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势大归势大,可是他也不能让人一定要买他的货吧?”刘松平冷笑了起来,“京里,还有其他地方,多少商行在买徐州的货?这些商行不知道有多少是在朝中大臣们的手里呢,你想想他们有多少人帮着在贩卖徐州的货物?所以……徐州货卖得好,他们的收入才高啊……”

    “这……”

    这不可能,朝廷的大臣们怎么可能干这种通敌的事情呢!齐望想要这么说,但是却没说出口。

    那些小民可能对读书人敬若天神,觉得他们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可是作为这些锦衣卫,天天跟犯了事没犯事的文臣打交道,他们哪里还会对什么进士文臣奉若天神?

    也就是一群大俗人罢了。

    “所以啊,既然朝中大臣都不当回事了,我们这些人就算痛心疾又有什么用呢?”刘松平继续笑着反问,然后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还是好好喝酒吧,有便宜点的酒是好事,干嘛那么紧张。”

    “也许……也许是有些大臣是干了误国的勾当,但是当今圣天子天纵英明,又是励精图治的,他一定可以将朝中风气扭转过来的!”仿佛是找到了什么信心一样,原本有些失落的齐望又重新振奋了起来,“再说了,孙阁老和杨阁老都是清正廉明的贤臣,有了他们的辅佐,徐州货一定会被限制,赵进那贼一定会被扫灭……”

    看着这个慷慨激昂的年轻人,刘松平也只是又笑了笑,然后再给自己灌下了一杯酒。

    这个年轻人,就好像是二十年前的自己一样,血气方刚,意气风,总觉得天下无事不可为,可是现实却慢慢磨平了自己的棱角,也许某天还会磨平他的棱角吧。

    “三叔,你还是再给自己找个浑家吧……好歹把这里打理一下,你看看,这都变成什么样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啊。”片刻之后,齐望再度诚恳地劝起了刘松平,“我知道三婶走了你很难过,可是这都好几年了,再难过的坎,也得咬牙走过去了啊!你……你好歹要给刘家留个后吧……”

    按照一般情况来看,最后一句已经很冲了,如果不是因为两个人感情至深的话,他是断然无法将这话说出口的。

    刘松平的浑家和他的父亲,都是在几年前的疫症当中死去的,如今齐望成了孤儿,刘松平也成了鳏夫,所以两个人的感情也就越深厚。

    这多少年来,天灾不断,纵使是朝廷以天下奉养的北京城,纵使是世代吃皇粮的家庭,也免不了受到一些波及,所以多少次折腾下来,齐望和刘松平谈起生死来都好像已经看淡了许多——更何况,比起京城外面的世界来,他们的苦楚其实也算不得什么了。

    “留后……这年景,留后又是何必呢?拖着个孩子一起受苦吗?那就不必了。再说了,我都已经这把年纪了,再续弦那不是拖累人吗?”刘松平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好啦,别说我了,你也是老大不小的年纪了,也该考虑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了吧?别跟我说找不到啊,现在涌到京畿四处的难民不知道有多少,好多人家求卖女儿而不得呢?你要是想找个浑家,叔给你找,保管找个又有姿容又懂持家的,怎么样?”

    “我……我还早。”一说到自己,齐望的情绪顿时就低落了下来。

    他订了亲的女孩家,在成亲之前因为意外死去了,所以现在一直没有再找。

    “你看,你还不是一样?”刘松平又取笑了他,然后拿起了另一个酒杯,递给了齐望,“来,今天既然已经到了叔这儿,就别说这些丧气的事情了,先喝两杯酒吧!”

    “好。”齐望接过了酒杯,一口就喝了个干净,好像要借此来冲淡心中的郁闷一样。

    确实没有徐州的烧酒好喝……在徐州人打出旗号造反之前,他也是喝了好多回徐州烧酒的。

    叔侄两个就这样你碰我,我碰你地闷声喝酒,直到酒壶已经差不多快要见底、全身也热腾了起来之后,齐望闷声地问了起来。

    “三叔,你看上面给我们安排的这个差事,是不是古怪了些啊?”

    这个问题已经郁积在他心中很久了,甚至可以说,今天他过来,其实就是为了这个事情的。

    确实十分古怪。

    就在不久之前,随着天启皇爷的驾崩,权倾天下魏忠贤魏公公一下子就倒了台,朝廷上下在商议了许久之后得出了一个处罚的决定:将魏公公配到凤阳皇陵拘押。

    要是在万历朝或者更加之前,这事倒也没什么,太监们不管再怎么权势熏天,也只不过是皇上的家奴而已,他想要配到哪里去就可以配到哪里。

    可是如今看上去就古怪了——因为齐望知道,在不久之前,徐州人曾经兵临北京城下,然后逼着天启皇爷签订了一个和约,将凤阳皇陵周边的地区全割给了赵进那贼——当然,名义上还是给了点面子,不叫割让。

    所以,如果想要将魏忠贤拘进凤阳皇陵,是要经过赵进那贼的控制区域的!

    更为古怪的是,明明知道是这种情况,上面也只安排了两个人负责押送。

    那就是刘松平和齐望叔侄两个。

    我们不过是小小的小旗而已,真的能够担当这种重任吗?年轻的齐望,在接到任务的那一刻,心里就闪过了一丝疑惑。

    “看你平常大大咧咧的样子,没想到倒是有些心眼儿啊?”然而,和他的凝重不同,刘松平倒是轻松自在得多,仍旧不紧不慢地再喝了一杯酒,“怎么,望哥儿,你这是怕了吗?”

    “怕……怎么会?”齐望脸又是一红,“没错,那些徐州贼子是穷凶极恶,但是我还真不怕他们,大不了……大不了也就是送了一条命而已,可是……可是你想啊,我们两个人的性命是小事,要是耽误了朝廷指派下来的任务可怎么办?”

    “要沉住气啊,小子,你能想到的问题朝廷能够不知道?”刘松平还是微微笑着,“你放心吧,上面已经想到了。我们不是从京城直接下凤阳的,而是沿着别的路线绕过去,南下不用经过赵进的控制区,等到了南直隶再往北,小心进入凤阳地界儿。一路上我们会拿着碟文上路,沿途的官府都会照应我们的。”

    听到叔叔如此说,齐望总算稍稍放下了点儿心来。

    “可……可就算是这样,两个人也太少了一点吧?”

    “人少了才好呢!”刘松平笑着喝下了一杯酒,“你想啊,要是人多了,一路上我们多大的声势,在赵进的地界上能不惊动人吗?如果惊动了赵进的人,我们想要好好把魏公公送进凤阳都难喽……”

    原来,说穿了是怕惊动赵进啊……随着恍然大悟之后升起来的,是一种难以言明的怒气。

    朝廷……朝廷居然把赵进这贼怕到如此地步了!

    大明要配一位太监,还要顾及到赵进这贼,煌煌二百年,什么时候出过这种事?

    一种耻辱感,让他的手都微微有些抖,好不容易才把杯中的酒拿起来喝完。

    这样一种耻辱,到底是谁带来的?

    对这个年轻人来说,答案是十分明确的。

    “魏忠贤……魏忠贤……都怪这个欺君罔上、败坏国事的奸宦,大明才会落到这个地步的!”酒流入腹中,窜升起的那股火气,让他难以自抑重重拍了一下盘子,溅得酒液四处乱飞,“若不是因为他,赵进那贼怎么会嚣张到这种地步?又怎么会给天下带来这么大的祸乱?乱国家者,就是这些阉人!”

    总算他还留存着最后一丝理智,没有像当年锤杀大太监王振的樊忠樊将军一样喊出“愿为天下除此贼!”

    然而即使如此,这种话也惊得刘松平悚然一惊了。

    “望哥儿,慎言!”他放下自己的酒杯,压住了齐望的手,“你……你别说出这种话来啊,幸亏是在我这里说,要是在外面说出去,你……你还想不想混了?”

    没错,身为锦衣卫系统里面的小人物,是不敢轻易嘲骂太监的,要知道东厂的提督就是太监,而东厂其实就是从锦衣卫这里抽调人手的,很多时候甚至就像是锦衣卫的上级部门,像之前那魏忠贤,手握东厂,背靠天子亲眷的时候,更加不是凶焰滔天?

    要是这种怒骂阉宦的话传出去了,就算没有生命危险,他在锦衣卫里面的前途恐怕也就完蛋了。

    “叔,我知道……我都知道……就是心里这股气啊……太难受了!”齐望惨然摇了摇头。“大明朝廷恩养了我们祖宗那么多年,看到现在的情状,我……我怎么能够忍心啊!”

    这其中的凄惨和忿恨,恐怕也只有和他同样身世和遭遇的刘松平才能够理解了。

    “哎,孩子,你这又是何苦呢?明明是喝喝酒,非要说这种丧气的事。”沉默了许久之后,刘松平又叹了口气,“我们都是一样的,谁不希望大明天下平平安安呢?但是……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