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有炮弹落在了建州女真的队列之中,城头守军看着女真队列中血肉横飞,几乎是被这一炮打出血路。

    建州女真军阵顿时乱了,军将怒吼着让人散开退后,建州女真八旗兵丁散开,可炮阵那边的士兵也想逃,却被用刀砍翻,能看到有佐领比划着刀,炮阵士兵被迫转身去操持火炮,看来他们还想要用火炮阻挡。

    能看到海上船只船舷和甲板上不断有白烟冒出,这是火炮在射,只是让金州守军纳闷的是,海上开炮的频率未免太快了,开始以为许多门火炮同时开火,仔细观察也不过二十余门,这开炮间隙要比女真那两门火炮快出几倍来。

    炮弹不断的落在阵地上,落空的炮弹是大多数,可每当命中,哪怕在女真军阵附近落地,也会溅起大片的沙石,也会有许多人惨叫着倒地,更不要说炮弹落地后会再次弹起,很多建州兵丁以为已经躲过,却被这弹起的炮弹直接把身子打没了。

    建州女真兵马只能不断的散开,只能不断的后退,不然就没办法躲开,女真那两门火炮跟前的士兵不断逃跑,当两炮弹落到附近之后,他们再也没有心思坚持,也不管身后女真军将的威逼,直接就是哄散,有人还想拦阻,却被炮兵用炮刷和炮棍直接打翻,头也不回的逃走了。

    这场面看得城头守军心怀大畅,不过这个时候也没人提什么出城拦阻,那炮弹落地就是一个大坑,激起土石飞溅,大家能看到那飞溅的土石打在鞑子身上,立刻就是打出窟窿,血流喷涌,谁还敢去外面送死。

    但炮弹毕竟是从海上打来,即便那炮的射程过了守军和建州女真的想象,但后退之后还是能避开,判断射程极限后就开始收拢队伍。

    “这么一来,恐怕只能拉锯,鞑子堵住港口,他们上不来!”

    懂得用兵的都能看出眼下的局势,建州女真收缩队伍但没有崩溃,你船只如果总是炮轰,那随你去,如果你想上岸,那炮声肯定要停下,这时候,建州女真的各队就要扑上去堵截,占住港口后,让你上不了岸,如果你开炮,那就继续退,这么拉锯下去,在6上的建州女真更从容更有底气。

    即便是金州守军全部出动牵制,在眼下这个局势下也没办法,建州女真这七千多人的优势太大了,分兵就可以堵住。

    陈继盛、张盘以及金州军将想得很明白,想要眼下的局面缓解,就必须要让船上的人登岸。

    还没等他们拿出个主意,突然又有人大喊道:“有船冲上来了!”

    船?冲上来?乍一听到这话,大家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说什么,不过随即就看到了,风正在由西向东刮,有三艘大船都已经张满了帆,正在朝着岸上冲来。

    这是疯了吗?船前面不是码头泊位,即便有码头泊位,这样的度也会冲撞上去,何况他们冲的位置是滩涂,全是碎石的滩涂,只要上去之后,立刻就会搁浅,搞不好还会被礁石撞破船壳。

    城头守军看呆了,城下正在严阵以待的建州女真兵马也看呆了,完全不知道对方要做什么。

    和大家预料的一样,船只冲上了碎石滩,船只搁浅了,有没有撞上滩涂的大石没人知道,但大家差不多都能确认,这船怕是没办法再回到海上。

    这要做什么?诧异刚起,就看到从那三艘船的甲板上丢下绳网,从船上冲出许多人顺着绳网向下攀爬,站在滩涂上之后,简单列队,然后向着这边跑来,这伙徐州人真是疯子,居然用这样的法子登6。

    到了这个时候,建州女真队伍也反应过来,现在敌军登岸,那么火炮肯定不会响起,趁这个时候把敌人赶下海,这个势头可是不对,要是持续下去,还不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

    登6的赵家军没有跑出太远,只是在前面列队,三艘船装运的兵丁当真不少,远远看着怎么也得是近千号人,就在那边排列成密集的方队。

    建州女真军阵开始动作,骑兵当先,步卒列队,向着港口方向快行进过去,操控那两门火炮的兵卒已经逃散,现在只能白刃接战,真刀真枪的拼杀,建州女真兵卒从来都是自信满满。

    冲上碎石滩的船足够大了,那么多人下船之后,居然还有东西卸下,只是远远的看不太清楚,到现在谁还顾得上那么多,只是冲,冲到跟前勇者胜。

    “咱们出去不出去?”张盘下意识问了句,来到金州的这支女真兵马打得很严谨,即便主力去阻拦登6,可还是留下足够的营头盯着金州。

    陈继盛看着碎石滩的方向一时间无言,到这个时候,金州守军出城不出城已经不是决定性的因素了。

    “不用出去,也用不到我们出去。”陈继盛喃喃说了句。

    现在城头守军视野中只有建州女真大队的背影,已经下船登6的徐州军人数太少了,能不能顶住数倍于他们的鞑虏强兵,每个金州守军都在担心这一点。

    “兄弟们,咱们要在这岸上站住脚,只有咱们站住了,大队才能上岸,不管来多少鞑子,咱们都要顶住!”庄刘大声吼道。

    第一旅第二团八个连是登6的第一梯队,庄刘在选择连队的时候,带了四个火铳连队,四个长矛连队。

    听到他的训话后,下面武将和士兵们轰然答应,能看到建州女真的大队正在朝这边压过来,相比于阵型密实的赵家军来说,更显得建州女真势大。

    登6的赵家军士卒脸上有紧张,有忐忑,更多的还是兴奋,我们赵家军从未遇到过敌手,这鞑虏素称强悍,到底谁更强,今日里就要见个真章。

    不光下面的连正队正,就连第二团团正庄刘自己都是强自镇定,但他除了兴奋之外,还有几分紧张,他对赵家军的胜利不抱疑问,可先期登6的只有这八个连队,万一有什么闪失,丢人可就丢大了。

    庄刘扫视了眼队列,长矛连队和火铳队列里都有兴龙社的骨干在,这让他多了几分信心,凭着这些不畏生死的精锐在,鞑虏再强也不是对手。

    海上的大船纷纷放下舢板,士兵们顺着绳网攀爬而下,然后划动舢板向滩涂岸边赶来,一时间海上密密麻麻,看着壮观无比。

    战略早就制定完毕,那就要坚决的执行下去,庄刘这几个连能建立登6阵地最好,如果不能,那么后续的赵家军士兵会破开防御,硬攻上来。

    赶过来的建州女真各营也看到了海上的场面,命令层层下达,兵马前进的度已经加快了,打头的骑兵开始跑动。

    碎石滩涂对骑兵来说很麻烦,尖锐的碎石对马蹄的伤害很大,稍有不慎,一匹马就会废掉,打了马蹄铁也是一样,不过这个时候谁也顾不上马匹了,骑兵快跑,趁着敌人上岸才几百人的时候将对方打垮,然后后续大队占住滩涂,让对方没有办法顺利登岸,那边已经派人去抓逃散的炮兵,还要把火炮架起来,那样就能彻底堵住对方,去求救的快马已经出,这突然出现的敌人实力太大,出现的太古怪,必须要有援军,眼下这个场面,恐怕要某位贝勒带大兵亲自来了。

    从小跑到慢跑,从快跑到冲刺,建州女真的骑兵也是各部中最精锐的部分,正当面四个登6的方队,骑兵也已经分成了几队,前面撞开,后面杀入,一波跟着一波,直到将敌阵彻底冲垮。

    四门不怎么粗的火炮被推了出来,冲在最前面的建州女真骑兵已经看到了这个,但很多人根本就没有想到这是火炮,他们并不是没有见过,可他们见到的火炮是粗大笨重的造物,也有人想到这个是火器,可和明军交战那么多次,早就有了经验,这样的火器打出来的东西最多吓人呛人,根本不会有杀伤。

    建州女真骑兵甚至还看到了前面的火铳,当女真骑兵看到赵家军的火器后,很多人脸上露出了笑容,他们经历过火器,隔着很远就开始乱放,硝烟弥漫,却根本伤不到人,冲到了跟前,拿着火器的这些明兵就会逃散,还会把身后同伴冲散冲乱。

    即便被这样的火器集中,只要不是十余步内被正面之中,不过是被一把沙子丢在脸上,火辣辣的疼最多。

    大家纷纷加快了度,快些更快些,冲到跟前,那就是万事大吉,看到这么多船骇人,实际上又是给大家送前程上门。

    在骑兵奔驰的轰鸣蹄声中,三磅炮和两磅跑的打响甚至引不起人们的注意,好像这四飞出的炮弹对骑兵冲锋不会有任何的影响,只是飞来的蚊虫而已。

    炮弹打进了队列中,有一炮弹落空了,极为巧合,甚至可以说是奇迹一般的落在了骑兵与骑兵之间的空隙里,被吓了一跳的建州女真骑兵还没来得及轻松,那炮弹就是弹起,直接削掉了几条马腿,只看到那坐骑一矮,马匹甚至还来不及惨嘶,被惯性带着翻滚起来,马上的骑兵脱身不得,就这么滚成了肉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