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等杀人放火的勾当,都是莫家做熟了的,早就有一套章法在,昨夜放火之后不急着上门威慑,而是过一天再看,看对方到底有什么靠山可以依仗,免得将来收不了手。

    结果这云山行济南分店只是去报官,这就让莫家彻底放下了心,官府从来奈何不了莫家,在那个时候,闻香教还没闹起来,赵家军也没有出兵扬威,所以衙门里的莫培生莫师爷虽然听到,可也不怎么在意,本地强豪到了外地,就要按照外地的规矩办事。

    等到了第三天,先前挨打的那莫家管事带着几个人又去了云山行,在他们想来,这次上门,对方该被吓住老实了,但这二管家和下面人上门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莫家开始还没有察觉,直到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才意识到不对,派人去云山行那边询问,结果又是不见踪影。

    还没等莫家这边反应过来,当夜莫家大院就被人放火,手法比那晚更加高明,除了外围被人放火之外,居然还有几把火是从宅子里面烧起来的,好在这莫家本就不是良善人等,夜里多少有巡哨防备,这才没有酿成大祸,但伤了十几个,烧了两处偏房宅院。

    双方这就算撕破脸了,莫应龙到这时不敢有丝毫怠慢,因为对方这行事也是一等一的强豪手段,同样心狠手辣,敢在城内杀人放火的可都不是寻常人等,可看对方做事也不像有什么官府背景。

    等到第二日晚饭时候,莫家纠集了二百余号人,分几路去往云山行,准备砸店抓人,抓到的弄去城外埋掉,给济南府和周边一个教训震慑,到如今赚钱是小事,万一堕了莫家的威势,以后生意可就不好做了,这次出动,还有十几个官差跟上,真要有什么闪失,就要靠王法压人。

    但云山行已经关门歇业,莫家终于觉得不太对了,因为以莫家在城内的势力,风吹草动都很难逃得过他们察觉,可这偌大一商铺,掌柜伙计之类就这么无声无息的不见,但泄愤还是不能耽误,一干人砸了店铺,把里面值钱不值钱的货物搬空,甚至连这宅院都准备霸占下来,衙门户房连契约都已经做好,只等着过户。

    接下来几天内,云山行的人都没有出现,甚至没有人出来收拾尾,莫家以为自己占了上风,只不过因为大意才吃了个亏之后,章丘县的消息传回来,莫家在那边的庄子被人血洗,庄内三百青壮无一逃脱,或许有人投降求饶,可那也逃不过被砍头的下场。

    莫家在章丘县的庄子是用来藏人窝赃的,登莱两府的亡命徒,莫家自己的厮杀汉,登莱两府和其他各处送来的贼赃,贩卖的人口,都是放在这边,而且这里不在城池内,王法管辖不到,拦截商路杀人越货火并都是方便,莫家原本都在城内的人手一半放在这边,可这些都被杀得精光。

    到这个时候,莫家胆寒了,旁人不知道这些人的实力,莫应龙心里有数,这可都是辽镇军兵出身,里面还有十几个亲兵护卫出身的精锐,差不多是两个把总的满额队伍,这样的力量都算得上骨干了,对上响马绿林这等,只要结阵对战,那肯定是占尽上风,怎么就被人杀了个干净。

    越来越多的消息传过来,但还是不知道这庄内的几百号人怎么出的事情,而且来人根本不图什么财货,把贼赃给被掳掠来的妇幼作为盘缠,然后一把火烧了干净,只是把人头摆在了外面,县里根本不敢管,也不想管,直接让这边遮掩含糊,三百条人命真要走什么公务上的程序,只怕要内阁刑部来过问,大家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最后只是有经过附近的人听到,说是临近天黑的时候,庄子那边杀声震天,哭喊惨嚎,然后安静下来也是很快。

    徐州人居然有这么强的力量?居然行事这么肆无忌惮?莫应龙到这个时候真不敢做什么了,可报复还没有完,就在这莫家大宅的正门处,几个人出门的时候,被几十步的弓箭射杀,能看到对面房上有弓手,莫家这边人想要去追,结果那几个弓手不逃,八名弓手射死了二十余人后才从容离去。

    莫应龙知道这个消息后,城内几处赌坊和贼窝也被人冲了,在那边管事的人也是横尸当场,到这个时候,莫应龙胆寒心战,他和那师爷莫培生只是个合作的关系,虽然是亲戚,可要用要帮忙,少不得也得现银结算,但到这个时候,也只能去找了。

    他去找莫培生的时候,莫培生也找了过来,莫师爷那边也死人了,是跟他快十年的一位捕快,算是莫师爷的心腹亲信,说是去土娼那边快活,出门后被人在身后刺了一刀,两名听差想要去拦阻,也被一刀一个。

    这就是裸的示威了,官差怎么样,你是济南府的土皇帝怎么样,该杀不误,这次杀的是听差,下次未必是谁?更关键的是,对方还把箭射到了莫师爷的家宅里面。

    本来莫师爷打算关闭城门,全城大索,但到这个时候却不敢动了,对方这是真正的亡命徒,而且手段高明,万一抓不到,那么接下来的报复会是什么样,大家经历的这些已经让人不寒而栗。

    莫师爷和莫应龙合计了下,决定服软,再不服软就要被人灭门灭族了,这样狠辣的手段已经不是江湖人能做出来的。

    到这个时候,他们终于要去打听打听徐州赵进和云山行的消息,想要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居然这么无法无天。

    江湖上消息有局限,官面的消息同样是有局限,不过通过这两个渠道汇集过来的消息就足够了,他们才知道徐州赵进到底是怎么样的势力,到底凶残到什么地步。

    那边莫应龙把抢来的货物全部送还,然后备下两倍的货款,全都是九成新的银锭,摆在红漆木盘上,在云山行关闭的店门前摆上供桌,请来戏班子唱戏热闹,这个做法,就是江湖上磕头服软的表态。

    莫培生这边做得更有效率,动用自家的人脉关系,找到了王友山的几个同年,面子银子砸过去,人情做足,对方也答应写书信说和说和。

    在那个时候,赵家军的实力才刚刚深入兖州府和徐州边境,只有内卫的队伍在山东各府州县内活动,能动用的力量除了内卫之外,再就是几家暗里依附过来的绿林队伍,而且徐州又很迫切的需要开拓山东各府的商路,收集山东这边的消息。

    权衡之下,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即便这样,云山行和内卫还有不少人觉得这次吃了大亏,是受了委屈,大家为了顾全大局这才忍了。

    可云山行不过受伤几人,内卫所动用的江湖力量死伤十余人,而这莫家死了足足三百余人,云山行的货物什么的的确有损失,可对方赔付了三倍多,虽然比较是这么比较,可徐州好多年没吃过这样的亏了。

    莫应龙和莫培生自然不想善罢甘休,迫于眼前的局面才咬牙忍耐,还有寻机报复的心思,不过接下来就是闻香教的大乱,再接下来就是赵字营平定山东,到这个时候,莫家二人才知道云山行身后是怎样的庞然大物。

    然后赵家军慢慢控制了兖州府,滋阳城鲁王府一家遭遇也在山东传开,再之后则是大战官军,随着赵家军的地盘不断外扩,随着一场场震撼人心的胜利,莫家这边愈胆寒,而云山行在济南城内的势力影响也愈膨胀,让那莫师爷和莫应龙窘迫无比,他们是落地坐地的土豪,若是离开乡土就是待宰猪羊,可留在济南府这边,从前和云山行的恩怨怎么了结。

    从前以为是块肥肉,谁能想到是头老虎,而且这老虎越来越大,还要变成了龙的意思,原来还可以远走他乡,现在看着天底下没什么安全所在了。

    莫家胆战心惊之余,就不住的奉承云山行这边,云山行倒也没有盯着这种旧恩怨,根本就懒得理会。

    不理会归不理会,但莫家掌握的生意也越来越少,亏得云山行和内卫对那些伤天害理的营生很少碰触,可再没有完全控制之前,也不会贸然仗义拦阻,所以莫家的规模还维持着,在子弟科举功名上的花费也越来越多。

    等到赵家军北伐直隶,炮轰京城之后,山东这边完全成了赵进地盘,济南府自然也在其中,这下子莫家真是无处藏身了,莫培生原本在衙门里从呼风唤雨到还被倚重,现在直接被开革了出来,而莫应龙则是闭门谢客,低调无比,生意倒是照做不误,有心人能注意到,这莫应龙的生意似乎还比从前兴隆了些,街面上都议论,果然杀人放火是世代传家的根本,这莫家从前朝兴隆,眼见着在这新朝也不会差..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