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刀光剑影很快就涤荡开了小雪,横扫了周边的一切,将两个人包裹在了其中。

    魏忠贤静静地看着就在旁边生的这场搏斗,既无法干涉也不想参与,他抬头看了看阴沉沉地天空,任由小雪落到他的脸上、落到他的眼睛里,最后化为水滴。

    他终于得知到了自己最近所遭遇到的一切的根由,但是却再也兴不起别的兴致了。这一切到底何苦来哉?大明眼看都没剩下几天了,他们这些人还是改不了旧日的积习,还是要为了名利争来夺去,也不知道有什么意义?

    他只想着快点把一切都结束掉。大明朝廷给了自己荣华富贵,自然也可以收回去,这条命既然现在天子想要,那留着又有什么用?

    毕竟之前受了伤,齐望和刘松平都有些虚弱,在这种毫不留情而又配合紧密的围攻之下,很快就又重新受了伤,鲜血再度淋漓。

    齐望睁大了眼睛,血性重新占据了他的头脑,他毫无保留地挥动手中的刀,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伤势,只想着向别人砍过去,反正现在逃不掉的,多撑一会儿少撑一会儿又有什么不同?只要自己比三叔先死就好了。

    他想要呐喊,但是却什么都喊不出来,只觉得一口气堵在心里,闷得十分难受。这股气,曾经支撑着他在大明最艰难的时候仍旧忠于大明朝廷,也支撑着他走过了最危险的时刻,然而现在却只是郁积在他的心里,让他难受到了极点。

    他顺着敌人的刀势闪开,然后他以刀往下一挥,隔开了两个攻向自己的人,然后曲腰又躲过了横斩过来的一刀,接着顺着这一刀砍了回去,兵刃的交击声响个不停,他始终无法脱离敌人的围攻,只能在这种网中消耗自己的气力。

    就在这时候,他斜眼一看,现三叔在和陶彻的交手当中已经满是下风,心里不由得更加焦急了。

    “你真的很不错,受了伤还能支撑这么久。”在刘松平再度勉强被挡住自己的一刀之后,陶彻微微地点了点头,好像在赞许这个敌人,“可惜,锦衣卫,又不是靠着身手就能出头的地方。”

    “这我十几年前就知道了。”刘松平低声回答。虽然他语气平静,但是内里的虚弱却是怎么都掩藏不住了。“这世道不就是这样吗?”

    “没错,世道就是这样!”陶彻大喝了一声,抬起刀来往刘松平重重一斩,“所以我是千户,叫你死你就只能死。”

    刘松平横刀挡住了这一刀,但是因为陶彻的气力实在用得太大,他只能勉强地抵挡住,眼睁睁地看着刀一点一点地往自己的头上压。

    “三叔!”就在这时,他耳边传来了一声大喝。

    不好!刘松平心里一惊。他想要抽身离开,但是伤还没好又陷入苦战的身体,却怎么都没有办法挪开。

    旁边袭来一刀,就这样捅进了他的肋部,然后重重地拔了出来。

    剧痛刺激了他的神经,让他突然不知道哪里生出一股力气,重重地一推陶彻,然后急往旁边退了开去。而齐望则怒吼着,不顾一切地向他这边冲了过来,一刀挥砍,砍伤了这个偷袭自己三叔的敌人,而代价则是他的背上再挨了一刀。

    “三叔,你没事吧?”齐望一把扶住了刘松平,眼含着眼泪问。

    “没事。”刘松平的嘴角渗出了血来,然后吐到了地上,“傻孩子,你早走了该多好……”

    “啊!”因为实在激愤到了极点,齐望仰天大喊。

    他心中郁结的那口气,好像也随着这一声大喊飘散到了空中,接着,他的视线重新放到了自己的敌人面前,眼睛也因为充血而微微红。

    他再度大喊了一声,然后毫不顾惜自己生命地朝他们冲了过去。

    他没有顾及挥向他的兵刃,只顾着朝他们挥刀,泄自己的怒火,这种毫无章法的打斗,并没有给这些锦衣卫带来什么伤亡,只是为自己的身上再加上了几道伤口而已。

    慢慢地,齐望开始感觉身体越来越冷,他每走一步,好像都要花上比以前多几倍的力气,勇气和愤怒,终究代替不了血液。

    就这样要死在荒凉的野外,被埋葬掉,然后成为路上不计其数的遗尸中的一句吗?

    至少死在三叔之前就好了。他心中暗想。

    刀越来越无力,敌人越逼越紧,但是他直到死的那一刻才会停下。

    “轰隆”“轰隆”

    天边传来了一阵轰鸣,像是天空当中正在雷电交鸣一样,但是现在哪里会是打雷的天气?

    很快,齐望就现,地面也在微微颤动着。

    又来了一帮新的追杀者了吗?他正这么想的时候,突然现他面前的敌人们也满面疑惑,动作也渐渐慢了起来,惊疑不定地望着远处一个方向。

    不是他们的人。齐望瞬间明白了这个事实。

    因为这些人身上都穿着红色的棉袍。

    这些骑手分布成整齐的行列,以极小的间距向这群人涌了过来,宛如一堵会移动的墙一般。远远看去,他们身上的棉袍和红褐色的马混成了一种颜色,在雪白大地的映衬下,犹如红色的洪流一般,势不可挡地向这边涌了过来。这股洪流的沿途,黑色的泥白色的雪混杂在一起四处飞溅,轰隆轰隆的声音鼓动着每一个人的耳膜。

    虽然之前从未见过这种阵势,但是齐望瞬间就明白了这些骑士到底是何方神圣——这普天之下,难道还有其他地方的人会这样打扮?难道还有其他什么地方的人可以有这种气势吗?

    赤色的奔流一往无前向这边冲来,陶彻先是一愣,而后终于反应了过来,然后大喊“上马!”,自己也向旁边的一匹马冲了过去。

    他虽然并非朝廷军将,但是多少也知道一点战阵之事,在奔袭而来的骑士面前,如果不是列阵以待的步兵的话,站在地上接敌无异于自取灭亡,往旁边躲开也来不及,现在最好的办法是先上马,然后再行接阵迎击。

    在他的鼓号之下,其他人也马上反应了过来,纷纷向远处的马跑了过去,一时间竟然没有人再去顾齐望和刘松平的死活。

    这时候,也许是因为开始加的关系,马蹄的轰鸣声已经更加细密了,这团洪流也越来越近。在锦衣卫们的注视之下,对面的人影已经越来越清晰。

    这群红衣骑士都身形健壮的面孔十分严肃,眼神犀利,犹如是一个模子里面浇筑出来的一样,一座座铁塔盘踞在马背上一样,给人以震撼无比的气势。

    也许是到了接战距离的缘故,他们已经扬起了马刀,马刀的锋刃在并不明亮的日光的照耀下,闪烁着骇人的光泽,令他们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种恐惧感。

    他们没有时间排除掉这种恐惧,甚至连整队迎击的时间都没有,这群红衣骑士以可怕的度风卷残云一般地冲了过来,在冲到了锦衣卫的面前时,一支又一支的马刀挥舞,然后落下,整齐化一的队列稍稍有了一点变化,仿佛洪流遇到了几块礁石,然后因此而稍稍出现了一些波纹一样,然后,两队人重新分开,红衣的洪流卷过了这一群人。

    到处都是马刀砍入人体时所出的声音,血花四处迸射,一具具尸体从马背上或者地上栽倒了下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次第响起,有的人直接倒在地上再也没出呻吟。有的人肩膀或者腹部出现了长长的伤口,到处鲜血淋漓,洒落在白茫的大地上,留下了刺眼的猩红。

    接战只花了很少的一点时间,在马的冲击下,两拨人很快就分开了,红衣的骑士冲了出去,到了另一边之后才慢慢勒住马,调转马头重新整队,准备下一次的冲击。

    而锦衣卫这边的人则已经在第一轮的接战当中就伤亡惨重了,这一队红衣的骑士,犹如天兵天将一样,竟然让这群人心里不由自主地升腾起一股无以为抗的感觉。

    受到震撼的不仅仅是这群当其冲的锦衣卫,还有站在不远处见证着这一切的魏忠贤。

    当这群红衣骑兵动冲锋的时候,他尤其感受到了那种震撼,好像是朝他压过来的山岳一般。

    这是他第一次亲眼看到赵家军的表现,而这一次的表现就已经让他心生畏惧。

    “进退有度,悍不畏死,纪律严明……难怪……难怪……”他睁大了眼睛,喃喃自语,“难怪啊……”

    大明的军荣他是见过的,哪里及得上这群士兵的十分之一?难怪王在晋只是接战一次之后就已经心志为之所夺,再也没有和他们交战的勇气了……难怪就连女真精锐也打不过。

    这还只是不到百人的冲击而已,赵进却已经有了千军万马,有千千万万如同这种虎贲一般的军士为之效死……

    大明亡了!大明亡了!大明亡了!

    这一声声叫喊,轰雷一般在他耳旁响彻。

    “可……可是徐州的军爷……”看着不远处的红衣骑士们,陶彻颤声问。

    他的脸色苍白无比,在突如其来的接战当中,他费尽全力才从好几支砍过来的马刀当中躲了过去,现在还心有余悸,虽然己方在这仓促的接战当中损失惨重,但是他一点报仇的想法都没有,只想着退掉这群瘟神,保全自己的性命。

    “当然是徐州军了。”片刻之后,阵中有个军官模样的人回答,“除了徐州,天下可还有如此强兵?”

    尽管他的态度倨傲,但是没有一个人哪怕在心里反驳他的话。

    “这位军爷,如今……如今徐州已经与我大明签订了和约,彼此互不相犯,为何……为何还要越境?”陶彻压住了心中的惊骇,以自己最和缓的语气问,“军爷如果是私下行动的话,不怕惹得上面不高兴吗?”

    尽管这群人越界犯事,还杀死了自己一些手下,但是他连斥骂都不敢,只敢用这种方式来和他们申辩。

    “和约?我们只管奉令行事,谁管什么和约?”这位军官毫不客气地回答,“越境就越境了,这天下迟早是我们进爷的天下,怎么了?你若不服,那就再打一场啊!”

    说罢,他和其他骑士又扬起了手中的刀,马也被勒得微微动了动。

    锦衣卫这边连忙也拿起了自己的刀,但是惊骇之下有不少人在微微抖,显然已经毫无战意。

    陶彻看了看旁边,又看了看对面的赵家军,他自己也没有了再战的勇气。“军爷有话好好说,莫要伤了两家的和气!”

    “好好说?没什么好说的!”对方的军官抬起手来,“把那个人交给我们,然后你们就可以走了,否则就再来战一场!”

    陶彻心里咯噔了一声。

    这群赵家军,果然是为了魏忠贤而来的。

    没想到……没想到魏忠贤居然真的勾结上了赵进!

    之前他们收到密报的时候,还有些将信将疑,毕竟魏忠贤一直以来对大明忠心耿耿,而且和赵进仇深似海,应该不会去投靠赵进,没想到……没想到……

    “魏忠贤,你身为大明的内臣,却投靠了赵进,你可还有一点廉耻!”心里激愤之下,他一下子也没管那么多,直接冲魏忠贤大喝。

    魏忠贤也呆了呆,他没想到这群人居然是为了抓自己而来的。陶彻的喝骂他原本想要反驳,但是突然觉得自己说什么好像也没有什么意义。

    “现在离开,你们还可以留条命在,要是再不走,那就别走了!”军官有些不耐烦了,举起刀来,直指着陶彻,“我数三声,三声之后你们还不走,那就别怪刀剑无情了!三!”

    他后面的红衣骑兵们也举起了自己的马刀。

    陶彻的心跌落到了谷底。

    他没有什么选择可言,原本两边人数就差了一大截,而且刚才那一番交战,自己这边伤亡了一片,对面竟然无一人伤亡,这种战力上的差距也是相若天渊,就算勉强抵抗,也不过是自取灭亡而已,于大局无补。

    “二!”

    毫不留情的呼喝声,催促他马上做出选择。

    “一!”

    当听到这声呼喝之后,陶彻再也没有犹豫了。“且慢!两家既然已经有了和约,那自然要以和气为主,不能妄动刀兵!既然军爷想要带走他,那就带走吧!我们再不干涉!”

    “你倒是识时务!”军官冷笑了一下,然后放下了自己的马刀,挥了挥手。

    红衣军阵当中,立时就分出了几骑,慢慢地跑到了魏忠贤的旁边。

    看来是逃不了这一遭了,终究还是躲不过。

    不过,也罢。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还有什么害怕的?

    魏忠贤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颤颤地抬起了手来,指着蹲在地上的齐望和躺倒着的刘松平两个。

    “你们要带咱家走,可以,但是你们要帮咱家留下这两个人!”

    听到了他略微有些尖利的呼喝之后,军官微微有些吃惊。

    “嗯?”然后,他又打量了一下那两个浑身浴血的人,沉吟了片刻。“把他们两个也留下,你们走!”

    “军爷,这是我们锦衣卫自己的人……我们……”陶彻有些急了,连忙跟他解释。

    “把他们两个留下!赶紧给我走!”军官又抬起了马刀。

    他的语气不留任何余地,但是陶彻哪怕心里再怎么怒火万丈,却也不敢作,赵家军的威名他们早有耳闻,如今又亲眼见证了,哪里还有勇气再来一场?

    “就按军爷的办。”他咬着牙低下了头,然后朝后面挥了挥手。

    锦衣卫的人重新整队,然后勒马准备离开,比起一开始的气势汹汹,他们现在已经丧气了许多,再也看不见方才的飞扬跋扈了。

    “魏忠贤,你……你现在是得意了……”也许是因为心有不甘的缘故,在临走的时候,陶彻回头咬牙看着魏忠贤,“但是你如此辜负君父,天下人都看着,老天也在看着,你必定不得好死!”

    魏忠贤只是微微一笑。到了现在,别人再怎么说他也不会在乎了。

    恨恨地瞪了魏忠贤几眼之后,陶彻带着人转身就走,声势就和来时一样急促。

    而魏忠贤也没有再多看他们一样,走到平躺在齐望手上的刘松平旁边。

    “没事吧?”他低声问。

    “怕是……怕是活不了了。”刘松平一边咳血,一边笑着回答,“只是,不痛。”

    “不痛就好,不痛就好……”魏忠贤摇了摇头,将自己的遗憾和悲伤完全隐藏在了平静的面孔之下,“这世上,能不痛地走,已经难得了……”

    “三叔,三叔!”齐望没有管他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地看着刘松平流泪。

    “别哭啊,孩子,我……我都这岁数了,死了……死了有什么可惜的?”刘松平艰难地看着齐望,“倒是你,你还能活着……那就一定要好好活着啊……别再做傻事了……”

    齐望的眼泪怎么也止不住,一滴一滴地落到了刘松平的身上,混着血水又都流到了地上。

    刘松平打量着自己的侄儿,心里并没有临死的恐惧,反而只有欣慰。侄儿总归有了个归宿,而他,也可以安心地离开了。

    “好好照看自己!”他一边鼓起最后的力气说,一边想要伸手抚摸一下侄儿的面孔,但是却怎么也抬不动,手越来越沉,最后颓然落到了地上。

    “三叔!三叔!”齐望狂乱地大喊,却怎么也叫不醒他了,他的哭声越来越响亮,最后变成了嚎啕大哭。

    “死者已矣,节哀吧。”在他嚎啕大哭的时候,魏忠贤拍了拍他的肩膀,“人终归有这么一天,哭又能怎么样呢?你三叔跟我要的东西,我都已经给了你了,好好拿着,去江南安顿好自己吧,这世道,不是你这种人可以出头的时候!”

    说完,也不等齐望回应,他就径直地往红衣骑兵那里走了过去。

    “你们要带走的就是咱家一个吧?那走吧,别再难为他了!”

    军官笑了笑,然后挥了挥手,一个骑兵翻身下马,把魏忠贤扶上了自己的马,然后自己有上了马,牢牢地抓住了魏忠贤。

    就在这时,军官突然朝旁边一个人拱了拱手。

    “你回去告诉白先生,他果然算无遗策,魏忠贤被我们逮着了。”

    “小的等下就去换身衣服,然后回去复命。”马背上的人连忙躬了躬身。

    “白先生立了这样的功劳,上面是不会忘了的,虽然现在没法恩赏,但是终归是少不了的。”军官再说,“请白先生多多保重吧,毕竟是在大明的官衙里面,平素要多多小心才好。”

    “这个倒不用担心,现在广平知府听他话的很,几乎事事从命,衙门好像都是白先生在管一样。”那个人连忙回答,“据白先生说,那个知府其实心里早就知道他是徐州这边的人了,只是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他反而故意不说破,现在天天唯白先生之命是从,唯恐得罪了徐州这边……”

    “哈,这些大明的官儿倒真是个个精乖!”军官大笑着摇了摇头,“就没有几个有气节的吗?”

    一边嘲弄,他一边转向看了看魏忠贤,然而魏忠贤的脸却完全还是如同刚才一样平静,既看不到惊恐,也看不到有什么对未来的恐惧。

    这个人,终于可落入到我们的手里啦!军官心里突然一阵窃喜。

    因为屡次三番和徐州作对,还几次组织围剿徐州,所以魏忠贤在徐州自然是十分招人恨的,尤其是在赵家军里面,也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听到自己的任务的时候,他才会那么高兴。

    等到了徐州,就有这个老阉货好受的了,进爷究竟是会将他五马分尸,还是会千刀万剐呢?他心里暗想。

    天下之大,再也没有什么人可以阻止进爷了,大明权势熏天的魏公公,关外据称万不可敌的建奴,如今却只能一个个俯在进爷的脚下,再也无法动弹。

    这天下,马上就要姓赵了!

    看了看苍茫的大地,这个军官心里突然生出了一股与有荣焉的豪情。

    接着,他挥手示意,这一群骑兵也令行禁止,跟着他一起转向,向着徐州的方向纵马疾行。

    雪依然在下着,齐望仍旧呆呆地半蹲在已经死去的刘松平旁边,茫然看着他已死的躯体。

    他的注视当然不会得到回应,白雪慢慢飘落,一点一点地累积在地上,垫起了薄薄的白幕,四周寂静无声,就连鸟鸣都没有,天地之间孤零零地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三叔死去了,而且是被大明的人杀死的。死并不可怕,这么死去却让人心中痛彻心扉。

    齐望终于现,他之前的意气风,如今看来却成了一个笑话。大明要的不是忠心,也不想要忠心,他想要救大明,但是大明想不要要他来救呢?

    他再也不想回京师,也不想要洗刷自己身上的冤情了。

    但是天下之大,又有多少地方可以容身呢?

    他抬了抬头,天空黑沉沉的,让人难以相信它居然能够孕育出那么洁白的雪花。

    “啊!”他蓦地张开了口大喊,将心中的所有不解、痛苦、郁愤,通通地喊了出来。

    自然,没有一个人能够听得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