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进爷曾说,若你在、营在、皮岛在,皮岛军士营扩编为定辽独立团,编制十四个连,其中火铳连队四连,长矛连队十个连,辎重粮秣大队一队,配属三磅炮六门,骑士连一连,装备弹药由徐州配给,各级军将自行委任,附从民壮团练不做局限,就地募兵!”

    齐二奎朗声说道,传军令时要庄严肃穆,可他还是禁不住流露出羡慕神色,从一个五个连的营扩编成为十六个连加一个大队的团,在赵家军的升迁序列中,等于是直升四级,这差不多是个加强团团正的级别,等于是一步登天,这位置一下子就过了新立几个团的团正,直追几个加强团的老团正。

    想想自己一直苦熬,带领团练护卫盐路,治安地方,总算在这次北伐京师的大战扩编中捞到了一个团副的位置,可面前这年轻人一下子就是加强团的团正了。

    更让人羡慕的是军将自行委任,附从民壮不限,这就等于说,这个团的连正和队正都是从老部下里提拔,然后还有扩军扩兵的可能,赵家军的兵源向来都是附从民壮中选拔,一来这批人熟悉赵家军的规程操典,二来也是让民壮们觉得有前途,有这两点,这个独立团将来很可能是个旅的编制,按照赵家军内的隐约传闻,搞不好还能更进一步。

    这个独立团的名字和就地募兵也让人遐想连篇,除了狭窄的辽西走廊之外,偌大辽东都是敌境,数百万辽镇汉民生活其中,另有和建州女真为敌的蒙古和女真各部,这些都是兵源,都可以就地扩充,一场场打下去,肯定会慢慢扩张,兵源充足,战功赫赫,将来能到什么程度,实在让人忍不住羡慕。

    要知道在徐州各处的旅团队中,连正以及相同职级的任命都要经过赵进的确认,粮饷和编制也把控的很严格,处处皆有规矩,大家虽然享受着规矩的便利,但偶尔也觉得束手束脚,以赵家军这等强势,大家心底里都想着放手做事,如愿的人却不多。

    按照赵家军内的说法,做到加强团的团正方能畅快些,做到旅正才能自专,不过旅正和加强团的团正却未必会这么想,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而赵松这边和徐州隔着山东和大海,这自主权就被放得很大,齐二奎这边以己度人,自然羡慕无比。

    “谨遵将令!”赵松肃然领命,他没有像齐二奎所想的那么兴奋,赵松站起后却是看向漫山遍野追击女真兵卒的青壮们,二十余天的血战,自己这个营剩下了一半。

    听收拢的皮岛东江镇军民讲述,打到这么惨烈只剩一半已经是很幸运了,辽镇多少传承百年几十年的营头早就全军覆没,留下一半,杀伤女真兵马者不多,这不是幸运,这不是够本,又是什么?可有些熟悉的面孔永远也见不到了,赵松知道战场上生死无常,可赵家军打了这么久,一向都是少数伤亡的大胜,从未想过这么多的生离死别。

    再看看那些原本是畏缩百姓的青壮们,赵松又觉得他们幸运,跟着自己拼死战斗这么久,总算给他们一个交代,也可以带着他们收复辽东。

    想来想去,感慨万千,赵松突然想到,若是自己不在、营不在、皮岛不在,任何一个因素出现,进爷的处置又是什么,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结局是这般,那就不要去想其他的可能了。

    “咱们就来了这十个连队?”赵松开口问道,到这个时候,下船装卸的只有水手了,连带港口值守的都是武装水手,再不见赵家军的士兵,这才明白只来了十个连队。

    齐二奎嘿嘿笑了,开口说道:”十个连队就足够了,咱们这三十余艘大船上,可足足有几十门炮,不管岛上有什么牛鬼蛇神的,直接用炮轰他娘的就是!“

    在赵家军的火炮优势面前,即便是建州女真的强悍兵马也不值一提,说完这个,齐二奎又是说道:”赵团正,这些船上大都装着兵器和粮秣,到时候就可以补充你们定辽团,这才是这次来的要紧事,只是火炮要给别处运去,只能给你留六门了!“

    ”一窝火可以多给吗?“到这个时候,赵松自然是斤斤计较。

    ”那个占地方威力又寻常,会在下一波送来。“

    赵松点点头,低头沉思片刻,再抬头时候双眼似有火焰燃烧,盯着齐二奎说道:”什么时候可以上船,用船队送我们去鸭绿江边,到那边打鞑子去!“

    齐二奎笑着连连摆手说道:“不急,进爷嘱咐过,让营正你们在皮岛这边好好休整,编制补充完毕再去辽地。”

    听到这里,赵松有些明白了,不过还是问道:“这近三千人在岛上,吃用耗费都是大数目,如果要靠船队转运输送,那可不是小事。”

    ”不必那么麻烦,向高丽这边征就好,他们难道敢不给吗?”齐二奎说得豪气,赵松先是愣了愣,随即缓缓点头,以赵家军的强大,收敛低调时候还好,一旦强势霸道起来,其他人只有附从和灭亡两条路选择。

    船只次第靠岸,岸上的兵丁青壮和水手们奋力劳作,将船上装运的物资搬下来,很快就在码头处堆积,要塞里的女人和孩子们都出来帮忙,年纪小的孩子帮不上忙,笑哈哈的在给养装备之间走动,虽然给人添了麻烦,可大家都是笑着对待。

    就在这装卸的过程中,对建州女真溃兵的清剿已经接近了尾声,新到赵家军连队配合上恨意滔天的皮岛队伍,杀戮高效之极,真正的屠杀总是生在追杀溃逃中,现在就是这样。

    女真溃兵只有少部分逃进了皮岛深处,其他人连投降的机会都没有得到,被杀了个干净,这也是现世报,几天前还在要塞阵地前屠杀东江镇俘虏,到现在谁还会放过他们,涕泪交流,跪地求饶,崩溃失禁都是有的,都是逃不掉一刀一枪。

    山上血流满地,杀声震天,山下港口处有条不紊的忙碌整备,在海船甲板上的人倒是能看到全景,只觉得微妙怪异。

    港口区域的尸体和垃圾又被整理了一次,被收集起来堆积焚烧,还有几口大锅被架起,船上运来的食物已经开始炖煮,本来船上还有些腌肉之类的,可皮岛这边的士兵和青壮闻到味道都觉得莫名恶心,所以只是多做了些粮食,先让大家多吃些稠粥咸菜之类的。

    就在这一边紧张一边放松的场面下,齐二奎和蔡行给赵松讲述了来龙去脉,来到皮岛的救援船队不是从山东登州军港出,尽管那边生意距离最近的港口,而是直接从海州港口那边出前来,所以才会这个时候才到。

    “不怕你笑话,这还是我老齐第一次走海路,原来以为风大浪大凶险,却没想到这么快,从海州到这边才走了十几天,要不然就误事了!”齐二奎感慨说道。

    “其实还有些风不对,要是赶在风好的时候跑,还能更快些!”那蔡行更明白些。

    虽说来这边救援,不过齐二奎并没有掌握具体太多细节,他是在海州港口接到将军府的急令,直接在港口那边就地筹集物资和征雇佣船只,然后启程北上,港口里的船只充足,物资同样不缺,援军直接动用了海州港守备部队和附近的独立营。

    “..其实登州那边还可以更快些,听李家和余家人讲,那边有不少大船..”话说了半截,却被齐二奎戳了下,立刻不出声了。

    这一幕自然落在赵松的眼里,他笑了笑没有出声,刚才卸下来的十余门火炮只留下六门,其他又是重新被运上船,有十艘船甚至没有靠岸,等到火炮被运送上船后,直接扬帆而去。

    新组建的定辽独立团还要在皮岛上休息整编,何况海船的装运量都很大,剩下十余艘大船的物资也足够这个新编团的使用了,看着远去的其他船只,赵松心里也有自己的计较。

    船队来这边只怕没指望皮岛营还能存在,靠着这些火炮和赵家军一个团的力量,歼灭皮岛的建州女真兵马也是足够,船队物资应该是有别的方向要去,那边才是这次的重点,不过有些事想通了就好,没必要去深究。

    一直忙着安顿安排的罗晨已经被任命为辎重大队的大队正,原有职务保留,实际上就是定辽独立团第二号人物的意思,定辽独立团从皮岛方向向西出击,沿海岸前进的时候还好,一旦跨过鸭绿江,后勤补给自筹的部分就要增多了,搞不好还要自设田庄,经营商务等等,算是重任,也算是前途光明的重任。

    赵松能想到的,罗晨自然能想到,不过他根本就不去想,只是私下里和赵松说了句“本以为咱们徐州能休养生息两年,没想到这时候就要做大事了!”

    “挺好,这件大事我们参与其中,别人只能眼巴巴看着,这是我们的福气!”赵松说得很直接,二人对视,都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