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接着,他将自己同杨涟的那次交谈原原本本地转达给了魏广微。

    “糊涂!公公糊涂了啊!”还没听完,魏广微就痛心疾地喊了出来,“那杨涟是出了名的刚直的,公公把钱交给了他,他肯定不会截留分润给党徒,那那些人就念不到你的好!如果不得到公公的好处,他们又怎么肯为公公说话呢?再说了,杨涟这种糊涂人,又岂肯为了公公和同党和天子翻脸?公公……这钱就是命,公公是把命送给了东林小儿啊!”

    贿赂朝臣,结交同党,这是聪明;给钱给忠直之人,让他们为国办事,反倒是糊涂。

    这大明,到底是怎么变成如今这样的?

    魏忠贤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念头。

    好像,从很久很久之前就是这样了吧。

    荒谬,太荒谬了。这样的国,又怎么可能不败坏呢?!

    一瞬间,魏忠贤的心中豁然开朗,好像明白了一个道理。

    不管是阉党在位,还是东林众正盈朝,这大明,终究还是救不了的。

    难以形容的痛苦,一瞬间涌上了魏忠贤的心头。

    “既然如此,那公公只好按我的下策来行事了……”痛心疾了好一会儿之后,魏广微终于勉强定了定神。

    “不必说了。”

    “公公?”

    “不必说了。你的上中两策,已经是凶险无比,那下策就算用了,又能比如今好上多少?”魏忠贤挥了挥手,“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说的,听天由命就是了!咱家……咱家已经不想拼了……”

    “不想拼了……”魏广微眼中的精光,也随之慢慢地黯淡了下来。

    他重新注视魏忠贤。

    然后,他现这已经是一个颓丧而且失去了全部意气的老人。

    仅仅是一个老人而已。

    衰老,萎靡,看不到原本那种雄心勃勃的旺盛精力。就算没有天子的诏书,他的生命也会很快被夺走吧。

    他只是在等死而已了。

    既然如此,那确实多说无益了。

    “公公……既然公公如此说,那学生确实无话可说了。”魏广微声音颤抖着,然后站了起来,深深地朝魏忠贤作揖,眼角中也微微泛出泪花,“学生只想请公公好好保重!”

    “到了咱家这个年纪,保重不保重也就这样了,就是不知道还能不能撑到到皇陵的那一天。”魏忠贤苦笑,“如果能到得了那里的话,咱家也得好好地跟反思己过才是。”

    “公公对大明,已经再无所负了,何须如此!”魏广微沉声说,“东林小儿现在攻讦不停,恨不得把全天下的罪过都揽到公公一个人头上,现在他们得势没办法,只是上天有灵,公公一定会平反昭雪的!”

    接着,他再度向魏忠贤深深作揖,然后才慢慢地转身离开。

    魏忠贤一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的背影,等到他的背影消失的时候,他心里也知道,整个曾经煊赫朝堂、不可一世的阉党,也正式在大明烟消云散了。

    再也没有人可以搭救得了自己,也再也不会有人来试图搭救自己了。

    “就这样也好。”

    送别了魏广微之后,魏忠贤的精神状态明显变得更加糟糕了,他经常陷入沉思当中,时不时长吁短叹,眉头一直紧皱,看上去忧心忡忡,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忧心什么。

    刘松平和齐望两个锦衣卫也没有兴趣去管他心里高兴不高兴,一路上护送他离开了保定府。

    出了保定府往南行,然后穿过了真定府的深州冀州一路,他们很快就来到了广平府的地界,只要再向南行,他们就可以走出北直隶进入河南了。

    出于之前的教训,他们一路上更加小心,也不去大的集市留宿,以免惊动他人。

    这份小心,不仅仅是在提防魏忠贤在东厂和朝中的敌人,更加是为了防备赵进。

    没错,他们现在离赵进的势力范围越来越近了。

    因为之前的议和条款,现在山东已经成了赵进的地盘,他们不得不小心地选择路线,以便绕过山东地界,躲开他们有可能的干扰。

    然而,和之前行路时的荒凉不同,这一路上,道路上到处都是衣衫褴褛的流民,正在和他们一起朝南方赶。

    这些流民个个面黄肌瘦,有些人甚至瘦的皮包骨,看得出来已经饿了很久,就连走路都有些歪歪扭扭;他们的脸色都十分奇怪,平淡中透着一股绝望的麻木,好像看淡了生死的哲人一样。寒风在他们旁边呼啸,但是他们却好像一无所觉,只是呆呆地朝前面走着,好像前方有什么在等待着自己一样。

    这些流民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相互之间绝少交谈,好像饥饿已经让他们失去了一切**,行尸走肉般地前行就已经成为了他们生存的唯一意义似的。

    大多人的鞋子已经成了灰土色,被磨出了破洞,有些人甚至都没有鞋子,就这么赤脚在干裂的地面上走。深秋的寒风当中,一路上不断有人倒在地上,有些人再也没爬起来,还有瘦骨嶙峋的孩童在已经奄奄一息的父母身边啼哭,但是更多的人只是看也不看地继续朝前走,他们的脸上都只有一种死灰色。

    这种景象,让三个才刚出京城的人心中有些寒。

    这还是北直隶呐,怎么就变成这幅模样了?

    “何以……何以如此啊!”魏忠贤的嘴唇微微颤抖了。

    虽然他也是在民间长大,但是当时他离开家乡的时候,还算是万历年间的好时光。后来在京城呆了这么多年,他哪里又有多少机会知道京城外面的世界?

    在他权倾朝野的时候,想要得知地方上的情况,只能通过地方官员的奏报,虽然他心里知道那些奏报肯定不尽不实,大明现在举步维艰,百姓的生活肯定困苦。但是他没有想到,这才离京城不过几百里,就已经是这幅模样。

    齐望的心里也和他一样难受。

    朝政紊乱,上下昏昏,贪腐横行,庸官遍地,到处流民和饥民在饥寒中受苦……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还不就是因为你们这些祸国殃民的权奸!

    一想到这里,他的怒火就难以抑制,狠狠地瞪了魏忠贤一眼。

    “你等欺瞒圣上,把天下败坏成这样,都是你等的错!”

    “是我等的过错……”魏忠贤颓然垂下了头,自己也觉得自己过错甚深。

    他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望了望这一路上络绎不绝的流民,只觉得自己这一生毫无建树。

    “只盼着孙阁老和杨阁老两位辅臣能够力挽狂澜!”

    “几位老爷,能否帮帮老儿,赏老儿一口饭吃……”就在这时,旁边突然挤过来了一个头花白的老者,向他们祈求。“老儿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

    他脸色枯黄,声音有气无力,看样子就算不如说的那么窘迫,恐怕也差不多了。

    齐望和刘松平对望了一眼,然后齐望从自己的行囊里面拿出了一些干粮,递给了老者。

    他们知道自己也帮不了所有的人,但是多多少少能帮一个也好。

    “谢谢老爷!谢谢老爷!”老人快接过了干粮,然后迭声道谢,齐望花了老大的力气才没有让他跪下来。

    然后,他以齐望都难以看清的度,直接将干粮一把塞入到了他的口中,然后大嚼了起来。

    “你慢点吃吧,小心噎着!”这凄惨的样子让齐望看得心生怜悯,连忙将自己的手囊也给递了过去。老者接过水囊连忙也喝了下去。

    咕哝咕哝几下,老者就将这份干粮给吞了下去,然后脸色变得微微泛红,都重新焕了精神,好像被重新注入了活力。

    “多谢老爷!”他再度向齐望几人道谢。

    “不必道谢。”齐望摆了摆手,然后有些好奇地打量了老人,“敢问老丈,现在为何有这么多流民充塞道路啊?”

    “为何充塞道路?”老人的充满了皱纹的脸上,浮现出了凄惨的苦笑,“若不是在本乡本土活不下去了,老儿等人何必逃离桑梓啊!”

    “老丈这是何意?”齐望微微一惊。

    然后,他再度打量了一下这个老人,现虽然同样衣衫褴褛,但是他比之其他人气色稍微要好一些,言行举止也能够看出和其他人有些不同,显然之前家境要比其他人要好上不少。

    “不瞒老爷,老儿本来就是广平府本地之人,家里虽不算富裕,但是也略有几亩薄田,也算是读过一些书……”老人满面苦涩,白须在寒风当中微微颤动,“只是现在年景实在太差,一年比一年难熬,最近还经历了兵灾……现在家中已经被乱兵洗劫一空,所以现在只好流离失所,找一处太平地方乞活了……”

    “兵灾?”这下就连魏忠贤也有些惊诧了,“可是前阵子的赵贼乱事?”

    “确实如此……”老人颓然点了点头,眼角中出现了泪花。

    一听到老者如此说,齐望心中顿时充满了怒火,他手上紧紧地握住了刀,义愤填膺。“可恨这赵贼,丧尽天良!必不得好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