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对这样的自信和气势,金州守军人人面露羡慕,陈继盛和张盘等老成些的都是无言。

    “老陈,安排兄弟们准备着,看徐州军的架势,搞不好..”张盘略带紧张的说了几句,等现陈继盛脸上的苦笑表情后,他自己也苦笑着停住。

    张盘搓了搓脸,苦笑自嘲说道:“我连投降鞑子的汉人都可怜,现在汉人的兵马来了,我还说什么,继续看吧!”

    站在高台上的陈昇眺望北方远处,视线被山脉和丘陵遮蔽,但陈昇知道,越过几十里外的山峰和丘陵,就能看到广阔的辽东平原,这里有肥沃的土地,有被大明抛弃的几百万汉民,还有条条不次于运河的河流,更有适合徐州船队的沿海良港。

    想到这里,陈昇莫名的想起王友山和王兆静曾经说过的,徐州是八方通衢的6路要冲,无天险,无良田,无凭依,无民心,而赵进在这一穷二白之地,赤手空拳将这等穷苦死地做成富庶之乡,将离散民心汇聚成雄心壮志,将小小的一州之地到掌控两省,这真真是不世之功,古往今来都罕见的伟业。

    想想大明太祖朱元璋,再想想历朝历代,想要起家都要有一块根本之地,朱元璋有江南和两淮,蒙元则是有广大草原,北宋赵匡胤则靠的是经营禁军,五代各处或盘踞河东,或占据中原,而汉唐那时,则是关中河洛之地。

    这些地方都能聚齐大量的人力和财源,可以源源不断的供给,更有自成一体的形胜,但他们有的,徐州都没有,在一开始,徐州赵进甚至没有民心,这么一步步的走到现在。

    若是讲这关外之地掌握在手中,这千万顷良田,这数百万百姓,这河流和海港,那么徐州也有自己的帝业之基。

    想到这里,即便镇定沉静如陈昇也按捺不住心中激动,深吸了口气放声吼道:“现在我们来了,现在这关外之地是进爷的,是进爷的!”

    这话说得简单,不过下面的先是安静,安静的听到了海风刮过,突然间的安静让城头守军有些不适应,还没等他们纳闷,山呼海啸的喊声响起,金州守军看着那整齐的队列沸腾,即便隔着很远,也能看到对面的人在挥舞兵器,在欢呼呐喊,每个人都在喊,那声音嘈杂,城头却听不清楚。

    没过多久,声音渐渐变得整齐划一,几千人的同声呼喊让城头也听见了。

    “..万岁,万岁,万万岁..”

    听到这个声音后,金州守军很多人的脸色变了,不过也没有太多的愕然惊骇,然后他们听到了喊声的全部。

    “进爷万岁,万岁,万万岁!”

    尽管赵进目前的名号是徐州将军,可大家惯常的称呼还是进爷,现在明明白白的喊出了万岁,金州守军面面相觑。

    刚才听到“万岁”呼喊的时候,还没听到具体的人称,大家也就假装糊涂,可现在城下的兵马明确喊出的是赵进万岁,按照规矩这就是明目张胆的谋反,这就是大明王朝不共戴天的敌人,城头守军都是大明官军出身,按照规矩,他们要和城外的反贼势不两立,决一死战。

    城头守军有人干咳,有人苦笑,唯独不见愤怒,大家彼此看看,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迟疑和尴尬。

    自家苦苦支撑,眼看就要支撑不住的大敌,被这“反贼”兵马几个时辰打的落花流水而且赶跑,再看看这装备,这军势,哪还有打得过的可能,现在大家非但没有勇气,反倒是觉得这帮徐州兵马多事,有些心知肚明能含糊过去的,非要挑破才好吗?

    对面赵家军的陈列校阅没有多久,山呼海啸的喊完万岁之后就各自落位散去,金州守军还不知道如何应对的时候,有一骑向着城池方向跑来。

    看到这一骑,城头本来要散去的守军们立刻来了精神,都堆在那里不动,想要看看对方要说什么。

    到这个当口,陈继盛和张盘也没什么心思维持秩序,只是在那里等待。

    形势如此,赵家军那个骑兵依旧很谨慎,在弓箭射程之外停下,把手拢在口边大喊说道:“各位立刻下城,距离城墙百步,不然,死伤勿论,等炮响之后再行登城。”

    这喊话第一遍没人听懂,喊到第三遍的时候,金州城头守军才听明白,可还是不理解这番话的意思,让我们离开城头,还要距离城墙百步,说什么死伤勿论,这到底要做什么。

    不过他们的疑惑很快就得到解答,他们看到赵家军的几门“将军炮”开始朝着这边移动。

    “要攻城了!”

    大家立刻明白过来,但众人愣了下之后做出的反应都很一致,立刻朝着城下跑去,简直是哄散一般,丝毫没有抵抗的心思,女真攻城的时候,即便炮轰,还有人咬牙在城头藏着等待反击,可现在大家可没有任何死战的念头。

    陈继盛和张盘年纪其实也说不上大,可领着大伙打久了,沉稳气度也养了出来,所以直接走在了最后,陈继盛脸上带着苦笑,示意孔有德走自己的,张盘脸上同样有无可奈何的苦笑,除了苦笑之外,两人还有多日未见的轻松。

    “三声号响之后退出百步之外!第四声号响后炮击停止!”

    正在下城的过程中,外面又传来了高声吆喝,看来徐州这支兵马临时做的这个决定,考虑的并不是那么完全,甚至有些儿戏。

    也就是陈继盛和张盘刚从城墙上走下,城外尖锐的唢呐声响起,显得很轻松的众人都是低声骂了两句,连忙加快了脚步。、

    不过第二声过了会才响起,这时候大家已经退回百步之外,看着面前高耸的城墙,金州守军一时间都是无言,倒是几个年轻人愤愤不平,在那里念叨说道:“装神弄鬼个什么,鞑子那将军炮咱么也见识过了,他们还能玩出别的花样来?”

    其他人则是安静,脸上的尴尬自嘲变成了忐忑,偏生视线被城墙遮蔽,看不到外面的景象,这就让他们更是不安。

    濒临绝境被海上出现的援军救出,这样生死之际的转变,这转变带来的狂喜和轻松已经消散,剩下的则是对未来的迷网和不安。

    原本大家想着是为大明尽忠,对得起辽镇死难的乡亲,或者战死沙场,或者回归关内,前者无愧于心,后者或许有个富贵前程在,可谁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展,来了救兵,而且不是那种火中添柴无济于事的救兵,是来了之后就把鞑子打败赶跑的强军,可这不是大明官军,而是“反贼”。

    大家一直为大明打生打死,却被反贼救了,将来何去何从,到现在真是不知道了。

    第三声尖鸣又是响起,守军众人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北边城墙附近立刻变得安静下来,接下来的如雷轰鸣没有辜负他们的期待。

    炮声响起,每个人都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然后就是城墙被击中,在城墙被击中的那一刻,守军众人甚至觉得地面都在颤动。

    这一炮声刚停,又是一炮响起,炮声开始隆隆不断,守军众人已经没了开始的好奇,只剩下由内及外的震怖,和下意识的颤栗。

    在城头时候,看到“反贼”兵马拖过来五门火炮,即便是五门火炮次第开火,也不该有这样的频率,而且那火炮拖动相对灵活,长度口径也就是将军炮的样子,更不该有这样的威力,毕竟鞑子的火炮大家刚经历过..

    不知道过了多久,实际上并没有多久,炮声停了下来,守军众人都有些失神,更有不加掩饰的恐惧,都说一炮糜烂数里十数里,可大家经历过的也就是那么回事,但今日里所感觉到的却不同了。

    实际上大家没有看到炮击的效果,只是在感受着震颤和轰鸣,但这就已经足够惊人了。

    “塌..塌了..城墙角塌了!”有人失声喊道,大家看向城池的西北角,这才看到那边已经被打出了个缺口,城墙已经塌了。

    这过去了多久,有人下意识的抬头看天,想要从太阳的位置判断时间,最多也就是一刻,当得到这些信息后,每个人都是无言,都是倒吸一口凉气,这么短的时间内,打出了这么多炮弹?破坏这么大?

    第四声唢呐响起,有人甚至没听到这个声音,稍微大意些或者好奇的,现在双耳都被震的嗡嗡作响,听不清出什么。

    大家没急着上城去看,刚才那炮击的威力已经把大家吓坏了,生怕对方再轰打出来,但过了片刻之后,大家又都是一窝蜂的向城上冲去,每个人都要看看炮击的效果。

    如果在昨天,陈继盛和张盘早就要怒喝斥责,维持秩序,可这个时候,两个人也懒得管,甚至他们身边的护卫亲兵也没有提醒他们,大家变得懒散了不少。

    等众人涌上城头,看到城下就是五门火炮,这么沉重的大炮要挪动移动,地面上的痕迹根本掩饰不住,而在城墙西北角,那边的城墙已经被完全被打残掉,城角崩塌,看着完全是惨不忍睹。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