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是建州女真要驱赶俘虏攻城了,俘虏冲在前面,女真在后面督战,这样的战法对守御一方是极大的消耗,看着自己熟悉的人哭喊着冲上来,不杀他自己就要死,杀他又下不去手,不管结果如何,守御一方的士气都会被摧残,身体也会疲惫,到最后督战的八旗兵丁再一锤定音。 ,

    这样的战斗,又可以削弱敌人,又可以让自己减少麻烦,建州女真在攻略城池要塞的时候,时常使用,这个战术赵家军知道,可那些皮岛百姓们更熟悉,那些没来得及跑到皮岛的可怜人很多就是消耗在这样的残酷过程中。

    “现在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外面的那些人不是你们的乡亲朋友,也不是你们的兄弟家人,放他们进来,就是我们死,我们想活,就要杀了他们!”要塞阵地里面的喊声此起彼伏,赵松喊话,下面的士兵们重复,让营地内每一个人听到。

    和从前的熟人乡亲甚至是家人厮杀搏命的确是很残忍,可眼下这个局面就是要你死我活,没有别的选择,赵松就是要提前让皮岛青壮们明白这个道理。

    在营地内的皮岛百姓神色悲戚绝望,但没有什么人崩溃失态,大家从辽镇一路逃到皮岛,已经见过了许多残酷景象,经历过许多不得以的残忍,眼下到了这个局面,没什么下不去手的,当只有生死两个选择的时候,其实很容易下决定。

    阵地内的士气没有崩散,赵松没什么可轻松高兴的,他知道这只是最基本的,想要挡住外面的敌人,靠这艰难维持的士气没多少用处。

    “把一窝火和炮都推上去!火铳也顶上去!”赵松大吼着下令说道,赵家军士兵们立刻听命照做,火器顶在最前面,赵家军长矛士兵也有一半顶在前面,而那几个管事的军将也顶在最前面,这样的排兵布阵倒是让皮岛青壮的士气高昂许多,身先士卒总归不差。

    本来吃早饭的时候大家稍有轻松,可这个时候都是紧张无比,狼吐虎咽的吃完早饭各就各位,倒是建州女真那边很从容,将人驱赶来之后没急着进攻,反倒是开始整备。

    要塞高处观察敌阵,因为战场区域本就有限,建州女真的意图很难隐藏,他们也没打算隐瞒,在那里从容的吃过早饭,只看到旗号摇动,听着鼓声敲响,那些被抓来的俘虏们哭声骂声响起,开始缓缓的向前移动,战斗就要开始了。

    赵家军这边从士兵到青壮,差不多都各就各位,看着前面人潮向前涌动,听到时不时的惨叫传来,皮岛的俘虏们也知道向前是送死,所以建州女真兵卒用砍杀来驱赶他们向前。

    “父老乡亲们,你们有胆子冲向自家人,就没胆子和鞑子拼命吗?”在工事上,拿着一杆长矛的郑小二大喊说道,看到那些跌跌撞撞,满脸涕泪的俘虏们,郑小二实在是忍不住了。

    他这边一喊,赵家军士兵立刻反应过来,立刻安排下去,没过多久,阵地内的所有人都跟着呼喝大喊起来“有种的就转过去和鞑子拼了,有这冲阵的胆量别对着自家人使劲!”

    有人在大喊,还有人在大骂,这些声音让绝望的俘虏队伍里一阵骚动,向前的势头也变慢了,不过这个势头变慢仅仅持续片刻,后面惨叫声响的顿时密集起来,在建州女真下狠手杀人的情况下,前后推挤,势头稍慢的队伍接下来前进反倒比刚才快了。

    只有生死可以选择的情况下,人会舍弃很多东西,阵地内的可以舍弃,被押着向前的也可以舍弃。

    建州女真的打算很明显,在徐州要塞阵地外围的地形里,只有一处适合大队冲上,建州女真就驱赶着兵马向这里走,没什么花哨和计谋,就是靠着人多一鼓作气的冲过来,你不是有工事,你不是用土木搭建了矮墙,没有任何作用,我靠着人多,用尸体堆积也要填平他。

    皮岛俘虏的惨叫声越密集,这支大队向前的度就越快,冲在最前面的居然还有刀枪武装,就这么不断的靠过来,要塞内的赵家军士兵和青壮们各个破口大骂,却没有任何阻拦的作用。

    俘虏们也知道羞耻,也知道大义,也不愿意冲向乡亲和熟人,可他们在生死面前没得选择,如果有勇气去战斗,那就不会被人驱赶着向前,如果有勇气宁死不退,那就不会出现在这个队伍里面。

    从慢走到快走,从快走到奔跑,从奔跑到狂奔,俘虏队伍里的人性和良心也在慢慢的退去,变成了嗜血和兽性,管你对面是什么人,只有杀了你们我才能活,那我们就是敌人,郁闷压抑到这个地步,要杀人来泄。

    越靠越近,人渐渐冲到了百余步,火铳兵端着火铳向前,当他们落位的时候,俘虏们已经冲到了射程之内,连正队正们大声呼喊,挥舞令旗,百余支火铳打出了一轮齐射,向前冲的俘虏人群立刻被打开了一个缺口,只是前面的人倒下,后面的人跟上,推挤踩踏,谁都不敢停下,生怕被身后的女真兵丁砍杀,生怕被自己的同伴们踩踏而死,却忘了前面有雷霆霹雳。

    火铳齐射之后,火铳兵扭头就散开,三架一窝火被推了上去,直接点火,点火后在他后面的两名士兵尽可能的让一窝火摆动,这次是几十支火铳用更快的度,更大的密度射击议论,而且还打出了个扇面。

    冲锋的势头在这时被打慢了,近两百人被射杀,慌乱间拥挤踩踏倒地的还不止二百,俘虏前队也就千把人的样子,一下子扫清近二分之一,空间也有了,也给了其他人反应的时间,让他们的嗜血兽性消退,让他们意识到恐惧。

    “都是汉人,都是自家人!”

    “放我们进去,给我们一条活路!”

    “不要杀人,求求你们了!”

    “你们还有没有良心!”

    在队伍里开始有人哭喊,不断的求饶告饶,可向前的脚步却没有停下,听着这声声泣血的呼唤,要塞阵地内的皮岛青壮都面露不忍,在要塞内的老弱妇幼不少人都是痛哭失声,可顶在前面的不是他们,而是赵家军,而且求饶哭喊的人,没有放下手里的武器,始终在向前冲。

    火器射击还没有完,两门火炮被推了上来,火炮里装着的是火铳的铅弹,轰然一声,两门两磅轻炮的开火并没有什么雷声和震动,但足够将霰弹高射出去,在阵地前百步形成死亡地带,所有被波及到的都被打成了筛子。

    炮轰之后,火炮还没有被拖下去,又有三十余名火铳兵冲了出来,他们甚至跳下了外墙,冲出十余步然后又是齐射,这密集不断的火铳,一窝火和火炮的齐射,几乎将最前面冲锋的人扫空,满地血肉,声声惨嚎。

    到这个时候,被胁迫向前的俘虏们终于意识到那里最危险,刀劈矛刺比起这种穿透和撕裂算不得什么,只听到密集的爆响之后,人已经倒在地上,那些被挑选出来的精壮汉子甚至是东江镇的骨干们已经浑身是血的倒毙,或者更惨的呼号等死。

    这还没有完,火铳兵开火之后散开,居然有徐州的团练挺着长兵呼喊着冲了出来,他们从矮墙上跳下,踩踏着尸体简单列队,然后就那么向前冲来,他们可不管面前是什么汉人,是什么乡亲,只要是拦在面前的,只管刺杀过去。

    谁也不想死,眼下只有逃跑,可向哪里逃,地形这么逼仄,只有转身,只有冲向鞑子的督战队,刚才还觉得鞑子碰不得的凶神恶煞,可比起墙内这些徐州杀神来,鞑子算得了什么,要是挡在咱逃跑的路上,那就和他们拼!

    建州女真督战的队伍根本没想到会有这个情况,正吆喝着驱赶,突然间驱赶不动了,然后那些好似猪羊的俘虏转过身倒冲回来,俘虏和俘虏们之间相持了短短片刻,随即倒卷,人人转身向着这边冲过来,你挥刀砍一个,就要漏掉几个,你想要全拦住,就会被人扑倒,就会被撕咬,甚至兵器都被夺过来。

    在大胜之后,建州女真兵马已经没什么可紧张的,派来督战的队伍也是不多,真正准备跟着冲入的大队则是在更后面,免得没办法力,没有厮杀的空间余地,结果没办法挡住倒卷倒冲的俘虏们,看着自家的督战队被俘虏们淹没,然后朝着自家的本阵冲过来。

    “顶住,来一个杀一个!”参领佐领们立刻下了命令,冲势再猛的俘虏也仅仅是俘虏,疯跑的猪羊归根到底还是猪羊,这样的变化,建州女真倒是不惧。

    奈何这倒卷回来的冲势太猛了,即便建州女真的阵列还能维持稳定,为了维持住,却不得不后退,这么不断推挤着很容易把自己的队伍搞乱,不断后撤不断压制,渐渐的消减这样的势头,真正麻烦的是皮岛的地形支撑不了大队的从容后退。

    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