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最多再能给你们两百根长矛,一百口刀,我们自己已经没有余量了!”赵家军的回答干脆利索,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在李九成过来之前,这边已经知道了战况的大概,往日情分这个就不必提了,倒是这唇亡齿寒,这边明白得很。 ,

    堡寨的大门打开,一捆捆长矛和刀被送了出来,李九成在下面郑重其事的道谢,对方完全可以不给,但还是这么痛快给出,可见对方的确考虑的很全面,没有那遮蔽全身要害的铁甲,也没有犀利的火器,李九成心中还是有些失望,不过他知道有总比没有好。

    大门关闭,皮岛青壮才上前搬运,这时候,营正赵松却在墙头对下面喊道:“唇亡齿寒,你们也要好好想想这个道理!”

    能在众人面前跪下,身为东江镇参将的李九成就不会被赵松这句针锋相对的讥刺窘到,他郑重其事的答应了,这才和搬运武器的众人离开这边,但走出云山行堡寨范围之后,李九成的脸色却变得阴沉了不少,闷声说道:“加派人手盯着徐州那边,他们从前不敢这么嚣张说话,现在却放肆起来了。”

    “这边的官军比6上和关内的普通官军要强不少,没什么军粮克扣,又是苦大仇深,士气勇气都维持的相当好,可打起来却很寻常,不怎么懂得配合,进退尺度也很一般,今日里如果不是鞑子海战上吃亏太大,恐怕会被直接推上来了,有人说上岸的真鞑子不多,恐怕真鞑子多的话,这一战还要凶险。”

    “他们平日里的操练我也看过,除了毛文龙和其他头领身边人经常练武,其他各营一个月能有两操就不错了,其他时间都在种地忙活,倒是派去敌区还能活着回来的会不错,可也就是单打独斗,鞑子进退很有章法,战技和配合很好,应该是打得多了,操练也没耽误。”

    “不过要这么打下去的话,鞑子还是很难上岛,知道了鞑子的诡计,东江船队就不会犯错,在海上对战,船对木筏的优势太大了,高丽那边虽然缩着,可还是在帮朝廷的,高丽那边船不少,却没有让鞑子弄到一艘。”

    消息不断的传回来,赵松把不在值守的连正队正都叫过来讨论,赵进很强调这样的讨论,认为在武馆和学堂学到东西是起步,战场应用是加强巩固,事后讨论分析才会融会贯通,一个人想不到的,其他人或许能想到,大家彼此提点补充,进步会很大。

    实际上,刚才已经有一名连正带着几名队正去观战了,盯着云山行的皮岛诸人也顾不上这个,不到十个人远远观战什么也影响不到,加上罗晨派出伙计给了好处,他们就默许了这个行为,只是皮岛的人不理解,你们既然不想插手,何苦还要去看,难道去看个热闹吗?

    皮岛上的人当然不知道,赵进派来这个军士营的用意很多,其中之一就是尽可能的了解建州女真八旗的底细和战力,云山行的设立也是为此,当初谁也没想到建州女真会派大军直接攻岛,但这也是宝贵的机会,赵松和连正们当然不会放过,所以派出去观战的人级别越来越高。

    回来后,把所看让商行文书写下,然后大家讨论,讨论所得也要记录下来送回去,这就是目前来到皮岛的最大收获。

    刚才回答李九成的时候之所以那么不客气,也是因为观战之后得出了结论,东江镇这么多人仅此而已,战力实在不值一提,但即便这样的力量还要比关内6上的大部分官军要强,可见那边弱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营正,这几万可用的男丁,这皮岛的关键位置,被东江镇这些废物掌着,这些废物还敢打咱们的主意,不如咱们直接拿下来,到时候进爷肯定会奖励咱们,没准咱们这边可以自成一区!”一名连正大着胆子说道。

    亏得是这个连正东拐西拐和赵家能攀扯上些关系,被看在赵氏宗族里的,其他人还真不敢这么说,赵松笑着伸出手,在那连正后脑抽了下,然后笑骂说道:“你这是没被打过军棍,先斩后奏的事情也敢做。”

    这句话一说,大家都明白他的态度了,赵松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咱们越是离的远,越要听命行事,难道咱们现在不是自成一区,你们这些从学堂出来的就是心大,不过眼下这个形势,等传信的海船回来后,或者是第二波海船回来后,就该给出处置了!”

    众人神色变得严肃,北岸的喊杀隐约能传过来,听着明军和建州女真的震天杀声,幻想着激战景象,倾听观战者的仔细描述,每个人都想着参与其中,何况打的还是鞑子,但知道真正要参战的时候,每个人还是轻松不起来,尽管这也是一场战斗,可他们都隐约能想到,一旦开始,那和赵家军从前的任何战斗都不同。

    “进爷常说,身为军人,要想但不能多想,可以知其然知其所以然,但命令最优先,咱们想这么多做什么,自保自全,等命令来就好!”赵松笑着说道,这番话却让众人轻松了不少,脸上也都有笑容浮现。

    赵松刚要安排人出去值守和观战,却看到坐在一旁的罗晨沉着脸思索,这边停了把他惊动,看了看赵松和连正们的轻松表情,迟疑了下说道:“兵法上的事我知道的少,可鞑子打老了仗的,今天这海战未免打的太傻了。”

    他这话说完,屋子里的气氛顿时沉寂,赵松先是愣住,随即双手重重一拍,扬声说道:“是太笨了,这么划着筏子过海,不就是找死的打法?这样的打法还只来了五千多人,耗也耗不动,多亏了老罗你提醒,我们这些人还是年轻,想的不够深远!”

    云山行要塞里众人凛然,还没决定是不是去提醒东江镇诸将,从北岸那边又有消息来到,建州女真的第三波攻势开始了,这次还是很蠢笨的从北岸对面起,就在这个时候,山顶瞭望的人紧急出信号,按照约定的信号,大家立刻就知道,在皮岛的东北边也有敌人起了进攻,那个位置所对的6地,距离皮岛也不远。

    这边想到的事情,东江镇毛文龙等人也是想到,并不是说他们多么聪明,韬略计谋如何出色,他们和建州女真打老了仗,深知其中的凶险,走错一步可能就是万劫不复,所以要想到很多可能,6地适合起进攻的方向有几个,除了正对北岸的地方,正对东北那边也有合适的登6滩涂。

    造木筏可是比造船要容易的多,建州女真抄掠附近的高丽村寨,搞不好连城池都打破了几个,自然不缺乏人力,两天劳作积累了足够多的数量,两次攻击损失了那么多木筏,现在又是浩浩荡荡的冲杀过来。

    东江镇的船队已经有了经验,绝不会靠近和对方的木筏纠缠,不犯刚才那两战的错误,而且船舷上都架着临时扎起的木墙,可以挡住对方的弓箭,也不利于对方的攀爬,各艘船排列成队,彼此照应,绝不贪功冒进,一旦和对方接战就战决。

    在这样的情况下,已经玩不出什么花样的建州女真完全落了下风,一艘艘木筏被点燃掀翻,只有面前的木筏上不再有敌人存在,遮蔽的盾墙才会卸下,士兵们拿着长矛杀死海中游水的敌人,不给他们任何求生的机会,这次冲在前面的同样有汉人和高丽人,海中哭喊的同样如此。

    不过东江镇的士兵再也没有一丝怜悯,只要是从6地上来的,一概格杀勿论,谁知道这些哭喊着的辽镇汉民会不会已经投降了鞑子,一时心软就会让自家身死,这个账大家都能算得清楚。

    当6地的另一路木筏大队离岸的时候,东江镇从毛文龙到稍有心思的军将都是松了口气,鞑子总算用出了隐藏的手段,他们知道对方不会这么死死的朝着一处猛攻,有手段用出来就好,只要在海上,东江镇的战力就不怕。

    已经有了章法的东江船队很快灭杀了冲向北岸这一路,开始阻截西岸这边,这次建州女真又有了新的法子,木筏上堆积着易燃的柴草,由少数几名死士操控,划着撞向东江镇的船只,想要和对方同归于尽,不过这个法子容易应对,船只很容易闪躲,甚至可以用包着铁套的长杆将木筏推向女真自己的船队,纵火船的确有用,但这可不是船。

    建州女真也知道东江镇水军的厉害,这次没有勇猛向前,现这一路攻势没效果之后,立刻就是回撤,不敢再上前去纠缠。

    皮岛岸上的欢呼声又是响起,连带着东江镇头领们都跟着松了口气,今天的战斗应该是结束了,6地上的建州女真肯定有余力再战,但天快要黑了,海上夜战对任何一方都是有极大凶险的,不擅长于此的建州女真显然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又是外出,定时更新,起点和创世的兄弟姐妹们,订阅,月票和打赏,都支持大明武夫吧,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