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建州女真对要塞营地的骚扰持续了一夜,开头几次是组织小队向里潜入,或者突然动冲锋,但这些过不了营地的警戒线,两次被火铳劈头盖脸的的打了回去,剩下几次直接放了进来,人跳下矮墙的时候,被里面的皮岛青壮拿木枪捅死。

    能从辽镇一路逃亡到皮岛这边,都是见过残酷景象,经历过血火的,不是不敢上阵杀人,可难免手忙脚乱,夜袭的八旗兵卒都是精锐,这么仓促对上,收容的青壮们很是被杀伤了几个,甚至局面险些失控,不过赵家军士兵始终不干涉,就那么驱赶着皮岛百姓上前。

    冲进来的毕竟是小队,皮岛百姓心里又有仇恨在,人多势众的拿着木枪戳过去,冲进来的小队女真兵卒非死即逃,至于收容的青壮们,第一次第二次还慌张忙乱,接下来就镇定不少,知道自己手里的长兵刺杀时候,对方往往够不着,几次下来倒是熟练了许多。

    现这样的潜伏突袭没有作用,建州女真就停下了动作,敢夜战突击的都是精锐,犯不着这么填进去,可战场上就要无时无刻削弱敌人,建州女真开始在周围组织佯攻,开始驱赶着俘虏过来哭喊求救,哪怕没有杀伤,能让要塞范围内的人疲惫就好。

    “仗着人多轮流上阵”道理大家都懂,可却无能* 为力。

    这一夜没人能睡得好,就算没有骚扰的话,在面临大战的情况下,要塞内圈外圈的士兵和青壮们,或紧张或兴奋,也没办法睡好,天还没亮的时候,伙房那边已经开始忙碌,云山行负责粮草伙食的管事满脸恼火和心疼,一边骂,一边指挥着人搬运粮草出来,这些粮食原本要用两个月的,现在能不能撑满十五天都难说。

    心疼归心疼,这一天的早饭一定要吃饱才行,开头一天一定很难熬,收容来的那些妇幼也被组织起来帮忙,在这个时候,任何人力都不能浪费,饭菜香气弥漫开来,又困又饿的士兵和百姓们都有些放松和镇定。

    海天交际之处渐渐亮,视野变得清晰开阔起来,能看到岛上各处和海面的情形,要塞周围已经有大队人马驻扎,此时也能看到火光和忙碌的身影,看来是在生火做饭,要塞不远处建州女真的船只正在杨帆,他们也要从6地上运来给养。

    “海上那是什么?”要塞内有人惊问,但看清之后很快都是沉默下来,那是漂在海面上的尸体,昨日建州女真血洗北岸,因为海流关系,夜间才漂浮到这边,肯定还有更多的尸体葬身鱼腹或者漂的更远。

    海上的浮尸看得人心惊肉跳,这边的大多数人昨日没有见到大战,只是听着那边的喧哗和呼喊,今天看到血战屠杀后的结果,再想想自家的处境,情绪都很是低沉。

    正在这时候,却看到有一队女真官兵向这边走来,几面盾牌遮掩着一位建州武将,他们走的很是小心,在距离外墙工事百步的位置上停下,在那里高声喊道:“请云山行主事的人来说话!”

    “有什么话请讲!”赵家军这边是一名连正出面,赵松就在这连正身边,在这个时候,没有必要将主将暴露给敌人那边。

    “我大金和明国有七大恨,你徐州和明国也不共戴天,大金和徐州没什么仇怨,何必刀兵相见,你们只要把收容的汉民交出来,我大金军就此离去,绝不会触犯徐州产业分毫。”那武将中气十足,辽东军话也是字正腔圆,这边听得很清楚。

    云山行要塞收拢的皮岛百姓自然也听到了,彼此传递,气氛有些骚动不安,鞑虏大军围困,怎么看都没有胜算,而自家这几千人怎么看都是累赘,如果自己是徐州人,权衡之下也该把人交出去,哪怕徐州人想要打鞑子,这时候最有利的选择也是把人交出去。

    连正看了看身边的赵松,没有出声回应,外面那女真武将继续喊道:“皮岛地处偏僻,物产都是从高丽得来,从我大金偷抢而来,徐州若是愿意,关外特产都可以交给徐州专营,彼此互惠互利,我大金愿意让徐州在辽阳沈阳设立商栈。”

    听到这些话,皮岛百姓的反应没刚才那么大,但真正懂行的人却都是脸上变色,皮岛东江镇的立身之本就是关外特产,靠着贩卖这些的暴利取得军资,甚至吸引来了徐州这样的强势力量,而建州女真给出的这些条件明显更加丰厚,这当真是金山银海的财富,徐州商人们都是钻进钱眼里的,这个条件恐怕不会不答应了。

    蹲在一旁的赵松骂了句,嘟囔着说道:“这东江镇就是个筛子,鞑子什么都摸清楚了。”

    女真武将所喊出来的这些话,说明他对徐州很熟悉,或者说通过皮岛东江镇能了解到关于徐州的一切,建州女真也全都知道,算上这次建州女真的两路夹击,岛上那些向导,都说明建州女真对这东江镇的渗透很充分,不过赵家军也在做相同的事情,没什么资格可指责。

    “咱们都是打老了仗的,贵处把这些汉民放出来,那要塞更是易守难攻,你们铺这么大的摊子,可以钻空子的地方太多,这些条件我们大金军都是很有诚意,贵处好好考量!”外面建州武将的话传了进来。

    这个也不是诓骗圈套,赵家军如果只是守御要塞,不光物资充足,火炮和一窝火组成的火力网也可以覆盖要塞左近,加上海船的支援,想要拿下来真是极难,但现在这个局面,看着可用的力量翻了十倍,实际上这些乌合之众的用处并不大,甚至还有许多破绽,这也是实话实说。

    赵松沉默下来,他属下的连正队正们也都跟着沉默,那些被收容来的皮岛青壮们则是忐忑紧张,甚至有人灰心绝望的坐在了地上,觉得这次肯定完了,罗晨正督促着伙房送来饭食,在边上也听到了这些话,脸上露出意动的神情,但想了想什么都没说。

    过了一会,那连正拢着手吼道:“你们把抓来的人全放了,就这么离开皮岛,咱们来日战场上再见,还有个余地可讲,若是不听,等我们徐州大军来到,以后绝不受降,鸡犬不留!”

    不管是要塞的内圈外圈,还是外面的女真喊话队伍,听到这个之后全都安静下来,赵家军士兵们脸上露出兴奋神情,罗晨在那里摇头苦笑,被收容来的皮岛百姓们先是面面相觑,然后露出莫名的神情,甚至有人交头接耳,心想这些徐州人是傻大胆还是疯了,在这样的生死关头,居然说出这么猖狂的言语。

    而过来喊话的建州女真那边也是愕然片刻,随即暴怒,那武将本来算是沉得住气,这时候也扯着嗓子大骂说道:“不知死活的汉狗,等爷们拿下了你这小寨子,上下鸡犬不留,到时候别哭着求人!”

    咆哮作之后,这武将扭头带着人走,赵松也没理会外面,自顾自的找了个稍高的地方,扬声说道:“皮岛的乡亲们,我说几句话,听不着的你们把话传过去,等下要打下来,肯定会死人,如果运气不好被人打下来,那大伙死的更多,现在不是没有活路,你们走出去投降,鞑子也要你们种田做事,也要你们做牛做马,总归还有活路,要是留着死战,那就只能打到最后了,想走的现在就可以走,我们不拦着,也不会动手,但等早饭吃过,谁要走,那就直接行军法杀头了,你们想想,马上就要吃早饭了,吃完早饭就要和鞑子拼命了!”

    谁也没想到赵松说话这么实在,赵家军士兵们脸上或有不解,不过还是各就各位的吃饭值守,而收容来的皮岛百姓们又是安静下来,彼此看看,很多人脸上都有迟疑的神色,赵松说完之后就下去吃饭,也没理会这边的反应。

    没过多久,开始有骂声响起“你还有脸没脸,你家几口都是被鞑子杀了的,你不想报仇,还要投降”“你两个哥哥就死在北岸,你不去拼命,还想着夹尾巴逃?”“可我不想死啊,做牛做马也比送命好!”“逃了这么久,不就是要活命吗?”“这些徐州人靠不住,他们才几百,鞑子来了几万,官军都挡不住,你信徐州团练?”

    骂声哭声和辩论声不断响起,有人已经仓皇着向外跑去,不过这样的人不多,也就是几百人的样子,因为他们昨天被收容来的时候,其实已经做出了选择,那些带着女眷孩童的更不会走,他们清楚,家人落入建州女真手里会有什么下场。

    “这些人逃了,剩下的都是死心塌地的!”赵松闷声说道。

    他话才说完,却看到那几百人停住了脚步,因为在工事外面的女真营地里,正有大批的皮岛俘虏被驱赶前来,这些人跌跌撞撞,哭声震天,看到这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

    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