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猛狮搏兔,要打就全军压上,万骑单拿出来算不得什么,如果一次用出去,那就是山崩地裂的威势!”

    结论得出之后,盖州卫城大营立刻紧张起来,看戏听曲喝酒都被严禁,任何违反者都会被行军法,所有人都是准备开战,物资也开始加派征调。?   笔趣 阁?   w?w?w?.biquge.cn

    到了这个当口,小心思不少的阿敏都开始专心备战,他隐约觉得,如果眼前这场战斗应对不好,不要说自己家的富贵,恐怕整个建州女真的大局面都要崩溃,孰轻孰重,阿敏还分得清楚。

    天气愈寒冷,在辽南半岛的西岸,大雪下得格外频繁,这个时候,并不怎么适宜作战,即便是久在苦寒之地的建州兵马,也对这天寒地冻吃不消。

    在这个时候,阿敏和济尔哈朗其实还存着几分侥幸,那就是希望赵家军趁胜追击,自复州城出北上,穿过那片丘陵区域,双方以熊岳驿附近为战场大战。

    如果战场摆在这里,那么赵家军会拉长自己的补给线,会承受更多的冻伤损耗,然后自家以逸待劳。

    目前看赵家军似乎有这个意思,不然不会派大车队北上,或许就是要扎营预备。

    不过随着探马侦骑的打探,阿敏和济尔哈朗现自家这个打算恐怕要落空了,赵家军没有一丝一毫想要北上的意思,反而用心经营复州城那边。

    现在高丽铁山郡到金州旅顺这一带的6路被打通,这块建州女真从来没有有效控制过,这边过去投奔的军民很多和东江镇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相对值得信任,复州的赵家军大营则是动这些人砍伐烧柴,修筑临时的工事之类,干的热火朝天。?  笔?趣 ?阁     ? w w?w .?b?i?q?u?g?e?.?cn

    建州女真这边不想等,也不能等,他们要把赵家军陈昇一部尽快歼灭,尽快赶下海去,如果这么等下去,如果等到开春开海,大批的物资和援军通过海船运来,那接下来就更难打,赵家军的海上力量建州女真再怎么难理解,也能意识到可怕之处,这是把近两万人马跨海运了过来,更不要说这如山如海的巨量物资,如果再给他们运的机会,那么还要运多少过来,那时候岂不是更难打。

    只有趁这个封海严寒的时候给对方痛击,起码要断其一臂,这次是建州女真要做的选择,也是唯一的选择。

    到了这个时候,阿敏、济尔哈朗包括沈阳的努尔哈赤和其他几位贝勒,他们现自己对赵家军的很多判断都是错了,或者是想当然的以为,比如说觉得陈昇意气用事,好强争胜,会在几次小胜之后大摇大摆的北上,将自己放置在不利的战场和时机下,可实际上,赵家军比建州女真要沉着许多,他们一直没有动,只是冷静的将一个个挑衅和试探反击回去。

    对于盖州卫城的建州女真大军来说,他们没什么别的选择,赵家军可以等待,他们不能等待,冬天越来越冷,也代表着春天越来越近,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真等到雪地开化泥泞,大军辎重没办法通行,这一战打不起来,就等于赵家军可以通过海运送更多的兵马和物资来到,到时候就是更艰难的局面。

    既然赵家军不战,那建州女真大军只能先动求战了,阿敏、济尔哈朗和岳托一道道军令出,三千骑兵和四千步卒先行出,控制住最容易埋伏堵截的丘陵区域,把守住各个路口,然后大军开始拔营出。

    建州女真这边也知道瞒不住,尽管骑兵队周围封锁的很严密,可这么大的动静根本瞒不住探子,如果这个时候赵家军迎头堵截,双方会打的很难看。笔趣阁  ? w?w?w.biquge.cn

    不过按照探马回报,在丘陵区域到复州城这一带,赵家军除了轻骑活动之外,没什么大队的动作。

    这到底是严阵以待还是迟钝,建州女真这些经验丰富的武将们都是判断不清,但到了这个时候,不管敌人怎么想,建州女真的大军只能按照自己的步骤来做了。

    如果赵家军始终没有阻击拦截的话,初步的大营定在五十寨驿,会在丘陵区域南边的路口设立守卫,保证退路的安全。

    通过丘陵区域的时候最为提心吊胆,甚至派出士兵提前砍伐经过道路两侧的树木,免得大军被火攻,这样规模的兵马如果被浓烟搅乱了队伍,那都是巨大的灾难。

    建州女真大军一切顺利的通过了这片区域,当进入平坦地带,看着茫茫雪野的时候,从上到下都是松了口气,可心中也是纳闷,这赵家军到底在想什么,难道就这样坐视,这等大战,每一场胜负都绝对最后的成败,难道不该层层设防骚扰,让对方没有一点顺利吗?

    不过这样的表现倒是和情报中所说的一样,赵家军似乎不懂什么兵法,完全按照自己的路子来打,无非靠着火器犀利而已,这样的幼稚不懂,肯定要吃大亏,但这样的想法大家都存在心底,已经不敢明说了,你说赵家军幼稚,可自家骑兵已经损失了近两千,可对方一直不败,幼稚怎么样,能赢就是本事。

    当进入五十寨驿附近的时候,或者说自从出了丘陵区域之后,周围出现了赵家军的轻骑,但这些轻骑距离很远,从不和女真蒙古骑兵斗气互杀,似乎就是为了观察大军行动,因为距离的远,即便有心派人去捕杀也无能为力,还要担心自家兵马会不会落入旁人的陷阱。

    五十寨驿早就是一座空城了,好在赵家军也没有对这个不大的砖堡进行破坏,勉强还能扎下营盘。

    如今建州女真大军的隐患很多,粮道就是一个,给养要从盖州卫城那边出,在熊岳驿那边存储中转,然后通过丘陵区域,走几十里路之后才会到达五十寨驿的临战大营,粮草都只能用牛马大车运输,这一路上会被拦截伏击的地方很多,甚至在丘陵区域安排不多的人员就可以造成很大的破坏,如果粮道被断,人心惶惶,那胜算就不必提了,而是要考虑全身而退的情况。

    经验丰富的建州女真将领对这个也有自己的安排,实际上每一处容易被拦截伏击的地方都是局中局,女真和蒙古的近万骑兵分为几个大队,随时准备支援阻击,只要敌人敢来肯定会被痛击。

    除此之外,阿敏和济尔哈朗还特意拍特使回到沈阳,如果一着不慎,粮道真被断掉的话,那么这边存量还能支持半月,在这半月之间,代善、皇太极和莽古尔泰之一会亲帅大军来打通粮道。

    做了这些准备之后,准备和复州赵家军大战的建州兵马才算免除了后顾之忧。

    只是他们做了种种准备,对面的赵家军依旧只有轻骑探马窥伺进程,没有任何骚扰拦截伏击的动向,难道是真不懂,或者是幼稚,动的时候让人猜疑颇多,但现在不怎么动作,大家也都是糊涂,行军作战,生死大事,怎么可能这么无所作为。

    当一切都稳下来,确定在五十寨驿扎下大营之后,战场也可以确认了,大家都知道,不出意外的话,战场应该在永宁监城和复州城之间的宽阔地带上。

    阿敏和济尔哈朗所在中军没到达五十寨驿之前,就派岳托率军急行,先占领了永宁监城。

    永宁监城和五十寨驿距离不足十里,可以说互为犄角门户,如果只占领其中一处的话毫无意义,反倒会让赵家军也有合适的落脚点,只有两处都占了,才能让赵家军只能在野外安营扎寨,在这样寒风凛冽的天气里,野外扎营会有大风险。

    在做这些的过程中,建州女真的各路探子倾巢而出,这次可没有人敢贪功冒进,每个人都是尽职尽责的打听消息,然后回报。

    复州城内外忙碌的热火朝天,每天都有大量的木柴被送入营盘内,每日里还能看到顶风冒雪的操练,这些情报都被传回了阿敏那边,这让女真诸将有些纳闷,难道这赵家军就不怕被冻伤吗?

    “鞑子想不到咱们富裕到什么程度,他们所见的无非就是沈阳辽阳,最多也就是探子去过江南,哪里能想到我们徐州的强大。”陈昇对下属简单说道。

    鲁大、巴音等人都觉得理所当然,可来自东江镇和辽东本地的那些人则是目瞪口呆,他们或者从未见识过,或者在山东时候了解的还不充分。

    普通的士兵也有齐整棉衣棉帽,顿顿饭油盐不缺还能吃饱,柴火敞开供应,让每个人取暖都不成问题,即便牲口也被照料的很周全。

    陈继盛和张盘本来已经做了最坏的准备,如果风雪寒天一来,赵家军被这寒冷伤害到,他们就会带着赵家军沿着海岸线向高丽那边行进,在鸭绿江东岸和皮岛一线,用高丽民居来安置大军,甚至还有零星的逃亡出现,从山东重回辽东的人觉得赵家军撑不过这个冬天,为了避免陷入崩溃的灾难,所以先行躲避。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