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毛文龙神情郑重的点点头,随即抬高声音说道:“来人啊,这几个徐州人买通皮岛百姓,意图内乱,把他们关押起来,堵住他们的嘴,等打走了鞑子,本帅要去找这些徐州人要个说法!”

    他这边扬声一喊,不远处的亲兵们立刻冲了过来,报信的赵家军士兵根本没反应过来,跟着一起的皮岛人更是错愕,随即就被控制住,用不知哪里的破布塞住了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接下来就被堵嘴和五花大绑,怎么挣扎没办法示警或者离开。

    过来报信的人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毛文龙居然要压住这个消息,他们难道是疯了吗?

    顺着毛文龙的眼神看过去,陈继盛和李九成一边向下走,一边喊人过来,虽然距离远看不清楚是什么人,但都是队伍中装备不错,明显是头目骨干的那种,一个个人汇聚成队,向着岸边的船只走去。

    看到对面的大片木筏划过来,皮岛北岸的东江镇军兵本就人心浮动,对这个异动也没什么反应,倒是没过多久,年轻的孔有德快步跑过来,毛文龙笑着打量了这满脸疑惑的年轻人一眼,开口说道:“快去上船,别耽误了。”

    孔有德还不知道生什么事,下意识的开口问道:“毛帅”

    “快给老子去当军法是儿戏吗?”毛文龙不耐烦的大吼道,那孔有德被这咆哮吓了一跳,连忙拱手行礼,快步向下面跑去。

    毛文龙喊来亲兵给自己披甲,徐州送过来的铠甲千好万好,就是穿戴起来麻烦,毛文龙脸色沉静,嘴里却在自言自语的念叨:“本想着借这皮岛博一番富贵,看来没这个命数,鞑子这么能打,辽镇皮岛撑不多久,大明又能撑多久?”

    他这边穿好了铠甲,看着下面作为后备的十艘船离岸,毛文龙沉默下来,他四下看去,没什么特意要看的,又好像什么都要看到,边看边神色变幻。

    “大大帅,船船队转向了!”身边亲卫结结巴巴的说道,不光是他看到,在岸边待战的东江镇军民都是哗然,大家都看到那作为预备的十艘船驶向战场,短暂交战之后,海面上的船队居然都是转向,不管不顾的向西而去。

    东江镇的船队是皮岛的屏障,船队上的官兵是东江镇最精锐的力量,没人会想到他们的临阵逃脱,包括木筏上的建州女真兵马,只是到这个时候,岛上大乱,建州女真的木筏大队经过短暂的错愕后,又开始向前急划来。

    在山坡观阵的地方看去,岸边的各个营头已经在乱了,在毛文龙所在的地方,那些没走的亲卫护兵同样不知所措,乱成一团。

    “慌什么!本帅还在这里,喊下去,听本帅号令,和鞑子拼了!”毛文龙大喝说道,他这么一喊,护卫亲兵们都是镇定下来,跟着大吼出声“毛帅督战,毛帅督战!”

    这喊声从上到下传播,每个人都回头看向这边,看到毛文龙的帅旗在左右摆动,再听到从上到下的一阵阵喊声,大家的心思总算安定了不少,没有走的各处军将开始怒吼着整顿队伍,准备和上岸的建州女真拼命。

    局势也就是刚刚镇定,在战场上的侧翼和后方,开始有人跑过来,是东江镇的留守后队,是散居在全岛的皮岛百姓,他们每个人都是惊慌失措,他们也知道在战时冲击军阵是死罪,可他们还是惊慌失措的跑过来,口中喊着“鞑子来了!”

    建州女真从另一边来了?听到这话的东江镇官兵都不知道作何反应,但每个人都知道,如果在军阵后方和侧翼有鞑子兵马的话,那就全完了。

    些许侥幸没有持续太久,当看到建州女真的三角战旗出现,在皮岛北面的东江镇全军彻底崩溃了,每个人都在仓皇回望,看着从高处缓缓向下的女真军阵。

    岸边本就因为船队转向离开而慌乱,当得知身后也有女真大军之后,再也没有一丝战意,有少数东江镇军兵想要去拼命,可大多数的人都想要逃,尽管他们无处可逃,有人向着大海跑,边跑边丢掉兵器脱掉衣服,想要泅渡过海,也有人向着两岸跑,不管这是不是孤岛,只想先从这里离开。

    没有海船阻拦的木筏靠岸了,木筏上的八旗兵丁开始登岸,岸上已经没什么能阻拦的力量,接下来就是两路夹击的绞杀。

    围在毛文龙身边的护卫亲兵们大概明白生过什么,不过身为护卫亲兵,那是要和将主同生共死的,事已至此,唯有听命而已。

    “大帅,咱们走,去了南岸徐州要塞,咱们还有逃生的机会!”亲兵头目肃声说道。

    毛文龙笑了笑,却对身边一人说道:“你去把那几个报信的放走,快去!”

    那护兵诧异的回看一眼,连忙领命去忙碌了,毛文龙将刀入鞘,然后拿起一根长矛,扬声说道:“东江镇的爷们,跟我去和鞑子拼命!”

    北岸上下,局面已经彻底崩溃,人群已经开始自相残杀,而岸边和高处的两路建州女真兵马则是缓慢而又坚定的压迫过来。

    护送走收拢队伍之后,赵松带着人退回要塞,留守盯梢的建州女真队伍也松了口气,自行回到登6那边。

    没想到他们才退回没多久,却看到要塞大门打开,刚才退回的徐州兵马又是出现,那三辆奇怪的双轮推车在前,火铳兵在后,就这么压了过来。

    难道还要战,虽说现在大局已经定下,可这些从高丽人手里抢来的船只依旧重要,这是登岛大军的退路,若是有什么闪失,同样会军心不稳。

    方才这要塞里的徐州人出来了五百人,现在看着才三百余人,而自家这边足足过千,更知道怎么去战,不会吃方才的亏,这伙徐州人是想出来送死吗?刚才看徐州人打的算是老练,难道现在脑袋坏了?可既然出来,想要战的话,这边不能避战,虽说等着大军扫平东江镇回师最为妥帖,但此时也没得退,船守不住要掉脑袋的。

    “别让他们列好了阵势,按照刚才布置,侧翼四个牛录,其他人跟我向前冲,弓手别站定了射,边跑边开弓!”留守的女真军将吼叫下令。

    知道了怎么打,那就不会吃那么大的亏,你火铳再怎么犀利,对全冲上的人最多打响两轮,有侧翼牵制的话,或许还做不到,等到和你们的长矛长戟近距离硬碰,建州的大弓重箭也不是吃素的。

    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到跟前,冲过去,不然让这些徐州人的火铳多开火几次,损伤可就太大了,至于那前面三辆双轮推车,无非是一窝蜂这样的火器,能有什么威力,眼下最要紧的是快!

    虽然徐州兵马打的不差,但建州女真上下始终有着信心,一是人数上的优势,二就是快慢,徐州装备精锐,作战勇悍,可进退的度实在是慢,在这战场上,快一步,占一步先机!

    这边徐州队伍刚出码头范围,那边建州女真已经分为两队压了上来,即便赵家军行动不快,可这时间也不长,在这短短时候,女真已经是做好了应对,有人阻挡正面,有人攻击侧翼,还有人坐镇留守,这样的快才是真正的快,建州女真比起明军,比起草原上的蒙古来,的确要强出太多了。

    赵家军没有听,还是缓缓向前,只是火铳士兵们开始不停的拿起火铳看,时不时的吹几口,这是检查火绳到底有没有熄灭,熄灭的话,火铳就没办法打响。

    越来越近,这徐州人马的火铳在六十余步内打响,看来射程就是这个范围,在这之外,那就是安全的,只需要向前,再向前。

    九十步了,听到一声爆响,徐州的火铳开火了,冲在前面的女真兵丁都是下意识的兴奋,这就和面对明军时候一样了,提前打响,没办法杀伤,消耗完弹药,等冲到跟前的时候只管砍杀就好。

    刚才这徐州兵马还有点样子,还以为与明军有什么不同,恶战之后果然打出原形了,关内的汉人都是这样的羸弱德性。

    但赵家军的火铳射程过百步,七八十步范围内相对精确,再远些只能保持个大概的方向,但在这大概的方向下,杀伤依旧可以保证。

    火铳打响,冲在前面的建州女真兵卒惨叫着仆倒,没有中弹的短暂停顿后继续向前狂奔,身后是自家人,后退可能被推倒砍杀,只有向前才有机会,趁着这间隙冲到跟前,才有活路,才有胜机。

    徐州兵马根本没有理会冲到侧翼的队伍,火铳次第开火,在这样的地形下,一排能有十杆火铳,然后十排次第开火,火力连绵不断,可每次毕竟只有十颗铅弹打出,这样的火力密度还没办法封锁住敌人的冲锋,只能让人越靠越近。

    当每一杆火铳都开火一次之后,敌人已经冲到了四十步左右的距离,在这段距离下,最多也就是三十余支火铳可以开火,要是被冲到跟前的话,那就全完了

    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