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陈昇身后的亲兵也听到了这个消息,他们虽然没有出声,但各个露出了不屑的神情,鞑子还真是猖狂,居然敢和赵家军这边比试火炮,真是不知道怎么死的。? ? 笔趣阁   w w?w.biquge.cn

    “敌军火炮落位开始轰击,不允许齐射,射程允许的火炮,每次只许三分之一的火炮开火。”陈昇沉吟片刻,传下军令。

    命令立刻被传递到了炮阵那边,炮阵这里也有负责旗语的兵丁,已经和合适方向上的旗手开始通信消息。

    旗语联系本来是海上势力的手段,赵进却把这个引入到战场上,这样的传信联络比起亲卫快马传递要便捷快许多,不过这个手段也有他的缺点,一旦开战,哪怕没有火器开火引起的硝烟弥漫,人跑马踏,尘土扬起,战场被尘土弥漫,视野不通透,这靠着视力观察才能起效的信息传递法子也就不管用了。

    不过在此时的战场上却有个好处,那就是雪地,不管是积雪还是踩踏硬实的雪地,都不会有什么尘土扬起,这让望楼的观察瞭望传递消息,起了最大的作用。

    建州女真那边的火炮和赵家军这边的火炮,虽然名目一样,可完全不是一个武器,建州女真的火炮仅仅就是一根粗重的金属炮身,而赵家军的火炮则是有炮车和炮架,六磅以下的轻炮或许没什么,但九磅以上的重炮,建州女真要花费比赵家军多几头十几头的牛马才能拖拽活动。

    在这个时代战争中,在这个时代的战场上,火炮是威力最大的武器,能不能让这种威力强大的利器能和大军有同样的机动度,就代表着能不能把这火炮的威力挥到最强,能不能把军力挥到最大。

    赵家军已经可以做到大军动,火炮动,甚至骑兵动,火炮动,而不是彼此等待,耽误最好的时机,耽误大军的行进。

    眼下的战场上就是如此,赵家军的火炮已经落位,和暂编第一师以及丰沛团一起在战场上展开,而建州女真的火炮才刚刚出营。笔趣阁?  w w?w .?b?i?q?u?g e?.cn

    实际上,能让火炮出营这已经是个创举,在建州女真和明军的惯例中,这火炮更多的是守城和攻城时候的利器,而不是阵战野战的兵器。

    建州女真上下也知道火炮出营架炮的时候很容易被攻击,所以要安排骑兵防护。

    “鞑子倒未必是要用炮,搞不好是用这火炮引咱们骑兵过去阻击拦截,然后他大队骑兵出动反击,吃掉我们的骑兵,然后混战开局,对他们来说,最好的情况,就是驱赶着我军骑兵冲击本阵。”

    陈昇平静的解说道,身边的亲卫听得很仔细,旅正团正的亲卫和大明武将的亲兵家丁意义不同,他们是赵家军中选拔出来的优秀士官,跟随在主将身边,一方面有护卫的职能,另一方面则是跟随学习,丰富战场经验,学习更多的指挥知识。

    大家都听得很仔细,在这样的场合下,亲卫们没资格去提问,在战场上也没有解答的时间和闲暇。

    就和陈昇所说的一样,随着建州女真大炮的出动,建州女真的马队也开始出动了,在这一刻,地面都跟着微微震颤起来。

    就在建州女真骑兵出现在战场上的时候,赵家军阵地望楼上的士兵动作都有出现了迟滞和停顿,直到下面的军官大骂,甚至捡起雪块丢上去,这才让上面的瞭望士兵惊醒过来。

    数量众多的马队好像泥石流一般缓缓涌出,遮盖住了战场,其实出现在望楼士兵视野中的建州骑兵不是万骑,也就是不到八千的数目,可骑兵加上马匹的高大,占地的面积,都是远远过步卒阵列。笔趣阁?  ? ?  w?w?w . b?i?q?u g?e .?c?n?

    在望楼上看过去,这样的阵列看着当真无可阻挡,任何拦在他们面前的都会被碾碎。

    反倒是各团的长矛士兵和火铳士兵好些,他们因为视角的原因,只能看到远远的起了一道墙,倒也没感觉到有怎样的高度和压迫。

    倒是有出身淮南的士兵念叨了句“小时候大水,就看着天边突然多了一道墙..”,话还没说完就被同排的士官骂的闭嘴。

    战场上的轻骑依旧彼此追逐猎杀,在十几步的距离内张弓搭箭,不得不说,在这样的战斗中,赵家军的火铳比不得弓箭好用,不过建州女真拿出手的精锐骑兵都是出身草原,赵进这边也是一样,没什么数量上的差异,彼此也就是打平。

    随着建州女真骑兵大队的落位,战场开始变得安静,不过这样的安静却让人窒息,好像暴风雨来临之前。

    赵家军炮阵那边也搭起高台,虽然望楼上的消息足够快,可还是自己亲眼见到的最准,随着火炮阵地代营正的不断号施令,一门门火炮飞快的准备。

    “鞑子那边的火炮一定会在骑兵动之前打响,不然,以他们的炮术肯定会造成误伤。”

    在赵家军各个旅团兵种中,最自豪的莫过于炮兵,赵家军的炮兵认为自己天下无双,而且这个天下无双不光是和明军以及女真比较,甚至还要算上那些欧洲国家,在赵家军体系里工作的洋人们都承认这里的火炮要比欧洲最先进的还要强些。

    相比于赵家军的火炮,建州那边的大炮都是缴获自明军之手,严格来说也不算太差了,都是以西班牙、葡萄牙的技术造成,不过,那些传教士和商人们教大明造的或者卖给他们的火炮都是阉割版的,少了关键的技术,而且笨重异常。

    因为没有可靠的材料,没有赵家军这样精炼的铜铁,没有赵家军这样细致的铸炮技术,所以火炮的可靠性很差,为了保证炮身的兼顾,往往要加粗加厚,导致同样口径的火炮,建州女真和明军的火炮要比赵家军的火炮重五成甚至一倍。

    过重本就影响移动,他们又缺乏在战场上移动火炮的手段,没有炮架和炮车,在开火的时候,要先设置炮台,用木箱泥土和绳索铁钉等固定火炮。

    既然被这样固定住了,自然就谈不上射角和方向,临战的时候,想要调整火炮射击的方向和射程,就要花费很多很大的工夫。

    除了这些之外,建州女真手里的大炮还有炮弹和火炮不能通用,火药质量不平均,导致装药量的没办法恒定,这在战场上就谈不上什么准确性。

    可即便这样的火器,在明军眼里是军国利器,可以一炮糜烂数十里,死伤千万人的神器,在建州女真眼里,也属于非人力能为的造物,有了这个,从前要花费无数人命填进去的攻城战只需要远远的开火轰打过去。

    所以传闻里把赵家军火炮描述的毁天灭地,建州女真诸将却并不相信,在他们看来,充其量也就是自己所见过的火炮威力了,那已经是所能想象的极致。

    建州女真的火炮已经落位,遮蔽着他们的骑兵开始散开,汉军炮兵或情愿或不情愿的开始设置炮台,在这个天气里,地面冻得铁硬,就地取土已经不可能,所以连泥土都是事先准备好,用大车带来。

    “九磅炮落位,五百步外,第一轮射击,四门开火!”

    炮阵营正开始号施令,赵家军的炮兵们开始动作迅的准备了,有人在炮长那边嘀咕了句:“我看鞑子那边有二三十门炮,咱们就四门炮开火,万一被人打回来怎么办?”

    “你缺心眼了吗?咱们只要开炮,鞑子还能忙活什么?”这边喝骂一句,转头又是大喊道:“准备完毕后,齐射开火!”

    战场上的确很安静,不过近万骑数万人再怎么安静,依旧嘈杂喧天,所以四门九磅炮开火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人注意到。

    即便赵家军的火炮技术远远领先于建州女真的火炮,但依旧是这个时代的火器,不可能太过精确,做不到看见目标就能打中。

    不过大概的准头还是有的,炮弹呼啸着飞来,建州女真炮队的士兵们要比骑兵和步卒更警惕,他们身为炮兵,可是知道这呼啸声代表什么。

    当赵家军那边火炮轰鸣的时候,建州女真的炮兵就开始紧张了,一听到这呼啸声,立刻一哄而散,护送他们的骑兵甚至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四炮弹都是落空,即便跳弹也没有对炮队造成损害,建州女真这边倒是知道火炮火药很危险,很容易炸膛,而且大部分骑兵的马匹都对炮声轰鸣很不适应,所以众人尽可能的闪开,这片区域算是空荡,跳弹也没有伤到其他人。

    因为炮队都是投降过来的明军官兵,所以护送炮队的建州骑兵其实也有押送的职责,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看到这些人一哄而散,炮弹落地时候激起土石,把他们也吓了一跳。

    等意识到没有受伤,带队押送的参领顿时大怒,心想这是什么胆子,战场上连炮声都听不的了吗?

    “你们胆子被狗吃了吗?知不知道大金的军法厉害,快给老子滚回来开炮,你们也别愣着,骑马过去圈人,再他娘的跑,直接砍了!”

    在这边愤怒大吼之下,又有骑兵抽刀威逼,建州女真炮队的士兵们重新聚了起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