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登岸处已经有旗帜立起,几名建州女真将官在护卫的伺候下穿上棉甲,披挂完毕之后,却在护卫们的簇拥下向云山行的要塞走过来,停在三百步外之后不再向前。 ,

    赵松已经领着队伍撤回了要塞,云山行的伙计这时候都被动员起来,他们拿起武器在要塞上据守,在大队全部撤入要塞后立刻将大门堵死。

    自赵进起家到现在,赵家军每次出战,每次都是凯旋而归,官兵上下各个意气风,而这次没有了,说不上是惊魂未定,可每个人都有种逃出生天的脱力感,鞑虏果然强悍,对赵家军这种悍然勇猛的冲击,非但没有崩溃逃散,反而迅组织起来对攻,没有合适的地形结成长矛方阵,没有足够的火铳提供火力输出,没有火炮让敌人崩散,这一仗打的很惨。

    赵松带着的第一连当场战死二十六人,轻伤十余人,其余各连一共死伤三十五人,轻伤七人,并不是说后队没有奋战,而是在海岸滩地的逼仄地形下,大多数时候也只能展开一个连的横队,赵松领着的第一连始终顶在前面,方才的战斗中,大多数时候只有他们在前面。

    损失并不仅仅是战死和轻伤,还有十七名重伤员没有回来,在这样的战斗中,他们也很难回来了。

    赵松阴沉着脸,方才出战,赵家军填进去了差不多一个连,战损达到五分之一,赵家军从没有打过这样的战斗,幸运的是,火铳士兵死伤只有六人,因为他们被长矛士兵保护的很好。

    罗晨的脸色都已经黑了,他比赵松还要焦灼,但罗晨的心思却不在死伤上,只是低声询问说道:“营正,起码六支火铳和几十套铠甲留在外面了,鞑子若是拿去仿造,这可是咱们赵家军的大祸事,怎么办?援军什么时候能到?援军能不能到?”

    说到这里,罗晨也有点镇定不下去,询问不停,赵松用手狠狠拍了下矮墙,闷声说道:“进爷说过,赵家军的根本不在火器和铠甲,别人即便有,也不可能胜过徐州,何况,这铠甲和火器他们能仿造少量,却没办法大量制造,不用担心这个。”

    以徐州天下煤铁中心的力量,刚开始制造火器和铠甲的时候也没办法大批量的制造,直到朱行书那边带来了水力机械,然后匠造那边大幅度提高了熟铁产量,这才让铠甲和火器迅装备全军,建州女真没办法做到。

    在皮岛港口码头这一侧,已经变得安静了不少,登岸的建州女真大队已经开始向北进,留下来的千余人则是一边戒备一边收拾战场,建州女真兵卒的死伤更多,轻伤的人不必说,重伤的人只在那里惨呼哀嚎,气息越来越弱。

    对于重伤员的处置,建州女真也没什么好的法子,只是给个痛快,赵松颇为紧张的看着,生怕有赵家军的士兵被生俘然后被拷打逼问,但刚才的战斗规模不大却惨烈异常,谁也没有留手,折腾到现在才收拾战场,能活的的确不多了。

    尸体被堆积在一起之后,留守的女真队伍向云山行的要塞又靠近了些,但还是谨慎的保持在火铳射程之外。

    在云山行要塞上的士兵已经将两门轻炮装填好,十几只火铳拼装的一窝火也已经拖了上来,看着建州女真的士兵正好在火炮射程之内,有人就要点火开炮。

    “将炮弹换为霰弹,听我命令再开火!”赵松闷声说了句。

    北岸那边传来的喧哗和呐喊声音越来越大,听着这声音,要塞内的每个人脸色都阴沉无比。

    皮岛东江镇拥众数万,青壮近两万,建州女真目前登岛不过数千,还留下一千盯着云山行的要塞,可赵松这边很清楚,这三千四千余建州女真的兵马,足以击溃东江镇全部..

    东江镇军民的确对建州八旗仇恨刻骨,想要留下来报仇死战,可他们毕竟是从辽镇一路逃到这边来的,皮岛周围的大海就是他们的遮蔽,正因为孤悬海外,才能心安,现在建州女真登6,没了遮蔽,军心士气恐怕立刻就要崩溃。

    “营正,你先带着人上船走,咱们两艘船怎么也能带走两个连,回去求援。”罗晨脸上已经有了恐惧,但说出来的话还是让人意外。

    赵松面露苦笑,闷声说道:“老罗,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想着我是赵家人,怎么也得保住我的性命,可你还是不知道进爷的性子,我要是先走,一定会被行军法,身为主将,临阵脱逃,那肯定要掉脑袋的,若是别人或许还有情可原,但赵家人不行。”

    “营正,这么下去,咱们就完了,东江镇要被打垮,鞑子就会赶着皮岛的俘虏过来攻打,咱们这边修的虽然完备,可挡不住几千几万人冲过来,怎么办?营正,老罗我已经有儿子了,你这个年纪,富贵还在后面,可不能交代在这里!”罗晨说得真是有些急了。

    这次赵松脸上没有笑容,只是决然说道:“没有临阵脱逃的赵家军。”

    罗晨刚要说话,却听到要塞里有人怒喝,有一阵骚动,罗晨和赵松都是大惊,难道要塞内也有不对?

    “抓住他!”“奸细!”

    骚动很快就平息了下来,要塞内抓住了一个外人,撤退的时候再怎么有序,也没办法顾得上太多,回来时候,大家惊魂未定,现在恢复过来,在这么一个全是徐州系统的小圈子内,现外人很容易。

    “营正,这人自称郑小二,说自己是东江镇的一名百姓,被安排在东岸这边值守,刚才趁乱和咱们一起逃了进来。”有队正过来禀报。

    赵松、罗晨和那名过来禀报的队正脸色都不好看,在外面打的这么艰难,这么大的损失,还让皮岛百姓趁乱混了进来。

    “进爷英明啊!怪不得进爷坚持皮岛商行的帮佣也只能用徐州出身的人。”罗晨在那里感叹一句。

    皮岛云山行最基层的伙计都是徐州出身,或者在流民田庄里呆过四年以上的非辽东人,有这样的身份,也就断绝了被皮岛相关人等或者建州女真奸细混入的可能,现在也是一样,兵荒马乱的情况下,那郑小二也就是一炷香的功夫就被现。

    “小的也愿意跟鞑子拼命,给小的兵器,小的愿意去拼命!”下面被抓住的郑小二大声喊道。

    商行要塞里的士兵和伙计们虽然恼火,却没什么粗暴举动,毕竟大家都是有共同的敌人,而且盘问之下,这郑小二刚才还敢于冒死向女真军阵冲锋,这份勇气让人欣赏。

    了解清楚后,赵松就不再关注,而是皱眉看向北边,尽管被山脉高地阻隔,看不到那边的局面。

    “老罗,咱们派去送信的人现在还没回来,东江镇也没有派人过来帮忙,这是出了什么事吗?”赵松沉声问道。

    不等罗晨回答,赵松就咬牙切齿的给出了答案:“那毛文龙是不是怕影响军心,想要打退了北岸那一路再对付东边来的?直接把咱们的人扣了?”

    “营正,我对官军知道些,也有可能直接跑了,是不是打着别的心思就不知道了,大明的这些武将打仗不行,心思一个比一个多!”罗晨的脸色同样很难看。

    自赵松领着各连阻击建州兵马登岸开始,除了岸上那些不顾生死的皮岛青壮之外,就没有见过北岸那边来一个人,甚至连这边派出去的人都不见踪影。

    赵松嘟囔着骂了一句,转身对下面大喊道:“生火做饭,苦日子还在后面呢!”

    下面有人大声领命,每个人脸色都不好看,但久经训练,遵守规矩的众人都知道这个时候该去做什么,连正队正和士兵们现在只剩下了怀念战友的悲恸,却没有灰心和绝望。

    那郑小二被安置在一个角落里,也没人在意赤手空拳破衣烂衫的他,倒是商行的伙计拿了张烙饼递过去,早晨的肉汤还有剩,也盛了一碗,当温热的食物端到跟前的时候,郑小二眼睛瞪大,满脸的不可思议。

    不入东江镇的百姓连糠麸都吃不饱,这边居然是粮食饼子和肉汤,徐州这些人难道是从天上来的吗?郑小二错愕片刻后哭了出来,让给他饭食的伙计莫名其妙,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这场面让人感慨,可来到皮岛的赵家军士兵和云山行上下,很多人都是流民出身,见过更凄惨的地狱,看到后心里也不会有什么波澜,只是那伙计看到郑小二边哭边狼吞虎咽,忍不住说了句“慢慢吃,这边还有,别噎着自己。”

    云山行皮岛要塞建立之后,就储存了足够的物资,全体人员靠着这些物资可以撑两个月,在这段时间内,援军怎么也能来到。

    很多人因为这句话想到了这要塞内积存的充裕,脸上表情多少都轻松了些,要塞内的气氛略有放松。

    只是这放松迅被北边传来的声音打断,突然间好像从那边起了大风,但稍作反应就能听出那是千万人的呼喊,皮岛山上的禽鸟都被这声浪惊起,它们被过境的建州女真兵马已经惊动了次,现在又是被飞起,在要塞墙头值守的士兵甚至还能看到有小兽从树林中跑出..

    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