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济南城的六月,是一年间最热的时节,白日里整个人都好像被蒸熟了,晚上太阳落山,也不见丝毫凉快,每年间这个时候,中暑的人都不少,富贵闲人们都讲究去历山避暑消夏,但那毕竟要出城,即便士绅豪强这一等,也不是能随时离开城池。

    若是在城内,能在一处泉水附近,喷涌的泉水带走溽热之气,借着绿树荫凉,这惬意享用可不比历山那边差了,只是这济南虽然号称泉城,可城内泉眼也就是那么几处,省、道、府各位大员,归乡致仕的官员都不够分的,分到了也圈在官署和府邸内,寻常百姓怎么分润的到。

    倒是有一眼泉水例外,是在济南西南角上的柳絮泉,南城本就是贫苦百姓居住的所在,那柳絮泉附近又有几个集市,达官贵人们自然不愿意过来,倒成了寻常百姓的乐园,每逢夏日,大家凑在泉眼跟前,吹吹凉风,喝几口冷冽甘甜的泉水,苦夏也不是那么难熬了。

    但最近这十五年却没这个乐子享受了,围着这眼柳絮泉起了座大宅院,规制气派比起衙门里大老爷的也丝毫不差,几进几出很是了得,莫说这眼泉水大家靠近不得了,就算这宅院也不行,有不懂事的孩子玩耍跑到五十步内,都被吊起来鞭打示众,还有外来商贩牵着骡子过来,想在墙根歇歇脚,结果骡子直接被抓走,商贩也被暴打一顿。

    开始还有气不过的青壮来争执,被这大宅院的护院打得流血伤残,这下子犯了众怒,济南城西南近千人过去找个说法,没曾想去了那宅院外面,却被宅院里的过百护院打的落花流水,接下来非但没有人救治,衙门里的捕快差役又抓了一批人进去,直接定了个啸聚作乱的罪名,各家各户都是割肉吐血凑出一笔钱才能赎人。

    事情到这里还没有完,召集大伙的几个人在接下来都不明不白的死了,这里面还包括一个热心肠的秀才,连秀才老爷都敢下手,这可真是天大的胆子,那可是读书人,几家死人的重伤的和那秀才家人一起去衙门告状,这秀才的同年同窗也是义愤填膺,没曾想状子递进衙门就好似泥牛入海,再也没有声息。

    杀了人,还杀了读书人,然后官府居然还敢包庇,这样的人物谁敢得罪,经过这几次事情之后,那大宅院周围已经是龙潭虎穴,再也没人敢去了,这大宅院的名气也渐渐传遍了济南城,不管谁提起莫家大院来,都是下意识低声几分。

    莫家的当家人莫应龙,济南城内官面民间都称呼为莫员外,而这市井江湖和绿林草莽,都尊为“莫大爷”,因为这莫应龙使唤银子让小儿子成了秀才,又捐了个贡生,这里里外外的又称呼作“莫太爷”了。

    虽说被人叫做太爷,可这莫应龙才四十出头的年纪,身材壮硕,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几岁人的样子,那张脸长得倒是和善,看起来和个老实乡绅一般。

    可谁也不敢认为他是老实憨厚,这勾结官府、欺压良民的事情,大家都在做,杀个秀才童生的也算不得什么,这莫应龙之所以被人叫做“爷”,是因为他的官府靠山和狠辣手段。

    他在官府里的靠山是位刑名师爷莫培生,这师爷是莫应龙远房堂弟,济南本地秀才,却已经在县衙府衙里做了二十年的幕僚,莫培生是本地土著,上下熟悉,开始几年或许不起眼,到了后来,衙门常务政务各项关节没有他不清楚的,从巡抚官署到府县衙门没有不卖他面子的,任谁来这济南做官都少不了他的参赞。

    更有一桩巧合,从这莫培生第一任东主到如今这一任,五任东主彼此都有点关系,也因为这关系,前任离职推荐给下任,一直这么轮到了现在,大老爷们寒窗科举,四书五经八股文章是通的,地方政务却是不熟,这莫培生懂得进退分寸,熟悉各项大事小情,在他手里就没什么难题,自然越来越被倚重。

    在地方上看来,官员来了又走,流水一般,可这莫培生莫师爷却是铁打不动,自然当成是地方上的头号实权人物看待,而这莫应龙却不是济南本地人士,真正本地老住户还能记得,这莫应龙刚到济南城的时候很落魄,身边跟着十几号人,因为太过扎眼还被捕快官差盯上,还是被那莫师爷保了出来,还有人恍惚记得他们说得官话辽东口音很重。

    那莫应龙一在济南落脚,就把南城各项江湖生意抢了过来,本地市井江湖人物相斗,持刀见血已经是好大事情,可这莫应龙一伙直接灭人满门,事后连个苦主都没,加上人人知道他们是“莫先生”的亲戚,官差也捏着鼻子认了,但这莫应龙也不是莽汉,抢了地盘,该给的供奉都会给,对于官面上的人物来说,供奉孝敬不断,别的也就不理会了,也有觉得被冒犯的吏员官差什么的想要动手,可在这济南城内,怎么斗得过莫先生。

    如果只是这城南地面倒还好了,本就是穷汉们的地盘,没什么在意,十几个人也不放在真正的强豪眼里,谁家凑不出百多人厮杀汉,可这莫应龙的属下越来越多,而且都是敢杀敢拼的亡命徒,彼此还知道结阵配合,几十人敢硬碰百余人,丝毫不落下风,打到后来,甚至还用上了军弓。

    硬碰不是对手,官面上也比不过,这城内赚钱的营生也渐渐被这莫应龙抓了去,到这个时候,那莫先生也感觉出这门亲戚的好处,且不说每月收上来的供奉,这外面有什么不方便的事情,现在都可以很快解决,而且平白多了几分敬畏,耍笔杆子讲斤头的莫先生手里也有刀了。

    当这莫应龙手里有三百余号人物的时候,济南府城和周边的各项江湖生意,已经轮不到别人来做了,即便是见缝插针也要有人说和,要按月定时上供。

    自从辽东被建州女真入侵,登州府莱州府多了许多来自辽镇的辽兵辽民,他们自成一体,外人很难接近,而这些辽兵辽民杀人越货、贩卖人口的勾当也不少做,不过都是自家圈子里折腾,山东绿林江湖都知道这是块大肥肉,可谁也搭不上线,干着急。

    但这莫大爷就搭上线了,从登州府、莱州府过来的贼赃他这边敞开收货,然后运到临清那边分销出去,从登州府和莱州府卖过来的女人孩童,也由他收下卖出去,这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家业跟着快的膨胀起来,从登莱两府过来投奔的辽镇亡命也越来越多。

    最多时候这莫大爷手里足有六百多号精壮,刀枪弓箭都是不缺,只是做到这般却是太扎眼了,兵备道、济南府甚至锦衣卫在山东的百户都盯上这边,好在这莫先生提早知道了消息,从中转圜,又让这莫应龙自己散去了不少人,这才保全到现在。

    本来顺风顺水的成了一方大豪,当这莫应龙的儿子中了秀才后,原本对他敬而远之的济南士绅也开始捏着鼻子来往,怎么看这莫家都是要扎根济南,世代相传的意思,而且子弟得中功名,以后官面上也不会有什么闪失了。

    在这个时候,云山行在济南府城开业了,原本在济南城这汉井名酒就是暴利生意,莫家自然要插上一脚,各家店铺进了货,都要按照进货的价钱给他们送三成来,结果莫家自己手里的汉井名酒是济南存量最大的,生意也是最好。

    如今这卖家在这济南府城开店,莫家肯定要插上一脚,徐州赵天王威名赫赫他们自然知道,可觉得你徐州和济南天隔地远,就算我干什么你也顾不过来,那莫应龙的二管家直接带着人上门,要包销这边的所有汉井名酒,三节结账。

    这要求自然被云山行拒绝,莫应龙的二管家强横惯了,当场就要砸店,他们手上都是沾血,平日里打熬身体不停,真要凶闹将起来,一个店铺的伙计可拦不住,搞不好还要吃亏,没曾想这云山行有的掌柜伙计不能打,有的则是很能打,他们这边动拳脚,那边抄起长棍短棒的直接打过来,直接把人打翻,全都撵出去。

    光天化日之下自然不好动刀,那二管家放了几句狠话后带着人狼狈离去,可大伙都知道,这莫家搞不好要下狠手了,莫家做事也不莽撞,他们敢去闹,因为贺喜的那些人里没什么官吏士绅,全都是地方上的商户,也有些坐地的豪强,这些人他们是不怕的。

    就在动手的当天晚上,云山行济南分店就被人点了一把火,火是分几处放起来的,有的是香灰包着的暗火,有的则是在门板窗板上淋油点燃,还有把火把直接丢进去的,几处同时动,让人防不胜防。

    那云山行相比寻常商行的确是盯得很严,也有专门值夜巡守的人手,但想不到在济南城内还有人敢这么大胆,而且几处同时动,让人真是防不胜防,扑灭几处明火,却被那暗火烧起来,引燃了一处仓库,要不是云山行的防火规矩严禁,及时用沙土盖了上去,恐怕就要出大祸,即便这样,也有一屋子的杂货被烧毁,两个人被烧伤,损失不轻。

    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