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第二天早晨,当得知到衙役们所传回来的消息时,广平府衙门里面就起了一阵风暴。

    “什么?锦衣卫的人出手?放走了那群流民!”广平知府何慕清失声惊呼,然后平日里保养得很好的脸,瞬间就失去了血色,“怎么……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办的差事!”

    跟他报告的是这些差役的头目,他之前在外面还是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此时却完全变了一个模样,畏畏缩缩,而且身上还缠着布条,看上去伤得不轻。

    “回禀老爷,没错,就是一群锦衣卫,他们的腰牌不会错的!他们有一群人,突然就围攻了过来,小的们虽然拼死反抗,但是奈何寡不敌众,不得不让他们得逞了……”

    “锦衣卫……锦衣卫……他们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弄清楚生了什么情况之后,何幕清喃喃自语。

    “小的们不知,只知道这锦衣卫一开始就跑过来,叫小的们放走那些流民。”大汉的头垂得更低了,“小的们当然不听,结果他们就二话不说动了手,还伤了小的们好几个弟兄。”

    “这些锦衣卫,何其歹毒!”何幕清顿足大骂,“圣天子天纵英明,一登基就限制厂卫,却没想到”

    他现在心里惴惴不安,深怕这些锦衣卫是来查自己暗地里做的事情的。

    招募盗贼,残害流民,贪赃枉法,哪一条都是他这种地方官的禁忌,然而他哪一样都做了。

    这种事要真是被朝廷问责,这该怎么办啊?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他勉强定了定神,吩咐下人们去将自己最为信任的幕僚白先生给叫了过来。

    这个白先生五十多岁年纪,头和胡须都已经大半花白,他本是举人落第的秀才,几次考试不中也就绝了靠举业进仕途的希望,于是就干脆去给别人当了西席和幕僚。几十年下来他游幕四方,倒也是看了不少大场面,成了半个人精——也正是因为看中了这一点,何知府在得到了这个知府的位子之后,就花钱将他聘用了过来,引用为心腹。

    而这个白先生也没有让何知府失望,这几年来也替他处理了不少事务,衙门的事情安排得井井有条,还替他出了不少主意——招募强盗其实也是他给何知府提的主意。

    所以,这次一碰到难题,他就马上不假思索地叫人把白先生给叫过来。

    “东翁,可是出了大事?”白先生一进来,看见何知府那面无人色的焦急模样,心里就大概有了数。

    “是啊,白先生,出了大事了!”何知府点了点头,然后将自己刚才听到的消息,全数都转给了白先生听。

    “白先生,事已至此,我该如何是好?”等说完之后,他马上焦急地催问对方,想要讨个主意来。“莫非真是朝廷打算问责于我了?!”

    “东翁莫急!”毕竟是多年来见过不少大世面,白先生倒是没有那么焦急,反而安慰了知府,“此事我看大有古怪!”

    “古怪?”何知府有些疑惑。

    “东翁想想看,若是朝廷得知了东翁的事情,而且想要追究的话,只需要几具公文就可以了,又何必让一群锦衣卫去放人呢?”白先生不疾不徐。“依在下看,他们绝非是为针对知府大人而来。”

    “真的吗?”何知府心中一喜。

    “你再想想,看看还有什么别的情况?”白先生再转头看向了恭敬站在一边的大汉,“你刚才不是说他们挟持你走了一段路吗?路上你还看到了什么可以的情况?好好地想想,告诉我们,不要遗漏。”

    “是……”大汉低下了头,苦思冥想了一会儿。

    “对了!”片刻之后,他重新抬起了头来,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走了一会儿之后,有个老人也跟着他们一起走了,这个老人大概六十岁左右的年纪,脸上没有胡子,说话也尖声尖气,就像……就像……”

    “就像是个太监?”白先生反问。

    “是!”大汉如梦初醒。

    “好了,我明白了,你先退下吧。”白先生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然后摆了摆手,让大汉退了下去。

    等到房间里面只剩下了两个人的时候,何知府终于忍不住了。

    “白先生,这到底怎么回事?我还是没有弄明白啊……”

    “东翁,一群锦衣卫,还有个老太监,这样的一行人……东翁还猜想不到吗?”白先生还是慢慢笑容。

    “你就别卖关子了!”何知府有些急了,“白先生,跟我说清楚吧!”

    “东翁无需心慌了,这绝不是朝廷在对付东翁……”白先生还是一副谈笑风生的样子,“我料定这一群人,必定是押送魏忠贤魏公公去凤阳皇陵的人!”

    “魏忠贤?”何知府先是一惊,然后马上恍然大悟,“魏忠贤……对啊!他们是十几天前出京的,算算日子,也该到这边来了吧……原来是他们,原来如此!难怪啊!”

    接着,他又有些疑惑了,“可是,如果动手的锦衣卫是押送魏忠贤的那一行人的话,他们……他们为什么要多管闲事呢?”

    “如果是一般情况下,他们是不会多管闲事的,既然他们这么做了,我料定他们必有目的。”白先生轻轻地抚弄了一下花白的胡须,“东翁,他们……他们怕是被魏公公给收买了,于是跟着魏公公一起去投赵进了!这些流民是他们用来掩人耳目的工具而已,接下来他们必定会混在这些流民当中,然后混进徐州的地界!”

    “什么?!”这个论断,再度大大震动了何知府。

    魏公公,投赵进?

    如果不是白先生说的话,他一定会当做谁在说笑话。当今天下,谁不知道魏公公和赵进是死对头?赵进还没有如今声势的时候,魏公公就已经在对付他了,结果还激得他北上京师,干出了破天的祸乱,魏公公居然会去投了那个死对头?

    “东翁,若是平常,魏公公当不会如此,可是如今……形势那是大大不同了。”眼见何知府还是不大相信的样子,白先生解释了起来,“东翁也是知道的,魏公公如今已经是落了架的凤凰,曾有的权势现在全没了,朝廷里面的政敌还在一直攻讦他,非要取了他的性命不可——既然如此,那魏公公为何不能死中求活,靠着投赵进来给自己谋一条生路呢?天下人都知道魏公公和赵进是死对头,那赵进哪怕为了千金市马骨,也会收留魏公公的……”

    听到了白先生这一番极有道理的分析,何知府总算了然了,“听你这么一说,我总算明白了过来,没错,对现在的魏公公来说,投了赵进恐怕是最能死中求活的招数。不过……那些押送他的锦衣卫为何要跟着他一起?”

    还没有等白先生回答,他就自己回答了,“也对啊,魏公公提督东厂多年,当时的锦衣卫指挥使许显纯也是他的心腹,他在锦衣卫里面应该有不少走卒,再加上拿出金银来,让这样锦衣卫跟自己去从了赵进,也不是不行……嘿,到了这份儿上,就连天子的锦衣亲军都盘算着要给自己找出路了吗?”

    “如今这世道昏乱,为自己寻出路也没什么可奇怪的。”白先生还是微微笑着。

    “那白先生,依你看,我应该怎么办呢?”何知府再问,“就这么看着魏忠贤带着这群锦衣卫,裹挟着流民去投了赵进吗?”

    “敢问东翁,就东翁所见,大明的国势这几年是会越来越好,还是越来越差?”白先生没有正面回答何知府的问题,而是抬起头来打量着何知府。“东翁,这里只有你和我,不必避忌,说些心里话就可以了。”

    “能维持住如今的局面就算得天之幸了,哪里还有可能越来越好?”因为白先生是自己的头号心腹,所以何知府也没有故作姿态,而是直说了心里话,“人都说新天子锐意进取,有中兴之主的气象,可是我看天子现在的所作所为,比之先帝也好得有限。再说了,如今这大明早已经是百弊丛生积重难返,光是天子一个人,又能怎么样呢?”

    “东翁说的是,在下早就这么想了,大明已经积重难返,没救了。”白先生也不避讳,直接点头同意了他的看法,“如今的朝廷里面,能有几个济得事的?孙辅虽然得天子宠信,也算是为人刚正,但是他根基太浅,朝中的人他未必能够指使得动。东林一派,又尽是一帮成事不足的书生,不用做事的时候,他们尽可以大口炎炎,将什么责任都推到别人的头上,现在轮到他们做事的时候,我看他们也不比别人做得好……”

    何知府轻轻点了点头,深觉白先生说得有道理。“我明白了,这事我得睁只眼闭只眼,不能得罪上赵进的人。”

    “东翁明白了就好。”白先生欣慰地舒了口气,“现在除了天子,大家都知道大明的出路长不了了,现在上上下下都在找别的出路,就连魏公公都想着要投赵进了。也正是为了这个,在下当初建言东翁召集一些强人自保,如今看来,光是如此恐怕都已经不够了……形势变得太快,赵进的势力扩张得比当初想得还要快,东翁,也该为自己另外寻个出路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