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队伍的气氛很沉闷,自从努尔哈赤凭着十三副铁甲起兵,一统女真各部,然后攻破边墙,席卷辽镇,建州女真大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什么时候打过这样的郁闷仗,在金州那边,眼看就要拿下来的城池,被突然出现的海上援军给拦住了,短暂的遭遇战之后,不要说继续攻打金州城,连回营据守都做不到,就这么直接被赶到了复州城这边。

    大家来到复州城之后没想着继续后撤,自梅勒章京到下面的牛录额真,都觉得丢人丧气,大伙都在打胜仗,可咱们这一路扫清残余的却这么惨,回去那还有脸见人,什么前程富贵都不要想了。

    复州是寻常城池,没什么险要可以据守,物资也不能支撑太久,按照军务常规应该退到盖州那边才有仗恃和纵深,但这一路女真兵马没有退,如果退了,自金州出的敌人就可以直接到达盖州,而盖州后面就是建州女真金国的腹心之地,辽阳和沈阳,以及西边大军驻守的广宁一带,放任敌军进逼要地,这个罪责可就大了。

    所以主事的正蓝旗右梅勒额真一边布置防务,一边派人去盖州和辽阳那边告急,受挫战败已经会被军法追责了,此时唯一的机会就是将功折罪,两黄旗、镶蓝旗的精锐都在几个大方向上,金州这里的扫尾战事肯定还会让正蓝旗来打,这就是翻盘的机会。

    本来正蓝旗这些兵马在复州城勉强安心,从金州那边走6路过来不容易,粮草辎重就是个难题,那威力巨大的火炮动起来更难,刚开始森严戒备,生怕对方马不停蹄,可连续二十几天之后,这警惕就渐渐淡下去了,辽沈那边的消息也是传回,援军很快就要到达,这让复州城中的驻守人马摩拳擦掌,想要一雪前耻。

    可谁也没有想到敌人从海上来,和陈继盛他们所说的一样,建州女真的眼里和心里没有大海的存在,因为他们对这个毫无认识,所以下意识的当做他不存在,可对方不仅从海上来了,还带着大炮和大军,所受到的震撼可想而知。

    当退回的建州女真骑兵描述火炮的骇人威力,复州城内的建州军将立刻想起了金州城那边的经历,他们溃退的太早,虽然经历过火炮的轰打,却对这威力感受不那么深,只是在溃退后接到探子的回报,说金州城的城墙没过多久就被轰塌了。

    建州女真也有大炮,也知道大炮的威力,但探子的描述却让大家知道,这海上援军火炮数量不仅多,而且威力也远胜于他们所认知的火炮,建州自家的火炮就可以打开城池,威力更有过之,那会怎样,结果大家都想得明白。

    当看到城外一门门大炮落位之后,复州城内主将很快作出了抉择,逃,弃城而逃,到了这个时候,能留存尽可能多的战力才最要紧,如果死战的话,那最大可能的结果是战死。。城池丢了,营头也打光了,那才是万劫不复的结果,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富贵都要烟消云散。

    想到这里,正蓝旗右梅勒额真汤古代就咬牙切齿,他在愤恨之余还有些迷惘和惊慌,汤古代知道海上的援军是什么徐州军,但他却没想到徐州军是这个样子,不仅仅是强大,而且是不能理解的那种强大,这样的火器,这样的军阵,这样的船队,这都是闻所未闻的。

    汤古代见过火器,见过精兵,也见过援救金州的明军船队,这徐州军的每一样看着都很相似,但却是完全不同的东西,这都是理解之外的东西。

    突然间的遭遇,不能抵抗的失败,让人心里慌张不安,汤古代不是没有经历过苦战,当年建州崛起,去和乌拉部死战,杀声震天,彼此阵线纠缠,建州兵马被压迫到绝地,最后还是杀了回去,这场战斗血流成河,河对岸的高丽人吓得甚至不敢过河,因为从未见到这般残酷的战斗,那次战斗中,汤古代的铠甲都被砍破了几处,血把内衬的棉衣都是浸透,即便这样他也坚持不退,因为他觉得还有的打。

    可和这徐州军遭遇,对方火炮在几百步、几千步外打来,而且那炮打的又快又准,原本能趁着间隔冲到跟前,吓跑炮手,可现在根本没办法顶到前面去,半途中就要被炮打垮,冲到了跟前,对方那火铳又是难缠,从前明军那火器能熏人呛人就不错了,现在这个却连铁甲都挡不住,更不要说那浑身铁甲,那刺猬一样的长兵丛林,靠不近,打不得!

    到了现在,汤古代在一场场胜利中积攒起来的信心和希望都已经消散掉,他甚至不敢去想将来。

    “这次回到京城,把家里能卖的都卖了,全都换成那什么汉井名酒,喝个痛快,醉死算完。”人在马上,汤古代却已经想着沈阳那边。

    他的确没什么好心情,每旗旗主被称为固山额真,设左右两名梅勒额真,实际上就是副旗主的意思,右梅勒额真就是排位第二的副旗主,建州女真金国的根本就是八旗,能做到其中一旗的副手,这也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不过汤古代却从不觉得这个梅勒额真的身份如何,女真称名不称姓,汤古代的姓是爱新觉罗,他是努尔哈赤的第四子,身为金国大汗的第四子,一个梅勒额真算不得什么,虽然心里不觉得如何,可汤古代很珍惜这个位置,因为其他兄弟还没有这个。

    明国天子的儿子都会被封为藩王,享受荣华富贵,而金国大汗的儿子却没这个待遇,女真在这方面的传统和蒙古差不多,都是子以母贵,母家的实力决定了他的地位和前途,从被处死的长子褚英,再到四大贝勒的代善、阿敏、莽古尔泰、皇太极,再到深受宠爱的阿济格、多尔衮和多铎三个小孩子,母家都是女真或蒙古的大族大部出身,将来只怕都能领着一旗,能够继位大汗的也会在这几人中,而母亲身份卑贱的,即便是大汗的骨血,也没什么地位可言。

    汤古代知道大富贵没自己什么事,但为了以后的身份地位,能在这越来越好的大势中捞到些实惠,眼下这个梅勒章京的位置就很重要了,在这个位置上,就可以靠着军功向上,将来甚至能有个贝勒的名位。

    在如今的八旗内,军功越来越要紧,汤古代清楚记得,自己当年人憎狗嫌,连两黄旗里面的参领们都没什么恭敬之意,可自从领了正蓝旗的梅勒额真之后,手下抓着几千兵马,地位马上不太一样,连从前不怎么正眼理会他的几个大贝勒都露出善意,四贝勒皇太极更是和气。

    这次南下扫平金州,虽说任务不如董鄂何合礼那一路重要,可只要克复金州后,必然会有功劳前程到手,地位又能再上一层,再出前,原本不怎么理会他的几方面都托人递话或者示好,都要提前下注了。

    可谁也没有想到,连汤古代自己都没有想到,本以为可以用不值钱的汉民消耗,然后一鼓而下的金州城,却被莫名从海上出现的兵马搅局了,而且这援军不是送菜送前程的明军,而是强大到概念之外的徐州军。

    什么都完了,汤古代越想越觉得灰心绝望,出生入死挣来的一切马上就要烟消云散。

    “爷,各牛录都是累得很,后面追兵也没跟上来,大伙都想停下喘喘气!”正奔跑间,汤古代的亲兵佐领过来询问。

    赵家军登6的太突然,推进的太迅猛,复州城内的建州兵马根本没有做好准备,简单收拾,将替死鬼逼出城池后就急忙撤退,在这样的情况下,从心理到身体都更加疲惫,让人支撑起来很困难。

    虽然走得匆忙,但还知道徐州军是步卒为主,大队动起来又不快,隔着城池追过来肯定追不上了,既然追不上,大伙喘喘气也好。

    还没等那亲兵佐领把话说完,汤古代马鞭直接抽了过去,怒骂说道:“喘你娘的气,不进永宁监城,谁也不能歇着,把命令传下去,咱们是在逃命,停下喘气被追上那就没气了!”

    永宁监城是距离复州城三十里的一座砖堡,被建州拿下之后当做转运兵站,在那里有两个牛录和数百新附汉军驻守。

    在复州城的时候,是想着等到援军大部队来,重新击溃那徐州军,反败为胜翻盘,现在则是想把手里的主力带回去,让自家的罪责尽可能减轻些,免得鸡飞蛋打,万劫不复,但撤退逃跑也讲究章法,夜间也必须休整宿营,有城池遮蔽总归是好的。

    “。。有骑兵在咱们周围游荡,不是明军,应该是那什么徐州军.”有消息传了过来。

    听到“骑兵”这个词的时候,汤古代只觉得后脑勺的金钱鼠尾都要炸开了,连缰绳都握不住,片刻后才镇定下来,咬牙问道:“多少骑兵,大队不要慢下来,继续走!”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