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前朝新朝更迭,山东姓朱还是姓赵,济南城的老百姓并不关心,睁开眼就要琢磨生计温饱,谁会想那么多。

    所以没人觉得莫家败落,那莫家大院依旧没人敢靠近,甚至还有人说,莫家这是巴结上徐州那边,有从龙之功,马上就要飞黄腾达了。

    不过巴结上了新朝,这大明的官府自然就变得疏远,原本和一家人一样的莫培生莫师爷那边早就断了走动,反而下面办差的吏员差役,这些都是本地土著,还要在本地吃饭的,都主动上门逢迎联系,到让莫家重新变得热闹。

    但终究是要有改变的,比如说迎亲送亲的队伍敢从莫家大院门口过了,原来谁敢,万一被莫家那几个年轻人看到,把新娘子抢进去几天,那可就是家破人亡的惨剧,而且还要身败名裂..

    即便这样,大家还是看得提心吊胆,这队伍百十人,花轿和锣鼓铺排这个都算不差,看着是殷实人家的婚娶,这样的队伍路过莫家大院门口,那不就是拎着肉从狗嘴边走吗?招引着出来咬。

    相比于旁观者的提心吊胆,莫家门前的护院门房之类的都兴高采烈的,难得有送上门的,大家正好找个乐子,要说惹事大家是不怕的,都从莫家门前走了,肯定不是什么官宦士绅人家,要是这样的人家,肯定有几个人物大家认识,或者根本就不会在这边走。

    更让大家心痒的是,扶着轿子那婆姨三十出头,风情万种,居然还冲这边抛了个媚眼,大家立刻哄笑,几个人哪还忍得住,吆喝就是上前,只说对方惊扰了莫家的清静。

    熏心的才上前两步,,心里却隐约觉得不对,但随即又是释然,心想莫家大院四周遍布暗哨,有什么不对早就示警过来,现在这种情形肯定安全无忧,想到这里,脚步禁不住又快了些..

    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向前凑,送亲队伍里青壮汉子不少,却都不敢拦阻,只是赔笑闪躲,等凑到跟前,却看见那跟着花轿的婆姨脸上有惶恐神情,这让莫家门前的护卫门房觉得不对,就在这个时候,身后那些青壮已经动手了。

    那些先前还懦弱赔笑的青壮下手丝毫不软,各个抽出手中熟铁短棍,直接对着脑袋敲下,把人打翻在地,抬着轿子的轿夫已经把轿子放下,将伪装成轿杆的长戟取下,其他人则是手持短兵控制住了前门,众人在花轿和彩礼中拿出兵器,吆喝着向莫家大院冲去。

    这边一动,那边有人吹响了铜哨,在莫家大院几处都有这哨音响起,几处都有人马同时动,有人从前门后门冲进,有人则是翻墙,还有人直接就站在墙头或者上了房顶,站稳后拿着弓箭警戒,四面八方冲了进来。

    以在济南城内的豪强私兵来说,莫家这些护卫算得上一等一了,但在这突然动的人群面前丝毫没有抵抗之力,只能说这莫应龙把手下都用银子喂饱了,在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人拿起兵器阻挡拼命,可他们的雁翎刀、朴刀在长戟和弓箭面前根本没什么意义,再到后来,甚至有穿着铠甲的士兵撞进来,哪里还能抵挡!

    莫家护卫的抵抗迅土崩完结,但内院外宅还真是有些难缠的,有人刀法娴熟,还有人懂得配合结阵,甚至有两个射术出众的,居然只射面门,冲进来的人倒了两个,结果被身披全甲的士兵冲到跟前,都给剁翻了。

    这些难缠的角色也没有抵抗太久,冲进来那些人的优势实在太大,而且根本不和你讲什么江湖相斗的规矩,长矛长戟弓箭火器,直接朝着身上招呼,又是人多势众,根本抵挡不住,有人直接被杀,有人直接被拿了,被五花大绑起来送到门外。

    被抓的莫家人心里还在委屈愤怒,心想你外面那些暗哨到底都在干什么,等出来之后,看到一具具尸体,和一个个同样狼狈的暗哨被带过来,这才明白对方做得干脆利索,没有任何的疏漏,莫家真的完了。

    “东厂七个人,锦衣卫十二个人,都在这里了吗?”有人冷冷问道,问话这人穿着平常百姓衣服,身材瘦高,脸上却有森冷寒意,腰间则是配着一圈飞刀。

    站在他身边的是一名五十多岁的文士,此时满脸惶恐谄笑,点头说道:“容犬子过去认,这些人都是小的见过的。”

    已经有人看到了这边,莫家大院的俘虏直接忍不住大骂出声:“莫培生,我们家老爷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你居然..”

    刚喊了半截,只看到那瘦高人物一抖手,飞刀没入那人的咽喉,这一下震慑全场,谁也不敢出声了,那五十多岁的文士,也就是莫培生脸上不见丝毫怜悯,全都是厌恶神色,在那里说道:“你们不知大义,勾结朱明奸细,活该有这样的报应,莫某大义灭亲,这才是大义!”

    即便是他这等口齿便给的,此时也说不太顺流了,没过多久,就有六个人和十三具尸体被摆了出来,莫培生的三儿子满脸煞白的在那边辨认尸和活人,被活捉又被挑选出来的六个人则是面如死灰,不过都是一言不。

    正在这时候,从大院里有人脚步匆匆的跑出来,脸上颇有些失望神色,到那瘦高人物跟前说道:“聂队,莫应龙带着大儿子和两个亲信跑了,顺着暗道走的。”

    莫应龙两个儿子,大儿子武艺出众,和莫应龙一起操持家务,小儿子读书科举,则是尽量和家里划清距离,住都是住在外面,这也有狡兔三窟的意思,禀报那人没怎么压低声音,却被跪在边上的莫家俘虏听到,有几个硬气的忍不住大声吆喝说道:“别看你们现在猖狂,莫大爷会给我们报仇的。”

    说这话的时候,本来已经有点求死了,不过那被称作“聂队”的瘦高汉子瞥了他们一眼,冷笑连声,极为不屑。

    ..

    自从当年自辽镇抚顺逃到山东济南,莫应龙就想过有这一天,也一直在做准备,比如说直通两条街外的密道,比如说密道出口的宅院是用死人的名义买下的,根本没有人想到是他的产业,在济南城内城外都有布置,藏着再起的银钱和兵器,逃出去也可以做个富家翁。

    而且这些年莫应龙享受归享受,武技却没有落下,和其他匪帮盗伙厮杀,他凭着手中朴刀砍翻了几名武技出众的角色,也正是因为这个,他才能镇服下面数百厮杀汉亡命徒,两名亲信也都是一等一的身手,一人擅长弓箭,一人擅长长矛,而他的大儿子朴刀上的功夫也是了得。

    相比于莫应龙和亲信们的镇定,莫应龙的大儿子则是神色凄惶,他在济南城已经富贵惯了,已经有了家小,还养了外宅,实在舍不得离开,他知道不得不走,可知道这一走,恐怕好日子就到头了。

    看到他大儿子的神情,莫应龙气不打一处来,只是压低声音冷冷说道:“还哭丧着脸干什么,快换衣服,要尽快出城,不然赵家军那些杂碎要关城门了!“

    他们都已经出了暗道,正在那宅院屋子里更换衣服,打扮成行商百姓的模样,甚至连路引和藏着兵器银两的挑担都已经预备好,和南北直隶以及山东的江湖大豪一样,他身上也有云山钱庄的银票,这个现在已经是七省通兑,带着方便。

    莫应龙训完之后自己叹了口气,闷声说道:“我也有错,明知道徐州人进来了,还舍不得这份大好基业,明知道该安心收手享受了,却还想着更大富贵,去和朱明厂卫勾搭,招来了大祸,既然到这一步,我们也不用想太多,赵家军凶残,却不会祸害女人孩子,咱们手里银子不少,去别处安心过些年吧!”

    大家脸上都是无奈悲伤,可也只能闷头答应,快换装完,带着家什出了门,这暗道足够长了,这几条街外,怎么布置也不可能布置到,但大家还是足够小心,没有直接挑担背包出门,而是先拿起兵器。

    他们倒是不担心被人现,当时选这里做暗道出口,就是因为这条街人烟稀少,现安全后再收起兵器不迟,手持长矛的人在前,弓箭在长矛左侧,莫应龙居中,他的大儿子跟在身后,再向前走几步,若是无事,就要收回去了。

    街道还是和平日一样冷清,莫应龙时不时就要乔装改扮来这边看看,看来赵家军在城内也没有现这一处所在。

    突然间,在街口出闪出一个人,莫应龙的弓手亲信立刻抬弓射箭,到这时候,才看到对方也是手持一张长弓,张弓搭箭射过来,莫应龙的亲信当年在辽镇是吃双饷的精锐,号称百步穿杨,可就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他反应慢了半拍,他的箭刚离弦,街口射来的箭已经到了跟前,直接贯入前胸。

    就在这同时,在他们身后沉重的脚步声响起,莫应龙骇然回头,却看到一名披甲大汉手持长刀冲了过来,几步到了跟前,挥刀就是斩下!

    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