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远处的建州本阵旗号摇动,鼓声敲响,能看到几支队伍向前冲过来,试图将这支小队拦截在城外绞杀,自从东江镇那些人坐船过来后,战局就开始胶着僵持,他们自建州一路打到广宁,就没见过这么难缠的明军。

    双方距离很远,又有盾车之类的阻隔,想要冲过来不易,趁这个机会,那近千明军重新退回了城内,建州女真也没去琢磨城门那边,他们知道城门洞里有足足三道工事,随时会被填满,打那边和攻打城墙根本没什么区别。

    “这样的盔甲再多几十套,咱们搞不好还有胜算!”张盘在城头感慨说道,他也是东江镇出身,自然知道东江镇的底子和打法,他知道这盔甲不是东江镇的,这打法也不是东江镇的。

    不过说这句话的时候,张盘脸上见不到什么兴奋,其他人脸上,甚至连回城那些人的脸上都见不到什么喜悦,他们又一次挫败了建州女真的攻势,这同样越来越艰难,刚才有一人被射中了腿部,是被直接拽回到城里的,那铠甲也不是刀枪不入。

    现在大家都知道一件事,自己的时间不多了,还能再这么打回去几次都难说,到目前为止,建州女真的攻势在不断加力,但始终没有动真章,还在消耗着汉民俘虏和新附汉军。

    “就看船什么时候回来。”有人闷声念叨了句,没有人接话。

    激战之后还没怎么喘息,却又听到对面建州女真的鼓声敲响,正在城头瞭望的士兵吆喝大喊:“鞑子上来了!”

    这次真是鞑子本队上来了,各队缓缓向前逼近,在前面依旧有狼狈异常的俘虏和汉军,但缓缓向前的大队没有急着攻城,反倒开始清理城池前的盾车以及各种攻城器械的残骸,这动作不由得让人更加紧张

    这是要扫平战场,为大队进攻做准备,接下来恐怕就不是那些怯懦不前,可怜可恨的俘虏和新附汉军,而是养精蓄锐,一直等着金州守军消耗的建州八旗,接下来肯定难打的很。

    “为什么这时候出动大队?”陈继盛和张盘都有这个疑惑,久经沙场,对战争的节奏就有一种认识,何时出兵何时退兵,在他们看来,此时还没到鞑子本队出动的时候,因为金州守军锐气尚在,主力损失但没有损及根本,应该继续消耗,然后一鼓作气拿下,为什么现在出动,这就让人糊涂了。

    不过他们也没怎么深想,建州女真此时上前,接下来定然是恶战,但趁着能杀敌的时候多杀几个鞑子,总算不亏,现在谁也没想着能活多久,无非就是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了的念头。

    打到这个时候,天已经快要黑了,建州女真兵马还在清理着战场,难道要连夜攻城?这在金州却是很难,因为这里夜间海上会起大雾,在大雾中很难看到五步之外的东西,守军比起进攻方来说,要占很多的便宜。

    想是这么想,金州守军还是不敢有丝毫的懈怠,都在绷紧了肃然待战,等待着厮杀降临,不过,建州女真将战场清理完之后,却没有举着攻城器械上前,反而退了回去。

    鞑子到底再弄什么玄虚,这边正疑惑间,却听到建州女真军阵中突然有动静,本以为是怒吼呐喊,细听却是欢呼,眼下这个局势怎么看也没有值得欢呼之处,到底在高兴什么?

    “炮..。大炮..。“一名城头的弓手嘶声喊了出来,声音都在颤抖。

    借着夕阳光芒,彼此之间能看得很清楚,大炮这样的物件更是没什么遮掩,能看到闪烁着金属光芒的火炮被推了出来,一共两门火炮。

    金州城头已经变得一片安静,每个人都在盯着建州女真军阵前的火炮,建州女真自入侵辽镇以来,缴获明军大量的装备,火器也是不少,使用火器的明军只要肯投降的都有不错的待遇,但辽镇安逸太久,火炮主要用于城池的守御,所以这边火炮存量不多,全部用于对建州女真更重要的辽西方向,更不要说从辽阳沈阳那边到达金州这里路途不便,建州女真又没有合适的海运和河运手段,运送大炮很不方便。

    所以对于金州和皮岛的明军残余来说,火器是他们的长处,而不用考虑鞑子那边有什么火器,从东江镇那边转移来的人们也证明了这点,攻打东江镇的建州军队明显是主力,那么大的规模也没有带着火炮,那这边明显是偏师,这个就更不用考虑。

    万万没有想到,这边居然拿出了两门火炮!

    ”

    将军炮..是将军炮..“

    所谓将军炮,大体是西洋火炮里九磅炮的口径,这在明军里已经是威力巨大的兵器,这种炮也是号称一炮“糜烂数里,杀伤无数“。

    “这是把辽阳城头那几门炮运过来了..”陈继盛喃喃说道,辽镇根底大家多少有数,这样的军国利器到底来源自何方,自然能判断的出来。

    在金州城头突然有人大哭起来,哭声尖厉异常,才哭了几声就被身边人捂住嘴打倒,陈继盛和张盘甚至懒得下令行军法,看到这两门火炮之后,大家的确都心怀若死,这一仗恐怕要难打了。

    “二位将爷,咱们得快些把城门塞住,不然敲开城门后就完了!”正安静的时候,只听到一个年轻的声音大吼说道,这才将愣愣的众人惊醒,看过去,却是孔有德在那里大喊。

    金州城一直算不上是死守,死守肯定坚持不了太久,所以有两处城门没有堵死,保持着随时出击的状态,一处是正面和建州女真对战,一处则是去接应港口码头的支援,原来这个战术颇为有效,可对方一旦有了火炮,城门必须要堵死,不然就成了城池的薄弱之处,被火炮轰开后,敌军很容易借此冲入。

    这样的将军炮想要安置好,需要十分繁琐的步骤,要在地上垒砌土台,然后将木箱埋入,再把粗重的炮身固定在上面,校正之后再装药射击,建州女真那边数百人在忙碌这个,还动用了不少牛马牲口。

    “快去堵住城门,两处城门都是封死!”

    “..就看船能不能回来了..”有人念叨了句,不过没有人接茬。

    “鞑子要开炮了,快躲起来!”有人吆喝大喊,这边盯得很紧,每次火炮开火的动静都闹腾得很大,比如说火炮周围会有火光,忙碌的人群会突然散开等等,金州守军听皮岛那些人讲,什么徐州人火炮开火迅之类,大家都是不信的。

    城头和所有当面各处都没有人暴露在外,轰然两声大响,躲藏起来的守军听到了炮弹的呼啸声,然后城墙都跟着震动了下,这是被炮弹击中了。

    两声炮响之后,守军这边立刻有人冲上城头,点起灯火看去,他们要看看炮弹对城墙的破坏,他们倒是不怎么在意第二轮炮击,有经验的官军都知道,开炮后重新装填花费的时间会很长,只要盯紧了,就没什么不安全的。

    将军炮号称开山裂石,实际上对外层砖石内里夯土的城墙没那么大破坏,只不过打开了两个坑,不过既然有火炮,那肯定不会只盯着正面轰打,以金州这样的小城,如果对准城墙一角的话,两门炮轰塌城墙的可能就很大了,甚至在正面城墙打出一个斜面来,都是天大的麻烦。

    金州守军再怎么顽强,面对建州女真的优势兵马也没有丝毫胜算,只要给建州八旗兵马一个落脚登城的地方,把攻城守城变到平地野战的态势,那都是个灾难。

    尽管白天已经打的精疲力竭,可现在没有人提休息的事情,精打细算使用的粮食也被拿出来敞开食用,到了这个时候,大家尽管不提,可都是心里明白,守在金州的日子不长久了..

    面对建州女真炮口的城头,有人在盯着那边的一举一动,生怕对方火炮又是打响,但一直等到天黑,等到对面建州女真兵马入夜休整,也没有等到第二轮火炮打响。

    但这没有让金州守军感觉到丝毫的轻松,天黑了夜战太多凶险,所以等第二天天亮再开始,只要火炮把金州城敲开一个口子,那么接下来就是万事皆休,即便城墙一时间打不破,这雷霆霹雳响起来,士气恐怕也支撑不住了。

    夜愈深了,对面的建州女真营地士气高涨,甚至还能传来歌声和笑声,而金州城内则是死寂一片,不管再怎么忧心忡忡,这些日子的疲惫累计,加上已经确认绝望的那种放松感,让很多人沉沉睡去,可也有人睡不着。

    陈继盛和张盘在东江镇系统里算是年纪大的了,尽管在关内将门中他们还是标准的年轻人,两人凑在火堆前边吃鱼干边喝热水,鱼干也是金州唯一不缺的物资,拿这个作为点心,无茶喝水,倒是难得的闲暇了。

    “毛帅一个书生,本有太平小康的日子,却来这凶险辽东吃苦,他心里有大义,但也是想求大富贵的!”陈继盛和张盘都是毛文龙的亲信心腹,自然可以说得很通透,而且局面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没什么不能说的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