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对于皮岛来说,这一次船队到来让皮岛实力又一次增强,船队带来了皮岛急需的粮草和钱财,有了这些,即便是现在庄稼还没收成的时候,皮岛也有了存粮,刀枪弓箭的库藏也变得充足,然后,船只带走了人口,对于皮岛来说无用的女人和孩童,这一次带走了很多,而且还都给了价钱,这不仅减轻了皮岛的负担,还让皮岛了小财。  8oo

    临走时候,船队管事说得很明白,下次要来很多船,货物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要人口,价钱好说,毛文龙大概一盘算,想要赚到足够多的好处,又要维持住东江镇的实力,那就要搜罗更多的人口,怎么去搜罗?现在收容流亡已经不太够了,要主动出击,击破建州女真在辽东和辽南的村寨,将那些已经甘心的辽东军民带出来!

    这样又是财,又是造福,现在东江镇有了余粮,装备也焕然一新,就该这么行动了,毛文龙和属下说的很明白:“这次若能击破鞑虏一部,斩获胜,然后奏报朝廷,现在天下危难,正是用人之际,我等富贵前程就不愁了。”

    皮岛东江镇众将都被毛文龙的这番话振奋起来,他们自辽东各处逃难到皮岛,在这里艰难求存,收拢逃亡而来的辽东军民,心里的确有光复辽镇的理想,但同样的,也想要功名富贵,在这乱世危难,他们这些从前平常的军户和生员,才能做到总兵、副将、参将和游击,原来他们的根基在皮岛,没可能离开,可现在按照商人们带来的消息,那徐州把大明打的大败,这个时候,朝廷肯定是用人之际,如果大家立下功劳,朝廷肯定要把这样的力量收到中枢使用,到时候大家这位置才是实实在在的富贵。

    至于沉沦水火中的辽东军民百姓,他们当然不会不管,他们觉得如果能掌握更大的力量再来,那比现在的效果更好些,毛文龙的这个倡导,让众将能说服自己,也能说服别人。

    “我看那劳什子徐州军只在港口附近活动,丝毫没有深入岛内的想法,应该不会有什么图谋,咱们准备咱们自己的,七月中下出兵,拿下镇江堡和连城堡,然后围攻凤凰城,把那周围的百姓全都收拢过来”

    “现在就要让外面活动的各个小队收集消息,让藏在鞑子那边的内应都活动起来,咱们要知己知彼”

    “去和高丽人买消息,去问那些海商借船,有他们的大船,行事更方便一些”

    下了决定之后,毛文龙就开始紧锣密鼓的谋划起来,做这个决定之前,毛文龙先确定了那徐州驻军并没有什么异常,然后才敢行动,现在和建州女真的战斗已经不像最初,只敢骚扰不敢硬碰,没有十倍的力量不敢和对方动手,现在五百以下,只要比对方人多,那就敢迎战,而且不落下风,当然,在辽东辽南地界,女真力量相对薄弱,皮岛这边反倒是有优势,很难遇到五百人以上的力量。 8oo

    之所以选在这个时间动手,是因为在六七月间,关外各处,无论是建州女真,还是高丽,都是去年冬季存粮快要耗尽,而秋季收成还没到的关节,没有军粮自然就没办法大动,而皮岛这边通过贸易和腾挪有了一定积存,正是敌弱我强的好机会,等到了冬季,皮岛就只有据守这一条路可走了。

    将令传下,东江镇安排在辽东和辽南的探子都开始活动,这一次,东江镇对徐州这边封锁了消息,借船也只说是去金州那边送粮送人,在这个时候,对云山行所有人都是盯紧了,皮岛本就不大,原本对来自徐州的商户并没有什么遮掩,任由进出来去,但现在则是只能在港口附近活动,好在罗晨和赵松那边没什么不满。

    得到海上贸易的支持后,东江镇实力的提升是全面性的,原本去往辽镇地面的探子都是步行,只在几个关键节点设置快马,可这样传递消息很耽误时间,往往反应也不及时,现在则都有马匹骑乘,在朝鲜那边购买,还有少量的缴获,有了快的军情呈报,打胜仗的把握也大了很多。

    自高丽义州沿鸭绿江向南这三十里的江岸,是东江镇探马巡视的重点区域,高丽武备极弱,尽管口口声声说大明是父,子不能叛父,实际上却在战争和敌对中两不相帮,或者说以高丽的能力,想要帮忙也帮不上什么,只能依靠东江镇自己来警戒侦查,而高丽义州向南二十五里到三十里左右的江面,是鸭绿江最窄的江面,在这里渡江最为轻松容易,必须要严加戒备。

    皮岛东江镇的侦骑在朝鲜铁山郡那边上岸,沿着海岸的平坦地形一路向西,到鸭绿江边后沿江向北,在距离义州二十里左右的地方就是交接汇合之处,被替换的侦骑并不是回返皮岛,而是直接过江去辽东地域侦查,东江镇军民不少,可能派出去的侦骑夜不收数量不多,只能周转运用。

    六名侦骑来到平时汇合的地方,前面几百步就是鸭绿江,原本这里是高丽军屯耕种之处,可现在都已经荒芜废弃,因为这鸭绿江边就是建州女真和东江镇兵马拉锯的地方,建州女真可不管这里是高丽领土,高丽也没能力去拦阻,只能躲远些别被波及,这也是他们为什么支持东江镇的原因。

    大伙来到废弃村寨附近的小树林边,将坐骑拴好,拿着干粮开始吃起来,杂粮烙饼,腌菜和鱼干,伙食相当不错,这也是因为同徐州的贸易而来,从前出来的话,只能带一天到两天的干粮,其余自筹,所谓自筹,无非是向沿途的高丽村寨农户劫掠乞讨。

    “吃完了,留一个人放哨,其余的抓紧眯一会,大帅要用兵了,咱们跑在前面的可不能含糊!”带队的总旗吩咐了句,下面都吆喝着应了。

    有人去收拾喂马,有人坐在那里迟疑了下,低声开口问道:“郭老大,都说那徐州造反,已经把关内的官军灭了大半,咱们接下来怎么办,要和这徐州人厮杀,还是那个”

    “厮杀,厮杀个鸟,你没看到那港口边上的徐州兵,和那些大帅的亲卫一样,几百全身是铁的精锐,手里还他娘的都炮,咱们怎么去打?再说了,粮食什么的都掐在徐州手里,娘老子都被送到海那边了,你想饿死,还是想被灭门?”那总旗毫不客气的反问道,问话那人被问的张口结舌,嘿嘿讪笑着不出声了,其他几人都睁开眼,他们对这个话题也是很感兴趣。

    “抓紧睡,抓紧睡,这些事轮不到咱们操心,有大帅把握着呢!咱们啊,就是和鞑子拼,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了!”郭姓总旗闷声说道,其他人重重点头,逃到东江镇又敢做侦骑这等危险营生的,都是和建州女真有深仇大恨。

    但想要立刻睡着也不容易,刚才议论这些牵动心事,每个人都在这边闭眼睛琢磨,奔驰来此,大家都是疲惫,沉默了一会睡意上涌,迷迷糊糊的就要睡去,正在这时候,却听到马匹嘶鸣,众人都是清醒,随即听到了密集的脚步声。

    身为侦骑哨探,经历的危险场面多了,立刻反应过来,几个人都是翻身站起,手上拿着兵器,不必说就知道有敌人来袭。

    “是鞑子!”有人怒声喝道,冲出来的人尽管穿着高丽百姓服色,可头上帽子却已经掉落,露出了金钱鼠尾的式,是建州女真的士卒!

    可他们刚刚站起,却听到破空呼啸,几根箭从四处射来,有三人猝不及防,中箭倒地,那郭总旗下意识的闪避了下,却被那箭命中肩膀处,建州女真用大弓射重箭,箭簇比大明的长弓,蒙古的角弓都要粗大沉重,箭簇入体,立刻破开好大伤口,鲜血喷涌而出,整个人的力气也迅的消失。

    郭总旗知道自己活不了了,从四处冲出来的建州女真士卒也知道他活不了,几个人去检查其他人,还有人追向逃走的那个,那逃走的看着前面有人拦阻,知道自己逃不了了,怒吼着抽刀冲上去,被面前那人挡开,身后又被铁骨朵砸中,脑壳都碎了。

    去喂马的小刘肯定也凶多吉少了,他这一趟差事跑完就够上船的资格,还特意说了媳妇,没想到躺在地上的郭总旗的视野正好是江边方向,他看到江对面突然尘土飞扬,有许多人放下船只木筏,正在准备渡江。

    郭总旗眼前已经模糊了,大量失血也让他濒临死亡,临死前,郭总旗只是在想自己的弟弟,兄弟两个逃到山上,被鞑子搜山,就要到跟前的时候,他弟弟跑出去引开了人。

    “这混账世道”郭总旗最后说了这么一句,过来补刀的女真士卒只看到这被射杀明军头目嘴动了动,没听到什么声音。

    感谢“用户基本无罪、段逸尘、荒骑王猛、戚三问、用户顺利施yb、喜唰唰、风中龙王、大汉草民”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

下一章          上一章