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家军火铳士兵一直都是站在那三辆双轮推车后射击,而那三辆看着像一窝蜂的火器一直没有打响,但在这四十步的距离下,在火铳轮射有了停顿的情况下,这三辆一窝蜂喷吐出了火焰。

    这一刻好像春节鞭炮最响的时候,密集爆响,只看到那三辆双轮推车上的箱体不断有火光迸射,冲在最前面的建州女真兵卒下意识的反应过来,这是火铳再开火,只不过是几十支火铳以极快的度轮射开火!

    密集爆响的声音让所有人的动作都停顿下来,连中弹的凄厉惨叫都被掩盖,这三个箱体很快射击完毕,在距离火铳阵列前沿七十多步内,已经没有站立的人,地上横七竖八的都是尸体和伤员。

    这是什么火器?居然威力这么大,忍受伤亡向前冲峰这个没什么,可顷刻时间死伤已经过了一百五十,留守兵力的十分之一都填了进去,这还没有白刃接战,对方仅是用火器射击,留守的建州女真兵马,都被这一窝火的密集火力打懵了。

    一窝火射击完毕,开始有人上前忙碌,有人拆掉后盖,拿着一块插满毛刷的木板插进一窝火的每根铁管内,很快就是将火药残渣处理干净,湿刷一遍,干刷一遍,然后开始一根根管子装填弹药,装填完毕后,用同样插满通条的木板直接夯实所有管子里的弹药,再将后面带有引线的后盖板扣上。

    每挺一窝火都有三块带着引线的后盖板,射击时候,用一块装填一块,确保射击的频次,清洗铳管,夯实弹药,甚至装填弹药,都有专门的工具,不然这叠放着十几根二十几根铳管的一窝火按照火铳的程序处置,在战场上花费的时间可就太多了。

    即便备有专门的工具,一窝火再次打响也需要时间,但对面的建州女真兵卒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反应,刚才硬顶着冲过来,却没想到会有这么强的火力,但看到这边紧张忙碌的装填,他们又重新鼓足了勇气,能听到军将们的怒骂催促,可下面兵卒们向前的脚步,怎么也快不起来了。

    他们快不起来,赵家军火铳士兵们却不在那边等待,他们也不用架着木叉木架的标准射击,士兵们端着装填完毕的火铳,快步冲出去,和敌人拉近到射程之内然后开火,百余只火铳就这么不断向前打响。

    被打懵掉的留守女真士兵已经有些惊慌失措,骤然间的大死伤,和此时前面不断倒下的同伴,这伙徐州人的火器这么厉害,他们还有什么不知道的手段,这支女真兵马再也没有勇气坚持下去,转头就是后退,一直向着岸边跑去。

    而派出去袭击侧翼的偏师,在一窝火打响之后就停下脚步,如果正面没有牵制和杀伤的话,侧翼的小股部队过去就是送菜,当看到大队后撤之后,他们也忙不迭的离开。

    留守女真的将官也有计较,方才贸然去开阔地迎敌,算是失策,只要来到登岸这样的逼仄地形,对方就占不了上风,甚至连队形都没办法展开,方才因为对徐州兵马火器威力估量错误,死伤已经近三百。

    此消彼长,徐州人又有火器上的长处,这时候去硬碰硬很不利,不如固守船只和登岸地,等到北边主力得胜后,再合兵一处,彻底扫平这该死的徐州要塞,听着北边传来的山呼海啸,估摸大军马上就要杀回来了。

    赵松率领的队伍没有趁胜追击,但也没有回缩要塞,控制住港口区域后,每个连都有人抽调出来,在各处的仓库和货场走动清点。

    “有人从北边来了!”“咱们的船回来了!”

    两个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带队在外面的赵松心大跳了下,北边很可能是建州女真大军,咱们的船难道是说关内的支援到了,不过很快就镇定下来,北边能看到千把人闹哄哄的向要塞跑来,这个样子一看就是皮岛的百姓们,而海面上的船只则是离港的那两艘海船,他们都在远远绕着皮岛观察。

    “把炮预备起来,稍有不对就打!”赵松安排了一个连的人过去,还带过去一架一窝火,要塞墙头的两门轻炮也在调整角度,万一这千把招募来的人不对,那就要开打。

    倒是海上那两艘海船不用担心太多,这只可能是赵家军自己的船,无非是他们带来什么消息。

    郑小二带来了千把皮岛百姓,里面妇幼老弱三百多,其余都是青壮,第三连的人回来了三十人不到,其余的不见踪影。

    “那些军爷说要去招揽更多的人,皮岛有些乡亲给他们带路去了!”郑小二回答的很简短。

    赵松立刻明白了为何,第三连那些人把方才领命时候的迟疑胆怯视作奇耻大辱,现在要把这个差事做好,洗刷自己,证明自己。

    云山行的伙计以及赵家军的伙夫早就准备好了饼子,每个人吃饱不太可能,但每个人都有巴掌大小的一块杂粮饼子,这个多少能恢复些体力。

    皮岛百姓困苦惯了,一见到这饼子都是眼睛光,这几日战时,所有物资都优先东江镇军兵供给,下面人过得更苦,很多人肚子还是饿着,见到有饼子,立刻狼吞虎咽的吃下,有人吃了一块还不够,直接打起了妇幼老弱的主意,居然伸手过去抢夺,引得场面一阵大乱。

    “把那几个抢饼子的抓出来!”赵松站在那里大吼说道,赵家军的兵丁直接冲进人群中,将抢饼子的恶徒拽了出来。

    “来到我这里就要守规矩,不守规矩的就是杀头!”赵松吼的嗓子都要哑了。

    吼的声音再大,下面骚动依旧,但几个脑袋被砍下之后,场面立刻变得安静有序,可皮岛百姓是被东江镇官军管辖,对徐州人却未必心服,稍作安静后,就有人指着赵松大喊道:“你们又不是官军,凭什么杀人,还有什么王法吗?”

    这质问说出,人群又是骚动,本来想要说话的赵松也被堵了回去,立时暴跳如雷,指着那吆喝的人喊道:“把他抓出来,挡着的杀!”

    质疑和骚动可以,挡在刀枪前面却没人敢,人群立刻让出一条路,暴躁的赵家军士兵直接把那人拽了出来,看他长相和穿戴,没来皮岛前或许还是个人物,在这里或许还有人望。

    “现在徐州就是王法!”赵松恶狠狠说了句,抽刀砍下。

    人头落地,鲜血喷涌,这次人群彻底安静了,赵松跳上身边一高处,大声吼道:“鞑子大军上岛,两路夹击,东江镇已经完了,你们不想死,不想给鞑子做牛做马,那就听我们的安排,不想听的,现在就可以走!”

    已经跑到这里的,都是知道局势,或者说相信郑小二的,谁还想走,谁还敢走,几颗人头落地之后,立刻安静听话了。

    赵松也没有等下面回答,直接开口说道:“各队按照事先安排的去挑人,立刻忙起来,快,咱们没多少时间了!”

    各连士兵们轰然听令,几人一组,快步跑进人群中,吆喝踢打,每组带了百余人出来,朝着各处仓库堆场跑去,把仓库里面的货物搬出来,把堆场上的木头滚动,堵在码头区域各处。

    连妇幼老弱也不能闲着,在要塞内还有很多事让他们去忙,而赵松站在略高的地方盯着不远处的建州留守兵马,如果对方想要扑上来,那还要去打。

    “把鞑子的兵器都捡起来,有什么要什么!”赵松吼叫着下令。

    建州女真留守兵马也现了这边的异动,想要上前却又退了回来,徐州火器实在让人胆寒,而且现在又多了近千青壮,再打起来,连人数上的优势都没有了,反正等到北岸那边会剿完毕,大军汇聚此处,怎么也把这处要塞吃下来。

    从北边传来的声浪越来越大,三五成群向这边跑来的皮岛百姓也越来越多,经过刚才的慌乱后,一切都有了章法,有人专门负责引导,有人负责分配,全副武装的赵家军士兵则是维持秩序,没有任何劝诫和警告,任何人触犯规矩,就是被拖出去一刀,用这条命警示其他蠢蠢欲动的混账。

    提前出去的两艘海船没有靠岸,这样的大船靠岸再启航花费的时间不少,建州女真手里船只很多,万一被困住围攻就是灾难,所以这大船在要塞遮蔽的死角处放下了舢板,几名水手快滑动靠岸,建州女真能看到这边有船,却不知道有什么动静,以他们的操船能力,从这边划到那边能做到,再复杂些就没能力了。

    “说消息就好,不用上岸!”

    “东江镇船队已经脱离战场,向着西边去了,小的们看到东江镇军将上船,但毛文龙的帅旗仍在,不知道他走没走,北岸那边已经彻底乱了,不少东江官兵跳海,现在海上全是尸体,不用多久,那边就会打完了,营正有什么吩咐!”

    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