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又叹了口气之后,魏广微稍稍朝魏忠贤躬了躬身。

    “学生见过魏公公……“日不见,看到公公气色还好,学生也就放心了。”

    “显伯,都到了这份儿上了,你这是何必?你在咱家这里已经办事多年,还这么生分干嘛?坐,随意坐。”魏忠贤直接摆了摆手,示意他不必拘礼,“怎么,看到咱家现在倒台了,就打算划清界限了?”

    “公公这是哪的话!学生哪有背弃公公之意?再说了,学生和东林党人仇怨太深,就算想要背弃公公,难道又能躲开他们的报复吗?”魏广微微微一惊,然后连忙申辩,“若是要背弃公公,学生就不会想尽办法来找到公公的行踪,然后前来拜见了。”

    “你这话也说得对,你是咱家送入阁的人,他们必难以饶过你。”魏忠贤笑了笑,“怎么样?最近可好?”

    “自然是一点都不好了。”魏广微又是苦笑,“天子一登基,就将学生黜落,学生不得已也只好离京回归原籍。从目前朝局来看,只怕想要在原籍归隐都不可得,现在只等着被押到了牢里身陷囹圄的那一天了。”

    听到魏广微如此说,魏忠贤的脸色更加惨然。

    “抱歉,显伯,是咱家误了你。咱家这一倒台,连累得你也要受苦了。”

    “公公谈什么连累呢?学生既然跟着公公一路共进,那落败了就没什么好说,但听天命而已。”魏广微摇了摇头,“再说了,东林党人欺我如此之甚,我只恨自己未能将他们个个诛灭,哪里还能责备公公呢?”

    “显伯倒也无需着急,你只需耐心等待,终究还是有复起的时候。”魏忠贤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了,“现在咱家是走了,但是他们这么猖狂,难道天子就不会再找一个咱家吗?”

    “但愿能如公公所言。”魏广微轻轻颔,“只是那一天,学生就未必能等到了……”

    “何出此言?”魏忠贤吃了一惊。“显伯,莫要自暴自弃!咱家已经这把年纪,自然是翻身无望了,天子就算想要再对付东林也不会再找咱家,可是你……你不一样,你还年轻啊!你是文臣,现在一时风头不对,你也只是黜落而已,终究还能全身而退。只要你能留下有用之身,等到天子回心转意的那天,你就有服气的机会了。而且咱家看,这一天远不了!东林那一群人只会唱高调,会做得什么事来?天子到最后还是要人帮他做事的!”

    魏忠贤这样一番鼓动,却没有让魏广微心里生出多少激情来,他脸上还是一片黯然。

    “公公说得有理,天子终究还是会回心转意的。只是……学生的身体已经不行了,恐怕活不到天子回心转意的那一天了!自从回到原籍之后,学生就感觉身体大不如前,还有几次曾经夜咳带血……”

    魏忠贤心里一寒。

    接着他细细打量,现魏广微确实也比几个月前要瘦了很多,脸色也枯黄,显然是已经病入沉疴了。

    “这……这……”魏忠贤张开了口,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只好颓然叹了口气,“显伯,多保重啊!”

    “现在学生已经是这幅模样了,保重也好,不保重也罢,总归是没有什么区别了。”魏广微还是苦笑,“其实学生也没觉得如何,人生自古谁无死?学生这一辈子已经考了进士,当了大臣,还蒙公公眷顾入了阁,这一辈子已经没什么遗憾的!”

    接着,他微微垂下了视线,“只是……看着我等败落后东林之人肆虐猖狂,心里总是有些不忿。”

    “这些东林小儿狂悖无礼,倒行逆施,现在纵使一时气焰嚣张,但是咱家料定会有事败的那一天。你等只需要先小心熬过现今这段就可以了。”魏忠贤斩钉截铁地说。

    而后,他神色一紧,“不过,现在朝议汹汹,怕是有很多人在非议我等吧,你等想要躲过这段恐怕也不容易。”

    “何止不容易?现在东林党人正在四处反攻倒算,打压政敌,我等曾经亲附过公公的大臣更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他们何日不在攻讦我等?天子现在正宠信他们,这些谗言谁知道什么时候就入了天子的耳了?我等怕很快就有杀身之祸啊!”

    虽然他是口说我等,但是视线一直落在魏忠贤的身上,显然不仅仅是说自己而已。

    “显伯,你恐怕还有别的话要说吧?就别藏着了,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跟咱家说话的啊?”魏忠贤心渐渐地沉了下去。“怎么?你想跟咱家说,咱家现在也是命在旦夕?”

    “这就算学生不说,公公还是能够知道的吧?在东林诸公眼中,既然我等都容不下,那公公就肯定更加要除之而后快了。虽然学生现在已经被赶出了京城,但是朝堂当中毕竟还是有几个故旧的,他们已经把消息告诉学生了。”魏广微还是苦笑,“公公现在的处置,朝堂上还是有不少人不满意,一直在上书要求天子严惩公公,恐怕……恐怕天子兴许真会改变主意!如果天子改变主意,那公公岂不是命在旦夕?”

    在不经意当中,这个人说出了和魏广微一样的说辞,因而也同样引起了魏忠贤心中的警惕。

    他不会也和那个厉钊一样,是另有所图的吧?

    “你说得不错,咱家也自知自己危在旦夕。”因为心里又起了戒备,所以他的语气也平淡了许多,“想必显伯有计策教我?”

    “要说完全可以平安度过的计策,学生想不出来。”魏广微摇了摇头,显然对目前的形势十分不看好,“若是说要拼死一搏,死中求活,学生这里有上中下三策……”

    还是免不了那些文人谋士的臭脾气,喜欢卖关子抖机灵啊……魏忠贤心里摇了摇头。

    “好,上策是什么?”

    “上策……”魏广微停顿了一下,留意了一下魏忠贤的神色,直到确定他在仔细倾听之后,他继续说了下去,“就是想办法摆脱看守,投奔赵进!”

    投奔赵进!

    这石破天惊的一句话,让魏忠贤身体都颤抖了一下。

    “你……”他抬起手来指着魏广微,“你这是何意?”

    “公公莫要惊慌!”魏广微连忙抓住了他的手,以示安定,“若非是真心为了公公考虑,学生怎么会跟公公说出这等话来?眼下天子和群臣都要谋害公公,天下之大,除了赵进那里,还有什么地方可以成为公公的容身之处呢?”

    “我……我与赵进那贼仇深似海,我跑过去他那里,岂不是……岂不是羊入虎口!”魏忠贤觉得对方的提议有些荒谬。

    “没错,确实很有危险,但是学生不是说过了吗?现在左右不过是死,需要的只是死中求活!”魏广微提高了声音,“公公也是看过三国的,难道不记得曹操怎么对张绣的吗?”

    在这个年头,国初写成的《三国演义》和《水浒传》已经随着刻本和说书人四处流传,早已经变成了人人口耳相传的故事了,魏忠贤自然也听过不少里面的故事。

    张绣两次投降曹操,期间还反叛一次杀死了曹操儿子曹昂,结果后来还被曹操善待的故事,他当然听过。

    “公公记起来了吧?”魏广微微微一笑,但是很快就又恢复了严肃,“公公的仇,难道有杀子之仇大?公公的地位和威势,难道不比当年那个草头将军张绣要强?既然如此,公公又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现在天子和群臣要您的命,大明已经容不下公公了,为何不干脆投了赵进?我观赵进之行止,恐怕也是个想要做曹操的,只要他有这份心,就算对公公再不满意也会收留公公的,正所谓千金市马骨。而公公到了那里,就算无法再和过去一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保住身家富贵又有何难?”

    魏忠贤呆呆地看着慷慨激昂的魏广微,手中的颤抖越厉害了。

    不是他觉得魏广微说得不对,相反,他心里清楚,魏广微说得太有道理了。

    他现在已经是落魄之身,随时都有可能被天子处死,摆在他面前的已经是条死路,他确实最好就应该去投赵进。而赵进为了自家的名声,也为了千金市马骨搏个人心,说不定真的会善待自己,毕竟自己已经毫无威胁了。

    反正魏忠贤已经到了这把年纪,也不知道有多少年活头了,也不用担心多年后赵进突然翻脸无情。

    可是……可是……这应该是你说出来的话吗?你是大明的大臣是!还是曾经的阁臣!朝廷对你的恩义,你还有半点放在心上吗?

    算了,这么说一点用处都没有,说实话如果真的一点也不心慕名利富贵的话,当时他也不会投到自己的门下了。

    说到底,他手下的这些外臣,又和那些东林小儿有什么区别?

    魏忠贤的沉默不语,被魏广微当成了犹豫不决,于是继续劝说了下去,“公公,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可以多想的吗?若非是公公,学生又何必将这种话说出口?而且不光是公公,就连学生也打算走这条路呢!”

    **********

    今晚连更新都晚了,也有人问我是不是要断更或者太监,不是,我要说的话不是这些,我想说什么呢?接下来,老白要努力多写一点,但也想请你们允许我写的更放肆一些。

    打天下和坐天下都有很多很多好写的,甚至允许我在书里多说说自己的话,就这么多了,这几天疲惫异常,本来想要多说,明日就要去某部院衙门开会,还是改日再多说了,谢谢大家,每一个订阅、月票和打赏的读者,我都记得,我都看到,真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