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在骑兵对战上,从阿敏、济尔哈朗、岳托到下面的牛录佐领,每个人都很有信心,要说什么大军列队步战,你赵家军火器或许犀利,可骑兵马战上他们不觉得自己会吃亏,甚至大占优势。

    不说弓马出色的建州马队,天底下论起骑马来,难道谁能强过草原蒙古,先一点点磨掉赵家军的骑兵,让他们没了机动和冲击,让他们变成聋子和瞎子,剩下步卒之后还能干什么,这漫长冬天,这么大的优势,把他们从容宰割,怎么收拾不了。

    重赏之下方能有勇夫,阿敏也不含糊,当骑兵撒出去之前就宣布了军功赏格,一个赵家军骑兵的脑袋,赏金三倍,前程翻倍,若是活捉或者有军将头目之类的斩获,那么赏金和前程还要再加。

    财帛功名动人心,这个赏格一下来,建州女真大军跟着沸腾起来,建州女真刚起兵的时候,前程也不怎么值钱,大家都是拼命求财,好处要看在战场上能抢到什么,打胜了能分到什么。可随着一场场胜利,建州女真占的地盘越来越大,这前程就变得宝贵无比。

    每一份前程都代表着你能得到的地位和财富,甚至还关系到你子孙后代的一切,而且建州吸取了大明的教训,从不滥,从不克扣,代表着军功犒赏的前程极有份量,让人值得豁出性命去争。

    到了现在,建州女真已经占有辽镇和关外偌大的地盘,每一份前程都代表着若干的田地和人口,代表着高高在上的位置,代表着家人后代的富贵,不仅建州女真本部看重,其他各部女真也看重,蒙古人、汉人和高丽人都看重。

    这样的赏格一给出来,当真是人人争先,没人觉得严寒风雪是什么危险,都要出去立功财,博取富贵。

    此外还有一点,没人觉得汉人,特别是关内的汉人能有多少好骑手,夜不收之类的不差,但比起好手来还差得远,何况这边有绝对的优势,万骑对不到两千,这还有什么可说的,这出营搜索侦查的差事居然成了好差事,各级头目你争我抢,谁也不肯落后,头功的彩头不必说了,下面人立功,自家也有好处的。

    胡勒根是科尔沁部一名十夫长,手里管着十余名骑兵,后来跟着上面的贵人投了建州,身上也有了个佐领的衔头,虽说管着的骑兵还是十余名,日子却比草原上强太多了,第一是兵器马具配齐整了,虽然也有旧货,可毕竟那兵器时时打磨,那箭镞用的好铁,蹄铁之类也是齐备,第二则是足粮足饷,在建州女真这边,实打实的钱粮下来,而且盯得很紧,不给那些贵人们克扣的空子,第三则是有功必赏,敢拼命杀敌的,一定就有他的报偿。

    在最开始的时候,胡勒根还笑话身边几个同伴,说这么死拼干什么,抢来了东西贵人们分大头,可命却是自己的,有什么损伤算谁的,却没想到有人战死沙场,可有人一步步富贵起来了,如今手下统领几百骑,家里养了几百头大牲口,奴隶近千,比起草原上小部落头人们都丝毫不差了。

    别人能这样,自己为什么不能,胡勒根一边后悔,一边心头火热,决定要把握住眼下的机会,胡勒根也知道其他人同样这么想。

    冬日辽地天寒地冻,因为是海岸线一带,所以雪下得比别处要多,比别处要大,海上风吹过来,同样是冰寒刺骨。

    不过胡勒根和部下们根本不在乎这个,比起草原上从北边刮来的寒风,肆虐的暴雪白灾,这边甚至可以说得上是温暖,再想想前面有功劳富贵,火热自心头散出来,更不觉得这算什么了。

    让胡勒根不满的是同行太多,侦骑探马应该求的是个隐蔽,没道理这么大张旗鼓的出来,茫茫雪野,四下张望都能看到同伴小队的行动,这那里是侦查,分明是大队的骑兵出动,光是这骑兵的规模就赶得上那什么赵家军马队的总数了。

    不满归不满,但胡勒根却觉得心里有底,就算自己没有捞到大功,没有赚到战利品财,总能在大胜中捞到点好处,多少不亏。

    而且胡勒根还有些糊涂,心想这赵家军是什么来头,南边汉人不就是大明吗?可又听身边人讲,说这个赵家军比大明还要富,有好铁甲,还有好烧酒,胡勒根也不准备细想,反正是有好处,而且这好处还很对胃口。

    离开盖州卫城大营后,胡勒根就向前紧赶慢赶,自己如果落在后面,那什么好处都没了,他能想到,其他人一样想得到,就这么向前赶,等过了熊岳驿的时候,差不多还有二百余骑的样子。

    这十余队人马谁也甩不开谁,而且过了熊岳驿到下一站五十寨驿中间地方,要从丘陵矮山之间的谷地经过,方便的走只有这条路了,虽说可以从海边绕,也能从丘陵之间的其他路,但那样就容易耽搁,一耽搁就会被同伴们甩下,那后续的好处可就全都赶不上了。

    到这个时候,大家想得也明白,与其彼此甩开,倒不如彼此照应着,本就是一家人不说,人多把握也会大些,万一那赵家军出动大队怎么办。

    就在这等心照不宣的默契下,众人汇集成松散的大队,一起向南赶过去,就算散开,也会在出了这片丘陵区域之后再散。

    算计路程,怎么也要在这片丘陵中过一夜,过夜的时候,大家都不会在谷地官道附近,而是牵马翻越几处丘陵,到避风的窝子里生火过夜。

    白日里行进的时候,大家关系已经不错,嘻嘻哈哈的向前走,甚至还顺手射了几只兔子野鸡之类,彼此约定要烤着下酒吃,不过等到了生起篝火的时候,众人却默契的分开,各自聚成一堆。

    都说“骆驼好柳,蒙古好酒”,大家本想着晚上喝几口劣酒休息,但到了这个时候,却都是你一堆我一堆的窃窃私语,连平时的高声大气都不见了。

    “..都看清了吗?别是咱们自家人的印子..”

    “..差不了,我点过一起的,算马力算脚程,咱们这些人就是跑在最前面的,也没有冲太远兜回来的,那肯定就是赵家军的探马..”

    “多少人?别逮不着兔子遇到了狼?”

    “四五个,看雪地马蹄印子最多五匹马,应该是在暗处瞧见咱们然后撤了。”

    听着人禀报,胡勒根越听越是兴奋,四个脑袋带回去也是功劳,但抬头看看周围,这兴奋又消失大半,只怕看到这事的人不少,就算没看到的,看这个样子也应该知道点什么,两百多骑分四个级,倒是有把握,可僧多肉少,天知道谁能得了这个彩头。

    胡勒根再看看自己手底下的十个人,就更没有争胜的心思了,无精打采的说道:“大家都警醒点,别肉送到嘴边都飞了。”

    下面人也能想到这个,有人嘿嘿笑着说道:“跟着喝点汤也好,总能分润点。”

    这一夜倒是安静,在这避风窝子里休息的还好,只是天还没亮,散落宿营的队伍里已经有了响动。

    “..扈日和他们先走了..”那响动虽然小心,可该听到的人都是听到,各队都开始动作,有人跟着出,有人则是互相提醒。

    被人从熟睡中叫醒的胡勒根有些不耐烦,摆摆手说道:“他们走了,你们难道还敢追吗?那帮马快胆大的蛮子。”

    扈日和是某蒙古贝子的亲卫,这次就是放出来立功的,他手下二十三人都是弓马娴熟的精锐,这赶到前面的二百余骑里隐约就是以他为,就连建州女真的骑兵也不愿意和他争夺,这荒郊野外的真要撕破脸,彼此厮杀,事后连个追究都不会有,何苦来哉。

    既然他们先走,其他人的心思也都淡了,想要上去抢很难抢到,保不齐还要被暗算..

    情绪低落是一回事,可前出侦缉的差事该做还是要做,天亮后大家起来,又生火做了顿热饭,准备出熊岳驿和五十寨驿之间的丘陵山区,尽快去复州一带的赵家军营盘查探。

    尽管兴致不高,可这近二百人的侦骑探马还不能散开,谷地就这么一条路,他们也没办法散开,只能等到了平坦地方再撒开,天亮后也没走多久,后面已经有人追了上来,昨天紧赶慢赶也没办法甩开太远的距离。

    “..这那里是去打探,分明是去打仗..”看着这声势浩大的样子,有人念叨了句,可也没什么人理睬。

    阿敏统领的这支大军有过五万人,过万的骑兵,是近年来少见的大军,大家每天都在想着胜利,谈论大胜之后的军功前程,不过大家心里也同样没底,无论女真、蒙古、汉人还是高丽,他们知道明军什么样子,甚至出身于明军,但却不知道赵家军什么样,很多消息对他们已经封锁了,可能知道些只鳞片抓的都是赵家军如何强,这强大都已经出常理认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