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家军士兵和收容的皮岛青壮,甚至连同要塞内的妇幼们,都已经做好了视死如归的准备,浑身上下都已经绷紧,也有些人感觉到解脱,他们知道给养已经不足,对面建州女真给的压力越来越大,这几天已经让人绝望难熬,再过些日子,恐怕更是地狱。

    没人在意那艘船,每个人都在盯着即将前推的敌人,恶战马上就要打响,我们免不得要死,可我们死前会拖着几个一起,原来鞑子不是那么难以战胜,原来鞑子不是那么不可敌,只要找对了法子,一样可以打败他们,只希望辽东和关内的更多人提早学到这个法子。

    到了这最后的时候,反倒有人绷不住自己的情绪,不断的流泪抽泣,但身体坚定不移,握着长矛的手也丝毫不动,边上有人想要喝骂,可看了看同伴的样子,也是无话可说。

    建州女真的军阵缓缓向前,在原来的要塞外围阵地再向外,原本没办法让大队向前,可现在那边都已经被尸体和泥土填平,大队可以一直向前,可以像是在平坦地面上那般摆开阵战,女真军阵会越来越快,先冲撞一次要塞阵地的军阵,而且冲在最前面的那些女真精锐,穿着的都是赵家军的铁甲。

    马上就要接战开打了,大家都等着建州女真军阵呼喊吼叫,那就是开始冲锋厮杀了,每天战斗就是这一刻最难熬,面对面拼杀的时候,反倒放得开甚至痛快。

    越来越快,旗号摆动加,号角和鼓声的节奏也开始变化,马上就要开始冲过来了,就在这个时候,当当当的锣声响起,正在蓄势加的女真队伍顿时慢了下来,队伍甚至有些骚动,连带要塞守军也是诧异非常,这可是退兵的信号,每天激战,只有这样的声音响起大家才能松一口气,甚至这样的声音响起大家都不敢放松,生怕对方借此耍什么花样,已经因为这个死伤惨重。

    不过女真军阵确实慢下来了,还能看到阵中的女真官兵都在回头张望,然后整个军阵停止,再然后,开始缓缓后撤..

    要塞守军不敢有丝毫的放松,万一是缓兵之计,万一是欲擒故纵,要塞守军可承担不起任何的损失,建州女真的战法可灵活得很,而且再这样腾挪进退间,队伍还能维持着不乱,这在关内已经是精锐才能做到,如果不是同样能做到的赵家军士兵到处救火,恐怕早就崩溃了。

    前进停住了,缓缓后撤也是真的,因为大家看到他们回到了营地之前,旗号也都归队,建州女真军阵的前队虽然保持着戒备,但那是防备着这边的反攻,而不是要做什么。

    难道真的是不进攻了?这到底出了什么变故?赵松瞪大双眼看着对面,但也看不出太多的细节,可他还不敢放松,只能这么撑着。

    再怎么谨慎小心,赵家军士兵和青壮们还是禁不住的松了下来,建州女真确实不攻了,虽然不知道生了什么变故,但现在的确是回营,建州女真极少会在下午动进攻,这一天或许都能轻松下来。

    虽然大家已经视死如归,可能多活一天总是好的,能休息喘息总是幸运,赵松那边吐了口气,挥舞着手中长戟下达命令,留下轮值的连队,其他人开始休整,要塞内终于有孩子放声大哭起来,让战场上多了几分生气。

    香气扑鼻,但让人难以下咽的鱼汤又是开始熬煮,在这海岛上,几千人的淡水是个大问题,好在皮岛上淡水水源算是充沛,要塞这边打了水井,还防患未然的做了暗渠,这样才勉强支撑到现在,以皮岛这样的地形想要断绝水源很难,建州女真对这个也是无计可施。

    歇息了一个时辰不到,负责瞭望的人就出了信号,建州女真兵马又是出营,看来还是要打,要塞守军司空见惯的跟着聚集,准备迎战,却没想到可这边还没有列阵完毕,就出了一阵嘈杂声音,大家实在是忍不住惊讶,因为看到对面的建州女真军队出营集结后,没有开始进攻,而是向北开进,那边可是建州女真的粮台大营所在,也是和海岸往来港口所在。

    看着一队队的建州女真兵丁开出去,要塞守军都是目瞪口呆,以皮岛这个地势,以建州女真兵马的海战能力,肯定不会是乘船渡海来攻,现在风渐渐变大,木筏离岸稍远些就容易被浪打翻,这个风险他们肯定不会碰的,那这到底是要干什么,难道要佯动,看这个也是不像,同样因为地势原因,要塞周围可以交战的地方根本没什么可佯动的空间。

    “鞑子狡诈,不要放松,严加戒备!”赵松嘶声喊道,他其实很想躺下来休息,可现在最不能休息的就是他。

    “鞑子那边就剩下三千多人了!”彼此恶战了快一个月,要塞守军对建州女真那边的兵力把握的很清楚,盯得这么紧,自然看得很仔细。

    现在要塞阵地这边不足两千,不过靠着地利,对面的三千余人真是没奈何攻进来,当然,要塞守军也没办法冲出去,即便冲出去也没办法,只有被困在这皮岛之上,除非做木筏去6地上向高丽求食。

    看到这些的时候,要塞阵地守军都是放松下来了,不管出营的建州女真兵马开往何处,最起码在一两个时辰之内不会有什么战斗生。

    那边兵马向北开去之后没多久,建州女真营地里的俘虏们都被推了出来,皮岛东江镇的俘虏大多数都消耗在攻击要塞的战斗中,剩下的这些没有用于战斗,只是作为后勤支援。

    开始的那些亲情乡情和不忍都已经烟消云散了,要塞守军里的皮岛青壮都把对方恨得咬牙切齿,能跑过来,敢反抗的都已经死光了,只剩下麻木为女真做事的,他们尽管没有上阵,可还是帮凶。

    看到他们被推出来之后,这边下意识的做出了戒备,还以为新一轮的攻击开始,没曾想那些残存俘虏站定之后,建州女真却开始杀人,毫不留情的砍杀刺杀,俘虏们哭喊求饶想要逃跑,可根本没办法从围困中逃出去,手无寸铁的他们更没办法和钢铁利刃抗衡,只听到惨叫声声,不断有人踉跄着跑出来被砍到射杀。

    从杀戮一开始,要塞守军就没有觉得痛快,开始是沉默,然后是愤怒,最后也只能默默的看着这一切。

    那边有人跑出来,身后建州女真士兵怒骂着追上,没几步距离眼看就要追上,那人踉跄了下,被什么东西绊倒,他撑着起身,却没有继续逃,只是冲要塞的方向撕心裂肺的喊道:“给我们报仇啊!”

    话音未落,身后女真士兵已经追上,手起刀落砍下,鲜血飞溅。

    要塞守军这边很沉默,只是穿着铁甲的郑小二忍不住,冲出一步大吼说道:“你们安心去吧!我们肯定要杀光这些鞑子!”

    赵家军士兵们依旧沉默,收容来的皮岛青壮们也在沉默,他们固然惊叹于赵家军的实力强悍,可也不信他们真能把建州女真怎么样,在他们想来,徐州也在大明,只要是明国的兵马,就没可能对鞑子造成什么杀伤。

    鲜血横流,人头滚滚,哭声和惨叫震天,不过这等酷烈景象,地狱场面大家经历的多了,根本没什么影响,建州女真杀戮完毕之后,自顾自的回营,反正杀人都是在海边进行,等涨潮之后就会把尸体带走,倒是不用费劲处理。

    没了俘虏青壮做后勤,建州女真的战力实际上是在削减,又是调兵,又是屠杀俘虏,不管怎么看都不会打下去了。

    赵松他们还在戒备,而罗晨禁不住坐在了地上,长刀随手撇在一边,双手捂着脸沉默不出声,赵松和士兵们都缓缓放松,收容来的皮岛青壮们还是有些不明所以。

    “进爷没撇下我们,进爷没撇下我们..”罗晨念叨两句,声音不高,说着说着却是哽咽了起来。

    赵松拖着长戟走到他跟前,闷声说道:“别高兴的这么早。”

    气氛就这么沉默了下来,一直到天黑时候,建州女真都没有异动,本来上午以为灭亡在即,到了下午天黑时候,却成了双方对峙,而开向北边的建州军队也没有回来。

    当对面有篝火升起的时候,赵松挑了几个水性好的,扶着木板沿海岸过去打探消息,看看他们在北岸到底做什么。

    这个差事很凶险,去了就可能回不来,而且沿着海岸泅渡,风大水冷,即便不被建州女真现,饥饿疲惫之下,也有可能溺水身亡。

    晚上去了,差不多要第二天傍晚才会回来,因为建州女真对海岸的巡查,特别是对几个要点的巡查很严,赵家军这边已经折损了不少,但万万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晨光初露,派出去的人就是回来。

    “营正,鞑子走了,鞑子渡海走了!”

    谢谢大家,最近更新不稳定,每天一章应该会在晚上,等我安顿下来再说其他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