人去看自己射击的效果,开火完毕,立刻拿起火铳和叉架转身,让身后的同伴向前。

    这样的轮转轮射早就训练的娴熟无比,赵家军火铳自打响开始后就没有停顿,一排排上前,一排排后退。

    在几十步的距离内喷射出密集的金属弹雨,或许没有火炮那么震撼惊人,可一颗指头肚大小的铅弹足够杀人伤人,冲起来的建州女真骑兵纷纷扑倒在这几十步间,冲起来的马匹倒地,接着惯性滑向前面,在距离赵家军阵前几十步的位置上停住,抽搐挣扎,火铳爆响没过多久,就有一道人马血肉组成的矮墙形成。

    不管怎么悍勇,不管怎么人强马壮,他们都没办法越过这道“墙”,如果是方才的骑兵大队,前面即便倒下,后面也不敢后撤,谁要转向转身,肯定会在这骑兵洪流中化为粉碎,这么源源不断的冲过来,赵家军火铳或许会跟不上,或许被冲到跟前。

    但这道滚滚洪流被火炮打断了,冲过来的骑兵马队很快就是“断流了”,前面的人死伤惨重,后面的迟疑不前,想要等更后面的同伴上来,他们现在也不敢乱跑,炮声虽然停歇,可看到那满地血肉残骸,看到惨叫哀嚎,那真是活生生的修罗地狱,谁也不敢进去,左右两边也不敢乱动,一边是积雪和海岸,一边是赵家军炮阵,好像都是死路。

    更关键的是建州女真骑兵还觉得事有可为,现在赵家军的火炮全部打响了,按照方才双方火炮对射的经验,还要过很久才会打响第二轮,尽管边地血肉尸骸,好似血肉地狱,但还有大队骑兵没有损失,这炮击区域很快就能冲过,到时候冒死冲过这火铳射击的阻拦,那就是胜利在即。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