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莫应龙的长子正好在后面,他习练武技多年,加上年轻力壮,反应自然不慢,手中朴刀一挥,却是向着对方的长刀斩去。

    街道不宽,对方身穿重甲,朴刀长柄,莫应龙长子攻敌必救的话,动作受到局限,他能找到最好的选择就是用刀磕碰对方的长刀,先止住这一刀,然后再行格斗。

    两刀相碰,但莫家长子却没想到对方的力量太大,直接把他的朴刀震起,刀刃已经到了跟前,按说碰撞之后无论如何这劲道都已经偏了,但披甲大汉却不光是蛮勇力大,手中长刀向前一送,一刺一挑,莫家长子胸前立刻被开个口子,鲜血狂喷,整个人就是软倒在地上。

    莫应龙看得睚眦欲裂,却被隔出一步靠不得前,那披甲大汉出刀后没有后退,就那么平刀向前做矛状,怒吼着冲撞过来,好似怒马奔牛!

    这般气势之下,这等狭窄空间之下,莫应龙能做的就是先避其锋,将刀在身边一拦,向墙边撤了一步。

    街口那突然出现的弓手出一箭之后反倒没动,莫应龙那手持长矛的亲信此时也必须转身迎敌。

    长矛太长,要竖举才能在街巷中转过来,这动作未免慢了半拍,刚转过身,那披甲大汉已经到了跟前,长刀直接贯入他的胸膛,刺了个通透,但这披甲大汉没有抽刀,就这么顶着那人向前冲出十几步,然后抽刀,尸体落地,身后莫应龙刚刚举刀跟上,想要趁这个机会偷袭那大汉的后背。

    这大汉浑身是血的转过身,手中长刀摆了个姿势,面无表情,眼神冷冷,就这么看着莫应龙,莫应龙下意识觉得呼吸一窒,后退两步,隐约间却是想起童年时跟着父辈上山打猎,突然遇到猛虎的情形。

    到这个时候,莫应龙终于意识到自己老了,当年遇到那头猛虎,自己和父亲兄长都是冲了上去,而现在却只有恐惧和怯弱。

    “..我..小的..小的..”莫应龙举着刀结巴了几句都说不完整话,身子都慢慢抖了起来,到最后却是直接把刀丢下,直接跪在了地上。

    那披甲大汉眯起眼睛看过来,眼神中充满了轻蔑和不屑,到最后只是说了句“鼠辈”。

    虽然轻蔑,但这大汉却不见丝毫的懈怠,手中长刀依旧保持随时劈砍刺杀的状态,只是扬声说道:“他降了,把人带走!”

    话音刚落,空旷的街道两头脚步声响起,几十人冲了进来,长短远近都有,莫应龙甚至还还看到两杆火铳,到这个时候,他才彻底死了心。

    有一名身穿商人袍服的中年快步靠近过来,脸上却是无奈的苦笑,到那披甲大汉跟前说道:“二爷,你如今身份贵重,万一有个闪失,大家真是担待不起,这是何苦!”

    那被称作“二爷”的大汉一抖手上的长刀,自己掏出块绒布来擦拭血迹,淡然开口说道:“帮你们忙还这么多话,估计还要太平一段,不活动身子都要锈了。”

    中年人也是无奈,只是连连点头,听到这番对答,莫应龙终于知道这大汉是谁了,到这个时候,他非但没有愤怒,反而惊惧更甚,赵家军号称强悍第一的陈昇陈二爷亲自出手,自家这还真是昏了头啊!

    虽然在徐州身上吃了大亏,可家业仍在,不该觉得对方也是江湖豪强,不该心中不忿,不该轻信了东厂和锦衣卫的封官许愿,结果为自家招来了灭门之祸,更不该轻信那莫培生,大家虽然同族同宗甚至还有血缘,可本就因为利益才勾结在一起,这隐秘定然是他出卖的。

    如今唯一的好处就是赵家军不太会株连,自己的小儿子虽然知道这件事,但一直被自己撇在外面..

    想到这里,莫应龙却突然大吼起来,吓得过来收场的赵家军士兵急忙围过来,等看到这莫应龙以头抢地,不住撕扯自己的头,才知道和这边没关系。

    莫应龙想到了一件事,这条密道只有刚才出来的几人还有自己小儿子知道,甚至连家中女眷都没有告诉,莫培生更没办法了解,当年修这条密道的人都被在城外灭口了,这徐州赵家军怎么知道的,就不该让他读书,什么血性都没了,连自家人都能出卖。

    “二爷,今日城内各处同时动,厂卫的探子不会有什么漏网的,接下来如何做,请二爷示下?”

    “我是来帮忙的,你们怎么做你们有自己的体统,不要问我!”陈昇开口说道。

    相对于按照规矩做事的赵家军旅团营队来说,内卫这里吸收的外人多,他们对这些礼数尊卑很讲究,当然大多数时候只是客气两句。

    那中年人笑着点点头,告辞后自去安排了,陈昇提着刀走过忙碌的人群,却是进了街巷中的一处宅院,那边有几名亲卫等待,帮着他卸掉铠甲,然后整备装束,赵家军第一旅在城内驻扎着一个团,但旅部和其他各团都在城外,等到这边的巡丁团组建完毕,赵家军也要撤出城中。

    这一天的济南城处处骚动,致仕在家的官员,德高望重的乡绅,富甲一方的豪商,还有穷苦人居住的窝棚,江湖人等混迹的赌坊贼窝,青楼客栈,都突然被人围住冲入,有的进行了激战,有的则是束手就擒,也有当街血溅五步,让济南城内人心惶惶,还以为要有什么乱子。

    不过抓走一批人,杀了一批人之后,城内迅的安静了下来,然后又有些不长眼以为可以趁火打劫的地痞流氓被血洗,这样的人越来越少了,大家都知道赵家军不会容忍别人趁乱作乱,浑水摸鱼。

    几天后也有消息流传出来,说是朱明朝廷派了暗探到济南这边,准备刺杀徐州要人,准备在这里掀起变乱,却被徐州的厂卫察觉,提前进行了清洗。

    三十余骑护住居中的陈昇,向着城外大营奔去,这些第一旅的亲卫们都对自己的旅正充满了敬畏,按照他们的想法,天下间第一英雄是赵进,第二那就是陈昇了,无论军略武技,还是为人做事,都是一等一的豪杰。

    陈昇面色沉静,他胯下的坐骑是王自洋在草原上精心搜罗的壮马,而且随时有几匹轮换,不然还真是承载不了陈昇的体重,在外人看来,陈昇的表情始终没什么变化,可他自己明白,这些年来随着参与战争的次数增加,自己越来越渴求战斗和厮杀,越来越想去战场。

    但徐州赵家军的策略就是谋定后动,一战雷霆万钧,迅结束,不可能给他太多鏖战的机会,所以这股血气往往只能泄在追缉逃犯,围捕朝廷暗探的小战斗中,这次济南斩了几人,心情多少舒畅了些,可又有些惆怅,想想接下来连这样的战斗都会越来越少,至于统帅大军上阵厮杀,最早也得到两年后,而且陈昇也有个计较,徐州这么展下去,两年后激战恐怕不会有,望风而降的情况恐怕会多很多。

    正向前走着,却听到急促的马蹄声响,陈昇的亲卫们各自戒备,兵器出鞘,回过头却现是传令的赵进亲兵,他们的装束打扮看着寻常,却有些赵家军才能认出来的标记,而且一次出动就是三人以上,避免消息半途遗漏。

    “前面可是陈旅正!”那传令亲兵吆喝着喊道。

    一边策马奔驰,一边高举着手中令牌,到跟前却是将令牌丢了过来,陈昇身边的亲卫验看令牌之后才把人放进来。

    人一进来后,大家却愣住了,前面那亲兵没什么,后面那位居然是赵进身边的亲卫头领孙大林,到底什么命令要他来传递。

    孙大林颇为稳重,在马上平静了下气息后,在马上沉声说道:“陈旅正,将军有令,第一旅全部、骑士第二团,东昌府军兵营五个,暂编为第一师,陈旅正为第一师师正。”

    这消息说出来之后,陈昇愕然,他身边的亲卫们也都目瞪口呆,怪不得要孙大林来传达这个命令,其他人来说都未必会相信。

    第一旅全部、骑士第二团、五个军兵营,将各自的辎重队伍加起来,这已经是过万的大部队了,专门交给陈昇一个人统辖,难道这是要攻打京城了吗?不对,若是攻打京城,又怎么会在登州港那边集结,难道是走海路从天津过去?

    “..从即刻起,第一旅全部三日内启程去往登州军港,骑士第二团已在徐州启程,会在登州军港同第一旅汇合,五个军兵营会随后赶到,装备、给养和粮草皆由船队运送,一并渡海..”孙大林在那里继续说道,陈昇只是深深吸了口气,表情没什么变化。

    说到这个时候,孙大林声音略微抬高:“第一师渡海登6旅顺金州,痛击鞑虏,扫平辽东,让山海关外,尽是我徐州之地!”

    听到这个,陈昇的亲卫们已经掩饰不住惊愕和兴奋,镇定的陈昇也是脸色涨红!

    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