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灰用来硝制防腐,如今保存尸都是用这个,说这话的人来自草原,应和点头的人来自山东,骑兵团非徐州出身的人很多,但大家都习惯说我们徐州,大家都把自己当成是徐州出身的老弟兄了,实际上在赵家军的团体里,已经按照年资分为几层,这“徐州老弟兄”是个约定俗成的叫法,这是赵家军中最骨干的力量。

    “从前在草原上乱窜的时候,那里能想到今天,更想不到海这么大,这船能这么大,草原上一辆大车能装多少,这一艘船能装多少,还有这炮!”

    天黑之后没多久,第一旅的一个团也急行军赶到这边,有了这个团的参与,骑兵们开始轮休,他们是在昨天被船队直接运送到永宁监城附近的私港登6,然后直接用两门重炮轰开了永宁监城,骑兵们下马冲击,直接拿下了这座城池。

    控制住永宁监城后,赵家军骑士第二团和第一旅的骑士连队开始出击,截断永宁监城和复州城之间的传讯,实际上是截断自北边去往复州和金州的一切联系,当然,两日之内也没有什么消息传递。

    因为赵家军骑兵出现的突然,因为靠着骑兵的机动力确保没有漏网之鱼,所以复州城的建州女真兵马不知道北边的永宁监城已经被攻下,然后就有了接下来的阻击和堵截,赵家军的骑兵达到了最大的突然和震撼。

    不过要做到这些很辛苦,没怎么坐过船的步卒在船上吃不好睡不好,晕船是家常便饭,而骑兵除了自己休息不好,还要照顾好自己的坐骑,马匹对船上的环境更紧张,要不断的安抚和喂食喂水。

    上岸同样如此,步卒可以直接跳进浅海里向岸上跑,马匹却不行,只能找到合适的地方放下踏板,一艘艘船轮流进行,一艘大船都放不下太多的骑兵,这个过程更是漫长。

    大队登岸后就是作战,拿下城池之后立刻要布置追击和阻截,还要给复州城下的陈昇那边传递消息。

    骑兵团和骑兵连队的马匹一直保证充分休息,但骑兵们却是骑兵和步卒的活计都在忙碌,很多人到现在还没睡过。

    以后如何不论,眼前的局面已经确定了,大胜,甚至可以说得上完胜,接下来要做的都是收尾的事情,有相对不那么辛苦的步卒接应,骑兵可以休息,骑兵们强撑着伺候完坐骑,就那么彼此靠着,或者在地上铺一张毛毡呼呼大睡。

    骑士团第二团的团正巴音双眼都是血丝,也不住的打哈欠,不过他没有睡,他的亲兵在轮流休息,轮流叫起几个连队,必须随时有人保持清醒状态。

    第一旅过来追击的团正已经来交流完毕,自己去忙碌了,巴音靠在马背上,时不时的拿出个银壶抿一口。

    这银壶里装着的是汉井名酒,赵家军严禁战时喝酒,不过蒙古好酒,对这醇厚的烈酒没有抵抗力,后来索性给连正以上的统一打造了银壶,二两的分量,战时一天只有这么点,多喝私戴的军法处置,但巴音和下面一干人分得清轻重,一直就这么维持下来。

    正喝酒的时候,一名大队正却凑了过来,低声说道:“额吉,听那帮当差的孩子们讲,打完建州,咱们肯定要去草原上动手,咱们进爷的心思可大的很。”

    “额吉”是蒙语里兄长的意思,他也就是这句蒙语,其他都是徐州口音的官话,说这些话的时候,这大队正满脸兴奋。

    “你没事别总去跟那些孩子们打听,他们跟在进爷身边办差事福分,别因为乱说话被赶出来,你那就是害了他们。”

    “没事,他们和我讲的,一定是让透出来的风声。”

    听到这大队正满不在乎的回答,巴音倒是忍不住笑了,当年王自洋从草原上搜罗人口进献给赵进,曾经有几批年纪小的孩童,女童一边放在徐珍珍和木淑兰这边做丫鬟,一边放在父母那边,在赵进父母那里的学些女红家政,跟在徐珍珍和木淑兰这边的则不光是伺候人,有人学着管账管事,有人学着刺探之类。

    因为赵进这边一切简单,伺候人往往是徐珍珍从徐家带来的,木淑兰这边则是闻香教的旧部,新招进来的人里就只有这些女童了,她们实际上是奴隶的身份,而且因为赵家善待宽厚,个个都是死心塌地,反而可以交待教授一些机密要紧的事。

    男童那边也差不多,这些人赵进手里有一批,放在教导队里,王兆靖手里有一批,做文案机要。

    因为这些孩子出身蒙古,女孩子们在内宅不方便相见,男孩子这块很受骑兵各部的喜欢,这位和团正巴音说话的大队正,年纪比其他人大不少,原来有过妻儿,却死在了草原上,所以对这些草原上来的男童女童格外亲近,时不时的嘘寒问暖,也有些旁人晚知道的消息流露出来。

    这些少年涉及机密,内卫和情报几处盯得紧,他们彼此间也在监督,泄露机密的人早就被清洗掉了,但现在还有消息放出来,无非是向外吹风,让知道的人知道,或者让大家心里有个准备。

    那通风报信的大队正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嘿嘿笑着不以为意,却又压低声音说道:“我估摸着,等这关外打完,再把其他的省拿下来,就该对草原上动手了,依咱们进爷的性子,可容不得天底下有别人的地盘。”

    这话说的很大,不过大家都觉得理所当然,有一搭没一搭在闲聊的巴音却坐正了身体,脸色变得肃然,这大队正能知道的消息他自然也知道,只是从前不怎么在意,赵家军只有一个半省的地盘,谈天下都太早,还谈什么草原,可现在,在辽东都已经有这样的战绩,还是渡海来攻,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都已经做成,草原也不是可望不可即了。

    “。。如果。。如果进爷肯对草原用兵,土默特和察哈尔的狗崽子们,我饶不了他们。。”

    巴音说到最后,已经变回了蒙语,他们被王自洋收留,然后又在赵进麾下效命,先前都是在草原上流浪求活的马贼,和这些雄霸草原的大部落都有仇怨,或者是自家部落被吞并,或者是被血洗,但他们也没想着报复,那样的草原巨无霸,自家势单力薄,什么都做不到,不过现在有了这种可能。

    正说话的时候,永宁监城之前变得很明亮,收拾完毕,斩下来的尸体被集中起来,用永宁监城中的油脂柴草开始焚烧,一堆堆大火熊熊燃烧,空气中弥漫着焦臭的味道,巴音抿了口白酒,打了个哈欠。

    到了第二天,第一旅第一团也赶到这边,他们是走6路行进,不过复州湾那边也有大船沿着海岸线到达永宁监城附近,就和巴音所说的一样,这边已经想的很完备,石灰已经到了,甚至还有备好的容器。

    被砍下来的脑袋及早处置,一方面容易保存,另外不至于因为腐烂传播疫病,俘虏们再次被驱赶上阵,用白布围着口鼻,开始处理。

    出身金州守军的陈继盛和张盘没有留在复州城,也没有回到金州,反而跟着第一团来到了这边,看到这般大胜之后,两人现自己没有预想中的兴奋和激动。

    当见识到赵家军的实力和杀伤之后,能有这样的战绩,完全是理所当然,他们这些辽地明军出身的人都是感慨万千,自家害怕的老虎,在对方眼里却是猪羊,前仆后继舍生忘死还无法取胜,对方却没什么损伤。

    “要是从前听人讲,我肯定觉得是玩笑,甚至觉得荒唐,哪有未战之前就先觉得自家必胜,开始准备打扫战场,处置级的,但这赵家军真这么做了,而且还做得对!”

    “这林林总总算起来,真鞑子恐怕被他们砍了九千,差不多九千啊!”

    说到这个数字的时候,张盘的声音都有些颤抖,甚至带了点哭腔。

    “鞑子打下抚顺,一路向南破清河堡,沈阳、辽阳、再到广宁,咱们大明的弟兄死了多少,可又杀了多少鞑子,这赵家军才刚来,这。。这。。”

    张盘说到这里都有些说不下去,嘴唇不住的抖,眼眶也开始红,陈继盛叹了口气,他知道张盘的感受,这不是嫉妒或者愤恨,只是感慨,想到那么多死去的人,再想想现在的轻而易举。

    就在这时候,却听到处置战场那边有人欢呼说道:“那个鞑子王子的脑袋找到了,斩了个王子!”

    “谁杀的,这可是天大的功劳!”

    正在处置级的现场周围一片欢声笑语,各个兴奋模样,张盘揉了揉脸,摇头说道:“这些人真是没见识,老奴的儿子可是分贵贱的,贱的不值钱,贵的可就是亲藩那一等了。”

    “没见识,我们倒是有见识,可鞑子参领这一等的级,我们拿到了吗?”陈继盛这句话的语气却有些不耐烦。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