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没过多久,消息就是回报,不过几十名骑兵,就在远远的游荡追着,倒也不上来滋扰。

    “不要管他们,靠近过来就吃了他们!”汤古代很快下了决断,他手下六千多兵马,骑兵近千,几十名敌骑真算不得什么。

    但随着大军行进,后面出现的骑兵就越来越多,零散骑兵聚集成马队,还是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随。

    这样的尾随让汤古代和部下心浮气躁,从几十骑已经到了数百骑,这样的规模已经不能忽视了,汤古代犹豫再三,才把自己部下的骑兵派出去,想要把对方赶走,可追过来的骑兵却不接战,靠近了就跑,这让人更加烦躁不安。

    外围游弋的徐州骑兵虽然不会冲击大队,但并不是毫无杀伤,汤古代这次撤退虽然慌张,可也算得上中规中矩,前后都有游动的侦骑观察,随时报告消息,不过这零星骑兵跑在外围的话可就成了别人的猎物,不是被赶回来,就是被杀死在半途。

    爱新觉罗汤古代对派出大队骑兵很慎重,万一自家扑个空,被对方的骑兵杀入步卒队列之中,那可就没办法控制的崩溃,全军覆没都有可能,自家要是想要逃命,早就带着马队先跑,何苦走的这么慢。

    “当他们是牛粪边上的苍蝇,咱们走咱们的,不理会他们,到了永宁监城他们还能怎么样。”

    复州以北都是建州女真牢固控制的地盘,这些没有根基的骑兵折腾不出太大风浪,汤古代倒是有这个自信。

    算计着路程,永宁监城就快要到了,游弋袭扰的徐州骑兵也不在围着汤古代所部奔驰,而是退到了他们后面,聚成了几十骑一队的阵型,就那么慢慢的跟着跑。

    汤古代额头上已经有冷汗渗出来,这些突然出现的骑兵马术比不得蒙古和女真的骑兵,可这聚散进退却比这边好很多,更不要说所骑的都是壮马,装备看着也是齐整,比明国那瘦马烂甲要强出太多,那股沉稳更让人胆寒,明明是他们人少,但去没有丝毫的惶恐焦躁,一直这么不紧不慢的追着。

    这军功前程或许也没那么好拿,还是回沈阳那边享受下才好,汤古代的雄心壮志越来越少。

    太阳就快落山了,但距离天彻底黑下来还要一个半时辰以上,关外夏秋昼长夜短,虽说现在已经过了秋分,可比起关内来天黑的还是要晚很多。

    “前面就是永宁监城了!”有人大声喊道,队伍里一阵骚动,累死累活跑到现在,总算到了暂时目的地,可以喘口气喝口水,而且越是向北,距离大本营所在就越近,多少能安心些。

    骚动片刻之后,还有人冲着背后跟随的那支敌人马队破口大骂,你有本事这么跟着,有本事跟着进城啊!大家行进的度又是加快了些许。

    “前面。。前面。。”突然有人失声喊道,语气颤抖不停,话还没有喊完,声音已经变了腔调。

    即便没有汤古代的号令,队伍也开始停下,前面停下,后面还在加向前,队伍彼此推挤已经有些乱了。

    前面的消息终于传到了后面,大家都知道在永宁监城下,有一只兵马在那边迎候等待。

    汤古代的队伍开始骚动,然后整个大队停下,喧哗声却越来越大,本来一直沉默前行奔逃,可到了这个时候,却一下子绷不住了。

    “爷,怎么办?”

    “下面各牛录都得约束着,不然就要垮了,已经有人向着外面跑。”

    带着大队的参领们都是急了,纷纷派人过来请命,眼前这形势虽然大坏,但还没有到最后关头,对方如何先不论,这么下去,别自家先垮掉。

    汤古代想要说话,可张口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吞咽几次还觉得嗓子焦干,没有一点口水润喉,他觉得浑身都在抽紧,尽管跑的浑身热,可此时却觉得寒意自脚心升到脑门,冷的直接哆嗦起来。

    “梅勒章京!拿个主意啊!”一名正蓝旗的参领不耐烦了,伸手扯了下汤古代的缰绳,声音也抬高了些。

    这动作让汤古代浑身颤了颤,好歹反应过来,身为这一路的主将,言谈举止都要有威严体面,部将这么冒犯无礼是可以行军法的,汤古代也觉得脸上挂不住,可环视四周,现除了自家的亲兵佐领脸上有愤怒神色,其他几位参领脸上都有冷笑和不屑。

    一个庶妃生的儿子算什么,没舅舅家的本钱入股,在建州,在金国什么都不是,有军法在,你有个主帅的样子,那么大家敷衍着听听,眼下这个局面了,你拿不出决断,还在大伙面前怂了,谁还会敷衍。

    这样不加遮掩的表情让汤古代更加难受,可他一是习惯了,二是知道,在眼下这个时候,要忍,也只能忍。

    “向东走是山,越山向东是海,那边全是明狗的余孽,我们这么过去,队伍必然散了,到时候恐怕是死路一条,天知道那边还有没有什么徐州军。”汤古代镇定片刻,开始闷声布置。

    “向西是海,回头走,有骑兵堵着,也有那徐州军,那是死路一条!”

    “梅勒章京,可前面也有兵马,看着就不是好对付的,怎么办?”一名参领不耐烦的打断道,这局势大家都看得明白,不用费劲说出来。

    汤古代没理会这个冒犯,他说这么多,实际上是为了镇定自己的心神,还没等他再开口,刚能派出去的侦骑已经跑了回来,满脸都是失魂落魄的神色,靠过来就喊道:“爷,骑兵,前面也是骑兵,也是骑兵。”

    “嚎什么,号丧吗!滚回去再看!”这压不住声音的吆喝让汤古代和参领们都是大怒,有人用刀,有人用鞭子,直接把人打了回去。

    可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一时间也没了继续说下去的心思,汤古代抖动缰绳,驱马向阵前赶去,其他人彼此对视,有人直接就低声骂了起来,不过眼下这情形除了跟着去阵前看,也没什么别的选择。

    “骑兵。。都是骑兵。。”上前距离近了,看得多少也清楚些,或者说他们知道侦骑不会骗他们,但总抱着一丝侥幸,现在连侥幸都消失无踪了。。

    在永宁监城之前,已经有一道黑压压的阵线,那边旗号正在摇动,原本不矮的阵线又是高出一截,久经沙场的众人都知道,这是对方骑兵上马了。

    自家亡命奔逃,从复州那边毫无休息的跑到这里,却没想到另有杀局在这边预备,想想自己疲惫辛苦,再想想对方好整以暇的等待,这就让心愈变得向下沉。

    “他们会有这么多骑兵,这些骑兵什么时候来到永宁的,我们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坐在马上的汤古代失声喊了出来。

    没有人接他的话,尽管每个人都有和汤古代差不多的疑问,从阵线的宽度来看,永宁城下的马队起码有千骑,这个规模的马队差不多等于几倍于他们的步卒,所需的给养,行进时候的动静,永宁监城距离复州这么近,没道理到现在才觉,现在才知道。

    “后面的马队正在结阵,马上就要冲过来了!”在建州女真兵马的后队响起了撕心裂肺的喊声,如果是先前,那几百敌骑的动作并不会引起这么大的慌乱,汤古代所率领的队伍有六千多的规模,又有近千骑兵,几百敌骑最多也就是钻钻空子,真正的威胁说不上,可现在,正前方有过千骑兵以逸待劳,已经形成了夹击的形势。

    还没等建州女真的武将们做出决断,却看到前方的骑兵阵线开始动了,彼此千步之遥,缓缓动到开始冲锋还需要些时间,可大家都知道没办法闪避,一旦横向移动就会队形混乱,在这情势危急的时候,步卒已经不容易约束,万一溃乱起来,那就是骑兵刀下的猪羊,可面对优势骑兵,难道冲上去吗?

    “诸位老少,咱们现在唯一的法子就是硬冲过去,若是能冲开,那就能打开生路,若是冲不开,拼了也就拼了!”汤古代粗声说道,这是眼下唯一的法子,后退不得,向西是大海,向东是山脉,只有前冲!

    “冲过去?眼前就算是明国的千把骑兵,咱们也不敢冲啊!”有一名参领阴着脸说道。

    建州女真兵马和明军交战,步卒上大占上风,可骑兵上却没什么优势,充其量占个“多”,因为女真和蒙古结盟,骑兵来源自然不缺,可明军骑兵都是粮饷充足的精锐,真要同等人数下的厮杀,还真是占不到什么便宜。

    汤古代登时大怒,到了这个关头,居然还有人硬顶,他翻手把自己的刀抽了出来,在马上怒吼说道:“我自小跟随大汗征战,大小百余战,从未临阵退缩,你们现在说东说西,难道是要逃吗?难道就不怕咱们大金的军法,难道就不怕自家人罚做奴隶吗!”

    这番话说得其他参领都是大怒,不过汤古代的亲兵牛录却跟在身边,看着自家主子抽刀,他们都跟着动作,一时间杀气森森。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