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当赵家军第一旅的大队人马东进青州府之后,北直隶总算安定了下来,但各个府县的反应颇令人感慨唏嘘,靠近山东的河间府和真定府没怎么动作,士绅百姓安居乐业,凡是有驻扎官军的区域都是鸡飞狗跳乱成一团,甚至有士绅向朝中诉苦,闻其所以,都是怕官军趁乱洗掠..

    有人哀叹,到底谁是官,谁是贼,可贼过境秋毫无犯,事事讲究规矩法度,这官军如同盗匪,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民间自然有自己的认识。   .

    山东和北直隶毗邻,消息传得很快,当赵家军大部进入登州府的时候,众人都很愕然,登莱镇那边已经没有多少官军了,很多人都直接被军将卖给了赵家军做田庄庄户,官兵们也愿意种地吃粮,总比在军中当奴隶强,那边已经没什么抵抗之力,而且登莱的士绅豪强对赵家军欢迎至极,这些年被来自辽镇的客军祸害惨了,无论是谁,只要能换掉他们就好。

    这伙徐州人到底在做什么,有些自以为知晓天下大势的人物都在说赵进糊涂,现在北边朝廷的兵马都已经被打的元气大伤,不趁此机会夺取天下,反而在山东止步不前,岂不是坐视朝廷恢复元气,然后还要有一番纠缠吗?至于这调动麾下最精锐的兵马去往没什么价值的登州府,就更让看不懂了。

    这徐州赵进是仗着自家的年轻妄为,这样的心性实在让人没办法看好将来,现在顺风顺水,或许将来一个跟头就再无起身的可能。

    当陈昇的第一旅到达登州军港之后,东昌府的五个军兵营,远在徐州的骑士第二团,以及运送辎重粮草和装备的船队到达登州军港后,所有人都知道了,赵家军第一旅要北伐辽镇,要收复汉家故土..

    从一开始,要渡海在辽东登6,收复辽镇的消息就没有隐瞒,可没有人相信,去辽东做什么,那边和关内隔着大海,又是关外苦寒之地,那里比得上关内的花花世界,而且那边还有如狼似虎的建州鞑虏,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谁会去做,何况是一直精明算计的徐州赵家军?

    但到了这个时候,即便不信的人也不得不相信了,不然的话,在那边汇集了近万兵马,大小船只近千,如果要诓骗做戏也犯不着用这么大的阵仗,看来真的要北伐辽东了。

    当确认了消息属实之后,天下立刻震动了,山东和北直隶的道路上快马信使往来奔跑,很多人向着四面八方,向着大明天下各省送出这个消息,让自己的亲朋好友们都知道这个消息。

    这是什么?这是大义!

    那辽镇的确是大明的边镇,但也是汉家的土地,大明没办法收回,反而在建州女真身上一次次受挫受辱,那么这徐州出兵来收回,这就和当年朱元璋起兵驱逐蒙元,定鼎天下是一个性质。

    明人最喜欢比较的朝代是宋,宋时北边边患不断,辽国、金国一直到蒙元,而明时北边也没有几天安宁,从开始的瓦刺也先,再到后面的察哈尔小王子,然后是土默特的俺答,每一个都对大明造成了巨大的威胁,但明人自觉不割地不求和,不管多么艰难都会打下去,一直拖到对方的衰落败亡,所以也没有重蹈两宋的覆辙,而现在,同样是女真,同样是自承金国,把明军打的落花流水,夺取了偌大一个边镇,可朝廷却没什么办法,只能在辽西走廊据守相持,从未听过什么胜利,只是一次次败仗,每个人心里都有隐忧,心想会不会重演北宋末的故事。

    而在关内数次击败官军,甚至威胁到京师的徐州赵家军也被大多数人厌恶痛恨,认为是国之大贼,建州女真在外,徐州反贼在内,一内一外,彼此牵制朝廷官军,让其头尾不能相顾,让这天下的局势愈糜烂,都觉得这徐州贼就是趁这个边镇危急的时候出兵捞取实利。

    这一切一切的看法都在这个消息面前烟消云散,如果赵家军出兵辽东,与鞑虏激战,收复国土,如果徐州赵进能做到,而京师的天启皇帝朱由校做不到,那么天下正统该是谁,天命该是谁,江山社稷该有谁来护持,那还真不是官贼之分,而是值得去想想了。

    天下士林特别是北方士林,大概明白赵进对读书人的态度,恐怕是自儒士入仕以来最为轻视的时候,如今朝廷给他们的优待都会消失,他们自然对赵进刻骨深恨,但听到这个渡海北伐的消息后,他们虽然不会转向用户,可那愤恨却消减几分,越是读书,就越知道大义,就越知道史料典故,虽然建州女真没有打进关内,可大家都知道金国和蒙元做过什么,知道在开始时候会有什么样的凄惨遭遇,而且他们比黎民百姓更知道如今的局势,知道官军的糜烂,知道多么危险。

    从前没有人指望赵家军做什么,把他看作规矩好些的流贼而已,而到了现在,大家突然觉得没那么慌张了,有赵家军这样的强军护持,大家不用担心会被鞑虏祸害,不会担心这华夏变色..

    读书人们这么想,百姓们的看法就更简单,大明横征暴敛,残害地方,然后却在外面一场场吃败仗,现在来了个讲规矩的,而且主动出去打,为国争胜,这样的势力怎么不比你大明好,这样的力量自然要拥护,也值得去拥护。而在登莱两府的辽镇难民,对赵家军的行动更是感激涕零。

    山东本地士绅对辽镇逃难而来的军民深恶痛绝,辽镇过来的官兵和难民也的确在山东地方上为非作歹,可他们也想着打回去,想要回归故土,想要给受难的亲眷和乡亲们复仇,在山东这些年受到的歧视和困苦更是加强了这种心思,可朝廷做不到,开始时候或许还有幻想,但这些年下来,已经幻想散尽,很多人甚至已经绝望,知道不可能了,谁能想到,一直是被认作反贼的徐州人能做到。

    开始时候错愕,觉得这实在荒诞,可认真想想,却现这个还真有希望,官军烂到什么地步大家都心里有数,而赵家军强成什么地步大家也都是见识过的,这样的强军渡海,或许会痛击那如狼似虎不可一世的建州女真,或许真的可以将辽东夺回来,那样的话,大家就能回家了。

    想通这个,对赵家军的观感一下子就是翻天覆地的改变,登莱两府的辽镇军民立刻迸出极大的热情,都是涌到登州军港那边,自恃有几分勇力武技的就要从军,没有上阵勇气的则是想要尽可能的帮忙。

    箪壶食浆,万民景从,当年戚继光俞大猷在东南抗倭时候的景象,今日里在登州府看到了,而且还是在一支“反贼”的队伍上看到。

    士绅百姓都有选择,商人们则是看到了机会,赵家军在别处口碑各异,但在商界却是名声极好,照价付钱,公平买卖,以云山行这样的个头已经不必做了,但云山行做得比其他人更好,更不要说徐州和云山行那层出不穷的财点子,烧酒、集市、铁器、海贸甚至他设立港口和收税的方式,这些事大家也都在做,却没有人像赵家军这么做,能让人赚这么多。

    这次大军去往登州军港,尽管已经在登州府城那边做了些准备,可仓促间的急动,物资还是有些不足,自己调拨已经来不及了,云山行直接把银子撒了出来,甚至按照比市价还高的价钱收购,给现银,还比市价高,有得赚大家为什么不赚,而且云山行上下都在向外放出消息,这次去往辽东,商机无限,是要大财的。

    放出这消息的用意大家都懂,无非是引着大家出钱出力,可这消息不是诓骗,以山东商人们的了解,已经有经营辽货的豪商倾其所有来资助大军,就是要赌这一铺,只要赢了,那日后的金山银海都完全可以想到,有榜样在前,大家自然纷纷跟上,甚至有人把这件事当成招股,抓紧时间参股,免得日后看别人财后悔。

    各阶层对赵家军的北伐辽镇或是善意旁观,或是全力支持,只有大明的官员们心情复杂,已经有出身辽地的官员开始辞官,等山东那些人心惶惶的官员们此时则是不知道如何抉择,天下大势到现在已经可以看明白了,赵家军若是平定辽东,那么今后没什么悬念,但若是这次渡海遇到什么波折风险,那就元气大伤,鹿死谁手还是未定,很多人都想起忽必烈派船队征伐倭国的旧事,那是一场大风导致了全军覆灭,这次会不会有?谁也说不准,毕竟海上风大浪大,任何事都有可能生。

    赵家军登船渡海,征伐辽镇的消息已经得到了确认,这个确认也最快的送到魏忠贤手上,看到后,魏忠贤面若死灰。

    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