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片刻后,从心底里升起的疑惑,让他禁不住问出了他一直以来都想问清楚的问题。“你……你告诉我,到底三叔和你谈了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行事都这么诡异!”

    魏忠贤看着渐渐焦急起来的齐望,慢慢地叹了口气。“也罢,一直把你蒙在鼓里也不好,现在也该跟你说清楚了。没错,在刚刚出京的时候,你三叔就找了咱家,跟咱家提出了一个交易……”

    “交易?什么交易?”齐望睁大了眼睛。

    难道那些指控竟然是真的,魏忠贤收买了三叔,把他从押送自己的人变成了自己的护卫?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可就……

    “他告诉咱家,他感觉这个差事不太寻常,咱家在路上恐怕会有性命之忧,甚至连他和你都未必能够全身而退,办完差事回到京城,所以他跟咱家提出,想要靠自己的身手,尽量保护咱家安全走到凤阳皇陵……”

    一开始三叔就感觉不妙了?齐望感觉有些晕眩。

    既然这样的话,那他为什么在京里的时候不跟自己说?还一个劲地说没问题?三叔,有什么是需要瞒住自己的吗?

    “咱家当时很吃惊,没想到他这样一个小小的锦衣卫,竟然有这等见识……”在齐望还沉溺在繁杂的思绪当中时,魏忠贤继续说了下去,“呵,初时咱家其实还没抱上多少指望,后来才现,你们两个当真是身手了得,不过性格也都太……难怪在锦衣卫里面混不出头,进不得当年咱家的法眼。”

    “他……他跟你要什么了?”齐望这时终于反应了过来,没有管魏忠贤的絮叨,直接冲他问,“他要你给他什么?”

    “世人都为金帛所动,你三叔自然也不例外。”魏忠贤只是微微一笑,“他尽心尽力保护我,甚至还要背上性命,不是为了钱还能是为了什么?”

    齐望心里血气翻涌,直接抓住了魏忠贤的脖子,然后摇晃了起来。

    “你胡说!我三叔其实那等见利忘义的小人!他肯定不会为了钱就屈身来当你的走卒的!”

    魏忠贤任由对方摇晃自己的身体,只是微笑着看着对方,眼睛里面甚至还多了一丝怜悯。

    “你说得没错,你的三叔确实不是一个小人,他跟咱家要钱,不是为了自己啊……”

    “不是为了自己……”齐望低声重复,手也慢慢地停了下来。

    他明白了。

    “没错,你三叔是想以护送咱家一路平安到凤阳为条件,为你挣一笔大财。”魏忠贤仍旧微笑着,只是因为对方刚才的摇晃而又重新变得有些晕眩,“咱家的钱,大部分都已经交给朝廷了,为着给杨阁老他们维持朝廷所用,可是指缝里面终究还能落下一点。这一点,对朝廷来说什么都不算,对他对你,恐怕已经是一笔巨资了吧……至少能够让你失去了锦衣卫的身份之后,还能在别处过上还过得去的日子。”

    “三叔……三叔……”齐望得知到这真相之后,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既心痛于自己一直崇拜尊敬的三叔居然会和魏忠贤这个祸国殃民的太监做交易,也暗暗感激对方居然如此爱护自己,两种相反的念头交织在一起,让他最近原本就不太稳定的心绪变得更加繁乱了。

    “是我害了三叔……是我害了三叔……”想了片刻之后,齐望的眼角泛出了泪光,“要不是我一时冲动,又怎么会冲撞了官府?连累了三叔,让他也被人当成了逆贼……我……我……”

    “小哥儿,这个倒不用生气,我早就说了,年轻人有血性是好事儿!这是赖不着你,我们都知道。你三叔是个聪明人,没读过多少书,但是有才有眼光啊!”魏忠贤轻声感叹,开导着这个年轻人,“知道为什么一开始,锦衣卫就只派你们两个来护送咱家吗?那是因为锦衣卫知道太多人不肯放过咱家了,他们迟早会来要咱家的东西,要咱家的命,而他们不想趟这淌浑水,所以干脆就把你们扔出来了事!如果咱家半途就被杀了或者劫走了,你们铁定没法儿办好这差事,到时候还不就是叛逆?所以啊,从一开始,你们只能是叛逆,大明容不下你们的,也不想容下你们。”

    “大明……容不下我们?”齐望的脑子越来越混乱了,他抬头看着魏忠贤,目光里面满是迷茫,“我们忠心办差,不辞劳苦,差点把命都搭上了,结果……大明还容不下我们?这……这怎么可能!”

    “小哥儿,若大明是个忠心勤勉办事就能够出头、能够保全自己的地方,你,咱家,甚至这大明天下,又怎么会落到如此地步?”魏忠贤摇头苦笑,“小哥儿,刚才咱家夸了你,现在咱家就要贬一贬你了,你这人啊,就是和那些读死了书的书生一样,钻到死理儿里面去了!到了这个年纪了,你也该睁开眼睛,看看这天下究竟是怎么回事了……要是太平时节,你认死理儿顶多只是出不了头,在如今这个世道,你认死理儿就会有性命之忧啊!更何况,以后你手里还有不大不小的一笔财,更是要时时刻刻小心,不要被鬼蜮伎俩所蒙骗了啊……”

    说着说着,魏忠贤将手伸到了衣襟内,然后从那里掏出了几张纸片。“说实话吧,咱家当时大权在握的时候,也不是没有想过可能会有今天,所以不多不少也做了点儿准备,在各处都藏了一点养老的钱,准备着万一风云变幻就更名换姓躲个地方。不过……真到了这天,咱家的心反而淡了,不想跑了,说来还真是奇怪啊!”

    “这是什么……?”齐望看着他手里面那白色的纸片,不由自主地问。

    “咱家不是说了吗,这是咱家当年给自己准备的安生去处之一!这一处在江南松江府,那可是个繁华的去处啊!天下膏腴,也就是在那边了。”魏忠贤一边说,一边将纸片递到了齐望的面前,“这上面写着一幢宅子的地址,那幢房子有咱家一个忠心的老仆人在,里面还收藏了一些银钱。这纸上还写了一些约定好的暗号切口,你到了那儿之后,跟那里的仆人对上切口,然后那宅子和里面放着的一些银钱珠宝就全是你的了。宅子不大,里面的钱也不多,不过想来你俭省点用是可以过上很久安生日子了……如今这年月,还有什么比安生日子更宝贵的物事?拿去吧,好好过日子,别辜负了你三叔的一片心意!”

    齐望仍旧呆呆地看着魏忠贤枯瘦的手上拿着的几页纸。

    就是这几张纸,可以换来自己下半辈子的安生日子——也换了三叔拼命?

    一种荒谬的感觉充斥了他的心头。

    “三叔……三叔为什么不跟我说明这些?”他嘶声问,“为何要一个人这么做?”

    “为何?这不是明摆着的吗?”魏忠贤反问,“你这么个直肠子,一路上要是知道了这事那还了得?本来他还是打算一直瞒着你,直到到了凤阳的那天,还叫咱家帮着瞒你,可惜现在看来是瞒不了了,也好,现在你知道了也不晚。”

    “好了,小子,别磨蹭了,收下吧。”魏忠贤似乎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再度用手推了推齐望,“本来咱家是打算到了凤阳之后在给你的,不过现如今都已经这样了,我们还是就此别过吧。这一路上刘松平护卫咱家尽心尽力,所以虽然他不在,而且什么也没对你说,但是咱家也不打算对他失信,你拿着这些,算是全了这笔交易吧……你拿着,赶紧摆脱追兵,然后就去江南,取了那些财产,一辈子不要再回京师,也一辈子都不要过问天下事了,算是给你三叔一个交代吧。”

    “那你……你怎么办?”齐望突然问。

    “咱家怎么办?”魏忠贤先是一愣,然后自己又笑了起来,“咱家当然还要去凤阳啊,天子叫咱家去,咱家能不去吗?这天大地大,还怕找不到去凤阳的路?”

    “这……这一路,你还去得了?”齐望有些意外,“你现在都已经这样了,要是没有我们护送,你……怎么去?”

    “尽力而为罢了。实在要是去不了,也没要紧,这一路上倒下的人多了去了,难道还怕多了咱家一个?好吧,你拿着这些先走吧,咱家休息好了再动身。”魏忠贤不慌不忙,“别耽搁时日了,要是不下心被那伙人逮住了,你可怎么享受后面的好时日?快点!”

    当这几页纸被塞到了齐望手中的时候,齐望下意识地接了过去。

    他的手在颤抖,带得这几页纸也哗啦啦响个不停,晃得他的眼睛直疼。

    就这样忘掉自己的出身,忘掉自己的志气,拿着这些跑到江南去,以后再也不过问世事吗?就这样抛掉三叔,抛掉世世代代相传的锦衣,躲到无人知晓的角落里面苟延残喘?明明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落到这样的田地?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