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但赵家军队伍比他们想得要残酷,根本不接受投降,他们只对死人感兴趣,在女真和蒙古骑兵眼里,刀下不留人只有他们才能做到,汉人总会讲什么体面慈悲,你只要投降,总会给个好对待,没想到赵家军队伍却这般冷酷。

    还是有人逃了出去,有的人是骑马,他们还能回到盖州卫城那边报信,有的人是步行,他们能不能出去,能不能遇到同伴,就要看他们的运气,十有**是活不下去的。

    在连正们的指挥下,战场迅的打扫完毕,确保没有活着的敌人,将敌人身上大概一搜索,能补充的干粮和兵器就地取用,金银之类的不去理睬,但能用的马匹要带走,挑挑拣拣,有伤和老病的坐骑放弃,也能凑齐近四百匹健马,打到这个时候,赵家军的战士们才心满意足的撤出战场。

    对于建州女真来说,或许觉得在大军交战之前是骑兵争胜斗气,可对于赵家军来说,可以争胜的不仅仅是骑兵,陈昇派出了小股骑兵和火铳连队,经过勘探地形后,确定了几条必经之路,然后开始准备伏击,这大战来临之前的第一场胜利,对谁都很重要。

    火铳士兵们去丘陵那边都是做了很多准备,比如说尽可能的绕远路,这样可以避免脚印在雪地里出现,而且还要提前驱散鸟兽,免得临时出什么异常被人觉,连伏击敌人小队骑兵放回诱饵都是有专门的安排,在伏击时候特意留下两个人的性命,一个人会被人怀疑,第二人逃回就比较可信了。

    但谁也没想到伏击的结果会这么好,建州侦骑太过自信了,他们从头到尾都觉得自己有数量上的绝对优势,而且战力上也是强过赵家军,在这样的自信,在这样的骄狂下,赵家军抛出诱饵,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吃下,几乎是按照赵家军的步点一步步的进入了伏击圈口袋。

    “这次是不是打的太过,下次鞑子就未必会这么听话了!”

    “这种事情本就赚一点是一点,你还想着下次,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下次可就要打硬仗了!”

    连正们对这场战斗都想得很明白,建州女真兵马和赵家军接触不多,从前总以为是轻敌才落败,吃了这么惨重一个亏,恐怕不会怠慢了,而且这次,建州女真没想到赵家军会在侦骑互斗的阶段拿出这么大力气来,接下来恐怕就没什么没想到了..

    赵家军加上骑兵一共六个连队设伏,能歼灭近千骑兵,这战绩已经可以称得上辉煌,但想要全歼是不可能的,漏网之鱼怎么也是难免。

    亡命奔逃的建州侦骑很快就回到了盖州卫城大营,消息传出,自阿敏、济尔哈朗、岳托以下,大军人人震动,人人都是郁闷丧气,开头这一战输了,而且还输的这么惨。

    贝勒阿敏暴跳如雷,逃回来的近百人中,佐领这一级都被抓起来斩,其他人勒令死战赎罪,所有人的家产家眷都被罚没为奴。

    这个惩罚很残酷,却没人觉得不妥当,轻骑探马分散行动,即便敌人设伏,也不该一下把侦骑吃掉了九成,之所以出现这个结果,无非是大家冒进贪功,不遵军法,所以才导致了这般结果。

    更让阿敏愤怒的是,逃回来的一干人中,居然说不明白敌人伏兵到底有多少,完全是被打懵了,这可不是侦骑探马要做的勾当。

    女真和蒙古众将合议之后,认为想要吃掉这几百骑兵,怎么也得有数千兵马埋伏,这已经算得上是接触战斗了,必须慎重对待,雄狮搏兔,怎么轻忽也不会差,在侦骑的人头被挂上旗杆示众没多久,一道道军令就从帅帐中传出,由岳托为先导,领本部骑兵两千,步卒四千余向那片山区丘陵地带进,大军则是准备全军压上。

    同时,各营拣选,将那些心思缜密不贪功冒进的骑兵派了出去,每一队不得过五人,不得合兵,不得走固定的道路,尽可能从山区外围绕过去。

    对于建州女真大军来说,大股敌军出现在靠近熊岳驿附近的丘陵地带,并不是什么危机,甚至是他们所希望出现的。

    盖州卫城是建州女真大营,复州城是赵家军大营,在这风雪寒天中,大军出动,维持给养,扎营露宿都颇为麻烦,更有凶险在,大军出战讲究万全,距离自家的大营近些,粮草补给线短些,那就胜算把握大一点,距离自家大营远些,那就反过来了。

    生伏击战的那片丘陵地带,距离建州女真的营盘更近,如果赵家军主力已经突击到这个位置,那对建州女真其实是有大好处的,但要确认是不是来,营盘扎在何处,这些细节没弄清楚就一败涂地,这才是让阿敏大怒的原因。

    有了前面的教训后,岳托这次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派出去的侦骑探子都是经验老道之辈,特别是女真里的精锐,这都是白山黑水里活动多年的老猎户,冬日里在老林子雪地里活动的经验无比丰富,根本不会犯上次的错误。

    在这样的搜寻下,结果很快就传回到了岳托那边,生过激战的丘陵区域已经没什么大队敌人活动的踪迹,只剩下一具具自家人的尸体。

    “汉狗那边也有懂行的人,搞不好是辽东这边投靠过去的,他们也是小队活动,打探咱们的消息,几次盯都盯不上,但肯定没什么埋伏在。”

    查探消息的人说得很具体,但听到这个消息的岳托没什么喜色,对于建州女真兵马最理想的结果,就是赵家军穿过这片山区,然后选择熊岳驿一带作为战场。

    如果这么做的话,这片山区就成了赵家军背后的绝境,因为这里谷地道路狭窄,正常时候还好说,如果大军快运动,根本没可能展开,更不要说物资输送往来,前进顺利还好,如果说受挫后退,在接近山区的时候就必然就会生溃乱,到时候趁势追杀,必然会有大胜到手。

    但目前来看,赵家军没有这么冒进的选择,这个地利上的便宜占不到了。

    建州女真金国在大明的眼线密布,从前对赵家军不怎么注意,但现在则是大量的消息涌来,自大汗努尔哈赤到下面的四大贝勒,再到那几位汉人谋士,都觉得这里面战例不可思议,将信将疑之余,却也能分析出些信息,那就是这赵家军作战风格太过刚猛,几乎不讲究什么兵法慎重,也不论什么战场上的优劣,总是主动接战。

    这样的风格可以称之为刚猛,也可以说是冒失,这样的风格就可以在战场上让人有机可乘,以静制动。

    阿敏和济尔哈朗就很希望赵家军冒进一次,率先北进,而建州女真兵马从容对待,战场设在丘陵区域以北的平坦地带,这样从补给线粮道上,从身后的地形上,建州女真这边都能占先手。

    所以这次被伏击的消息传回来,女真众将一方面觉得灰头土脸,一方面却有些期盼,希望展如自己所料。

    不过侦骑探子回馈的情况,赵家军没那么冒进,如果要前出到熊岳驿一带,就必须要控制住这丘陵区域的几条要道,不然的话大军行进间遭遇伏击,那可就是泼天大祸了。

    对方没有出现在这片山区,那在什么地方,赵家军主力前出了吗?到这个时候,岳托才现一件事,这片丘陵地带以南的情况,自家根本不那么清楚,尽管也有探马活动,不停回报说那边无事,可如果无事,丘陵区域怎么可能有这么一场伏击战。

    就在他要催促再查的时候,又有消息传来,说是赵家军在丘陵地带以南十里的区域有一只千把人的队伍活动,不清楚是什么目的,只知道是大车队,一辆辆大车满载物资活动。

    难道是为了后续营头打前阵?岳托年纪虽小,却因为少年坎坷,有成人都少见的谨慎,这块肉放在眼前,他没急着去吃,反而加派人手去打探,想要得到进一步的消息。

    当确定这丘陵地带没什么敌人之后,信使和探马往来的度就快很多了,这大车队附近没有什么赵家军活动的迹象。

    离开山区之外,平坦地带之中,大部队想要隐藏自己很不容易,埋伏更是极难,当得到那大车队是孤军的消息之后,岳托立刻下了急令,命手下的骑兵快突进,要吃下这一支大车队。

    不管这大车队出现在这里什么目的,他满载物资必然是为了更多的部队准备,歼灭这一支力量就可以阻止更多的营头前来,迟滞对方大军运动的时间。

    但在这样的地形条件下,只有骑兵突进才有足够的时间,如果让步队一同上前,那就耗费的时间太长,对方那支大车队看似是孤军,可从复州城急行军到这边也不过两天,骑兵一天不到,所以只能战决。

    归根到底,现在的建州女真兵马需要一场胜利,这个已经说不上是什么开门红,只不过要找补回来,提振下士气,至于岳托想不想在这样的局面下表现,在统领大军的时候立下功勋,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