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下面又是大声呼应,只是在这时候,建州女真的火炮又是打响,将众人的呼喊声直接掩盖了下去。

    “愿意和鞑子拼命的都拿家伙上城,都在城内预备着,有你们动手的时候,想要活的不强求,找地方自己猫着,现在想跑想要坐反那就死路一条!”有人在城内吆喝喊道。

    一次次拉锯拼杀,明军和建州女真来回占领,城内早就没什么百姓了,听到这话,很多人都是去拿起了自己的兵器,也有人神情复杂,犹豫迟疑之后转身向家里走去,有人眼神鄙视,有人出口斥责,不过很快就被人阻止,在这个时候,能留下来的就足够,已经不能强求其他。

    建州女真分为三队,一队留守军阵,一队则是簇拥着火炮去往城池西北角,打垮了那边开始进攻,另一队则是金州城的正当面,冲车和云梯已经开始向前移动,搬运云梯和推着冲车的人群动作稍慢就会被砍杀,整个战场都跟着动了起来。

    遮天蔽日的浓雾现在越来越稀薄,战场上的一切都越来越清晰,城头上的金州守军看着建州女真逼迫过来的军阵,每个人都是窒息之感。

    “这火炮太要命了,不然现在还能出去打一打,现在却不能动!”陈继盛咬牙说道,张盘也是脸色难看的点头

    “把鞑子放进来打,在城内他们没办法展开,咱们在城内迎敌!“

    ”不行,鞑子的人太多,放他们冲进来怕是关不上城门了!“

    任谁都知道死守城池不可取,可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只能去死守死战。

    建州女真的阵型已经排列完毕,这漫长的过程更让守军难熬,就好像别人正在磨刀准备杀你,可你只能眼睁睁看着,建州女真的火炮频率很慢,加上调整方向那就更是缓慢。

    即便这样,观察着建州炮位的守军上下都在大骂,从前这些明军炮手敷衍糊弄,可在建州女真这边却是这么勤快认真,原来这份心思用在哪里去了!

    火炮终于开始轰击城墙角了,炮击的频率依旧很慢,甚至还有炮弹落空,但只要打中就会从城墙角带走一部分,只要打中的次数足够多,城墙角就会坍塌下来,到时候就可以踩踏着斜坡冲了。

    结局大家都能想到,也能面对,所以孔有德等人在这个时候就已经上了城墙,埋伏在掩体后面,忍受着每一次的地动山摇,他们没想别的,就想着在建州女真攻城的时候能够立刻接战。

    趴在那里的滋味并不好受,炮弹呼啸着飞来,震撼着并不厚重高大的墙体,间隔时间很长更是加重了心里的煎熬,谁也不知道下一炮弹会不会直接打上墙头,已经有人躲闪不及,被迸溅的砖石碎块击中,身上直接多了几个血窟窿。

    “快了,快了!”孔有德一直在下意识的念叨着,他突然想到,如果真的战死,去了阴曹地府,该怎么和家人说自己的遭遇,应该很体面,自己还真是杀了不少鞑子,对得起亲朋好友,可以挺起胸膛。

    他现在只盼着炮击快些结束,面对面的厮杀,这样才能心里畅快,这样憋闷实在难受,每一炮打来,他都盼着下一炮,盼着结束,孔有德把身体蜷缩在掩体后面,抱着头,外面什么情况也看不到。

    这样的躲藏方法是皮岛赵家军传授的,尽管姿势难看,没什么英雄气概,对真正有杀伤的火器来说,却能起到很好的躲藏作用。

    每一炮打来,对面的建州女真军阵就会有欢呼跟着响起,就好像他们已经大胜了一样,这让孔有德更加愤怒,心想你们还没有上城,金州还在明军手中,你们高兴什么,等下在老子刀下见真章。

    可接下来这一炮怎么迟迟不来,外面怎么这么安静,孔有德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他抬头看过去,城外他看不出什么,可却看到有人站在城头,这让孔有德大怒,立刻吼了起来:“小耿,你他娘的不想活了,快趴下来!”

    耿精忠居然就那么呆呆的站了起来,朝着西面一动不动,再来一炮,溅起的砖石就很容易打到人,更不要说,如果城下的建州女真靠近,张弓搭箭射上城头,那耿精忠就是个靶子。

    这边的吼叫没有丝毫的作用,耿精忠还那么呆愣愣的站着,孔有德这真有些急了,看着没有人站在耿精忠的身边,他猫腰站起,准备冲过去把对方按倒。

    孔有德刚起身跑了两步,就看到傻站在那里的耿精忠转过了身,那脸上没有丝毫的疯癫,却只有震撼。

    “..。船..船..船..。”

    耿精忠喃喃念叨着,突然间声音变大了不少,从念叨变成了吼叫,他伸手指着西边的港口方向,竭尽全力的大吼道:“船!船来了!大船,大船!”

    城头的所有人都跟着站了起来,不管城下是不是会有炮击,不管建州女真的军阵距离多远,都朝着港口那边看过去,的确有船,还不是那些昨日离开的小船,而是大船,好像海上城池一样的大船,更不止一艘,有十艘,几十艘,不对,搞不好要有上百艘!

    因为雾气遮挡,大家已经没心思去看什么海面,因为建州女真有了火炮,即便那些船只回来也没办法改变大局了。

    等到风吹雾散,却没想到出现了这样的景象,这不是离开的那些小船,而是大船,而是这么多大船。

    “这是不是海市蜃楼..”有人满脸不能置信的说道,听到他这句话的人都下意识的揉搓眼睛,谁都不能相信,幻觉和幻象是最好的解释。

    不光城头守军没有反应,就连下面的建州女真军队也同样愕然呆愣,双方刚才都太专注于战场,雾气又遮蔽了视线,谁也没想到这样的景象。

    建州女真军阵骚动起来,即便听不清下面的号施令,可还是能看到旗号的指向,本来要攻打城墙正面的队伍已经停下了行动,攻城器械直接被丢在一边,大队朝着城墙西北角的炮阵凑过去。

    甚至连火炮都在转向,只是这将军炮沉重异常,放置下来加固已经费了好大力气,想要挪动可不那么容易。

    到现在为止,城头还没有什么欢呼声,即便反应过来的人也是一样,大家都不知道怎么解释眼前的景象,朝廷肯定没有这么大的船,也组织不起这么大的规模,这到底是什么人来了?

    有这样巨大的变化,东江镇副将陈继盛和金州总兵张盘都快步上了城头,看到港口那边的船队后,他们的反应不比下面的兵将好多少。

    “这是徐州的船队,是赵家军的!”城头上有人喊了出来。

    雾气散的很快,此时已经有了阳光,现在可以看得很清楚了,那些大船的桅杆顶部有的有旗号,有的则是没有。

    但有些旗帜大家认得,这旗帜来自皮岛东江镇的人们都认得,这是徐州的旗帜,当时不少人暗地里还在笑话,一个包藏祸心的乡下土豪居然还有自己的旗号,没准就是欺负皮岛这边不在关内,所以才糊弄人的。

    谁能想到今天在这样的场合看到,而且还是在这样规模的船队上,到这个时候,他们才能想象,徐州赵家军到底是什么体量的怪物。

    陈继盛最先反应过来,他转头对张盘说道:“不能让鞑子的火炮打到港口,咱们这就派人出去牵制!”

    将军炮的射程很远,金州西边的港口距离战场也很近,开炮的话很容易封锁港口,让船只没办法靠岸。

    但张盘没有立即反应,他迟疑了下,然后闷声说道:“老陈,这徐州赵家军可是反贼,咱们可是官军,我们要帮着他们吗?”

    陈继盛沉默下来,但很快就斩钉截铁的说道:“帮!他们是汉家百姓,怎么也比蛮夷鞑虏要强!”

    “朝廷没办法派援军,倒是反贼来了,这天下不知能撑多久。”张盘没有正面回应陈继盛的问题,只是冷笑着说话。

    说完后,张盘转身,开口吼道:“孔有德,你领着..”

    话刚喊出口,就被闷雷般的轰鸣声打断,这是炮声?难道鞑子的火炮这么快就打响了?

    每个听到炮声的守军都觉得心里一紧,如果港口被鞑子的火炮封锁,那么来再多的船只也没有用处,金州还是死地。

    随即众人意识到炮声距离这里还有些远,应该是在海上响起,徐州船上居然有火炮,居然在海上就开炮?这是为了示威吗?这么远的距离根本没可能打到这边,这样的炮响没有一点用处。

    炮弹飞行的呼啸声越来越大,轰鸣声次第响起,呼啸声也越来越密集,居然还真的打了过来。

    第一炮弹落地,在地上激起尘土烟柱,土石飞溅,但打空了,建州女真阵列已经开始骚乱,第一落空,可明显能打到这边,而且开火的可不止一门,甚至不止十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