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对了,三叔……三叔!

    齐望的脑子突然灵光一现,三叔刚才的表情和动作都重新浮现在了他的脑中。那种决绝,是他之前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就像是已经做好了什么打算一样。

    三叔莫非就是已经打着牺牲自己的主意了?

    不行!

    “我……我要去救三叔!”齐望骤然站起了身来,然后将这些纸片都递回给了魏忠贤,“这些东西你自己留着,我和三叔回来了再说!”

    “救?那么多人你怎么救?”魏忠贤反问,“小哥儿,你有一腔热血是好事,不过又何必去白白送死以卵击石呢?再说了,你三叔这么拼命,为的还不就是让你以后能够过舒坦日子吗?你又何必违背长辈的心意?”

    “你在胡说些什么!”齐望抬起头来厉声问,“我……我要是拿着三叔的卖命钱去逍遥,那还算是人吗!”

    接着,他用力一扔,将这些纸片扔到了魏忠贤的脚下,“我是锦衣卫,上面给我的差事就是把你押送到凤阳去,如今上面没有改,我凭什么要擅离职守!你……你乖乖在这儿等着,等我把三叔救回来,就把你押过去!”

    听到这一番话之后,魏忠贤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好像难以置信对方居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似的。

    “你在这儿给我好好等着我们回来,哪儿也别跑,免得被哪里的贼人给杀了!”齐望的声音很洪亮,里面透着一股悍气,“要是……要是我们都没回来,你再自己走,走到凤阳去!”

    说完之后,他转身就头也不回地向刚才离开的方向冲了回去。他的神态重新变回了之前的那种昂扬,最近几天的萎靡状态,此刻在身上再也找不到了。

    魏忠贤仍旧站着,看着齐望就这么离开,再也没有出言阻止。他的表情并不奇怪,好像早就聊到了齐望会作出这样的选择一样。

    “你们叔侄两个都是汉子。你有这样的叔叔,他有这样的侄子,算是你们的运气!”片刻之后,他叹了口气,然后俯下身来慢慢捡起了那些纸片,“只可惜,这大明,现在哪里有汉子的出头之处啊!只希望……只希望你们都能活着回来吧。”

    接着,他按照齐望刚才的叮嘱,不慌不忙坐到了草丛边的一块石头上。

    齐望弓着腰,疯狂地沿着来路往回冲,他大声喘息着,只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燃烧。

    对三叔的关心已经压倒了他的其他一切想法,也让他忘记了刚才的忧愤和痛心。他在草丛当中穿行而过,草木四处纷飞,犹如一头猛虎在山林当中横行。

    正如他刚才所预料的那样,刘松平在赶跑了齐望和魏忠贤两人之后,马上就停止了自己的逃跑,反而回到了自己刚才逃跑的地方。

    他一开始就没打算跑,而是打算靠自己来尽量拖延时间,让另外两个人更有机会逃脱。

    因为猝不及防,所以他没有跟齐望交代过自己暗地里做的一切,但是他相信如果自己没有回去同他们会合,魏忠贤一定会将自己同他的交易告诉齐望,不让自己白白枉送一条性命。

    既然已经没有后顾之忧了,那还怕什么呢?

    在这样的想法的驱使下,在荒野的草丛边,刘松平慢慢抬起刀来,静静地看着冲过来的那些追兵。

    这一辈子,十几年前就该收场了,牵挂放不下活到了现在,已经是赚到了,现在就算丢掉了又有什么可心疼的?他的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虽然这两个人突然冲出来将魏忠贤救走有些猝不及防,但是他们毕竟是有马的,在最初的惊愕之后,很快就骑马追了上来。骑着马的几个人当中,厉钊正在其中。

    然而,出乎他们预料的是,挡在自己面前的竟然只有一个人。

    厉钊阴狠地看着对方,但是因为上次留下的教训实在有些深刻,所以他一时间反而勒住了马,在刘松平面前不远处停了下来。而其他人也有样学样,同样勒马,然后保持距离,将刘松平围了起来。

    “魏忠贤在哪儿?”厉钊先是左顾右盼了一下,然后厉声对刘松平问。“你们把他藏到哪儿去了?”

    “你不会觉得我会告诉你们吧?”刘松平肃容反问,同时还握紧了自己手中的刀。

    如此不客气的回答,让厉钊的面孔变得更加狰狞了。

    “我就不明白了,魏忠贤如今已经是个落了架的凤凰,你们干嘛还要护到这一步?老老实实地将他交出来,你我两便不是很好吗?你莫非是真的以为,收了他的钱就可以平安无事了吗?有了钱没了命,又有什么用?”

    “事到如今你再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刘松平还是不为所动,“多说无益,够胆子的就来吧!”

    “你!”面对着刘松平那平静而又带着蔑视的眼神,厉钊心头又是大恨。

    然而,即使如此,他也不敢自己冲上前去,给这个不识好歹的混蛋一个教训,那一晚他和刘松平交手过,因而他明白对方的身手强过自己。刘松平在他手臂上划的那一刀,现在对他来说还是刻骨铭心的教训。

    就在他们对话时,后面赶过来的人越来越多了,这些新赶过来的人又给了厉钊更大的勇气。

    “给我上!”他手重重一挥,“这个人朝廷钦犯,杀无赦!谁能砍下他的级,朝廷重重有赏!”

    在他催逼之下,一群人小心翼翼地冲刘松平围了过来,就连骑在马上面的几个人也下了马向刘松平围了过去。

    然而,即使面临这样的围攻,刘松平依旧不慌不忙,他横刀沉腰,任由这群人越围越紧。当围得只剩下几尺距离的时候,有个拿着刀的东厂番子终于忍不住了,怪叫了一声,拔刀向刘松平的脑袋砍了过去。

    在这声怪叫的驱使下,其他人也同时向刘松平砍了过去,而刘松平也在此刻动了起来,他横刀向周围扫了一圈,以强劲的力道将这群人同时逼退,然后挺刀向先动攻击的东厂番子刺了过去。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这个东厂番子的小腹被刀捅穿了,血光四处迸射,浇得地面一片猩红。刘松平没有顾忌这个番子,毫不迟疑地从他的身上拔出了沾血的刀,然后再次向旁边的另外一个人砍了过去,这种势若疯虎般的气势让对方也吓得收回了自己砍向刘松平的刀,死命横在胸前挡住了他的这一下劈砍,腾腾退了好几步。

    刘松平顺着刀势沉腰逡巡,每每在间不容的时候从几个敌人的间隙当中闪了过去,时不时地接着挥刀回砍。

    随着这激烈的搏斗一直持续,刘松平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心头像是燃烧了起来一样,简直就好像一连喝了几碗徐州的烈酒。他如同狮虎一样地不住喘息着,全神贯注地看着每一柄向自己挥砍过来的刀,毫不留情地动着反击。

    当决定留下来同这些人正面相对的时候,他就没打算过要活着离开了,所指望的只是尽量拖延这些人,给齐望更多逃离的余裕而已。

    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半空当中好像多么什么东西,在他四处游走的时候扑棱扑棱地打到他的脸上,刺得他的脸微微疼。

    很快,他觉这是天空在下雪。

    在突如其来的风雪当中,他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冷意,冰雪在他的脸上融化,和汗水混在了一起,就好像给他涂了一层油蜡一样,他的头也在剧烈的战斗当中睁开了束的头巾,散乱着在两肩飘荡,像极了脱笼的狮虎。

    这人好生厉害!看着他如此表现,厉钊不禁心里暗暗凉。

    上次交手之后,他就对这个刘松平的身手十分忌惮,没想到今天他全力出手之后,竟然表现得比当时还要强了不少!

    幸好刚才没有冲动,去和他贸然交手。

    带着再这样的想法,厉钊心里一横,然后从自己的马鞍边拿起了一支手弩,接着,他策马慢慢地向激战的地方蹭了过去,小心地让自己不要引起刘松平的注意。

    此时激战正酣的刘松平当然没有注意到厉钊的动静,他已经完全沉浸在了激烈的搏杀当中。他伤了好几个人,但是代价则是自己的身上也增添了几道伤口,不过好在没有伤在要害,除了带来一些痛感之外并不影响动作,流血也不多。

    这些伤口传来的痛感,更一步激了刘松平的凶性,他挥舞着手中的刀,刀光密不透风,不停地和敌人的兵刃相交。在激战之余,他还十分沉着地注视着周边敌人们的行动,寻找可以利用的间隙。

    就在他闪避开一个人当胸的一刀时,一个番子呼喝着向他重重砍了过来,他勉强刹住了身形,轻轻地向旁边滑了开去,而砍了个空的番子则因为用力过猛,一下子没有能够收住劲,从他的面前沉了下去,露出了自己的肩膀。

    刘松平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他别起手来,然后用刀从下往上重重一撩,在凄厉的惨叫声当中,这个番子的手臂被硬生生地砍了下来,落到了地上。

    还没有来得及为这个战果庆喜,刘松平就再次往旁边一沉腰,以躲避向他砍过来的刀。

    就在这时,一声轻轻的嘶声传到了他的耳中。

    虽然这声音很轻,但是怪异的响声仍旧勾起了刘松平心中极其不妙的预感。

    他心觉不妙,然后两足重重地往旁边提顿,在气力衰竭的时候硬生生地让自己稍稍侧开了一点。接着,“噗”的一声轻响,那枚袭向他胸口的弩箭射中了他的肩膀。

    瞬时产生的痛感让刘松平眼睛一黑,动作一下子维持不住,再也没法闪避,背上再度中了一刀,强大的劲道让他跄踉着向旁边扑了过去,好不容易才没有摔倒。

    肩膀上最初的痛感马上消失,接下来蹿升的麻痒感,让刘松平心里感觉更加不妙。

    “好贼子!”他扭头看着远处的厉钊,破口大骂,“好贼子!”

    “哈哈哈哈,叛贼,你逃不掉了!”偷袭得逞之后的厉钊,得意忘形地大笑了起来,“识相的就束手就擒,大爷给你留一条全尸!”

    刘松平怒形于色,但是再也没有余裕斥骂这个卑鄙小人,只能拖起已经渐渐麻痹的身体,勉强地从地上滚了几步,躲开了向他砍过来的刀。

    看到他受了这么重的伤,围攻他的敌人们顿时士气大振,更加卖力地向他砍了过去。

    刘松平虽然勉强的左支右挡,但是无复方才之勇的他,再也难以抵抗这密集的围攻了,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他的脚步越来越慢了,敌人向他砍过来的兵刃看起来越来越快,越来越难以招架,气力好像也在随着伤口的血液在外流,眼睛也慢慢地有些模糊了。

    终于到了要送掉性命的时候了吗?他在心里闪过了这个念头,但是心里却毫无恐惧。

    已经杀伤了这么多敌人,再怎么看也够本了,又有什么好可惜的呢?

    再说了,自己死后,望哥儿,应该可以好好地活下去了吧……还有什么可牵挂的?

    当一个敌人提着刀小心地走到了刘松平的跟前时,他勉强想要抬起刀来抵抗,但是一时却现全身都失去了力气,怎么都没有办法抬起手来抵抗。

    这一路的路途,就在这里将要结束了吗?也好,反正也累了……刘松平闭上了眼睛,也松开了自己的手,等待着自己死期的降临。

    而就在此时此刻,不远处的一处草丛也突然泛出了奇异的声响。满身草灰的齐望,骤然从草丛当中钻了出来的。

    因为不知道三叔的具体方位,所以他纵使惶急,也只能够耐下心来四处搜寻,总算听到了打斗的兵刃交鸣声和呼喝声,这才得以找到方向循声来找。

    刚刚从草丛当中钻脑袋,他就看到远处的厉钊向刘松平射出了手中的弩箭,伤到了他的三叔,他的心里不由得更加是心急如焚。

    他咬了咬牙,直接从草丛当中跳了出来,扑到了刚才被刘松平杀死的人旁边,捡起他的刀,用力朝那个准备砍向自己三叔的人就是一掷,然后再捡起了另外一把刀,向还骑在马背上哈哈大笑的厉钊掷了过去。

    这两把刀,带着年轻人的血气和愤怒,以无比的力道破空而去,袭向自己的敌人。接着,他没有任何的犹豫,紧紧地抬起了自己的手中的刀,然后大喝了一声,径直地向骑着马的厉钊冲了过去。

    刘松平此时正在闭目待死,然而,这一刀却比他所想的要晚,迟迟都没有落下。

    “噗!”他的耳中突然传来了一道沉闷的轻响。

    他的心中微微有些疑惑,然后重新睁开了眼睛。

    这时,他骇然现,这个追上来砍杀自己的敌人,胸前已经被一把尖刀捅穿了,此时这把刀还在微微颤动,鲜血不住地往地下流淌。

    这个敌人定定地看着刘松平,嘴角也在不断地流出血液,他的眼睛里面仿佛充满了惊愕和不甘,然后渐渐地失去了神采,然后倒伏在了地上。

    片刻的惊愕之后,刘松平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

    “这个傻小子!”他忍不住虚弱地骂了出来。

    然后,他勉强振作起了一点精神,重新拿起刀来,跌跌撞撞地往旁边走。

    而这时,剩下的几个敌人并没有追上来,因为这些人现,他们的领也被袭击了。

    就在厉钊满怀得意地看着刘松平挨了自己的暗箭然后身受重伤之时,他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他的身体来不及做出其他反应,只是重重一躬,将整个身体伏倒在了马背上,这才堪堪躲过袭向自己的一刀。

    劲风从他的头顶扫过,吹拂得他后颈都有些凉,如果不是他意识快马上躲避的话,恐怕已经被捅了一个透心凉了吧。

    他侧过脸来,马上顺着刀袭击过来的方向看了过去,然后就看到了正飞步向他袭来的齐望。瞬时间,他的心变得更加透凉了。

    他下意识地催动马匹,但是仓促之间马哪里能够启动,结果只是马腿微微动了几下,根本没有走开几尺。

    “贼子受死!”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了仅有离他只有几尺距离的齐望,突然从地上一跃而起,然后飞脚就向马背上的厉钊扫了过去。

    如此倾力的一击,厉钊当然想要躲开,但是他在马背上,活动的空间实在太小了,马仓促之间根本无法做出灵活的躲避动作,最后他只能硬生生地挨上了这一击。

    沉闷的响声再度响起,接着,马大声的嘶鸣了起来,因为受惊而四处跳跃,而这两个人都已经从马背上滚落了下来。

    硬生生用手招架住了这一击的厉钊,手臂突然感受到了一种难以忍受的痛感,旧伤也被牵动了出来。

    他捂着痛得厉害的手臂,然后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总算才刹住了自己的身形。因为在地上沾了不少灰,他看起来也跟齐望差不多狼狈了。

    “你……你居然还敢回来?”他的表情忿恨难以置信。

    “是啊,小爷来收拾你了!”齐望冷笑着,然后自己也慢慢地站了起来,“上次让你这奸贼跑了,这次小爷来收你的命!”

    “你……我倒要看看是谁死!”厉钊闻言大怒,他的手握得更紧了,因而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

    “怎么样?我三叔的手艺还过得去吧?现在我们的手都受了伤,倒要看看到底谁更能够撑得住!”已经调匀了呼吸的齐望微微沉腰,重新做好了再战的准备,不期然间他的表情已经和厉钊一样狞恶,“来啊,你不是很能逞能吗?大爷今天就要和你分个高下!”

    因为充满了恨意,他的情绪十分高昂,说到后面几乎是吼了出来,同时,他也提着刀再度向对方冲了过去。因为度实在太快,地上的土灰也随之被带飞到了半空中,好像给他加上了一层烟雾一样。

    在这团烟雾向自己袭击过来的时候,厉钊勉强抬起刀来招架,但是这势大力沉的一刀实在让他有些吃不消,不得不微微后退,消去劲力。接着这团灰土烟雾也包裹住了他的身体。

    齐望此生以来还从没有像这样恨过一个人,因为出手再也没有了任何犹豫和保留,就是要以取对手性命为唯一的目的,因此刀刀都奔向要害,甚至都不顾收手防备对手的反击。

    厉钊可没有他这种气概,因此只能不停地左格右挡来防守,好不容易才得以堪堪挡住齐望的刀,只是手臂上的伤口却越来越疼的厉害。

    齐望手臂上的伤口也崩裂了,血浸透了绷带,然后因为他剧烈的动作,不住地往外流淌,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然后他好像感受不到疼痛一样,疯狂地挥舞着手中的刀,横撩竖斩,不停地向对方动着攻击。

    看着情形不对,厉钊一边抵挡,一边大声呼喝,让自己的那些手下们赶紧过来搭救自己。但是他刚才为了避免刘松平狗急跳墙,所以可以和激战中的他们保持距离,仓促之间他们虽然正在往这边赶,但是仓促之间又哪里赶得过来?

    就在厉钊还在惶急的时候,齐望一刀横斩向他的腰部,当他竖起刀来格挡的时候,齐望用刀顺着他的刀刃重重网上一撩,直接划向了他的手,他心里大急,翻过刀来用尽全身力气往下压,这才将齐望的刀压了下去。

    哪知道齐望突然右手松开了刀,然后借势沉肩狠狠地往厉钊的身上又是一撞。

    被重重撞到了的厉钊,闷哼了一声,眼睛一瞬间都在晕眩当中失明了,总算他最后一刻重重往齐望身上一推,这才跌跌撞撞地往后面退开了几步,好不容易才没有跌落到地上。

    还没有等厉钊调匀气息,齐望从地上捡起了刀,再度向厉钊冲了过来。

    他们怎么还没来?

    此时厉钊的心里只剩下了这一个想法。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