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话说得很明白,这一晚辽地出身的人想要做个预备,又没办法提前知会赵家军的人,他们的这种行动被赵家军注意到,自然不会朝着善意去理解,而是暗地里做好了戒备,只怕外面有人提防着建州女真,里面则有专门的人防着他们,真要乱动,恐怕还没有说明自己的用意,先被杀个精光。

    “的确是老到,咱们听令就好,不用操心太多了!”临睡前,这边有了句感慨。

    不光知道夜间布置,还知道盯着内部的不稳因素,心思这般周全老辣,的确不用操心太多了。

    夜里的骚动不止这一次,每一次都是以喧哗开始,火器爆响为**,安静结束,来回四次之后,彻底安静了下来,确定夜袭赚不到任何便宜之后,建州女真也不会这么白白消耗兵马,次次失败,自家的士气也会越来越低落。

    天刚亮,整个营地开始整备的时候,陈继盛就请人去向陈昇通报,自己想要求见,昨夜的误会一定要说清,不然这猜忌积攒起来,恐怕就有大麻烦了。

    “你们不熟悉赵家军的军法规矩,这样的事是误会,我会安排人给你们讲明,知道规矩后再犯,那就没什么情面了。”

    对待投降一方,又是在这样的战时,或者作出推心置腹的亲热,或者重重提防,务求万全,陈继盛倒是没想到陈昇会这么公事公办的说话,也没有怀疑,但也没有刻意的拉拢,就是规矩如此,那咱们这么办就好。

    这样的对待让陈继盛等人有些不适应,可回去后想想,这样似乎最简单。

    复州城和金州城都是小城,可毕竟是城池,陈昇这次带着的数千兵马不可能将其团团围住,所以主攻的正面就是城池的西门方向。

    辽地出身的众人都被安排到了较好的位置上,赵家军对他们倒是不藏私,毕竟这样的观战观阵可以让他们尽快的熟悉赵家军的战法。

    上午从西边开始进攻,却是直视从东来的阳光,这一点很不方便,不过能看到的细节还是不少。

    “城头有烟气和水汽,这边应该有滚油和滚水,硬攻恐怕会有麻烦。”

    “鞑子弓箭不差,真要过去,恐怕真要有箭雨伺候了。”

    辽地出身的人一边观察一边感慨,这样守备森严的城池想要拿下来可是要花大本钱,不知道赵家军怎么动手?

    他们这边在议论,赵家军已经开始行动,先是步卒队列和轻炮出营,在城池前列阵预备,并且建立起进攻阵地,然后重炮在牛马和人力的牵引下开始落位。

    复州城的城墙上没有火炮,赵家军进攻阵地距离城墙最近处也有三百步,这个距离让城头的女真守军绝望,他们没有任何的兵器可以打到这个位置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赵家军的火炮落位,就好像勒在脖子上的绞索逐渐收紧。

    对于赵家军十二磅以上的重炮来说,三百步的距离,就和火铳在五十步内射击一样,完全能保证大概的准头。

    装填完毕就是开火,四门十六磅炮的炮弹落在了复州城城墙的西北角上,震耳欲聋的大响之后,西北角已经被打塌了了一块,城头上惊慌鼓噪,按照这样的度轰击,恐怕再有几轮,那西北角就会被直接打开缺口,变成可以攀登的斜面,到时候这城墙可就没有丝毫的阻碍作用了。

    赵家军的几门重炮进行了简单的复位,然后又是开火,城墙角崩塌的部分更多了。

    “要是将军炮和大将军炮,一炮之后想要再打方才的位置,恐怕要折腾许久,可这徐州火炮不过片刻,这火器还真是犀利。”有人禁不住感慨说道。

    “鞑子城门开了,他们要出来接战!”有人大喊,在下面已经能看到城头上的建州兵卒快减少,在那边防不住,也只能出城接战了。

    赵家军分出一个团迎了上去,有几百杆火铳,有三门三磅炮,这一个团面对出城的建州女真兵马可不会吃亏。

    “鞑子怎么派出来这么点人,这不是送菜吗?”陈继盛他们看了过去,结果建州女真不到两千的数目,城外赵家军接近六千,火器装备齐全,这两千出来有什么用,要知道复州城内守军和先前的败军加起来可是近万。

    “有一队鞑子逃了!”又有人大喊说道,赵家军还好,他们自从登6以来碰到的建州女真兵马并没有比明军强到那里去,可这些明军出身的人却目瞪口呆,尽管见识到了金州城下建州女真兵马的溃退,可那是撤退,建制尚在,但现在居然是临阵脱逃。

    原来鞑子也是会怕的!原来鞑子也是要逃的!陈继盛等人脸上悲喜掺杂,自家在鞑子兵马面前的表现,就和鞑子兵马在赵家军面前的表现一样,自家这些人在各处起兵,和鞑子厮杀死战,苦苦支撑,可和眼前这局面一比,简直就是可笑,自家到底算是什么?

    那边建州女真兵马已经和赵家军接战,双方刚一接触,火铳就劈头盖脸的打了出去,接战过几次之后,谁都知道这个套路,可却没办法躲开去,要厮杀总要靠近,弓箭射程没有火铳远,杀伤也没有火铳大,往往最先打掉的就是弓手,然后火铳还可以再打一轮,本队会被重创,再接下来,长矛和长戟就到跟前了,铠甲护身,长兵杀人,同样是无解的。

    而出城阻击的这支女真兵马没有丝毫的军心士气,火铳齐射之后,立刻就是崩溃了,先前有一队已经先逃,后面的自然不会跟着硬挺,都是哄散。

    看着这一幕,辽地出身的官兵们都是无言,就连准备打硬仗的第一旅第三团都愣怔了下,随后才开始追击抓俘虏。

    到这个时候,陈继盛突然反应过来:“鞑子大队已经出城逃了,现在这里面是空城!”

    反应过来的不仅仅是陈继盛,在这边失声喊出的时候,赵家军已经有一个团向着城门那边扑去,虽然城门紧闭,但这的确有蹊跷。

    炮声依旧轰鸣不停,有几门火炮已经开始撤出炮阵,套上牛马之后,士兵们一边推着,向城门那边而去。

    被轰打的复州城墙一角已经撑不住了,直接就是崩塌,这个时候已经可以踩踏着崩塌的废墟直接攻入城中,不过赵家军的战法还要更稳妥些,三磅炮和六磅炮开始向城墙角那边运动,落位后直接抬高炮口,向城头就是开炮。

    如果这个时候守军想要堵住缺口,或者准备在这个缺口阻拦,先承受的就是这炮火杀伤,没人能想到赵家军的火器这么迅猛,还能这么快的调整射角和方向,当这轮杀伤过后,则是用火铳在前的冲锋,同样很难挡住。

    那缺口没有人,指挥炮击的连正留了个心眼,没有不管不顾的密集开炮,第一轮之后特意停了下,还是没有人出来,城头也没有任何的反应,以往那种骚动、惊呼和尖叫也没有,突然就是安静起来了。

    更确定的消息从城门战场上传了回来,“城内已经没有守军了,守军从北门溃逃”,之所以得到这个消息,是因为出战队伍里先行脱队的那些人已经主动投降,一五一十的什么都说了。

    不战而逃了?这消息让陈继盛、张盘等金州出身的人扼腕叹息,心想本可以聚而歼之,把这些血债累累的鞑子灭掉,可还是没想到鞑子的心思,本以为他们野性不退,好战嗜血,再这样的局面下会拼到最后一人,没想到逃的这么快。

    想想这个就觉得可惜无奈,赵家军这几千人强归强,机动却差些,步卒追击的效果总归不好,何况和对方隔着一个城池,追是追不上了。

    “抓了几百个鞑子,赵家军什么都能干,这杀头斩的营生还是让我们来!”刘兴贤兴冲冲的说道,辽地出身的官兵上下个个咬牙切齿,对他们来说,和建州女真那真是不共戴天的仇怨,能多杀一个十个。

    正说话间,却听到那边有人在吆喝大喊:“我们海西叶赫的人心向大明,和建州爱新觉罗的狗崽子不是一条心,我们是忠良,我们是忠良,愿意跟着大明去打建州。”

    这喊声不少人听到,赵家军的队列里传出一阵阵哄笑,而金州出身众人则是莫名无言,原来这些鞑子也是会投降的。

    赵家军第一旅的调兵遣将没有被这个插曲影响,有连队冲上了城头,复州城内果然空了,很快城门就被打开,赵家军的队伍进城。

    “第二团驻守港口,第三团第四团驻扎复州城,第一团追击逃敌!”陈昇的命令下达,各团开始动作。

    在队伍中的陈继盛等人也听到了这个命令,都是相顾叹息摇头,已经间隔了这么远,追不上了,尤其是在维持队形的情况下。

    *********

    自复州城撤出的建州兵马每人携带了两天的干粮,尽管复州城内储存充足,可仓促间也只能准备这么多,本地守军两千余,自金州失利后撤的兵马近七千,现在撤出来的六千多些,带不走的伤残,还有顾不上的旁支散兵,这六千多些算上骨干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