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听到这声音的赵松脸色大变,要塞内每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鞑子已经过了山,现在是两路夹击,东江镇溃败,不,东江镇覆灭了!”

    即便没办法亲眼见到,赵松和部下也能想象到那场面,全力应对北边敌军的时候,后方又出现了敌军,这个喧哗声浪甚至不是交战的,当东江镇兵马看到建州女真从身后出现那一刻的时候,整个局面就彻底崩盘。

    赵松快步走下墙头,直接走到那不知所措的郑小二面前,急声问道:“现在皮岛完了,东江镇也完了,想要活下去,只能和鞑子们拼命,你想救更多的百姓吗?你想和鞑子贫民吗?那就出去把人收拢过来,靠着我这里,你们还能去拼!”

    话说得前言不搭后语,但意思郑小二却明白了,但神情上却有迟疑,方才视死如归是一回事,但来到一个暂时安全的环境里,就要出去做九死一生的差事,却未必能下定决心。

    “我带着人和你一起去,小子,不想让你的乡亲们去死,不想让他们给鞑子做牛做马,那就跟我一起出去!”赵松说话时候的表情已经很是狰狞。

    郑小二又是错愕,随即反应过来,直接跪下来说道:“小的愿意跟老爷出去!”

    “营正,你姓赵不姓赵都不能出去,这是咱们赵家军的规矩,主将离开这边,谁来主事下令,这他娘的也是军法!”罗晨大声吼道。

    赵松瞪了罗晨一眼,转头看待命的连队说道:“第三连五十人跟着这小子去收拢青壮,能带多少人就带多少人过来,拦着你们收拢的,收拢来不听你们安排的,格杀勿论!”

    命令下达后,一时却没有回应,原本下令,接到命令的人会立刻回应,现在却有些迟疑,赵松先是一愣,随即大怒,冲着下面吼道:“打了一场就没胆子了吗?你们缩在里面就好,老子自己出去!”

    他刚吼完,第三连连正也反应过来,满脸涨红的大声回答说道:“请营正放心,属下带领五个队这就照办。”

    “我们第一连在前面拼杀,你们在后面遮掩的倒怕了,胆子被狗吃了吗?”第一连那边有人阴阳怪气的说道,第三连人人面红耳赤,那些许的迟疑怎么也解释不过去。

    “第三连不怕死,徐州男儿不怕死!”第三连连正整个人都要炸开。

    “不怕死就好,完成差事要紧,不怕死不是让你们去送死,看到鞑子就抓紧跑回来,活人才有用。”赵松闷声叮嘱了句。

    虽然有这句叮嘱,可赵松脸色却难看无比,他知道这些许迟疑的原因,赵家军打过硬仗,却没有打过这么惨烈的战斗,赵家军上下都以为自家不败,都以为有压倒性的优势,而且一直顺风顺水,碰到这样的挫折之后,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

    可眼下已经容不得他多想,不远处还有上千建州女真兵卒盯着,赵松必须率领剩下的营头出去掩护,不然这五十人可做不了什么。

    “把一窝火拖上,火炮等我命令!”临行前做了吩咐,要塞的大门又是打开,赵松领着几个连队重新走出要塞。

    尽管对面的建州女真兵卒数量上足有两倍多,可刚才的战斗也给他们很深的印象,看到这支奇怪的兵马重新出战,个个紧张异常,建州女真兵卒同样不怕恶战,但想想靠近对方前要先被火铳打死一批,这就心里犯嘀咕。

    下面的八旗兵丁迟疑,留守的参领以及下面的佐领却不敢含糊,行军法的话可是要人头的,而且家人也要为奴,怎么也要上前,他们也是缓缓向前靠过去。

    留守的女真兵马注意到有三辆双轮车被推到前面,车上有箱体,看着好像大明的一窝蜂,但里面没有放置火箭,只是一根根管子,而在这三辆车后面,则是准备好的徐州火铳手,在那里排成整齐的队列。

    到这个时候,建州女真兵马还没有踏入码头的范围,尽管对赵家军的战术还有些模糊,可有战场经验的人都能看出这片区域平整宽敞,很适合赵家军的战法。

    第三连五十人为了行动迅,身上只穿着胸铠,带着头盔,轻装前进,和郑小二快步向着岛内跑去,而赵松率领的队伍不动。

    当看到跑出去的人只有五十之后,建州女真没有去追击,五十人没办法改变战局,在北岸那边可是成千上万人的搏杀,他们只是和赵松他们对峙相持。

    “鞑子倒是不急,他们肯定想着,等两边的大军会合,到时候再来吃了咱们!”赵松脸色难看的说道。

    当确认派出去的五十一人不会被追上之后,赵松领着队伍缓缓退进了要塞中,那边留守的建州女真兵马也很有分寸的回到原地,那边还有不少船只要看守。

    赵松单独安排人瞭望来路,然后在要塞望台上看着码头,修建云山行要塞就是为了保证赵家军在皮岛的存在安全,但谁也没想到危险会来的这么快,所以要塞还有一个重要用途是控制皮岛的码头。

    对徐州的商业战略和海上远景来说,皮岛港口的存在极为重要,这个要塞就是为了能牢牢掌握住港口码头,甚至连要塞上的火炮口径有这方面的考虑。

    “老罗,码头上存着什么,堆着什么,咱们账目上都有吧,把账目拿过来我看看。”赵松对忧心忡忡的罗晨说道。

    去北岸战场报信的赵家军士兵早就到达了,当他到达那边的时候,正看到无数木筏从6地那边向这边划来。

    尽管这赵家军士兵知道东江镇比女真强很多,可看到眼前的场景后,他也知道胜算不大。

    建州女真倾尽全力上了木筏,而东江镇上船操舟的不过两千余,在数量上建州女真还有优势,东江镇又没有多少好船,更关键的是,东江镇官军的胜算只在海上,那建州女真不计代价的登岸之后,结阵相斗,皮岛兵马根本抵挡不住。

    散居在皮岛上的难民百姓不少,但在这临战时候,他们都被组织起来,或者运送给养军资,或者作为后备待命,不得擅离所在,不得擅入战场。

    过来报信的赵家军士兵和值守在那边的东江镇人士也知道轻重,没有把建州女真在另一侧登岸的消息吆喝出来,而是要面见毛文龙禀报。

    从东岸、南岸以及高处跑回来报信的应该不止一拨,但赵家军那边做出反应最快,来到这边最早。

    正在紧张关注海上战局的东江镇诸将立刻见了报信的人,听了屏退左右的要求后也勉强照做,这时候其他几波报信的已经赶来,即便还没有听到什么,东江镇诸将也开始有不好的猜想。

    “..在东南那边登岸的鞑子起码有四千,五千也有可能..”

    “..我家营正已经率兵出去拦阻,请毛总兵派兵支援那边,将鞑子拦下去..”

    护兵护卫等人被屏退,可陈继盛、李九成他们这些东江镇核心人物还在,听到这个消息,人人脸色大变,毛文龙身子更是晃了下,趔趄一步才稳住,他没有立刻说话,而是看向海面,那边的战斗已经开始。

    海战并没有重复前几天的过程,6地那边出的建州女真目的很明确,那就是不计损失,尽快登岸,木筏分为几队,有的去纠缠住船队,有的则是负责后备,其余的木筏则是扑向皮岛。

    如果按照最大的损失估量,最后能登岛的恐怕只有两千左右的女真兵丁,但大家都知道,这两千八旗只要登岸站稳,东江镇恐怕要倾尽全力才能打退。

    而且对方这么全面攻击,东江镇自己的船队都有些应对不足,漏过来的木筏更多,岸边做预备的十艘海船已经准备参战,而在6上准备迎战的东江镇官兵也在严阵以待,看着还能坚持,只是这一切都是在只有这一面攻击的情况下。

    “老陈,按照咱们从前约的,带着大伙上船,现在就去!”毛文龙深吸了口气,沉声做出安排。

    听到毛文龙的话,陈继盛和李九成先是一愣,随即凛然,毛文龙没让他们说话,只是开口说道:“叫上咱们定好的那些人,现在就上船,别回去带女人,眼下这局面,管不了这些露水姻缘了!”

    过来禀报的那几位赵家军士兵有点糊涂,跟着过来的东江镇诸人也好不到那里去,他们完全搞不清毛文龙的应对,难道现在不该是调兵遣布置拦阻,或者派人援助赵家军那边,怎么说起这些莫名其妙的话语。

    那边陈继盛和李九成的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按照他们的身份,应该在前面各自管着营头督战,在女真全军来攻的时候就被叫到这边布置,却没想到听到了这些。

    脸色难看归难看,他们彼此交换眼神,又看了看毛文龙,都是转头离开,东江镇副将陈继盛走了几步,转头说道:“毛帅,你也快点过来!”

    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