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贼进京,是沿着运河一线过去的吧?”魏忠贤却还是有些疑惑,“没听说他曾进兵广平府啊?”

    “老爷说得没错……”老人再度点了点头,“洗劫老儿家乡的,是官军啊!”

    四处抢掠,造就了这遍地流民的,竟然是是官军?

    齐望顿时就惊呆了。

    “何以如此!”魏忠贤也吃了一惊。

    客军过境,向来都会滋扰地方,这原本他是知道的,只是何以竟然做到如此地步?

    “老儿没有半分虚言。”老人摇了摇头,“之前为了平定赵进之乱,朝廷下令各地大军进京勤王剿贼,广平府地界就经常要过客军,他们一路过就经常抢掠……这时的抢掠还好,虽然态度蛮横,但是他们心里毕竟还是心有顾忌,没有杀伤人命。可是……可是……自从赵进击溃了朝廷的大军,四处的溃兵就都成了阎罗王了啊!他们几个一伙,或则数十一群,四处流窜抢掠,不知道有多少村镇糟了他们的劫难!这些溃军过后如同狂风过境,老儿家中竟是片瓦不存……”

    似乎说到了伤心处,老人的眼角里面泛出了一点眼泪,“老儿有个儿子,在溃军抢掠的时候就被杀死了……”

    虽然他的语气还算是平静,但是齐望等人却忍不住心中一疼。白人送黑人,不知道是何等凄惨。

    “混蛋!太混蛋了!”魏忠贤气得全身抖。“王在晋是怎么办事的!亏他还是掌兵的,这么久了,连这些溃兵都收拢不了!”

    虽然口中大骂,但是他心里清楚,在大败之后收拢溃兵有多难,王在晋就算再怎么用心,恐怕也是无济于事。

    “朝廷的兵,现在大家是怕了,见了就躲……”老人说着说着已经带上了哭腔,“反倒是听说赵进手下的兵,却是秋毫无犯,从来不抢掠地方。”

    魏忠贤等人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和贼军来比较,已经是官军的耻辱了,可是连贼军的军纪都比不过,那这耻辱更加又加深了几分。

    朝廷的兵就该保境安民,可是这些兵却到处杀人放火,残民伤人,到底哪边是官,哪边是贼?

    “所以,既然这里已经待不下去了,现在大伙也只好想办法去徐州的地界了……”也许是难得地找到了可以倾诉的人的缘故,在异样的死寂当中,老者继续絮絮叨叨说了下去,“听说徐州那边现在还算太平,而且他们还缺人手,到处都在招工。只要能够跑到徐州地界,老儿虽然已经老迈不堪,但是想来还是能够讨得几碗饭吃吧……只是,不知道老儿这一路能不能走到徐州。算了,生死有命,这一路上死了这么多人,老儿也想不了那么多了……”

    竟然是这样?

    这浩浩荡荡的流民大军,居然是去投奔赵进的?

    “混账!你们身为大明的子民,怎么……怎么能够投贼!”齐望不假思索地喊了出来,脸上也显出了怒色。“你们心中可还有忠孝廉耻四字!”

    这一番怒叱,让老人脸上的皱纹更加加深了几分。

    沉默了许久,他才颤抖着张开了口。

    “老爷是读书人吧?没错,老儿确实很惭愧,读了书却不明事理,还要跑去投贼,可是现在不投贼,难道要叫老儿等着饿死吗?只要有哪里肯赏两口饭吃,老儿现在哪里还管得着什么忠孝节义啊?”老人长叹了一口气。“再说了,朝廷和官军又给了老儿什么呢?老儿已经都把儿子送给朝廷了,难道连这最后一条贱命也不能留下吗……?”

    这凄凉的反诘,让齐望一时间哑口无言。

    没错,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他不去徐州留在广平府里,难道还有什么生路吗?

    就算是以齐望对大明朝廷的忠诚,也说不出“你们就算在家里饿死,也不能够跑去徐州投贼”的话来。

    但凡还有一线生机,谁又会去想做流民呢?

    “老人家,你没错,是朝廷对不住你们。”就在这时,魏忠贤突然插话了,“是朝廷对不住你们!”

    是啊,这一路并不是赵进之前向京师进军时行军的路线,所以就连责备赵进为祸地方的借口都找不到。现在在这些流民的眼里,大明的朝廷只是一个吞噬他们积蓄和生命的凶兽,徐州反倒是成了和平安宁的理想之所,这荒谬绝伦的对比,让人实在哭笑不得。

    齐望低垂着头,但是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好了,老人家,快上路吧,等下天就要黑了,赶紧找个地方歇息下。”这时候,刘松平开口了,“这里离徐州地界还有几百里路,路上多小心!”

    齐望的心再度抽痛了。

    尽管他明知道三叔的做法是对的,但是他情感上还是难以接受这种把大明子民赶向贼境的做法。

    “多谢几位老爷搭救,老儿要先告辞了。若是老儿能够侥幸达到徐州,定会为几位老爷焚香祝祷!”老人再度感激地向几个人深深作揖,然后颤颤巍巍地重新走上了他不知道能不能走完的征途。

    魏忠贤没有再说话,他呆呆地站着,看着络绎不绝的流民从自己的身边经过,向着南方、向着徐州行进。

    在他们的眼中,徐州代表了生路,代表了活下去的希望。哪怕路上不断有人死去,他们也要向那里走,因为他们知道,留下来也只有死路一条。

    从这些流民当中,他看到了天下人心,也看到了大明朝的末路。

    也罢,也罢,朝廷是被万民供养的,结果被供养的朝廷一不能守土,二不能护民,三还要摧残地方,如此朝廷,如此官府,又有什么资格不准小民去自奔生路呢!

    摇头叹息了片刻之后,魏忠贤等人重新走起了路。

    没多久,他们就现前面好像有一大群的流民挤在了那里,路被堵上了。

    莫非是官府不许流民离境投贼?

    等到凑近了才现,原来是一群穿着差役服色、手持兵器的壮汉们设了卡,不让流民们通过。

    “官府为防有流贼混入其中,特宣此告示!”有几个嗓子响亮的壮汉一直在重复喊,“若无文牒告身的,交五文钱方能通过!”

    这时他们才明白,原来这官府并不是想要阻止流民离境,而是衙门的书吏伙同下面的差役沆瀣一气,想要从这些流民身上收一笔过路钱!

    朝廷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天下的人心眼见都要被败坏干净,结果这里的官府非但不想着收拢回人心,却还想着从中渔利,再从这些流民身上捞上一把……

    “真是丧尽了天良!”

    “真是丧尽了天良!”看着眼前的一幕,齐望禁不住骂出了声来。

    尽管这群差役阻止了这群流民前去投奔赵进,但是这种做法却让他无法忍受。

    虽然按理说大明子民不应该去投贼,但是齐望也并非冷血之人,眼下在大明,这些流民已经没有了容身之处,总不能眼睁睁地就看着他们衣食无着地死去。如果只有去赵进那里才有生路的话,那还不如就让他们过去算了。

    就在他们的注视之下,流民越来越多,很快前路就被堵死了,后面的流民源源不断往前赶,前面的路又走不动,所以变得拥挤不堪,一片混乱。

    虽说五文钱的过路费用在过去的太平时节不算太大的费用,但是在现在这世道,又是一群离乡背井的流民,他们中又有多少能够拿出钱来呢?所以大部分人无法得到放行,只能被单方面地堵在了路上,进退不得。

    人越聚越多,终于有些人被挤得不由自主地向那些差役们涌了过去,而这些凶神恶煞的差役们显然也已经没什么耐心了,直接一拥而上驱赶开这些流民,以便让后面来的人过来交钱。

    他们先是推搡,但是因为人实在太多,所以一直推不动,耐性也越来越低。没过多久,一个领头的壮汉骂骂咧咧地拿起了棍棒,重重地向流民们抡了过去。

    惨叫声马上响彻了四野,好想得到了什么命令一样,其他的差役也对这些流民动起了手来。

    他们的下手都十分凶狠,这些食不果腹、身体孱弱的流民又如何能够抵挡得住?

    很快,就有一大群人被这些差役打倒在了地上,其他人则被驱赶着往后面跑,同后面的人撞在了一起。

    有些人跪在地上苦苦对他们哀求,有些人则在放声大哭,有些人已经倒伏到了地上眼见已经没有了生息,这活生生的炼狱景象,让齐望突然有一种不忍卒睹的感觉。

    “三叔,你在这里等等我!”他回头冲刘松平喊了一句,然后向那帮壮汉冲了过去。

    “望哥儿!”刘松平先是有些着急,伸出手来想要抓住齐望,但是因为他的度实在太快,所以没有拉住。他看着侄儿冲过去的背影,最后只得叹了口气,任由他自己去做。

    转眼之间,齐望就已经冲到了这群差役面前。

    “停手!”他大声喊了出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