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陈继盛脸色有点黑,徐州军兵最犀利的就是这火铳火炮,本以为借着这危难之际,对方也会松个口子,没想到寸步不让,陈继盛扫视了赵松和罗晨一眼,闷声说道:“那就多谢赵头领和罗先生的好意,等下就安排人过来搬运。  8oo”

    说完这句,陈继盛扭头就走,走出两步,陈继盛又是扭头冷笑着说道:“陈某好久没去关内,原来关内大义这么淡薄了。”

    “大义是有的,你的大义是你的大义,我的是我的。”赵松回答说道,他在言语上也是寸步不让。

    等陈继盛离开,商行大门关闭,赵松和罗晨一起登上高处,瞭望商行外围的忙碌,罗晨低声说道:“营正,东江镇的做法有点不对劲,岛上的实力应该足够守御,就算不够守御,也没道理求我们帮忙,那毛文龙对我们可是提防的很。”

    赵松没有回答罗晨的疑问,只是闷声说道:“顺风顺水的话,船到登州要三天,登州那边快马传信要三天,最快最快,我们也得十二天后才能知道消息,如果山东和徐州要做什么,恐怕要二十天以后了,在这段日子,咱们不能松懈。”

    两人从高处走下来,赵松却注意到属下的五名连正脸色不太对,他立刻就明白对方想什么了,赵松是最近才被提拔成营?正的,他也是赵家军里最老资格的连正之一,对下面的心思念头最是了解。

    “是不是觉得该打鞑子?”赵松走过去问道。

    听到自己的心事被说破,连正们也不隐瞒,一人粗声开口说道:“营正,东江镇的官军和咱们不是一路,可打鞑子这样的事该帮就要帮,打鞑子那不是理直气壮的好事吗?回去和进爷说,进爷也要夸奖咱们!”

    罗晨眉头皱起,想要说话却被赵松拦住,赵松笑着说道:“你们进赵家军比我要晚,你们没经历过进爷亲自练兵,他整天和我们讲岳武穆打垮金军的事情,后来又和大伙讲萨尔浒怎么失败,辽阳、沈阳怎么被拿下来,我和你们一样,也想去打鞑子,进爷也是想的!”

    “可你们别光想着去打鞑子,你们步操上学的都忘了吗?方阵是多少人才能叫方阵,要有什么才能叫方阵,八百人以上才能结方阵,还要有四分之一的弓箭和火器遮蔽,条件缺一不可,咱们有什么?”赵松语气并不严厉,倒是娓娓而谈。

    几位连正的神色开始严肃,赵松继续说道:“鞑子和官军不一样,他们弓多善射,他们敢打敢冲,难道你们在学堂的时候没有听过,建州女真和草原蒙古两个路数,建州女真就是精锐十倍,进退森然的官军,咱们这几百人若是被人冲过来,你百余条火铳能顶住多久,只要对方弓手贴近了射,你能挡得住?咱们这几个连,对方就算拿着刀斧硬撞过来,你们能顶住几波?”

    罗晨脸色已经有了波动,他根本没想到这么多,罗晨从前在锦衣卫当差,在京师在外省也见过不少官军和草莽,再精锐的军兵营头也做不到眼前这样,管着百人的小头目就能对战场上的事情知其然知其所以然,赵松说的很深,但连正们居然都听懂了。

    说到这里,连正们脸上已经有了惭愧神情,赵松笑了笑,压低声音说道:“皮岛的官军几千上万,所有能动的青壮合算起来怕是有两万,咱们这几百号人放在这人潮人海里算什么,恐怕还没等接战就被冲散冲垮了,到时候怎么办?”

    这话却是有别的意思,连正们脸上都是变色,其中一人迟疑了下,还是开口问道:“营正,鞑子真要打上来的话,咱们不管吗?恐怕到时候走也走不了!”

    “就这两艘船,咱们怎么走,该管还是要管,可现在隔着大海,这东江镇这么多船,鞑子那边又不熟悉水战,怎么就情势危急了?”赵松反问说道。

    东江镇这边要过江渡海,要和山东登莱镇联络,要给辽南金州一带支援,船只还是有不少的,虽然比不上徐州的船队吨位和质量,但用起来却没什么问题,来到这皮岛之前,赵松和连队队正们都接受过培训,了解到建州女真对水战相关极不擅长,所以赵松才有这么一说。

    皮岛北端和6地南端在涨潮时候距离四里左右,退潮时候也就是二里出头,这个宽度实在算不了什么,而且皮岛虽然是个山丘地形,可沿海一圈却没什么断崖峭壁,完全是平缓的海滩,这样的地形最适合敌人抢滩登6。

    东江镇诸将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在几处距离6地最近的海岸海滩上修筑工事矮墙,在那边布置防御,岛上无论军兵还是百姓在这个当口都是毫不偷懒,人人勤奋劳作,大家都是经历过被鞑虏破家灭门然后一路追杀的惨况,都知道若是被鞑子上了岛,会有怎么样的地狱景象,切身相关,谁也不敢含糊。

    在这个时候,已经能看到皮岛对面的高丽铁山郡沿岸尘土飞扬,旌旗招展,代表着女真八旗归属的旗帜清晰可见,还能看到那边的建州女真兵马在设置营盘,砍伐树木,更能看到对方军将骑马在海边眺望。

    “不知死活的鞑子,6上任你猖狂,以为海上也是你们天下吗?”毛文龙死死盯着对面,神色狰狞的说道。

    边上有人喊道“陈大人回来了”,毛文龙精神一振,连忙转头看过去,陈继盛面沉似水的摇摇头,毛文龙脸色也跟着阴下来,陈继盛走到跟前,压低声音说道:“这伙徐州人很小气,不愿意帮忙,也不愿意借咱们火器,属下觉得,他们可能是看出什么来了。”

    说完这句,陈继盛犹豫了下又说道:“也可能是他们安排的耳目知道了机密,毕竟咱们预备兵丁不可能完全不走漏风声!”

    “这些里外不分的混账!”毛文龙失声痛骂了一句。

    不过毛文龙并没有持续失态,他马上就恢复了镇定,开口说道:“他们那两百杆火铳也起不了什么大用,咱们手里的火器足够了,这次痛击鞑子,然后去京师那边报功,朝廷不会放着咱们这些能打的营头不管。”

    在海边督促干活的李九成走到这边,插言说道:“可惜这些徐州贼隔断咱们和登莱镇的联系,说给的火炮和佛郎机炮手也来不了,徐州又不借火炮给咱们,不然的话,鞑子渡海就是肉靶子!”

    毛文龙摇摇头说道:“现在讲这个还有什么用处,把预备的兵卒撤出来,各处戒备,徐州那边的港口不用管,那边靠着海,鞑子没能耐绕这么大圈子过来,这次要打大仗了!”

    命令下达,没过多久,在云山行向北几百步的一处村寨里,一千多东江镇兵卒撤了出来,在军将的带领下去往别处,而在距离6地最近的皮岛北端,东江镇已经放下了船,派出操船好手去靠近张望,别看建州女真大军已经扎好了不少木筏,可在海中给了船只及时反应的时间,想用木筏追上根本不可能。

    “大帅,鞑子抓了不少附近的高丽百姓干活,正在砍伐树木这次来恐怕不下五千人,看旗号应该是正红旗的”

    “鞑子在岸上守备的严实,骑兵沿着海岸线不住的巡逻,6地能登岸的地方都被守住”

    抄掠百姓劳役这个是建州女真的常用手段,大家倒是没什么惊讶,皮岛能动用的青壮力量近两万,对方来了五千余,东江镇武将没有感觉到任何轻松,五千真鞑子那可是强悍无比的力量,如果是6地野战,那就是五千大明的亲卫家丁,凭着岛上收容的残兵败将,根本不是对手。

    但东江镇诸将也有信心,因为建州女真对海战一窍不通,而且没有合用的载具,用船和木筏对抗的话,还是在海上对战,东江镇怎么也是占便宜的,所以毛文龙才想一石二鸟,除了要在鞑虏身上捞取战功,还想要针对云山行做点事,从前商行里那些伙计之类不如他们的眼,可现在,足足五百人的兵器甲胄还有足够精良的火器和弹药,吃下来的话,手里马上就有两千家丁亲卫的装备,如果能把那几百徐州兵也消化掉,甚至可以新立一军,到那时候,毛文龙可就不是东江镇的大帅,就算放在关内各省,也是实实在在的大帅了。

    “大帅,诸位大人,徐州商行支援的武器来了,刀枪都是好货,刃口都是新的,那铠甲也都是新的,还额外给了二十张弓,四百根箭!”能听到一名年轻人的兴奋声音,正聚在一起议论的毛文龙等人看过去,现是千总孔有德,他们都是笑容满面,和捡了大便宜一样。

    毛文龙哭笑不得的摇摇头,嗤笑说道:“真是眼皮子浅。”

    “大帅,徐州人那商行派了十几个人出来,说是要在咱们各处帮忙,应该是各处打探消息的。”有人凑过来禀报说道,虽然这个时候全岛忙碌备战,可盯着云山行的人却一个不少。

    感谢“段逸尘、用户基本无害、桦记”三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