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仅仅是一日间的战斗,还曾经冲上了皮岛的岸上,这海战的优势没有大家想得那么保险,也不知道今日里杀死的敌人中有多少真鞑子,谁还敢放松,皮岛岸上的欢呼没有持续多久就被叫停,后方将早就准备好的食水送上来,岸边的防线不撤,还要准备明日的恶战,同时,毛文龙派出精干力量在全岛巡视,夜间还要防备泅渡潜入。

    天渐渐黑下来,有十几艘舢板回到了东江镇,他们是提前派出的探子,带回来的消息很让人心寒,鞑虏的骑兵已经将附近的海岸线全部封锁,想要上岸的探子不是被截杀就是失踪,这些回来的往往是没靠岸前就看出不对,或者眼睁睁看着同伴身死,自家匆忙划船回返,虽说这舢板也走不了太远,可这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虽然没有深入6地,可沿着海岸也能看到很多情报,建州女真还在抄掠人口,还在不断的造木筏,看来今日战斗胜败算不了什么,大战还在后面,看着6地上的灯火通明,人声喧嚣,或许这大决战就在明日,或许鞑子要不管不顾的孤注一掷。

    天知道今日里死了多少真鞑子,如果明天对方倾巢而出,哪怕还是从对面硬攻,东江镇的船队未必能应付的过来,不要说被纠缠住,搞不好船队都有可能被拿下,到这个时候,已经没人在乎云山行那些力量了,在这样的大战关头,顾不上那么多。

    皮岛冬日苦寒,海面都会冻上,为了过冬,岛上备有不少油脂,这些都被拿了出来,有的放置在搜罗出的瓦罐容器内,有的则是和柴草混合,在海上接战,这火攻威力无比。、

    “都是这些显摆好胜的货。要不是你们折腾的高兴,怎么会引来鞑子攻打,这光景下,等着冬天下手岂不是更方便。”岛上已经有了这样的抱怨。

    为什么在这个不适合作战的时候被鞑子强攻,大家也能想通一二,从前活的艰难,大家活动的小心。经常被小股鞑子撵着跑,也没什么正面硬抗的战力。所以鞑子也看不上这边,可和徐州贸易之后,气粗力大,和鞑子小股部队遇上后不落下风,比从前来硬气了许多,对建州女真造成了威胁,自然引起对方注意和忌惮。

    来到皮岛上的辽镇残余的确都有深仇大恨,但有的咬牙切齿想要报仇,有的则是只想着苟活逃生。平日里遮掩的还好,在这样的生死关头,很多小处都是显露无疑。

    不过这样的抱怨和骚动没有引什么麻烦,东江镇军将战时规矩还是懂得,早早的派出亲卫亲兵巡营,他们手持军法大令,稍有不对的苗头就开始行军法杀人砍头。这样的手段粗暴简单,却很有效,皮岛上潜藏的不安宁很快就是消失,全部投入到紧张备战之中。

    看着对岸不熄灯火,传到这边来的吆喝呼喊,任谁都能想到建州女真这边在打造木筏。为接下来的总攻做准备,想想今日里几次占上风却有凶险的战斗,皮岛东江镇的每个人心里都是沉甸甸的。

    东江镇没有坐以待毙,趁夜组织了死士去偷袭敌营,同时这边精锐全部上船,甚至连缴获的木筏也都利用上,只要死士能夜袭成功。大军就立刻渡海突进,在这样的局面下,不能总是被动迎战,也要主动,为自己争取一线生机。

    能听到6地岸边的喊杀,甚至还能看到骚动,这边的船只出动,可才走了不远,对岸一切就归于正常,船只和木筏只能黯然回返,大家知道,夜袭失败了。

    “如果鞑子上岛,按照今日的战况,他们上来后也是强弩之末,东江镇自己的力量就会给他们好看,如果上来的人太多,和东江镇打成相持,我们就参战,按照今日里所见的战局,我们只要上阵,定能给疲惫慌张的鞑子痛击,到那时候东江镇全力迎敌,不会对我们有什么不利!”赵松朗声对连正队正们说道。

    现在东江镇完全顾不上这边,打探消息和观战的人往来穿梭,让云山行要塞对情况有第一手的掌握,赵松和罗晨商议后下了决断,听到要和鞑子接战,下面的连正队正脸上都有兴奋激动。

    “唇亡齿寒,李九成说的道理我也懂,但只有到现在这个时候,才能真正说唇亡齿寒,不然的话,我们就成了被人诓骗设套的傻小子。”赵松抬高声音说道,连正队正们跟着哄笑起来。

    动员让人没那么紧张,可行动上还是要一丝不苟,包括晚上的值守,大家都要铠甲装备不离身,随时准备战斗,赵松今晚却是早睡,因为第二天要尽可能早起,在临睡前罗晨上门拜访,进屋后满脸都是忧心忡忡的神色,把赵松吓了一跳。

    “营正,我看下面的兄弟们满脸喜色,对军功富贵热衷无比,临战不能疏忽大意,这样的心思要是明日里约束不住,在战场上有个闪失的话,那可就是大祸了,进爷恐怕会有雷霆之怒!”赵松训话的时候,罗晨就在一旁观看,他心思缜密,却是想的比较多。

    赵松嘿嘿一笑,戏谑的说道:“老罗你在朝廷那边当差太久,总拿那边的规矩常例来套我们这边,现如今大伙都没个立功的机会,这次好不容易捞到,不光他们高兴,我也高兴,可高兴归高兴,军法在,操典在,不按照这个做事,谁都知道下场,谁又敢乱动,再说了,没了这规矩和操典,咱们赵家军怎么能打胜仗,这是命根子,老罗你不用担心太多。”

    罗晨苦笑着点点头,开口说道:“那样最好,进爷的规矩我一直摸不太透,刚被安排到皮岛这边来,心都凉了,还以为这是被配在此,有人和我讲这是看重,可一直等营正你过来我才相信..”

    皮岛东江镇安排了值夜巡逻的兵马,云山行这边除了戒备森严之外,还派人出去不断的打听消息,他们用的法子简单有效,云山行内存储的粮食充足,直接烙好了油盐饼,备好热茶,以犒劳的名义送出去,在冷风吹拂的夜里,这样实在的馈赠很容易得到消息。

    赵松和罗晨以及不在轮值的军官都已经休息,可如果有要紧消息来到,必须要立刻叫醒他们,不过这一夜安静无事,鞑虏没有趁机泅渡潜入,只是灯火通明的打造木筏,准备第二天的决战,这样的声势让东江镇这边压力越来越大,很多皮岛难民都已经做了准备,男丁拿着能用的兵器上阵,女人们则是做另一番准备,鞑子一旦上岛得胜,她们会先杀了孩子再自尽,绝不能落在鞑子手里。

    天还没亮的时候,赵松就已经醒来,自己打来凉水随意洗了把脸,就开始视察要塞的防务,云山行在这个要塞修建上下了大本钱,甚至从山东那边专门运来匠人建造,处处皆有章法,和大明惯常的规制不同,还有徐州自己的形制,进爷真是无所不能,顺着台阶向上走的时候,赵松心中这般感慨。

    走上墙头望台,就看到两名士兵在灯火下打瞌睡,大家都是轮值,没有人会熬夜不睡,赵松马上就想通了原因,这帮小子肯定是想着要和鞑子开战,兴奋的睡不着,赵松先是打了个哈欠,擦擦眼泪,上去就是两脚,直接把两个人踹醒,怒声喝道:“混帐行子,你们就不怕行军法吗?”

    赵家军军法严厉,值守放哨如果瞌睡就是重责,如果误事那就是斩,在这等事上,半点含糊不得,被踹到的两个士兵都是打了个激灵,回头看到赵松立刻苦了脸,赵松阴沉着脸训斥两句,转头向别处走去,这要塞就是个小规模的城池,巡视值守彼此交错,一处懈怠,不会危及全局,可看到这边这样,赵松也不敢放松大意,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快步走上去。

    此时值守的赵家军士兵每个人都精神不济,尽管他们最多站在这里一个时辰,和鞑子交战的兴奋让他们都睡不着觉,赵松几乎是骂了一路,他这个军士营的几百士兵和其他旅团队不同,每名士兵都是参加过两次以上的战斗,而且都是出身于徐州和邳州,是赵家军嫡系老兵,虽说年纪都不大,可经历过的都不少,即便这样,每个人还是兴奋如此,这可是和鞑子开战,赵松自己也没有睡好,这个就不必对外人说了。

    赵松一起,整个军士营和云山行所有人都是起来,新的一天开始,伙房的人起来更早,烙饼鱼汤腌菜很快就已经准备完毕,早饭分为两处,一处要塞内,还有一处送到港内停泊的两艘海船上,船上还有几十名水手在,即便以徐州的物资充盈,这样的早饭也是很丰盛了,战斗在即,总要吃好喝好保持体力和士气,大家狼吞虎咽,欢声笑语,鞑子来了,让他们知道徐州男儿的厉害!

    各位新老朋友,在外感谢不便,就在这里请大家多多支持订阅、月票和打赏,大明武夫需要大家的支持,谢谢大家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