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他们第二天一大早才起来,而这时火堆早已经熄灭,就连余烬都没有了任何热度。齐望一起来就打了个寒噤,然而身体仍旧十分疲倦、并且伤口隐隐作痛,但是他们还是挣扎着爬了起来。

    现在雪是停了,但是天知道什么时候又会来一场大雪,如果一直呆在野外的话恐怕没有人能够撑上多久,所以必须先赶路,于是他们只能跌跌撞撞地继续这趟路途。

    然而,新的路途一开始就面临了许多比之前更加麻烦的困难。先本来他们已经走到了广平府和开封府的地界,但是经过那一场混战和逃窜,他们现在摸不清自己到底已经到了哪里,只能姑且当自己已经到了开封府,反正先认准了向南走,先找个有人烟的地方再说。

    齐望和刘松平的身体也成了拖累,他们两个本来就是健壮的精干汉子,但是在连续几场恶战之后身上受了不少伤,现在虽然能够勉强行动,但是毕竟需要一些休养,才能恢复元气。齐望的情况稍微好一点,毕竟是年轻人身体恢复能力强,刘松平到了这个年纪,又受了伤,如果不尽快疗养的话,以后恐怕会落下病根,可是在现在的这种环境当中,又哪里还有余暇去找地方疗治?

    在各种不利条件的催逼之下,他们只能先抛下其他的顾虑,准备找到一个有人烟的地方,休息并且养伤,方向只能尽量选着向南而行。为了尽快找到市集,他们也不得不放下了其他的顾忌,径直地沿着大路前行。

    仿佛是印证了他们的担心似的,路上还没有走上多久,天空就慢慢地飘落了淅淅零零的雪花,因为阴云实在太厚,天色阴沉得可怕,一点都不像是早晨。寒风和雪花交加,自然路上也见不到多少行人,他们在风雪当中不得不靠近了并且将身子都缩到了衣服里面,这样才能勉强抵御寒冷。

    齐望只感觉到全身冰冷,相比之下,伤口一直未绝的疼痛反而渐渐平息了下来,他不时地往旁边的刘松平看去,担心他的身体。

    虽然在路上他们早就为自己准备了冬衣,但是以刘松平现在的身体状况,齐望还是十分担心。

    “三叔,要不你再从我这里多拿件衣服吧?”犹豫了许久之后,齐望终于大着胆子问刘松平,“我年轻,身体顶得住。”

    “瞎说什么傻话!老实照看好自己就行了,你三叔身体好得很,撑得住!”一直搀扶着魏忠贤的刘松平马上一口回绝了他的提议,然后从自己的行囊里面掏出了干粮吃了下去。“老老实实走,别东想西想,一路还长的很!”

    被他这么一呵斥,齐望也只好重新住了口。

    在这风寒交迫的时段,他也感到十分压抑,不想多说。

    风雪当中他不禁回想起了在京城的日子,思念炕炉的热火来。虽然他的父亲只是锦衣卫的一个小旗而已,但是总算靠着这差事得到了一份钱粮,然后用这些钱粮保障了他从小长大的衣食。原本他并不觉得这有多么不容易,直到这次出了京之后,见识到了天下大乱的惨景的齐望,才真正现这一切到底有多么宝贵。

    他微微闭上了眼睛,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京城,回到了他那个虽然简陋,但是毕竟还能遮风挡雨的家,那里的一切陈设都是那么熟悉,又是那么令人依恋……要是能回去的话,那该多好啊。

    就在他在寒风当中遐想的时候,路突然微微颤动了起来。

    这种熟悉的颤动,让他最近饱经考验的身体马上紧绷了起来。

    接着,耳中传来的嘶鸣声证实了他心中不祥的预感。这一切,还没结束吗?

    他骇然向后面看去,然后现,在路的远方,隐隐约约有一些模糊的身影若隐若现。

    就在这时,他的胸脯重重一顿。

    他又转回来头,然后现,撞到自己的是魏忠贤老迈的身躯。

    “带着他快走!”刘松平冲他大喊,“我们分头走!”

    这熟悉的命令,将齐望从惊疑当中很快就拉了出来。“三叔……”

    |“还等什么?他们骑着马,很快就可以追过来了!”刘松平焦急地冲他大喊,“快走,快走!”

    一边说,刘松平还一边在重重地推他,但是齐望却没有动。

    有了上次的教训之后,这次他再也不打算遵从了。

    “三叔……我不会走的,你带着他走吧!”齐望咬了咬牙,然后从自己的腰间再度拔出了刀,“我来给你们断后!”

    “说什么傻话!”刘松平大怒,也拔出了自己的刀,“多一个人留在这里有什么用?我都这个年纪了,活都活够了,你还不让我来走个舒坦吗?你别小看三叔,等下就可以过来找你们了!”

    纵使他说得再豪气,但是齐望怎么也不动,他知道三叔现在已经受了伤,纵使身手再了得,也绝对难以抵御新上来的追兵了。

    “三叔,我不会走的,要就一起没事,要死我们一起死!”齐望不管他怎么推,就是站着不动,然后他转头看向了魏忠贤,“魏忠贤,我要和三叔留在这里,你先自己走吧,能走多远就走多远,等下如果没事了我们就再过来找你!”

    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魏忠贤一阵愕然,仍旧怔怔地看着他们,蓦地苦笑了出来。

    “这风雪的天,这荒不着店的地,咱家能去那儿?咱家哪儿都不走了,就在这里等着吧。”

    “公公!”刘松平也是一急,“你……你留着又能顶什么用?还是跟着望哥儿一起走吧!你不是要去凤阳吗?如果留在这里,那就去不成了啊!”

    “事到如今,咱家还有什么去的成去不成的话可说?”魏忠贤摇了摇头,“你们两个都不要乱动,先让咱家来应付他们,如果非要咱家回去的话,那咱家就听从了吧。”

    “可是如今这局面,公公若是回去的话,即刻就会命悬一线啊!”刘松平又是一急。

    “咱家都说了啊,生死有命,管它那么多作甚。既然走到了这一步还是跑不了,那咱家又何必逆天行事?不用再劝了,咱家心意已决!”魏忠贤重重一摆手,表示了自己的心意,“倒是你们,先走吧,反正东西咱家都已经给了你们了,还有什么必要再呆在咱家的身边?走吧……别难为自己了。”

    “既然我们收了公公的好处,那自然就该要为公公尽心尽力到底!”刘松平却没有放弃的意思,“公公不要多言了,这一路上我等多承蒙你照顾,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哪里有抛下公公独自求生的道理?再说了,现在跑又能跑到哪里去?与其像丧家之犬一样被人收捕,还不如就在这儿”

    “既然三叔不走,我也不走,大家一起跟来者见个真章!”齐望的热血又被重新激了出来,他拦在了三叔和魏忠贤的前面,“不管是谁,若想要伤了三叔,先要从我的身前踏过去!”

    在飘飘的风雪当中,这群骑马的人的身影越来越清晰,带给他们的压力也越如实地冲击了过来。

    当冲到离他们只有两三丈远的距离时,仿佛是得到了什么号令一样,这些人纷纷勒马停了下来。

    这时候就能看清楚了,这群人大概有十几个,统统骑着高头大马,他们身形结实,穿着黑色的棉袄,面色阴沉而又冷峻。而他们的视线,同时落到了这三个人身上,光是这种视线,就不由自主地让人感觉心里更冷。他们的腰间都别着兵刃,一看就像是训练有素而且惯常于杀人。

    最开始的时候,他们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三个人。然后,在为的一个人的手势下,他旁边的几个人骑着马将三个人围住了,只是略微一瞥,刘松平就知道他们已经封死了自己的所有逃路,再也不打算留给自己任何逃离的机会了。

    看着他们手中的兵刃,他生平第一次觉得刀剑的反光竟然是这么刺眼,比起现在的阵仗来,之前厉钊和他带的那些人反而只能算是乌合之众了。

    然而,更令他心寒的事情不是这里,而是……他们中有几个人,是自己认识的人。领头的人,正是锦衣卫千户陶彻,这个人身形高瘦,深褐色的脸表情凶狠而又狠厉,在锦衣卫里面也是赫赫有名的凶人,几乎从没有人见他笑过。他平生不知道办过了多少差事,也不知道将多少人的性命就此断送。

    结果,现在就是他带着人追上了自己这一行人,还摆出了如临大敌的模样……锦衣卫真的已经把我当成了叛贼了吗?刘松平的心顿时就沉落到了谷底。

    “千户大人……”齐望也认出了他,因而明显地动摇了,“竟然是千户大人?”

    “刘松平,齐望!”就在他们两个还在惊骇迟疑的时候,陶千户大喝了一声,“还不跪下!”

    这一声大喝,震得两个人耳膜都有些生疼,在被包围无力反抗的情况下,几十年的谨慎服从所培养出的本能终于挥出了作用,两个人先是对视了一眼,然后都慢慢地跪了下来。

    “属下参见千户大人!”

    他是跪下了,但是魏忠贤却并没有什么惊慌。这个陶千户虽然凶神恶煞,但是当年在他得势的时候,也不过是手边一个小小走卒而已,如今虽然落魄了,但是又何必在他面前俯?

    “陶千户,多日不见,你这官威倒是越来越大了啊……”魏忠贤平淡地打量了他一眼,“怎么,今天怎么摆出了这么大的阵仗了?”

    “公公多日不见,还能有往昔风采,在下实在深感欣慰。”陶彻并没有下马,只是不咸不淡地在马背上拱了拱手,“在下本来也不想出京的,呆在京城多舒服?只是听到公公收买了我们两人押送的人,所以才不得不带人出来截住公公,免得公公做下傻事。说起来,这还是公公在劳累我等啊。”

    “傻事?咱家若想做什么傻事的话,又何必弄成现在这样?”魏忠贤嘲讽地笑了笑,“咱家真要收买了他们,还用得着再一路上顶风冒雪地赶去凤阳?又怎么会跟千户碰上?”

    “公公所思所想,在下也弄不明白,也不想去弄明白。不过,论迹不论心,公公这一路上勾结了这两个人为非作歹,那是恶行昭彰的,还用得着多说吗?”陶彻的脸上还是毫无表情,“他们听了公公的煽惑,擅自行动,袭击官差,我昨晚还得到消息,他们连东厂的人都杀了,简直肆无忌惮!”

    “他们只是尽忠职守而已,你们上头的人叫他们护送咱家到凤阳,他们照办了,何过之有?”魏忠贤马上反问,“有事的话,冲着咱家来就行了,何必再牵累到旁人身上?”

    “公公的事情,当然少不了。”陶彻忽然冷笑起来,然后将视线转到了跪在地上的两个人身上,“把他们两个绑起来!”

    “且慢!”魏忠贤连忙大喝一声,“陶千户,既然你已经追上了咱家,咱家自然也输得起,你想要怎么配咱家,咱家认了就是,饶过这两个人吧!他们只不过是蜉蛉一般的人物而已,又何必把他们牵到这种事里面呢?”

    自从他被天子黜落之后,这位前朝的权宦,第一次对人说了软话求情,然而却不是为自己。

    可是他这番软话,并没有得到想要的效果。

    “公公,此乃锦衣卫的内事,就不劳公公费心了。”陶彻摇了摇头,然后做了一个手势,示意旁边的人下去收捕两人,“公公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天子听说了公公在路上的行迹之后,十分震怒,此次公公回京,恐怕得不到多少好啊……”

    虽然这话听起来有些难听,但是陶彻的脸上还是一脸的肃然,看不到任何的嘲讽。

    “千户大人!”就在这时,刘松平突然抬起了头来,“是我利欲熏心,受了魏公公的收买,一路上保护他,与齐望毫无干涉,还请明察!”

    “有无干涉是你能说了算的吗?住口!”陶彻直接喝住了他,“回到京里,自然会好好审问你的,到时候你再伸冤也不迟!”

    在不疾不徐的风雪当中,刘松平心里惶急到了极点,反而冷静了下来。

    他用手撑着地,然后慢慢地站了起来。

    “大胆!”旁边的人大骂,但是他充耳不闻,反而抬起头来,直视着马背上的陶千户。

    “大人,事到如今何必再诓骗我等?等回到京里,我们就会当做替罪羔羊交给东厂,哪里还会有命来伸冤?我等随你回去是死无葬身之地,而大人你,自然能够讨到韩大人欢心,再得到更进一步的前程……”

    “你!”陶彻稍微有些动摇了,大喊了一声,“你都在说什么胡话?”

    “胡话?真是胡话吗?不瞒大人说,厉钊之前被我等所杀,也是我等将他安葬的,在他的身上,我就找到了证物……”刘松平仍旧直视着对方,没有任何退缩,“是韩爌韩大人授意他来追截魏公公的吧?既然他是,那大人你自然也差不多……大人,你说对吗?”

    “你污蔑上官,该当何罪?”陶彻的语气变得更冷了,“真以为我在这里就治不了你,非得把你们带回京城吗?”

    “韩爌?原来是他……”旁边的魏忠贤倒是马上恍然大悟了,“也是啊,他是东林元老,哪里甘心被杨涟他们这些小辈压住一头啊?定是想要从咱家这里捞出几分功劳来,为自己攒出重新回去内阁的本钱,呵,这老货当初咱家就觉得不对劲,没想到倒是这么有胆识的人!”魏忠贤冷冷一笑,“只是,你们厂卫为何要听他们的呢?哦……也对啊,圣上不喜欢厂卫,所以你们想要做出点业绩来,让韩爌帮衬着你们……嘿,真是好主意。”

    魏忠贤很快就在脑中想通了这来龙去脉,然后又苦笑,“你们啊,就是想得不深,只看得到眼前啊……那东林的人哪里是好相与的?你们听他们的支使,那不就是与虎谋皮吗?能得到多少好处?只怕到时候还是被人鸟尽弓藏啊!依咱家看,如今你们倒也不该做些什么,静等圣上回心转意便罢了,省得……”

    随着魏忠贤的推断,陶彻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他冷哼了一声,重重地拍了拍自己的马,引了一声嘶鸣,也打断了魏忠贤的话。

    “厉钊那小子,真是死都死得不明白,废物一个。不过也好,他要是不死,我还没法儿领这个全功呢,也要谢谢他一声,只不过是跟东厂那边要交代一下罢了。”陶彻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露出了一个不屑的表情,“公公不愧那偌大的名声,果然见微知著,在下佩服!不过……既然公公现在已经自身难保了,那也不要再指点我等了吧?我等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韩爌要咱家怎么做?”魏忠贤也不再绕圈子了,直接问,“厉钊找咱家的时候,就要咱家把暗中投靠咱家的朝臣的名单和劣迹都列出来,想必韩大人也是想要这份东西,来铺自己的上进之路吧?哦,也对,然后还可以说动圣上斩了咱家,再给他添上一份为国为朝廷除害的大功……”

    “公公既然都猜到了那又何必让在下多说?”陶彻平静地回答,“韩大人能入阁,就能在圣上跟前保住厂卫,他也用得着大家,所以公公你看,如今你都落到了这份上还能帮上这么多人,这岂不是极好?”

    接着,他还不等魏忠贤回答,就冷眼看着另外两个人。

    “你们既然已经听到了,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你们世世代代蒙受国恩,现在卫里面处境艰难,你们理应出点力是吧?”他又摆了摆手,其他的人也从马上下来了,“既然奉了上面的差事,既然没办好,那就得承责受罚。好了,我也不想跟你们多说了,你们就老老实实跟我们回京吧。”

    他轻飘飘的话,在齐望的心里却引了无可一直的波澜。

    “无可奈何?”“认了?”世世代代忠于朝廷,小心翼翼为锦衣卫办差,最后却只能得到这样的结果?他们为了私利勾心斗角,却要我们底下的人来殉葬。

    这天下……这天下哪里还有公义!这忠心,到底能顶得什么用?!

    他只觉得愤怒得全身颤抖,就连喉咙都变得干涩至极。

    当这种愤怒来到了极点的时候,他忘记了自己现在身处的逆境,也无视了身上隐隐的创痛,重重地一拍冰冷的大地,然后自己也站了起来,怒视着陶彻。“男子汉大丈夫,要死也不能窝窝囊囊死,你……你想要杀我,踏过我手中的刀便是,何必多此一举!”

    “望哥儿,说得好。”旁边的刘松平突然赞了他。

    “三叔!”得到久违的夸赞时,齐望一时间还有些难以相信,但是巨大的喜悦很快让他笑了出来,“我没白做你的侄儿吧!”

    “是啊,没白做……”刘松平点了点头,“太好了,太好了,做儿子都够了。”

    接着,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拔出刀来直视着陶彻。“陶千户,你想要杀我们,踏过我手中的刀便是,何必多此一举!”

    在白茫一片的大地当中,叔侄两个并肩站在一起,拿着刀直视着对面的一群人,神气是那样昂扬,好像无所畏惧。这昂扬的气势,一时间竟然让对面这群人都为之所夺。

    “嘿!倒是有骨气。”片刻之后,陶彻轻叹了一声,“那就……成全你们吧!”

    这句话还没说完的时候,他就已经从马背上一跃而下,然后挥刀向刘松平斩了过去。

    随着他这一声拍击,其他人也同时向他们扑了过来,一道道身影扑面而来,几乎没有给齐望两人任何躲避的空间。不得已之下,他们只好背靠着背,不停地舞动着刀,格挡开这些锦衣卫的攻击。

    和东厂厉钊带来的那些人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再加上陶彻自己身先士卒,这些人彼此之间都非常熟悉,因为给他们带来的压力竟然几倍于之前被围攻的状态。

    他们以前差不多都见过,但是到了现在,哪里还会留什么情面?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