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直接把话岔开了,陈继盛失笑了声,金州守军说是被改编,实际上和投降区别不大,怎么称呼徐州也成了个难题,因为徐州现在也没有明目张胆的扯旗造反,只是自称赵家军。

    这些来自东江镇和金州的残余官兵,既然已经舍弃了大明朝廷,那自然希望自己的去处会更好,可自称是徐州人,自称是赵家军,总觉得差那么几分意思,陈继盛今日的说法倒是给大家解决了难题。

    “到底是读过书的,比我们这些粗人会说话。”张盘感慨了句,就算没怎么读过书的,也知道自己是汉人,也知道自己是汉唐之后,尤其是在辽镇的这些人,他们和蒙古为敌,和女真死战,对这个的认识又比其他地方强烈清晰。

    陈继盛无奈的摆摆手,抬眼看向6地方向,眉头却皱了起来,闷声说道:“这陈将军还有几分谨慎,倒是没直接靠过去,船都在落帆,不对,那几艘番鬼的夹板大船还满着帆,看不懂,看不懂。”

    随着船队不断靠近,建州女真骑兵也已经判断出了登6的位置,开始朝着那边聚集,这支建州骑兵的分寸掌握得很不错,他们知道自己不是来战斗,而是来威慑,所以他们始终维持着一种对峙的状态。

    建州女真看着海面上的船队心里也在憷,但他们相信一件事,只要保持着这种威慑对峙的状态,对方就没机会上岸,除非舍得付出惨重死伤,真要豁出来这么做,那损失惨重的登6营头根本不是城中大队的对手。

    ”这是什么怪船?这是哪里来的愣头青?”率领骑兵的那个参领禁不住感慨。

    只要是有沙场经验的人都能判断出此时的局面,可对方还这么不管不顾的靠过来,真以为八旗男儿的铁骑是摆设吗?

    除此之外,建州女真骑兵所在意的就是那几艘古怪大船了,其余船只的大小也是少见,可并不怎么新鲜,无非是大明船只的变种,可这几艘船的样子却是第一次见到,这伙徐州人出于意料闻所未闻的东西太多了。

    “既然要来,咱们就给他们个教训,不然其他各处在捞前程赚好处,咱们却要吃挂落,大汗和贝勒爷都不会饶过咱们!”带队的参领下了命令,骑兵们轰然答应。

    已经有骑兵快马回城,让复州城那边做好准备,现在倒不是危急,反而是机会,一个趁着对方冒进重创对方的好机会。

    各有应对,各有准备,可动作却快不了,建州女真看不出门道,陈继盛那些人却能看出来,大明样式的各色船只虽然是硬帆,升帆的时候需要十几人几十人同时用力,可变向调整却灵活的很,而那番鬼的夹板船,看着布帆轻便,但却不怎么容易随风变向,要知道福船和广船甚至可以在逆风中前进,这番鬼的洋船恐怕不能。

    正因为如此,所以那四艘夹板船看着很笨拙,似乎要把自己横过来,陈继盛和张盘所在船上的水手事先应该得了吩咐,倒是知无不言,说起来这些都是满脸艳羡。

    “当初这些番鬼不长眼去抢海州港,结果被进爷的炮台留住了,抓了二百多号人和一艘能用的船,这些番鬼果然是不长眼的。”

    “拿下几艘番鬼的洋船,我们龙头也不是做不到,可抓了番鬼的洋船,又能照着样子做出来,照着样子修好了,这个能耐在海上洋面可是头一份,啧啧,话说回来,我们家,算上南边东边那几家,这夹板洋船也不是造不出来,可能造出来这船,也没这炮,谁家有这么好的炮,分量轻,火力大。。你们跟着赵进这样的龙头,以后算是有福了。。”

    那人滔滔不绝的讲着,也不管陈继盛和张盘心里到底怎么想,说到这时候,却听到轰然大响。

    有过经验的众人立刻听出来这是火炮轰鸣,很快就现是那几艘夹板大船在开火,开始还觉得不以为然,一次开火最多几炮弹,岸上骑兵反应迅的话,根本造成不了什么伤害,只怕第一炮弹落地,那岸上的骑兵队就一哄而散了。

    但炮响不止一声,也不止几声,而是连绵不断的二十几声,然后不止一艘船响起炮声,开始还有人点着数,后来就变得哑口无言,这短短时间,是打了上百炮吗?

    陈继盛他们所在的这艘船位置比较靠前,一方面近距离感受着轰鸣,闻着硝烟的气味,一方面可以清楚的看到炮击的成果。

    差不多有一半的炮弹都是落空了,只是激起尘土,建州女真的骑兵队距离这边也是足够远,他们也知道这古怪援军的火炮犀利,所以尽可能的躲远些。

    看到船上火炮的动静,建州女真的骑兵脸上都露出耻笑,心想这和明国施放火器有什么区别,在射程之外闭着眼睛乱打,觉得威力巨大,声势骇人,却没有一点杀伤,这有个鸟用?

    只是他们的笑容没有在脸上保持太久,野战炮因为炮架承重能力有限,十六磅炮和十八磅炮就是最大的口径了,再重的火炮不是没有,往往用在炮台上做要塞炮,而舰炮不同,因为有了水的浮力,可以携带更重的炮,十六磅和十八磅这种6上运载不易的大炮,在船上就变得很简单,甚至在口径,装药量和炮身长度上更宽松些,当然,射程和威力也远胜于6上的野战炮。

    二十斤重的铅球带着巨大的冲量呼啸飞来,船只颠簸,顺流飘动,自然没办法维持什么精度,可千余骑已经是个足够大的目标,想要射中不难,想要波及到不难。

    一十六磅炮的炮弹直接落在了队伍之中,有几名骑兵连人带马都被打的飞了起来,激起的土石砂砾散射杀伤,但更倒霉的还不是这些,正当面的两骑,甚至连人带马都直接被打成了两段,血肉四溅。

    还有的炮弹擦过了建州女真骑兵队伍的边缘,炮弹飞过之处,血肉破碎,骑兵和马匹的某部分身体就这么消失不见,更有炮弹落在了队列前面,再行弹起,无数骑兵就那么矮了下去,因为马匹的下半截身子都已经不见。

    在这个时代的战场,立刻死去的人比伤者要幸运很多,被炮弹击中,被飞溅的土石打穿,身体有了伤口,不断的流血,知道自己就要死去,但还是一时不得死,只在那里哀嚎狂呼,希望同伴们能给个痛快。

    并不是一艘船在一个方向打过来的炮弹,而是几艘船呈个弧形对岸上的大队骑兵打出的交叉火力。

    尽管能打到那边的重炮一共才二十几门,但建州女真低估了炮弹的射程,自以为安全,等于是在那边不动等着人打,这一次的杀伤却比野战时候要大的多,血肉横飞,尘土飞扬,其余的哪还敢继续留,当即是一哄而散。

    损失惨重、惊魂未定,还没有从方才的轰鸣巨响、腥风血雨中反应过来,看看身边同伴,已经有很多人不见了,更麻烦的是坐骑已经狂躁不安,没办法控制,大家都不敢留在这战场上,因为大家不知道火炮的射程,不知道海上来的炮弹还能打多远。

    想要安全,就只能退,再退,不断的退,就这么一直撤出到五里之外的距离,还保持着随时逃跑的状态。

    在这样的距离下,骑兵即便加冲过来也影响不了登6,船队的其他船只开始靠近岸边,或者直接就这码头卸货,或者用舢板登6。

    因为物资和船只都有很大的余量,船队里甚至还有专门运送舢板的大船,一艘艘小船被丢在海中,再有专门的人送往各艘大船那边,士兵们顺着绳网爬下,然后滑向岸边。

    “那边两艘大船靠码头下船都很不方便,怎么还停在那里不动,让给后面的多好。”辽地出身的人疑惑说道。

    复州湾这边的官家码头早就荒废,但相比于赵家军凑起来的这些大船,即便这些码头还在,也和船只没办法搭配,直接卸货下人很难,但那两艘宽大平整的福船就那么堆在码头前,看着十分碍事。

    那几艘古怪的夹板大船从正对的方向离开后,残存的建州女真骑兵认为又有了机会,开始纠集队伍向前扑来,一定不能让敌人上岸,看这船队的规模,如果让敌人登岸,那可是真挡不住了。

    现在还有几分把握,登6的步卒还是立足未稳,还是一盘散沙,而且他们见识过船只的移动,那实在是太慢了,只要盯得紧,就有足够的机会在再次炮击之前撤离。

    赵家军的士兵们还在不断登岸,可这也需要时间,到现在才二十余条舢板靠近,岸上集结了四百人不到,再看看远处气势汹汹冲来的骑兵,陈继盛他们这批人还真是提心吊胆的看着。

    可距离还有几百步的时候,炮声又响了,经历过刚才地狱场面,炮声一响,建州女真的骑兵马队就好像惊弓之鸟,立刻停住了向前的势头,转身就是逃跑,被吓坏了的马匹反应更快,有几名骑兵控制不及,直接被从马上掀了下来,马镫还来不及离脚,就这么直接被拖了开去,惨叫不停。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