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自鸭绿江东岸到皮岛,不走海路的话,只有沿着海岸线的平坦地势一路向东,铁山郡到皮岛海路不到五里,这个距离划着木筏渡海足够,自义州到皮岛,沿途经过高丽几处郡县,城池砦堡虽然不是密布,可该有的地方也都有。

    建州女真金军的万余兵马根本就不在乎沿途的高丽防务,尽管十余处砦堡,数千高丽官兵,要是加上那些贵人中人可以动员的私兵,高丽也能凑出万余,真要硬碰硬打起来,肯定会花费功夫,但建州女真金军丝毫不在意,那行军的势头就好像这边根本没有任何工事和军兵。

    要知道高丽是大明的藩属,大明和建州女真开战,高丽也派兵援助,萨尔浒的时候更是有两万兵出战,现在也一直放任辽东残部组建东江镇和建州女真相斗,双方本来是敌国,可建州女真金军视边境于无物,也视高丽兵马于无物,就这么直奔皮岛而去。

    但高丽这边的反应和建州女真的判断一致,他们龟缩不出,根本不敢出来阻拦,不生接触就谢天谢地,偶有想要给皮岛那边通风报信的,在建州女真铁骑的遮蔽下,都被半路截杀,高丽本就没有几匹马,没有多少能骑马的,这么一来,更不敢乱动了。

    在建州女真兵马渡江之后的第三天,皮岛派出的前哨手机看哪家强手机阅终于现了滚滚而来的女真大军,仓皇回去报信,皮岛东江镇这才知道了消息,几乎就在同时,从金州那边来的告急文书也坐船到了皮岛,金州那边在六月间遭到围攻,围攻很是突然,开始是附近的女真驻军攻打,圈住之后,大军出现,这个消息还是张盘亲卫冒死送出来的。

    消息传到皮岛,全岛军民震动,东江镇总兵毛文龙百思不得其解,在这个时节,建州女真没可能起这么大的攻势,一路攻金州,一路攻东江,这差不多要一万六千兵马,而且还是长途行进,需要大量的粮秣和牲畜,还要抽调正在农忙的劳力,建州女真历年都做不到这一点,怎么这次可以做到?

    明明是东江镇厉兵秣马,准备给建州女真痛击,却没想到对方行动的更快,东江镇诸将到现在才意识到自家有多么无力,虽然一直在骚扰攻击,但只局限在鸭绿江和辽东沿海一线,对于建州女真控制的核心地域无能为力,那边汉民暴动,这边除了收容失败后的流亡之外没有任何能做的,而女真一旦动,暗线内应就是全灭。

    感慨归感慨,可大家还是想不通,建州女真怎么能做出这等元气大伤的举动,那努尔哈赤凶悍蛮勇,可权衡韬略也是极强,肯定不会为了只是疥藓之疾的东江镇大动干戈,想到这里,东江镇诸将倒是摸到了些脉络,自从和徐州开始海上贸易之后,皮岛东江镇的实力就不断的增强,已经让建州女真感觉到威胁。

    这种放在从前,东江镇上下会欢欣鼓舞,可现在快要逼近到跟前了,实在是高兴不起来。

    ,对建州女真的战斗也开始偶尔占到上风,在这样的局势下,自然引起了建州女真的注意,大军来攻,这还真是祸福相依。

    “咱们进爷北伐京师,朝廷抽调天下兵马,蓟辽一带也是空虚,结果建州趁机在辽西兴兵,打下了几处城池,虽然不久后就是撤出,可城内的粮草什么的都成了缴获,然后这个时候辽河和凌河几条水路又是通航的,将缴获运回了沈阳和辽阳一带”

    “因为有这个缴获,鞑子那边有了余粮,加上东江镇这些人被咱们喂饱有了力气,在辽东和辽南打过几场,引得建州已经占下的各处也开始不安稳,这才让那努尔哈赤下了狠心,不管这时候适合不适合用兵,都要将东江镇打下来”

    “天下间的局势,牵一动全身,进爷在山东和北直隶大打,谁能想到还关联到了辽镇,孙承宗带着蓟辽精骑回京,让广宁一带的建州女真兵马可以轻松不少,顺势抽调了兵马向东过来”

    与东江镇受到的震撼不同,云山行的消息比东江镇要充分很多,尽管知道建州女真大军来攻的消息比东江镇还要稍晚,可很快就能分析出来龙去脉,当然,这些消息不会和东江镇那边分享,只是罗晨和赵松以及登岛的几位连正叙述。

    连正们个个听得点头,罗晨这番分析除了让大家知道来龙去脉之外,还知道了为何如此,都觉得涨了见识,赵松却比他们看得更深些,在徐州和赵家军的范围内,能看事情看这么明白,还能给出分析的人并不多,这罗晨当年就是马冲昊的心腹之一,马冲昊投靠徐州,原来很多亲信都是离散,这罗晨却跟了过来,然后被派到这皮岛上。

    对方过来投靠,你却给对方安置在这等孤悬海外的苦寒艰险地,放在朝廷官府那边,那就是标准的冷遇,标准的赶人,可在赵家军这边,如果一个不是徐州出身的人被安排在艰苦危险的地方,那则是说明信任,说明将来会被大用了,因为赵家军和徐州自己的骨干和精英也在这样的地方。

    罗晨在岛上做得很不错,皮岛东江镇都是逃亡至此,想要复仇活命的辽东军民,齐心团结,可罗晨来到之后,居然各处有了耳目眼线,这让徐州赵家军行事都方便了很多。

    到了这个时候,在商行向外看出去,整个皮岛都开始沸腾起来,男女老幼全部被动员上阵,有人在适宜登6的地方修建工事,设置障碍,还有人去往各个要点戒备,也有人在挑拣人员,实在用不上的妇幼就让他们上山躲避,皮岛上主要是山,藏人的地方很多。

    “赵营正,毛文龙一直有针对咱们徐州的计划,所以一定要小心。”看着有人向商行这边走来,罗晨叮嘱了句。

    过来拜访的是皮岛东江镇副将陈继盛,他带了几名亲兵在外面求见,徐州皮岛军士营登岛之后,尽管和岛上军民朝夕相处,而且双方是同盟伙伴,驻扎日常应该是个很放松的状态,可赵松以及下面连正没有一丝的懈怠,完全把东江镇当成敌国,没有货物人员进出的情况下,这边的商行都是大门紧闭,而且在要点还有士兵值守。

    开门放陈继盛进来,是赵松和罗晨两人接待,陈继盛性格相对宽厚,又读过书,徐州这边和高丽那边对他的印象都不错,在这个局势下,陈继盛也没什么客套,只是闷声说道:“本官看到常在港口的海船少了一艘,贵处是准备求援固守,还是要调船撤离?”

    皮岛东江镇的武将们,不管性格作风如何,在待人接物的时候,一定要强调自己的将官身份,尽管有什么显得很生硬,云山行在皮岛的时候,常有三艘船停泊在港口,等到这五个连来到,常停港口的船只变成了六艘,皮岛众人心里明白,这时随时保证撤离的手段,人比人真是不能比。

    罗晨看了眼赵松,赵家军的武将普遍拙于言辞,罗晨已经准备出面接过来,不过赵松和赵完兄弟却是赵家军武官的异类,赵松闷声开口说道:“既然来这里,那就准备常驻,派船回去,不过是日常通报个消息而已。”

    这话让人挑不出毛病,却没有实际的意义,陈继盛眉头皱了皱,直接了当的说道:“赵头领既然准备常驻,那就是要和皮岛东江镇共生死了,东江镇军民上下一心,但穷苦太久,装备不足,有训练的兵卒也不足,更缺少及远的火器,能不能请赵头领仗义支援。”

    “在下接到的命令是驻守云山行,护卫商货安全,其他事情不在任务中,不能答应。”赵松干脆利索的拒绝。

    陈继盛的脸色阴沉下来,随即恳切无比的恳求说道:“赵头领,鞑虏大举进攻皮岛,若是被鞑子得逞,这数万军民就要沉沦水火之中,变成鞑子的牛马,甚至还不如牲畜,难道赵头领坐视同胞陷入这般惨境吗?”

    “陈将军,在下这边才五百人,皮岛这边能拿刀的怕是过万,东江镇不靠自己,却把我这五百人当成救命稻草,这太古怪了,陈将军,不要用话激将,军令如山,想必陈将军懂这个道理。”赵松沉声说道,一旁罗晨赞许的点头,心里却在惊讶,这气数还真是在赵家,一个旁支子弟,居然就这么明白。

    双方说得有些尴尬僵硬,陈继盛沉默片刻,脸上悲戚恳切都是消去,在那里闷声说道:“东江镇有兵器,但不如你们徐州精良,前几天下船卸货的时候,看到不少备份存货,能不能调拨给东江镇一些,此时援助,大恩不忘。”

    赵松和罗晨对视了下,赵松点头说道:“可以给,刀枪各有两百,铠甲可以给出五套。”

    “火铳火炮?”

    “这个不能给!”

    兄弟姐妹们,老白推了今年阅文两次集体活动,就是怕耽误码字,请各位支持则个

    感谢“元亨利贞、用户洋葱、段逸尘、用户回っ看不尽年华、用户南通之星?、荒骑王猛、喜唰唰、戚三问、用户轩轩、书友风中龙王”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