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怎么打?萨尔浒那边号称是猛将名将,武家将门云集,可打的怎么样,全军覆没,战死的战死,自尽的自尽,那辽镇铁骑号称天下第一,可怎么样,自从开打就没有什么胜利。

    孙承宗、熊廷弼、王在晋都是知兵的名臣,都不是纸上谈兵的昏聩之辈,做事也从不冒进,可最好不过是相持,彻底崩溃也是几次。

    甚至还有人讲什么“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搞得天下人都以为这是说大明和建州女真之间,实际上那是北宋末年和金国之间的说辞。

    身在兵部,每日里接触的就是这些军事战事,身为兵部官员,自然能感觉到那种无奈和无力,大明这边差不多已经想尽一切方法了,但都没有任何的效果,只能拖延失败的来临,眼睁睁的等待绞索收紧。

    不知道为什么,兵部众人商议的时候,始终有个感觉,那就是明军若对建州女真开战,赵家军搞不好不会趁虚而入,所以大家考虑着调陕西三边的兵马去往辽东,但察哈尔的林丹汗盘踞在晋陕以北的归化城虎视眈眈,而原来的土默特部则是在河套西部伺机东进,拿掉陕西三边的边军,那么蒙古骑兵会不会趁势南下东进,重演过往的入侵,那时候就是前门进虎后门进狼的危急局面,更是无奈。

    在这样的无奈之下,也有人暗地里狠,你赵家军图谋这个天下能如何,你取了天下,可你也要面对建州女真和草原蒙古这样的虎狼,只怕你到手的好处还没有变热,直接就要被人抢走了,这样也好,这样就是反贼的报应。

    今日验看过级,看到了这些衣甲兵器,从不能置信到相信,然后再感觉到震撼,身在这一座座人头堆起的京观之中,所看到的并不是一个个女真兵卒的头颅,而是这大明帝国,朱家江山社稷的头颅,到了这个时候,大家终于能确认一件事,大明气数已尽了。

    大明倾国之力,百万兵马都无计可施的建州女真,却被徐州赵家军轻易战胜,而且是这样的大胜。

    如果说建州女真强,那么赵家军强到了什么地步,那么大明弱到了什么地步,再说什么圣贤大义,再说什么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都比不了这样悬殊的实力对比。

    原来大势如此,真的是无从逆转了,那么接下来该怎么选择,是为这个毫无希望的朝廷尽忠殉葬,还是去投奔赵家军?

    ************

    这才入秋,也冷得太快了。”

    看着庭中枯黄的青草,曾经权倾一时的魏忠贤魏公公叹了口气。

    最近这些年气象是一年比一年冷得快,今年也是尤其古怪,夏天没有暑意,而如今才九月出头,就已经是凉风瑟瑟,不得不加厚衣裳。

    魏公公是从万历年间走过来的,早年又是在民间摸爬打滚,自然记得往年年份和如今的不同。他小时候,虽然谈不上风调雨顺,但是至少四季有时。可是从那时起,竟然好似一年比一年冷。

    这种秋风萧瑟、草木枯黄的光景,如果是对文人雅士,倒还有几分雅意,可以悲秋可以伤怀,作出多少名篇来;可是在早年小农出身做惯了农活的魏忠贤看来,这恐怕又是预示着大旱的来临。

    天气越冷越旱,这天下的百姓又当如何自处呢?

    他的心里不禁闪过了这个问题。

    然后他自己又苦笑着摇了摇头,现在他自己也是朝不保夕,考虑这个问题又有何用呢?

    凉风拂面,吹得他脸冷,但是现在他的心却更加冷。

    曾经他独得天子宠信,朝中上下文武百官莫不深自忌惮,那是何等煊赫的生涯?然而,转眼间他却败落,已经如同风中枯草,命在旦夕了。

    先帝驾崩新帝登基,一朝天子一朝臣,荣华富贵转眼成空,这样的故事他原本也听人说了不少,也唏嘘感叹过,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就降临到了自己的头上。

    得宠的太监骤然失势,前朝不是没有先例,王振、刘瑾、冯保诸位前辈,各有各的下场,只是不知我的下场是哪种呢?

    最好也不过是像冯保那样,给配南京,然后郁郁而终吧。

    不过,以新帝对自己表现出来的观感来看,恐怕就算想求一个郁郁而终都不可得啊……

    说来也怪,即使自知自己可能要面临死亡,魏忠贤心里却并没有什么害怕,只是觉得累。

    是啊,陪着先帝操持天下那么久了,累也累够了,交给别人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魏忠贤瞧着庭院边上的护卫们,心中暗想。

    自从新帝登基之后,曹化淳王承恩等人就成了最得宠的太监,而他自然也成了这些新贵的眼中钉。他的护卫早就被人全部更换过,剩下的也早早地就投靠了他们,如果要动手的话,恐怕他们就可以将自己置之死地吧。

    正当魏忠贤还在思索的时候,这群护卫却突然起了些骚动,然后有一群人向自己这边走了过来。

    怎么?这么快就要动手了吗?魏忠贤心里吃了一惊,不过却也没有做任何表示,也没有反抗的欲念。

    该来的总会来的,早死晚死有什么两样。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这群人却并不是为了解决掉他而来的。

    “杨阁老?”看着面前一脸严肃的杨涟,魏忠贤禁不住有些好奇了。

    如果是别人来,他还会猜测对方会是来幸灾乐祸的,趁着自己倒了台好生骂上几句,又可以出口气又可以搏名声,不过以杨涟现在的地位,他不需要这么做。

    杨涟的表情也不大对,眉头微微皱着,满眼都是血色,看不出有多少愤怒,倒是充满了疲惫和焦虑,好像也没比自己这个精神状态好多少。

    见到了魏忠贤之后,杨涟也没有说话,只是打量着魏忠贤,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不知杨阁老前来,所为何事呢?”沉默了许久之后,眼见杨涟还是没有开口,魏忠贤禁不住问了。

    虽然喊他阁老,但是魏忠贤的语气里并没有多少敬畏,还端着点权倾天下时的架子,没有转过弯来。尽管明知道现在命都悬在人的手上,但是他也不肯低下头来向对方告饶。

    他甚至也没有邀请杨涟到厅中再叙,反正现在这里不算是自己的家了,等着他来号施令即可。

    不过杨涟并没有和他计较那么多,他又打量了魏忠贤一会儿,最后沉下头来,长叹了口气。

    “哎……魏公公,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就不要再讲门户之见了吧。在下现在是有事想要请益公公啊……”

    “阁老说得差了,咱家现在是一败涂地了,哪还有资格和阁老讲什么门户之见呢?”魏忠贤以为他在嘲讽,于是硬起了脸色。“若要处置咱家,尽管落便是!”

    “魏公公,我此来并非为了讥讽你的。若要讥刺你,难道我手下还怕找不出人吗?”杨涟知道他误解了自己,所以只好苦笑了起来。“如今国事已经到了这个田地,我也没有心思再打什么嘴仗了。”

    听到他的话之后,魏忠贤的激动不安渐渐地平复下来了。

    也对啊,就他对杨涟的了解来看,他确实不是这样的人。杨涟可以说古板,也可以说执拗,但是至少还是东林党里面少有的有些风骨的人。

    等到他平静下来之后,杨涟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把视线也同样转到了庭院当中。

    枯黄的衰草,四处乱窜的寒风,在他的心中激起了和刚才魏忠贤一样的感触。由于最近朝廷是他在当政,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这种感触变得尤为浓烈。

    “魏公公,关于你的处置,朝廷已经商议好了。”看着在寒风中摇荡的灯笼,杨涟略微有些艰难地说。

    魏忠贤心里突地一跳,但是很快就又恢复成了那种从容的平静。

    “哦?不知道朝廷打算如何处置咱家呢?”

    “朝廷……朝廷决定……将你配到凤阳安置。”

    配凤阳!

    魏忠贤心里倒抽了口冷气。

    凤阳那里是宗庙之所在,宗室当中只要有人犯了不赦之罪,就会被配到凤阳高墙圈禁,之前秉国政的时候,他自然知道那里是什么样的所在。

    更重要的是,朝廷自从和赵进和议之后,凤阳周边早已经被割让给了赵进,那是一处死地啊!自己想要进凤阳,不管走什么路线,那都肯定要经过赵进的地盘,那个赵进是出了名的混世魔王,以自己和赵进的仇怨,落到了赵进的手里还能有活命吗?

    一瞬间,他有些天旋地转,连脚都站不太稳了。

    但是,当看到杨涟眼中的那一点怜悯的时候,心里头突然升起的一股傲气,强行压住了他的恐惧。

    是啊,反正是要死的,死在皇上手里和死在赵进手里又有什么区别呢?

    只是……自以为天纵英明,结果想要杀人都要借赵进的刀吗?他脑子里面突然掠过了一个冷笑,对那个少年心里有些不屑。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