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听到这声音的金州守军顾不得挖空门洞,在这个局面下也没有人讲求什么军法,直接上城去看。

    就看到了狼狈奔逃的建州女真兵卒,而且能看出来很狼狈,也能看出来死伤不少,大家都是看的目瞪口呆,不光是为这个败局,也因为这实在溃退的太快,在城头看不太清滩涂上的景象,可能看到上来的兵卒并不多,这么单薄的力量居然就把数倍于他们的建州女真打退了,到底有什么妖法吗?

    接下来,第一旅第二团的队伍出现在城池之前,这一幕幕对城头守军来说太缺乏真实感,数千人的大队去往一处死战,这不是一件能很快结束的事,可城下的女真兵马去了又是回来,败的不需要什么过程,如果没有听到那些隐约的轰鸣喧哗,大家都不能确认到底打没打..

    但看到第一旅第二团的阵列军容后,城头变得安静了不少,他们不太明白为什么要有这样整齐的阵型,似乎这力气精神没用在上阵杀敌,而是整齐上了,可这样密实的阵型却真切的给他们一种压迫感,了解些兵书的军将都想起了“阵如山”这个比喻。

    看着那些手持火铳走在前面的士兵,城头守军都在感叹他们好大的胆子,万一敌人杀过来,你拿着火器连个趁手的家什都没有,只能挨砍的命。

    被十几名士兵推动拖拽的火炮同样让他们惊讶,尽管需要十几人的人力也足够沉重,可比起明军那些牛马拖拽几十人上阵的大炮来说还是足够轻便了,但这么轻便的火炮能够杀敌伤敌吗?官军这边也有这样的小炮,什么子母铳,什么佛郎机,可威力实在不值一提,完全就是个大号的鸟铳。

    “乖乖,看看他们那甲,居然这么多人穿着。哪来的这么多铁!“

    真正让城头明军惊叹的是这铁甲,这些天的战斗里,他们已经见识到了这遮蔽全身的甲胄好处,一直以为这刀枪不入是个传说,没曾想这套铠甲还真能做到。

    金州大部分守军都以为这铠甲珍贵无比,皮岛东江镇弄来这几十套不容易,至于这些过来的人说什么徐州赵家军人人都能穿着。就只当是无谓的奇谈大话,谁能想到还真是这么回事。眼前这千余人一大半都是穿着这样的铠甲,在城头都能听到铿锵作响。

    当初东江镇来人描述了很多徐州小部队的豪奢,什么吃穿用度,什么装备船只,什么火器犀利,听着就和乡野怪谈没什么区别,今日间看到却不得不信了。

    世人皆说辽镇苦寒,远不如关内富贵繁华,却不知道关外辽镇土地富饶。却比关内好活很多,金州守军不少人去过关内内地,心里有个比较,在他们的判断里,以关内各处的情况,怎么想也不想不出哪里能养出这样的兵马?

    眼前这如山铁阵不必说了,看看海面上那巨大的船队。到底什么样的势力能有这样的船队,如此富庶,如此财力的地方,也就是江南了,可看这些士兵的气质做派,却不像是来自江南。

    徐州?都说徐州造反。可每名来自关内的客商行旅都在说徐州的凋敝,也就是这几年突然说那边的富庶繁华,到底什么样的富贵繁华,能供养出这样的营头来,金州守军大都是辽东出身的军将,这辽镇就是巨大无比的军屯,他们当然知道供养军队需要怎么样的财富和物资。以辽东广阔富庶,也不过供养出数千家丁精骑,可眼前这样的兵丁只是步卒,似乎不是顶尖的精锐,那么其他营头会怎么样。

    大家就和早晨看到海船一样,下意识的揉揉眼睛,总觉得这样装备的精锐太不真实,不可能有这样的财富供养这样强悍的军队,而且还是从海上来!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大家突然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自家守城苦战已经二十余天,可这援军不过刚刚登6,到现在才打了几个时辰,鞑子居然就被打的丢弃营盘溃逃了..

    我们打了二十几天,他们就打了几个时辰,我们辛辛苦苦才攒起来这样的营头,对方就有这样的规模,在城头的守军都有种不真实感,大明朝廷没有养出这样的营头来,徐州反贼居然做到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城头守军今日揉眼睛的次数当真不少,眼眶都是被揉的通红,可也没什么人去注意这个细节。

    赵家军没有和金州守军有什么沟通联络,只是自顾自的在港口那边下船,人员整队,物资整备,然后向金州城这边开过来。,

    虽然这次骑士团没有跟着来,可船上也带着牛马等大牲口,这些牲畜不是为了骑乘,而是用来拖拽大车和大炮,最先靠岸的船只就是运送大牲口的,当牛马上岸之后,先简单进行安抚照顾,然后卸下大车。

    这百余艘大船上携带的粮草并不多,主要是兵员和装备,因为在隍城岛群上已经建立了兵站,从那边转运过来最多也就是一天时间,这个并不紧迫,更关键的是,建州女真在海上没有任何力量,所以海运这块,除了风浪之外,没有任何危险。

    牛马大车卸下,然后就是各个营头的弹药和甲胄,士兵们用舢板登6的时候,最多穿着胸甲,不然很容易在海水中生危险,火铳兵所能携带的弹药量也很有限。

    除了装具和武器弹药,还有两天份的干粮以及锅具,赵家军估计到了最坏的可能,不过只要港口在手,那就不必担心粮草的供应,所以这方面留的余度并不大。

    庄刘的第二团已经在金州城之前构架好了阵地,他们没有开辟新的工事,只是将建州女真的营盘占下,并且守住了金州城北门和西门的几处要点。

    现在送过来的火炮已经过了十门,金州守军清楚的看到,的确有火炮是对准北边,可大多数的炮口都是朝着金州城,连赵家军各队的位置,也都是为了金州城。

    援军救兵来到的兴奋已经渐渐消退,金州守军开始变得紧张,个别敏感的还东张西望,希望从同伴们的脸上看到什么。

    不过紧张也就是仅此而已,到现在甚至没有人从城头走下去,大家都想多看几眼,毕竟下面是汉人,毕竟这是把鞑子赶跑的援军。

    赵家军登6的士兵们开始穿着铠甲,火铳兵开始给自己装备一个基数的弹药,牛马开始牵引着大炮向金州方向来到,这一切做得不紧不慢,有条不紊。

    当牛马牵引着的火炮来到金州城下的时候,终于有人不敢在城头上继续停留了,他们自然看不出这是十二磅炮和十六磅炮,以赵家军出色的锻造铸造水平,这这些大口径的火炮也就和明军的将军炮差不多。

    可即便是将军炮,能被牛马拖着这样前进,上过阵的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再想想早晨从海面上打过来的炮弹,那样的威力让每个人肃然起敬。

    一辆辆大车来到金州城对面的女真营地中,一门门大炮落位,然后一个个连队,一个个团也开始站定。

    金州城外没那么多平坦的地形,可赵家军这种严整紧密的队列倒是适合,第一旅四个团加上特殊连队和炮队都已经排列好,辎重队伍也都各自就位,眼下只有骑兵连队还在登州府那边没有上船。

    第一旅的军旗,四个团的团旗都被海风吹拂招展,赵家军各团的阵列好似刀砍斧凿,整齐无比,站在城头看下去,就是一个个方块在面前。

    “这样的步操,这样的兵甲,天下间居然还有这样的..”陈继盛喃喃说道,声音低不可闻。

    金州总兵张盘脸上则有愤怒神色,但声音也没有太高,只是在那里念叨着说道:“这么强的力量,为什么不早来,就任由鞑子..”

    他们两人各有各的感慨,其他人则是不同,或者目眩神迷,或者面露敬畏,而孔有德那些年轻人,可以说是眉飞色舞了,毕竟赵家军给他们的印象不坏,眼见着有这样强大的友军靠过来,最艰难的时候已经熬过去了,当然,是不是友军目前还确定不了。

    能看到赵家军就在大军陈列之前搭起了木台,几辆卸下牛马的大车很容易拼起来,一位身披重甲的大汉迈步走了上去。

    这大汉背对着金州城,距离远在各项武器的射程之外,能看到从木台到各个团方阵那边,都有士兵们次第站立,这个套路大家是懂的,无非是要把木台上那人的话传下去。

    “兄弟们!我们脚下就是辽东了!”那大汉中气十足的说道,话音传递出去

    城头可以隐隐约约听到,当这句简单的话说完后,那整齐队列里爆出巨大的欢呼声,这欢呼不是狂喊乱叫,而是整整齐齐的呼喝,和那队形很相似。

    “赵家军,万胜,万胜!”

    “万胜”“必胜”这样的口号,大明官军也常喊,不过喊归喊,该打败仗还是败仗,可对面那些阵列喊出来的口号,却让人感觉到自信和气势,他们喊得出来,而且能够做到。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