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平时享用没什么,临近大战还这么荒唐就是军法杀头,本以为不为人知,可消息一传开,戏班子好酒之类的就是消失不见。

    原本住在海州卫城内的主将二贝勒阿敏,在这些传闻刚刚流传开的时候,就搬到了城外的军营里面住。

    身为侄子,却和努尔哈赤三个儿子并列为四大贝勒,阿敏所依靠的除了庞大的镶蓝旗支撑之外,还有他自己的勇猛善战,几次和女真其他部落以及明军的战斗,阿敏都有身先士卒,冲锋陷阵的记录,往往能夺取功。

    等到建州女真席卷辽东,实力膨胀后,原本需要身先士卒的就要指挥大军,到这个时候,阿敏的作战风格依旧没有改变,讲究个勇往直前,他这样的风格恰好符合了建州女真的强悍战力,每逢大战,他所统领的镶蓝旗都是前锋。

    “..贝勒爷,咱们骑马刚要冲过去,那赵家军的火炮就打响了,可不知那火炮怎么就打的那么快,那么准,和明军的完全不是一个路数,炮弹落下来就是死伤一片,连马都被打断了..”

    海州卫城外军帐,一人站在那里讲述战况,有十几名威猛大汉依位次排坐,仔细倾听站立那人的讲述,人人脸上都有不能置信和惊疑的神情。

    “..赵家军那火铳也和明军不同,几十步外就能打穿咱们的棉甲,奴才看过中弹人的伤口,就好像被大铁椎刺中,一个窟窿,周围都烂了..”

    说到这里,有一人听不下去,在那里怒声说道:“纳兰家的,你脑子被狗啃了吗?你说那是火铳?那他娘的是门小炮!明狗火器什么时候厉害到这个地步?”

    “闭上你的嘴,听他说。”

    “诸位爷,小的所讲都是真的,只听到对面放鞭炮一阵的响,本以为和明狗火器一个成色,大伙不在乎的向前冲,可就和割麦子一样,一排排的倒下去,都是这个死法。”禀报那人说得涕泪交流,直接跪在了军帐之中。

    “站起来,别弄出这娘们样,继续说!”坐在军帐正中的大汉闷声说了句。

    “被这赵家军的火器打了几轮,小的们实在是顶不住,咬牙冲到跟前,可这赵家军的步卒硬是要得,在那里死活不退,就举着长矛不动,有些人收不住马硬撞进去,他们还是不对,就那么挺着不动,看着那步卒都已经吐血了,居然后面还不动..”

    “胡说八道,你说的这是人吗?哪有骑兵到跟前还不退的?”

    “千真万确,要不是真的,小的走夜路遇到熊瞎子,被狼叼了崽子去,都到了这个时候,那火铳还打的厉害,从两边不断的打,那赵家军的人都疯了一样,有人拿着长矛不断的向前戳,有人拎斧子出来砍,咱们骑兵非但没有冲进去,反倒是折损不少..”

    “然后你就逃命回来了?”有人冷笑着问道。

    听见这个问题,禀报的这名牛录额真也就是佐领又是跪在了地上,不住的磕头说道:“各位爷,小的实在没脸活了,可当时吓破了胆子,心里什么都不想,就是要逃命,各位爷,给小的一把刀,小的愿意死在阵前。”

    “少说这些没用的屁话,咱们接下来还要打,真有胆假有胆到时候上阵见,下去吧,这些事不要到处乱讲。”

    居中那大汉闷声说道,涕泪交流的那位牛录跪地磕了个头,急忙退了出去。

    这人离开之后,军帐内安静片刻,才有人疑惑着开口说道:“贝勒爷,二位章京,这仗打的好没道理,咱们大金并不是靠着骑兵决胜,步卒也是精强,没道理只有骑兵上去,步卒没什么消息。”

    他说到这里,就有人接话说道:“你没听明白吗?步卒还没到跟前就被火器打垮了,要是这火炮和刚才那个孬种所说的一样,骑兵那么散都撑不住,步卒怎么可能,人又不是铁打的,不过这小子一看就是吓破胆了,这话有几分可信,不好说!”

    下面响起一阵哄笑,坐在中间那大汉沉着脸咳嗽了声,粗着嗓子说道:“乍一听我也觉得荒唐,可按照咱们眼线在明国打听来的消息,明军和赵家军打过几次,还真都是这个打法。”

    “明狗能和咱们八旗爷们比吗?”下面立刻有人大着嗓门说道。

    那大汉站了起来,他穿着一身纯色貂皮的外袍,里面则是缎面的袄子,一看就是大明上等料子,至于翡翠的扳指,挂在腰间的白玉佩件,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了,关内的大富之家也就是这个模样。

    他一站起,其他人都是安静,这大汉闷声说道:“汤古代那小子虽说废物,可也跟着大汗上阵过多次,手底下还是有六七千真八旗的爷们,他不会打,下面的好歹知道怎么打,可还是都交代在那边了。”

    有人干咳了声,有人笑了笑但马上忍住,汤古代可是大汗努尔哈赤的儿子,尽管是庶出,可毕竟会扯到大礼上,还是少触碰这个霉头。

    即便是舒尔哈齐一系的镶蓝旗,下面参领佐领都和其他各旗不怎么对付,现如今也不敢太多话放肆,毕竟这边还有正红旗的人在。

    但阿敏说这个话可不是一次两次,不光亲信人知道,其他几个大贝勒知道,努尔哈赤也知道,大家也只是闷头装着听不到。

    阿敏看着下面人没什么反应,却有些恼怒,正要再开口的时候,坐在他左手边的武将闷声喊了句:“兄长!”

    喊了这边一句,然后闷声说道:“诸位各自回去整顿人马,不管是镶蓝旗里的还是正红旗的,都给我收敛点,京城那边有人过来巡察,看着你们唱戏喝酒的,小心拿了你们的人,砍了你们的脑袋,刚才那些话你们也听到了,这一仗不好打,要不然也不会弄这么大阵仗出来,都有数了!”

    这位武将说话,军帐中一干人都是站起答应,神态都很是客气,这济尔哈朗虽然是阿敏的嫡亲弟弟,为人处世却没那么桀骜不驯,待人亲切得体,经常会嘘寒问暖,常有人感叹,这济尔哈朗生在舒尔哈齐家太亏了,要是努尔哈赤的儿子,怎么也得是独当一面的大贝勒之一。

    就连最杰出的皇太极都和济尔哈朗亲近,大家也都说两个人很相似,彼此亲近也是理所当然的。

    所有人都出了军帐,却有一名年轻人留了下来,相比于穿着富贵的阿敏和济尔哈朗,这年轻人打扮的素淡了些,阿敏瞥了眼,然后冷笑说道:“就是咱们这些没爹没娘的孩子上阵,那些体面的人物都在京城忙着搬家,金银财宝和娘们一车车的朝着赫图阿拉那边送。”

    那年轻人干笑了两声,却在那里说道:“阿敏叔父,大汗和几位贝勒都在调集兵马,科尔沁和各部贵人们也都在准备着大打,哪有什么搬家的人,这话可别乱说。“

    ”岳托,你那个后娘家里送了多少好东西回去,你当时连命都差点没了,倒是好心在这里解释。“阿敏毫不客气的反问回去,大贝勒代善的长子岳托脸上怒色闪现,随即低头下来。

    大贝勒代善是大金大汗之下第一体面的人物,等于是储君一般的地位,按说这长子岳托也差不太多,而且岳托母家很是尊贵势大,不过岳托和弟弟硕托的生母早死,然后被代善和后母虐待,甚至闹过失踪不见的大事,到最后引起努尔哈赤过问,重重问责代善,岳托他们才有了自己的牛录和地位,所以阿敏才会这么说。

    不过岳托为人处世都是颇为谨慎,阿敏肆无忌惮惯了,他可不敢跟着说,现在除了大汗努尔哈赤之外,几大贝勒都有自己的眼线密探,说不准什么时候的那句话就被捅了上去,下场可会很惨烈。

    “兄长,大敌当前,无关的话咱们还是少说几句。”那边济尔哈朗看不下去,出声拦了一句。

    阿敏对济尔哈朗的话还是听的,只是冷笑了声不再说话,济尔哈朗对岳托点点头,又是开口说道:“明军火器要是不糊弄,也是杀人的利器,不说别的,高丽人那火铳,明军留下那火炮,那个不是好东西,这赵家军的火器犀利恐怕不假,眼下要紧的就是怎么打?如果咱们再吃了大亏..”

    他说到这里看了眼岳托,却没有把话说完,在八旗中,镶蓝旗一直被有所针对,若有什么大错,就会被剥夺牛录人口和所占田地,不过这些话当着岳托的面,却不好明说出来了。

    “还怎么打,压过去,冲过去,火器有什么要紧,再厉害又能打出几轮,咱们只要冲到跟前去,还怕他什么?”阿敏很是不屑的说道。

    “阿敏叔父,刚才那个逃回来的不是说了,这赵家军步卒站得稳,队列牢靠,就算冲到跟前了,恐怕也要打的辛苦。”岳托插言说道。

    说到这些,阿敏认真起来,可态度依旧很轻松,在那里摇头说道:“冲过去的骑兵还不够多,只要有足够多的骑兵压过去,那就不是问题,前面这几场才有多少骑兵,到跟前的时候都被打的稀里哗啦,还有多少敢接战的,骑兵冲不动,后面的步卒也要挨着火炮火铳,怎么可能不垮!”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